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罪恶/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十章:罪恶

铃声一阵一阵,我不敢去接电话,我相信这个电话会给我报来不好的消息。

许久,电话无人接听自动挂断了。

察觉电话震动的结束,我清醒了过来,回拨了赵熙的电话。

传来的却是一阵阵恸哭的声音,其中有赵茜的,也有赵合母亲任芸的,周围乱成一团,应该都是赵家的亲戚。

“死了……阿合死了……小天,还能救么?头都碎了……”赵熙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啪。

电话从手中滑落,撞在地上电池都掉了出来我,的心一下子空牢牢的,就跟丢了魂一样。

张一蛋死了,尸体给人借了尸还魂,名叫李破晓。

赵合用砖头砸死了王家的长子,也给王家人活活打死了。

两个能喝上酒说上话的朋友,无一善终,我一个都救不了……

天哥!天哥!

他们的声音仿佛在地狱叫我。

“惜君!拘他生魂!”我眼睛都红了,大手一挥,惜君呼啸着就朝王诚扑去!

“你敢!”李瑞中一听我要拘魂,脸色都变了,怒意勃发的大喝一声!三张符纸一丢,嘴里念叨起来:“天有天将,地有地祗,斩邪除恶,解困安危!急急如勒令!”

我目力一睁,立即退后,一道光芒闪过我的身边,两道光芒却飞向了惜君!

惜君背后跟长了眼睛,嗖一下就往前突进了一步,光芒擦身而过,而她快速无比的伸出手,把王诚的生魂直接就拘了出来!

王诚连反应都没有,阴魂就给惜君拿个结实,在昏暗的灯光下不断的挣扎,我心中震慑,她不愧吞神鬼将,真有万军之中取上将之首的本领。

李瑞中震惊了,张玉芳也是愣在当下,海师兄和林飞瑜也张大了嘴巴。

“拘人生魂!我留你不得!”李瑞中咬牙切齿,无论如何,他李瑞中忍受不了在他面前拘人生魂这件事。

况且王诚不管对错,也是他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也是玄门世家的重要一份子。

我大吼一声:“谁敢拦我!”

宋婉仪快速的出现在我身边,手指轻弹,数道风痕从手中飞出,挥向了李瑞中!

风痕无比锋利,李瑞中根本不敢硬接,直接就一道符箓丢了过去,接下了风刃。

随后,李瑞中手中出现一枚蓝色的符箓,他也快速念起咒语:“天有天将,地有地祗……”

“老匹夫!”我心中大骂一句,在阴阳眼中,他身上出现了强烈的蓝色气浪,我知道这肯定是厉害无比的符法,就毫不迟疑的咬开了中指,站在了宋婉仪的跟前,画出了个菱形,一道血痕从眉心直连她嘴唇。

宋婉仪双目澄澄的放着红光,原本宁静的眉心也变得狰狞了起来,十指快速结印,一阵诡异的阴气霎那磅礴放出!连发几道碧蓝光箭直打向李瑞中!

李瑞中不禁冷笑,手指捻诀,纸符忽然就燃烧起来,直接吃下了所有碧蓝的光箭,继而扑向我!

“借金、借木、借水、借火、借土,阴阳借法,五行变换!”海师兄直接挡在了我前面,并拿出了蓝色的纸人,咬破手指,在上边急速鬼画符起来,随后松手,手掌往前一推,一阵诡异蓝光就震退了李瑞中打来的巨大蓝光!

张玉芳这时也想要从口袋里拿出什么来,结果惜君呲着牙盯着她,她投鼠忌器了,王诚都没撑过一回合,她没把握出手能制住我,因此到最后她手硬没敢抽出来。

李瑞中给法术逼得急退几步,瞪着海师兄,喘着粗气,脸色十分的难看:“怎么?师兄弟联手么?”

“好玩多了!玄门的事玄门解决,王诚先坏了规矩,杀了赵家小子,我师弟给朋友报仇,拘他生魂怎么了?又没直接弄死他,倒是你以大欺小,不会是想给王诚这坏了规矩的老家伙报仇吧?难道我这做师兄还不能帮自己师弟了?”海师兄阴沉的看着李瑞中,又看了眼王诚给捏着脖子的阴魂,心里就跟打架一样的难受,事情真的不好解决了,世家俨然拧在了一起。

“哼,众目睽睽,拘人生魂,这就是你们阴阳家做的事情?就算他王诚犯了事,也是我们玄门世家来审查,说句不好听的,你海老叔算个什么东西?”李瑞中脸色十分的难看。

“算个什么东西?呵呵,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可真有点意思,既然大家撕破脸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阴魂交还给你们,按老规矩,玄门的事玄门办法,三天之内这事情玄门世家给个交代,要不然可真的别怪我们俩个阴阳家散修背后下阴手了。”海师兄看向了我:“师弟,乖,听师兄的,把魂还给他们。”

我双目赤红,瞪着王诚的阴魂,脸色无比的难看,但还是准备命令惜君放了他。

海师兄既然要放,他肯定有他的想法,不过心里的憋屈真的让我无比的难受,我现在终于知道当时周璇的感受,即便自身强大到离谱,可面对世家这种巨无霸,又能何去何从?

杀他一人,连绵不绝的报复,杀他家主,世家就凝成一团,外婆杀上道脉杨家,引来了道脉上百的助拳合围,连茅山一脉的隐身高手都逼出来了,强如外婆也要给关入血云棺。

我要夹着尾巴做人么?

张一蛋尸骨未寒,赵合又死了,可我是夹着尾巴了的!为什么还会走到这一步!

“师弟!听师兄的吧。”海师兄又催促了我,我知道他是想照顾我,可照顾能照顾一辈子么?

“夏小兄弟,还给他们,咱们这就走了。”林飞瑜拍了拍我的肩膀,摇头叹气,事情不能做死,做死了就是不死不休。

“是呀,既然世家说会三天给交代,就随他们吧,不行咱再……说。”刘方远在一旁软言劝我,可他根本不敢说重话。

“再说?”我摇摇头,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也会跳墙,我这样的性子总有一天会爆发,到时候谁来摁住我?谁摁得住?

周璇也是,外婆也是,我也是,我们都外冷内热,内心却囊着一团火,它不是不燃,是烧得还不够烈!

历史总会书写来警示后人,然而后人却不断的去重演历史,人情而已。

外婆死了,实力的差距让我无法去报仇,张一蛋死了,连谁杀的我都不知道,现在赵合死了,仇就在我手里,我报?不报?

如果不是雷青喊了警察,我就算赢了王诚这土匪,他会放过赵茜?就算他会,他儿子王栋会?到时候赵茜死了,我心中火还包得住么?

李瑞中眼里生出了怒火,连张玉芳都皱起了眉头,孔德虽然表现没那么明显,不过眼睛里已经料定我最后会妥协。

“惜君!吃一半留一半!我看谁敢拦!”我牙关紧咬,死死盯着李瑞中,脸上是决然无比的杀意。

惜君咯咯的笑起来,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就咬下了王诚阴魂的半拉脑袋,完了一甩手,舔舐着嘴角,意犹未尽。

王诚的魂给甩回身体,整个人就呆呆的了,流着口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傻了。

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或许比死更惨。

李瑞中怔住了,张玉芳浑身一震,而孔德脸刷的发白。

这是和世家开战!

“魂我放了,你们世家大可审查去,要报仇也尽管来,我夏一天接着!不过来了还能不能走,可就不好说了,我和我外婆不一样,脾气也没那么好。”我阴沉着脸,事情就撂这了,世家要报仇就来,我都接着!

周璇敢如此,外婆敢如此,我也敢如此!又如何?老子快意恩仇,完蛋了不过是粉身碎骨而已!

“好!好!好!三天后见!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接!王家的怒火你怎么解!”李瑞中气急反笑,手指着我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王诚和死没区别了,王家是玄门世家,脉系庞大非你所能想象,小伙子,说话别闪了舌头!”张玉芳兔死狐悲,王诚都能给弄死,她如果换成王诚,能好到哪去?

“一天小兄弟,以辈分,你是海哥师弟,但论年纪,我却可以做你姚叔,事情你既然敢做敢当,姚叔佩服你,他世家姓李的敢动手,摆明就是欺负你们散修,你英雄一怒,拔剑就杀,理所应当,在这里你姚叔还是能说得上话的,你大可飒然离开,谁都拦不住你,不过三天后,你可就得自谋多福了。”姚龙不愧是海师兄好友,说的满是鼓劲的话,还不把李瑞中放在眼里,我不知道他什么来头,完了他走向门口手一抬,拉闸门就哗啦啦的慢慢卷了起来。

“姚龙!你敢!”李瑞中已经气得发抖了,如果眼神能杀人,现在估计都杀了姚龙百遍。

“怎么?忘了这是我的茶楼?难道还要我姚某人送你一程?”拉着闸门的姚龙冷冷的回应,头都没回。

“谢谢姚叔。”我对姚龙,也只能说句谢谢了。

“师弟,咱们走。”海师兄满头是汗,拉着我的手紧张得不行,这回他可不是跑路,而是逃命的节奏了,别看海师兄刚才敢打敢拼,完事了其实怕得跟什么似的。

闸门卷起的同时,候在门外的人也渐渐显了出来,有部分王家的,也有李家的,张家的也来了人。

可靠着闸门很近的却有一人,他身穿黑色的道袍,背着剑袋,衣角绣乾坤八卦,道士打扮,脸色黝黑,目如藏星。

这样打扮行走县城的没有别人,只有他李破晓!

“大言不惭,养鬼为祸,今日我就收了你,神极万般,乾坤扭转,灭!”

淡得跟水一样的声音仿佛敲响了警钟,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