第二十一章:桃花/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上起来,窗外的阳光十分的充裕。

我醒了过来,朝着窗外看去,寂静的道路很干净,看来物业管理十分的好,可物业费想想我估计就交不起。

小花园里,扭曲的桃树干上,绿色的叶子在阳光的折射下傲人成长。

“不对,桃树?”我隐隐明白了什么,但又想不起来,就到了卫生间洗漱了。

走道上,我看到郁小雪已经醒来了,穿着粉色的薄纱蕾丝也在楼上过道上正去卫生间,我从下面看上去,鼻血差点要狂喷出来。

这!这是同居诱惑呀。

“正气不灭,邪鬼不侵,正气不灭,邪鬼不侵。”我压了压心中的邪火,就钻入了卫生巾刷牙洗脸。

好一会出来,我再也不敢往二楼那看了,这的楼梯口就能看到她们房间的两扇门,没准赵茜出来衣衫不整的,我也不会奇怪了。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郁小雪穿着打扮完毕了,小跑了下来:“天哥!你也醒了呀!”

“嗯,你睡得还习惯么?”我看着她明艳照人的样子,心情有些高兴,看来家人的消失和离去是两回事,没找到尸体,她是不会甘心的觉得郁根叔死了。

“天哥,赵茜姐的房间好豪华呢,床也是软软的,人一睡觉就塌下去了,都不用盖被子咧,对了……”郁小雪说了一大堆,还提到了要和我们一起去凑热闹的事情。

我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觉得放她一个人在家不妥,带她散散心也好,反正这斗法会诊人不会少,凑热闹多了去了,不多她郁小雪一个。

“你去把你赵茜姐叫下来,都什么时间了。”等了好一会,还没看到赵茜下来,我有些担心起来。

“哦!”郁小雪就要去叫赵茜。

结果外面的大门就响起了门铃声,我疑惑的想是什么人会来,自己不是主人,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开这门。

“赵茜回来了!”

我一听这声音,拍了下脑门,原来是对门那叫姗姗的女警。

“开门吧,赵茜在外面。”我说道。

郁小雪立即就蹦跶着开门去了,她今年十六还是十七我实在忘记了,赵茜嘛,二十应该是有的,那个女警,应该差不多有二十一、二左右。

女警绝对是御姐型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郁小雪脑洞开得有点大,没心没肺的,跟她一起很开心。

赵茜是比较正常的,就是爱撒娇,声音很好听,黏黏的让人不好拒绝。

打开门,女警姗姗穿着警服,带着警帽,精神抖擞的站在了门口,很有英气,不过却有点媚,因为右腮靠下颚那位置有颗痣,那是‘桃花劫’,我觉得我得离她远点。

赵茜穿着一身天蓝的连衣裙,带着遮阳帽,俏生生的就站在门口那,活脱脱就是从洋画里走出来的女人,她昨晚应该是陪韩珊珊睡了,倒是放心我得很,也不怕我搬走她家值钱的玩意。

“我韩珊珊,昨晚谢谢你救了我呀,夏一天。”韩珊珊甜甜的一笑,眼神锁定了我,就伸手要找我握手。

我立即就退了一步:“谢是不用了,给个红包吧。”

韩珊珊一愣,不高兴了:你这是不把我韩珊珊当朋友呀,这大清早的就讨我要红包?

她立即脸就拉了下来,掏出了钱包:“多少?”

“量力而为吧。”我大刺刺的说道,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这也是讨个吉利的意思,消因果,我不想和她搭上什么干系,毕竟我这是被动出门做法,不是心里想着要主动原地复活她。

“姗姗姐!你还是给他吧,那讨吉利。”赵茜连忙解释,她也害怕我和韩珊珊有些什么因果,毕竟我是养小鬼的,不是养猫养狗,有因果了怕招来小鬼,那厉鬼多厉害她赵茜是心有体会呀。

韩珊珊瘪了瘪嘴,气呼呼的掏出了一千多块钱:“吶,我钱包里就那么多了,够么?不够我再去取,我小命还是值点钱的。”

我心中一笑,这姑娘也够神经大条的:“差不多了。”

拿到了钱,数都没数就给了郁小雪:“雪,拿去买糖儿吃。”

郁小雪对我给的东西绝对没客气的,以前小时候,经常抹着鼻涕来讨我要糖果,现在一说糖果她就会本能伸手。

“哎,我说你……”韩珊珊正委屈着呢,看到我好像还看不上一千块的样子,立即就冒气了,她是警察,面对的都是些刑事罪犯,多少养成了点小脾气。

不过赵茜立即就制止了她,把她的耳朵扯了过来,窸窸窣窣的说了几句话。

“哦!原来是这样呀,我还以为……哈哈哈,误会,误会!这个应该的嘛。”韩珊珊性情顿时大变,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双手紧紧抓着,十分感动的样子:“谢谢!谢谢哈!”

我不明所以,但背后只感到阴风猎猎,立马把爪子抽了回来,看来赵茜看不过去了,主动要帮我圆场了,这一下,反而坏了我的因果,唉,女人呀,同情心泛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这就走吧。”赵茜说道,但似乎觉得忘了件事,就把郁小雪介绍给了韩珊珊,韩珊珊性格有些恐龙,看到郁小雪立即就把她当成了小妹妹,拉着手说个不停。

郁小雪也是,不分敌友的开始胡天胡地乱侃,三人才走出大门,就把我落下了。

我暗叹了口气,看向了对面韩珊珊的小花园那颗桃花树,及赵茜家的,这两人的风水局果然都是一个人布置的。

桃木能驱邪,也能带来好运,但对我可不是好事,那会产生桃花运的!媳妇姐姐还不得宰了我?昨晚到今天的事情,就是这个风水局带来的副作用。

不行,回头得问问赵茜,能不能把这两株桃花树给砍了。

韩珊珊自己开车去了警局,而我们三人自己驱车前往城郊的赵家祖宅。

一路上,赵茜和郁小雪熟络了很多,话聊个不停,我开着车,也就没注意听她们说话。

兀然,一辆路虎飞快的从后面串出来,然后到了我前面,我心下一怔,就知道那路虎车来找茬的,脚就放在了刹车上。

果然,路虎车直接在前面就是一个刹车的停了下来。

我皱了皱眉,也紧急刹了车,两辆车在路中间相距不到七十公分,可也是我有所准备,如果是赵茜开车,估计是追尾了,那时候赵茜的奥迪承担全部责任,估计等交警赔保险的事就要焦头烂额了。

“哈哈,茜姐,你怎么也来了?哟,换了个司机呀,手脚够麻利的。”下车的是个二十多的年轻人,身材中等,看起来倒是挺有气质的,不过联系刚才的事情,这人性格就太过阴损。

赵茜在副驾驶,早早绑了安全带,但这一急刹车没把她吓哭,车也没下,就气呼呼的说起来:“赵毅!你怎么回事呀!”

我看车窗还没开,这声音外面听着就像猫叫,只得苦笑的打车窗,赵茜也发现了,脸有些红。

“嘿,茜姐,您没事呀?没事咱们就在庄子里见呗。”赵毅冷笑。

“你好讨厌!”赵茜气急了,但她不大会骂粗口。

“是喔,我好讨厌的,嘿嘿,哈哈……!”赵毅阴阳怪气的学着赵茜,然后就回头和车里伸出脑袋的几个朋友说:“看到没?这就是我那堂姐赵茜,没啥本事,却在城里混得风生水起,也不知道她靠的啥,可能靠的就是……”

后面那句话声音压得很低,但无论谁都能猜出来说的是什么了,赵茜被恶心得气哭了,坐在车里抹眼泪。

而这时,另一辆奔驰从后面开了过来,在我们车子边停了下来,主驾驶室的车窗打开,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毅少,干啥呢?还不走到什么时候?”

“小赵呀,没什么事就走吧,这些因果能少就少。”奔驰车的后座还下来了个老人,那人估计得七八十了,却看起来鹤发童颜,双目不怒自威,应该是有点本事的人。

赵毅对这老人颇有礼貌:“好,师父,我知道了,我先走了,一会庄子里见。”

老人点点头,就回到了车里。

老人上了车,却有个中年人下来了,走过来趴在了赵茜的驾驶窗边说道:“茜呀,啊毅年纪小,不懂事,叔回去就好好教训他,你也别放心上。”

“是,二叔。”赵茜只得点头。

我知道,这中年人就是赵州了,他说完话就回到奔驰车上,扬长而去。

人家的家事我插不上话,就递了张纸巾给赵茜,而自己就下了车。

没怎么仔细找,就发现赵茜位置的车轮底下有一张符纸,我冷笑一声,就把它捡了起来,这赵州,过来说话的空荡都不忘下阴手,够阴狠的。

“看看上面贴在符咒上扎着的纸人是不是写着你的生辰八字。”我把她交给了赵茜。

赵茜抹了把眼泪,认真的看了这一下,她的表情已经证实了这件事是别有用心的。

“哼,连恶事符都写好了,看来这位师父还有那么点本事。”我冷哼的启动了车子,前面那一窝可不是善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