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盖棺/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伯,你在这呀,你跑不了的。逃去哪我和妈妈都能找到你。”

我一听,手哆嗦得差点把棺材砸地上,这鬼娃的声音稚嫩,却破空直达人心,把我吓惨了。

“这……这就是血尸呀……师弟,你可真不消停。”海师兄也没见过血尸,要真见过,他恐怕就不在这了。

眼前的鬼娃拉着怨尸周璇的手,娃娃脸上咯咯的笑着。

赵茜穿着丝袜的腿打着摆子,吓得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一尸拉一尸,这情形太吓人。

刘方远是牙齿打架。摸进自己那布包拿家什的时候,哗啦一下掏得物件掉满了地,一具怨尸外加一具血尸,前所未见,这太凶猛了。

好在他半响终于拿出了几个阵旗,快速的借法起来!

我赶紧把棺材摆好,用朱砂笔在地上开始鬼画符,然后念着招鬼的咒语,准备招来鬼抬棺。

海师兄开始念咒,咬开手指,拿出了蓝符,直接就施展了他的阴阳借法,几个小仙人朝血尸扑了过去。可那血尸厉害得很,小手一挥,居然就把借来的法术给灭掉了,那骨刺果然有问题。

这么容易就毁了,海师兄那个心痛呀,眉头都皱成了疙瘩。

“风火雷电,收摄阴魅,符阵借法!摄鬼!”刘方远拿出了自己的绝招,几枝蓝色的阵旗摇晃不停,骤然间,周围浓雾蒙蒙的把扑过来的鬼娃给摄住了,不过只是一眨眼,那鬼娃就到了刘方远的面前。伸出骨刺朝着刘方远扎去!

惜君咆哮一声,张嘴就轰了一炮极光,把鬼娃打飞撞到了车子上!

现在海师兄和刘方远才认识了鬼娃的厉害,对我居然能逃出追杀两次是佩服无比了。

海师兄也不是一般人,他算是县里第一散修,这紧要关头,他拿出了很大的一张蓝符,把同命龟也拿了出来。

法盐直接撒到了同命龟上面,嘴里念念有词,拿了把小剑就扎到同命龟伸出了的爪子上,血淌了蓝符都是。

同命龟垂死一样的挣扎起来,海老拿出毛笔,沾饱鲜血就写了起来,洋洋洒洒的十几字瞬间就完成了,随手他收起了同命龟,咬破舌尖。一口血就喷在了很大的蓝符上面,并大喝一声:“如迁神怒,骨碎成灰,阴阳借法,神压!”

鬼娃也有些生气了,朝着惜君冲去,中途虽然遭到了宋婉仪的截击。但他仍然不依不挠的扑向认准的对象。

轰隆!

忽然,一阵雷霆霹雳,透明的雾气轰然踩踏而下,把鬼娃踩在了地面!

看来师兄的神压借法生效了。

而正在这时,以我前方棺材为中心,周围阴气终于聚拢了过来!

阴风大作之间,我身后兀然就有了骚动,一群半身的厉鬼从天花板上抬着口红色的棺材走来,速度不缓不急。

师兄是见过鬼抬棺了,但这次仍然是倒吸冷气。

刘方远脸色惨白,心脏估计猛地抽搐呢,一大把年纪了,就这两天受的惊吓最大,不是遇到城隍爷,就是血尸,完了还有鬼抬棺。

这趟回了四小仙道观,得杀几只老母鸡压压惊才行。

赵茜则身子一软倒在了我身边。

我却兴奋无比。

那口红色棺材一落地,轰的一声棺口敞开了,里面黑洞洞,我是睡过了,滋味非常的压抑。

鬼娃给刚才海师兄招来的神压给压得哇哇的乱叫,看到鬼抬棺就知道了怎么回事,猛地想要逃离。

不过厉鬼可不管他害不害怕,跟着唱喝起来:“张天思,城隍诏令,请汝入棺!”

因为我是看着鬼娃出生的,生辰八字我掐的很准,那鬼娃给喊到名字,就飞扯入了棺椁,砰的一声脆响,棺椁就关了起来!

我大出一口气。

惜君跑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亲了口我的脸颊,很高兴的样子。

宋婉仪给骨刺伤到了,现在挨靠着气息奄奄的黑毛犼,也是疲劳伤神。

怨尸周璇给黑毛犼压在爪子底下,她的尸身已经没有攻击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准备回头让师兄想办法处理下周璇,然后找个阳气重的地方把她埋了。

毕竟她是张一蛋的妻子,总不能横尸街头。

“师弟,你这鬼抬棺的主意挺妙的,可这城隍爷肯放过你么?”师兄收起了同命龟,摇了摇头。

“我有什么法子呀,我都给追得上天入地了,不用鬼抬棺我能怎么办?”我说着,就几张封魂符贴在了棺材上,生怕那鬼娃挣脱了。

“也是,这次鬼娃下去了,没准城隍爷要遭殃了,哪有时间来找麻烦,况且他如今的情况,早翻不了天了。”刘方远拿出了纸巾,擦着汗水。

“小刘,你这样想就好玩多了,很不现实呀,这具血尸有师父,也就是有走尸匠牵着的,你以为下了阴间,他就没办法出来了?只能一时,我看长久是不行的。”海师兄思维紧密,一下就道出了我们不愿意去想的事实。

是呀,控制鬼娃的,还有个走尸匠。

叮铃铃,叮铃铃……

“不会吧,真来?”催魂铃还是响了,声音细不可闻,可在我听来,无异于晴天霹雳!

我们刚才都觉得已经逃出生天了,可那厉鬼抬着的棺椁,才走了几步路,就跟着重重的响了起来!

咚!

咚!

咚!

一阵敲棺的声音,我们几个人全都颤栗了,棺材也跟着一步一摇,如果这种状态,别说抬到阴间,能不能抬出门口还不一定!

“好……好玩多了,这走尸匠了不得。”海师兄声音都有些抖了,有了走尸匠,这具血尸真的不好对付。纵讽圣技。

“师兄……你们带着赵茜快逃吧,我自己在这拦着他们,祸事在我,全是我弄出来的事,我要是死了,这事情就结束了,世家的事情也会结束。”我摇摇头,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这走尸匠冲着我来的,我不能连累了师兄和其他人跟我一起死。

他们帮得我太多了,刚才看着师兄收起同命龟时,本来灵气十足的小家伙都不会动了,我如果还强求,就实在就是恶人了。

人求生的理由可以各种各样,但唯独不能拉着对自己好的人一起送葬,我有自己的底线,也不忍心。

“师弟!你说的什么话!师兄是那种丢下你的人么!”师兄眼都红了,再次拿出了同命龟,一把纸人。

“夏小兄弟,你太小看我和你师兄的感情了,当年我们就曾经出生入死,既然事情接下来了,就不曾说丢下的话。”刘方远也拿出了令旗,准备好了血战。

赵茜已经醒来了,抓着我的手不放,泪眼婆娑的看我,我知道这次我就算甩也甩不开她,她是决定陪我死了。

宋婉仪看着我决意已定,露出了微笑,从黑毛犼那边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她似乎觉得有那么一天也不错,惜君搂着我不放,我差点就窒息了,她眨眼才回过神,要不然我没给血尸弄死先给她掐死了。

“哈哈哈!没出息,夏小子,才这样你就想死了?之前在李瑞中面前嚷嚷的气势哪去了?你有血尸斗都不快点叫我来!真是的,大半夜可急死我了,还打不到车!”

正当我们全都绝望了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忽然的从楼道口那传来,我精神瞬间就振奋了:林飞瑜!

林飞瑜擅长对付各种尸体,还是法医,我怎么一时没想到他?

我看向了海师兄,海师兄点点头,表明刚才就是他打得电话让林飞瑜速来。

“要镇住这种血尸,没我还真不行,看好了。”林飞瑜阴阳眼没练成,只能看到鬼,不过这不阻碍他自身本领不小的事实,能去姚龙的茶楼参加大会,还跟海老称兄道弟的,能差得了哪去?

见他拿出了一把棺材钉,这些钉子应该涂过血,锈红色的,还有一堆的符纸,跑到了鬼抬棺那边,取出小锤子,一钉一符纸的就开始码起了钉子。

咚咚咚几下,就迅速无比的把棺材打了个结实,完了把一堆晶莹的石灰粉撒在了上面,这是防止尸变的。

整个棺材就安静了下来,这次才算把事情弄妥帖了。

“林老呀,这次可真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它肯定能破棺而出,我也真不知怎么办好了!”我感激得眼泪都飚了,太他娘的惊险了,来去自如也不是万能的,要不是林飞瑜那一手,血尸指定把棺材都要戳烂了。

“嘿嘿,你小子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别看我平时不出手就轻视我,这一出手,看看,那就是盖棺定论,知道了没?”林飞瑜大出了一趟风头,鼻子都翘了好多。

“肯定的,我就知道林老您有本事,各种能打,各种能整。”我赶紧的奉承起来,这些老家伙,都有自己一套本领,可谓术业有专攻。

“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要是没我师弟想的招,有你什么事。”海师兄笑起来,敲打了下林飞瑜。

血尸静下来后,鬼抬棺也就走得快了,几下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看来已经过道阴阳,很快就有城隍爷受的了。

“血尸是解决了,不过走尸匠怎么办?”刘方远看了眼周围,一副脸色煞白的样子,刚才的铃声谁都听到了,难道能装成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