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算账/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扶着赵茜出了房间,赵熙夫妇已经排在了棺材的后面,赵毅因为过错不大,不像他父亲那样给带去警局调查,所以替长孙赵合捧着赵老头的遗像。

门口,海老叔和林飞瑜都站在了外面观看,我把从韩珊珊那得到的关于吴正华的消息,都告诉了他们,他俩惊讶的同时,也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毕竟不把定星罗盘和罗盘册已被吴正华拿走的事情说一说,往后俩老再遇到,恐怕会有所轻敌。

我也想不到一件宝物到了另一个人手中,居然能发挥这么强大的作用,有了定星罗盘,吴正华靠着阴阳定位住我们的踪迹,简直轻而易举。

海老叔立即和他在县城的几位朋友电话沟通,说起了这件事,他的朋友们都表示往后吴正华来了,一定联合起来对付他,因此海老就告诉我暂时不用担心吴正华的事情。

时间到,引路人点起了炮仗,挑着两档箩筐朝着庄子外走去。

雷青和十几个兄弟一人扛着个花圈带头,抬棺的是张家的人,阵容在县城里也算是相当的豪华。

赵家的亲属都是哭声连连,在后面扶着赵茜的我听着都有些悲伤,虽然我知道赵老头的魂并不在棺材里,带不带路都无所谓了。

韩珊珊是警察,因为避嫌就没有前往,只有我一个人扶着赵茜,赵茜以前读书都在外地,女性朋友本来就不多,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外面打工,在县里,除了韩珊珊,她基本没什么女性朋友了,来的大部分都是自己跑来的男性朋友。

现在赵茜根本不想理会他们,就算他们来打招呼,她都是病怏怏的招呼下就不大搭理了。

这群富家的公子们看到我居然还有一搭没一搭的,扶着他们心目中的女神,都心生妒忌和恨,暗骂赵茜是所托非人。

路程果然很短,我扶着赵茜很快就到了挖好的坟地,寻龙点穴是赵家的长处,选择的地方依山傍水,背后靠山前面是河,坟就在半山腰上。

周围大山林立,气势磅礴,往山顶看去,云雾翻卷,一派佳景。

不知道是我平时太过命贱还是怎样,还以为这趟出殡会有事情发生的我居然算错了。我们抬着赵老头棺椁去到那里的时候,坟坑已经让赵家的人挖好了,就等着下葬了。

法师煞有介事开始抛洒纸钱,并嘱托下棺椁时某个时辰和岁数的人不能观看后,就让人把棺椁放下坟坑。

往坟坑里丢了一封炮竹,洒了许多的纸钱,我扶着赵茜,目送赵老头的棺椁入土为安。

然后张家的人帮忙铲土铺在了上面,最后砌成了坟冢,并把前面罩在棺材上的纸房子放在了上面,由雷青带头摆满了花圈。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变数。

死者为大,我点燃三根香,插在了坟前。

我和赵茜都对香火有些研究,就在一旁等着香火燃烧。

“死者往生极乐,一定会保佑你们家属平平安安的,你俩点了香还这么认真的祭拜,更是想不发财都难了,嗯,恋爱方面,肯定也会顺顺利利的。”正等着,旁边一个稍胖的人挤了过来,见我俩烧香,就对我们客气的叨叨不绝。

我和赵茜目光都集中在香火里了,都没留意这胖子,但有人能在这个时候说安慰的话,我觉得这人挺好,关键是声音挺熟悉的,也就想扭过头去道谢。

这一扭头,我怔住了,旁边的胖子倒是毫不在意我的目光,还和我点点头笑起来,他脸上有些青春痘,二十三四岁左右,短头发,非常的富态。

赵茜还在看香火的燃烧轨迹,却没注意我的目光。

张小飞!

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小子盗墓后,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还来帮赵家挖了坟。

“天哥!你看,你和我烧的香都一样,从左到右,都呈阶梯型喔,是极乐香!香谱有云:修仙自有金丹成,庶人终有喜庆成,肯定是爷爷在保佑我们。”赵茜之前已经伤心够了,现在偶尔有一件好事,就有些激动的跟我说起来。

“修仙自有金丹成,庶人终有喜庆成,嗯,确实挺好的嘛,对么?天哥!”张小飞冷笑得很难看,不知道还以为他嘴角抽筋了。

我没敢接过话茬,因为他脸上的赘肉还一颤颤的和我对视起来,随时在爆发的边缘。

“天哥?”赵茜转过头看向我,却也发现了张小飞就在旁边,她的小嘴立即就自己捂住了,她那晚上就是傻乎乎的叫了我‘天哥’,现在人家凭着这称呼和声音找上门了。

我假装没认识他,然后就问道:“您是?”

“天哥,那晚连城山后,别来无恙呀?”张小飞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手在自己的嘴巴上面画了个手绢的三角形。

“呵呵,张小飞是吧,你听我说,这个事情嘛,是有那么点小误会,要不我今晚和赵茜请客吃饭,咱们再详谈详谈?”我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时候,张家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要是因为我愤而离开,那可就糟糕了,没准生气了,立即就掘了赵老头的棺椁都有可能。

“哟,请我吃饭呀?那感情好呀,赵茜住的好像是龙渊小区的别墅,是吧?我今晚就带我大哥去拜访拜访,你们看怎样?”张小飞脸色虽然难看,但笑容仍然是照常不误。

我看了眼赵茜,赵茜吓得脸都白了,张家是盗墓的,给他们知道两人在连城山坑了他们,后果怎样她当然能猜得出来。

极乐香呀极乐香,现在真是极乐生悲了。

这吃饭,实际就是约战了。

而张小飞爆出赵茜住在龙渊小区,那意思就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最好乖乖的应战。

“没的说,恭候大驾。”我硬着头皮说道。

张小飞嘴角掠起笑容,然后转身一招手,几个张家的人都奇怪张小飞怎么一下子表情就凝重成这样,但认识的都知道张小飞极少生气,现在这表情就是憋着火的皮球,要不跟着,没准就炸了,所以很老实的就和他离开。

赵熙夫妇都过来问我俩张家的人怎么突然就走了,还有点手尾都没带走,比如锄头呀,铁锹呀什么的。

赵茜没敢说话,看着我紧张得很,她现在无比自责,要不是关键时候突然的叫我,现在哪会出这门事情?

赵熙看问不出什么,就走了。

父亲一走,赵茜就懊悔的说道:“完了完了,天哥,茜怎么就没记起来张家的事情……”

“茜,没事,反正这事迟早会给张家发现,就是不知道张家在那晚上损失有多严重了,看张小飞走得倒是干脆,估计顶天了也就是赔他们三两千就行了。”我捏着眉心,怎么喝凉水都能塞牙,这几天都能出点事情来!

看这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自己咋就没逃过去呢?

“赔点钱就行?两三千?”赵茜有些异样的说道。

“茜,难道你也没钱了?两三千都没有?真没有那打发他们两三百算了,怕就怕他们敲断自己手脚,跑来漫天要价的勒索我们。”我身上确实没多少钱了,要是赵茜不打算让我吃软饭,我估计我就得去餐馆洗碗了,如果老板不打算给我透点工资,哥就会直接饿死街头,难道她赵茜表面风光,背地里因为买符纸,买家什,也跟我一样穷得叮叮当当响了?

“不,不是,如果只是赔钱,茜倒是还有几十万的闲置,如果不够,房产和车子都能抵了,可两三千茜会不会少了点?”赵茜小心的看着我。

几十万?居然还是闲置的!风水师挺赚钱的嘛!唉,我觉得我继承这养鬼道后,混得挺可怜的!

“没事,先礼后兵,看看张家人想要多少钱吧……”

“哦,那这回茜肯定听天哥的!再也不敢乱说话了。”赵茜怯生生的跟我说,这回教训深刻了,还好自己父母亲戚都不知道,要不然她可就被骂惨了。

哥哥得罪了王家,她得罪了张家,两兄妹把除了自己家的另外三大玄门给得罪了大半,也算奇葩到极致的惹祸兄妹了。

“你爷爷已经入土为安了,就等着海老叔给他消去怨气,找鬼差带入六道轮回。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先想想眼前的事,不过,其实这些都不算是事,只要我在,我也会帮你到底的。”我安慰赵茜道,怕她这个时候东想西想。

“嗯,有天哥在,茜相信一定会逢凶化吉的。”赵茜脸红红的看着我。

我很喜欢她这样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天真和纯然。

一路我们跟着赵家的亲属徒步走回的赵家庄子,赵家虽然刚刚度过了吴正华的风波,不过我看往后也肯定逃不出暴风雨的中心。

毕竟县城玄门的事也深着呢。

和海老叔、林飞瑜,以及赵家的人道别后,我就负责开车载赵茜和韩珊珊准备会龙渊小区。

中途路过超市,买了郁小雪指定的大白兔奶糖,又买了不少的生菜蔬果,晚上张小飞说要带他大哥来找我们谈判,因此决定先礼后兵的我们就不能太寒酸了。

没准喝点酒这事儿还有商量不是,比如三千降到一千什么的,张家不都朝钱看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