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木人/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洞府里,一盆盆一锅锅的饭菜,正好四十九个小女鬼饱餐一顿,陈善芸也不客气。坐下来跟着吃了起来。

六个初级鬼将在洞府墙角那蹲着,也不敢逃,表情战战兢兢的,很是害怕的样子。

我看着试验品,心血来潮,立刻开始了实验,招鬼道术法奥妙,周璇教给了我大部分的咒印,我赶紧依样画瓢的对着这群鬼将连打。

这群鬼将四男两女,本来都是弱不经风的,看我一副要施法的样子,顿时抱在了一团,魂体哆哆嗦嗦起来。

我连画了几个法诀后,拿出了纸人。放了一丁点的法盐,咬开了手指滴了血进去:“御阴镇邪,收摄鬼魅,鬼道借法,控魂!”

轰!

几个鬼吓了一大跳,连陈善芸和王胭都看了过来,结果纸人着火了起来,半个鬼将都没收押进去。

我尴尬得很,看来我这等级,想要强行收了鬼将还是有点难度。

不过我不是轻易就放弃的人,想了想,我在地上捡起了块阴间的硬木,拿出了瑞士军刀,弄了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木人来。

照着刚才那个样子,我看向了似乎最弱的女鬼。手指勾了勾让她过来。

那女鬼给吓惨了,鬼将经常都做一些惨无鬼道的秘法来控制手下,这女鬼以为我要对她如何,就嘤嘤哭了起来,泪水止都止不住。

陈善芸拿着酒杯在那喝酒,袖子挡着小嘴笑得很古怪,眼神就像是我在逼良为娼似的。

“不许哭!御阴镇邪,收摄鬼魅,鬼道借法,控魂!”纸人强度可能不够,我就阴间的木人来施法,这趟估计没问题了。

结果让我心焦的是,阴木人同样没有收摄那女鬼,如果按照周璇的说法,以及媳妇姐姐当时收了王胭的结果,应该是这阴木人能够成为这女鬼的命牌才是!

那鬼将更是吓得哭了起来。连陈善芸都看不过去了:“主子,你要她生死全凭一念之间,何须如此折磨?”

“谁有空折磨她?我不就想把她收摄到命牌里么!”我哭笑不得,招鬼道这术法是玄妙,但不能越级收鬼,也不想用高级的命牌,根本收不下对方。

“哦,你要养她?”陈善芸有些好奇。

养?

我想起了养鬼道,这养鬼道和招鬼道咒语有共通之处,到底能不能交融使用?

想到就做,我立马在木人上篆刻好了养鬼道的咒符,就跟当时刻画魂瓮似的,虽说精致程度比不上赵茜,但也勉强算是能用了。关键在最后一道工序里,我把道统精血抹在了刻印上。

“……鬼道借法,控魂!”我再次念起了咒语,手指一点木人,最后移向了那名女鬼!

嗖嗖的声音传来,那名女鬼魂体给抽离了似的,涌向了我的木人,我兴奋之极,她进去了!

我拿着木人,露出了笑容,看来养鬼道和招鬼道合并后,居然能越级把鬼将做成命牌!以后我要有空了,制作个百把两百只木人命牌。对敌时一窝蜂丢出去,就是鬼海战术也能吓死对手吧!

“好厉害!”陈善芸吓得小嘴都张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五鬼搬山也不好制作,当时制作的时候,梅兰竹菊还是厉鬼,而陈善芸则是最普通的初级鬼将,但也费时良久,花去无数的稀罕资源才能成功,现在我随手雕刻了个木人就收了个女鬼,当然让陈善芸吃惊不已。

王胭也是一般无二,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继续制作木人。

趁热打铁,我用养鬼道的封印加强了木人的收摄能力,再用招鬼道的术法,强行把余下的五个鬼将拘入了命牌中。

这样一来,我就有了六个初级的鬼将,虽然不算多强,但聊胜于无。

木人也没多大,小拇指大小,放口袋也就跟糖果似的。

想着以后抓些鬼王,弄成了命牌,那时候真是撒豆成兵,跟外婆一样天下无敌了。

我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了,找到了洞府里唯一一张床,铺上了点稻草,我就躺了上去,可冰冷的石床还是刺骨一样难受,我不禁蜷缩了起来,不过困倦下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刚才张栋梁拿我母亲威胁我,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虽说并没有明说是他们官方来干,但世家肯定是蠢蠢欲动了,或许就在今天,或许就是明天,到时候他们动起手我该怎么办?

周家的家主周善失踪了,周家威慑力荡然无存,我母亲现在处境很危险,休息够了时间,我就得启程赶往临县。

时间现在是阳间的晚上八点,我调到了十一点钟,睡三个小时,等上头的张栋梁这小老头精神不好的时候再回阳间。

收起了一群莺莺燕燕的小女鬼,只留了陈善芸在旁边守护,我这一躺下,就死沉睡了过去。

等到闹铃响了好久我才醒来,我两眼好半会功夫都睁不开,这里的床又冷又硬,果然不是人睡的。

“主子,要不要多睡一下?”陈善芸有些担忧我的精神状况。

“不用,你指路到大龙县,这个时间段大马路没什么车子了,大概在县城的位置就停下,我会在路上抓紧时间休息的。”现在我也顾不上乱用阴阳令,事情太多,时间又紧,也不是休息的时候。

陈善芸答应了,鬼和人不一样,梅兰竹菊吃饱喝足后,现在精神奕奕,状态很好,跑起来速度也很平稳。

我没睡够,很快在平稳的轿子上又睡着了。

“主子,到了,这里照着推测的位置,应该是县城的阴间无疑。”陈善芸提醒我。

不知过了多久,轿子停了下来我惊醒过来,看了左右是一片的荒地,鬼气也不重,收了五鬼,我摸出了阴阳令,念咒借路阳间。

嘭,一阵的青烟后,我来到了个雾气蒙蒙的地方。

我看了眼脚底,是湿滑的地板,左右看了眼,冷汗留了下来,这里不是洗浴中心么……

旁边都是不穿衣服的大婶大妈,还有一群孩子,我二话不说就朝着门口跑去。

下一刻,沐浴露瓶子,澡堂的塑料桶都朝我招呼过来,这趟是坑了,给借到洗浴中心来了。

一群保安看我跑,拿了很多的铁棍出来追我,我赶紧没命的逃了起来。

转了几个路口,我看路上没人,就招来了五鬼搬山赶往龙渊小区。

我拿出了廖钊给我的电话,拨通了母亲那头,铃声响了好久,我心情也跟着着急了起来,不过最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原来看到是陌生号码,母亲犹豫就没立刻接电话。

听到她还没睡,正和郁小雪聊天,我就放心了下来,嘱咐关好门窗就挂断了电话。

张栋梁定位我的方法应该是魂瓮上的咒印,所以我也不打算再藏着掖着,开了我的山寨电话,拨通了姗姗的号码,打算问她修复我手机的事情弄得怎样了,我很想拿到这血云棺的信息。

结果让我惊讶的是,平时接我电话跟抢钱似的她,居然无视了我的电话。

我心下一紧,韩珊珊怎么了?女丽讽扛。

五鬼在夜里跑得很快,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了,我们故意挑选的是没什么人的道路走。

很快就到了龙渊小区,我在没人的地方下了轿子,快步进了小区,却看到赵茜的别墅对面,韩珊珊家的灯都没开。

见情况不对,我在周围空旷的地方停下,拨通了王元一的电话,并左右观察张栋梁是否追来。

“夏一天!”王元一几乎是大喝一声,吓得我把电话远离耳朵。

“王元一!你吼什么!我不需要你叫魂!”我恨恨的回了一句。

“你到底给了韩珊珊什么东西!她给上面的人叫走了!”王元一气急败坏。

我心情更加的不好,韩珊珊给玄警带走,连我的血云棺的资料也暴露了,这让事情变得很复杂。

“张栋梁派人带走韩珊珊?关哪了?有什么进一步的动静没?有没有危险?”我按捺住情绪,现在和王元一对吼也无济于事,只能问清楚现在韩珊珊的情况。

“那你说还能有谁?还不是全因为你!关纪检部门里了!你这事捅破天了!你还敢打电话给我,我真不知道你胆子是怎么做的,还有你怎么没给抓住?”王元一说了好一会,才平静了下来。

“我问你,韩珊珊有没有危险!”我对这王元一无语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好奇我怎么没给抓住。

“生命危险倒是没有,不过她进来后什么都没交代,听上头的人说是个什么数据包,她给抓的时候,顺手就把数据琐死了,还加了不知多少重密码,审了好久,姗姗死活都不愿意给数据包重新解锁,技术部门正在攻坚,困难重重。”王元一解释起来。

“王元一!你怎么和夏一天联系上了呢?”

正打算说点什么,电话里就传来了尖厉的吼声,随后电话直接挂断了。

我心情陷入了苦闷,由于我的缘故,周围的人又陷入了困境中,这迷局似乎还围绕着血云棺在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