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三门/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啊啊!大哥!快救我!”要给我拉到阴间,秦战大声呼救!

这阴间地界可不是阳间,阴气也是人所不能吸收的,吸收多了。很快就会死翘翘的,秦战虽然是入道期,但进了阴间,也扛不住多久,况且阴间里多有鬼物。还有奇山怪水,掉下去,怎么死都不知道。

因此秦战也顾不得什么,忙让秦刚救他。

结果秦刚给夏瑞泽拖住,一时半会根本就解不了危局,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掉下阴间,两眼顿时都红了!

“秦刚,现在轮到你了,对了,秦宝是你什么人呢?现在他已经在阴间做了我兄弟的看门狗了,要不你也下去如何?”我阴阳怪气的说道。

秦刚大怒,看到远处发愣的唐珂,立即命令道:“唐珂!你还不动手等到何时?还要不要进紫皇门了!”

唐珂害怕得身体颤了一下。随后拿出了一把小唐刀来。瞪着我,真要借法来打我。

“唐珂,你现在这实力,比入道期如何?还是说你也想下阴间,不想报仇了?”秦刚打的好主意,想让自己秦战解决我,然后兄弟合力对付夏瑞泽,现在秦战却给我推入了阴间,顿时计划大乱,难免想找唐珂来牵制我。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唐珂听完,回头看向了另一个出口,似乎生出了离开的心思。

我也不理会她,走到了夏瑞泽的后面,准备放几下冷枪,如果有可能,最好能把秦刚也弄死了。

“金将戏雷,在地神化,帝前道法。御!法!神!”秦刚仰天狂吼一声,摸出了一章猩红的咒符,贴到了额头上,一刹那就有金光临身,竟以他为载体,金神御临!

夏瑞泽和我都是惊讶不已,这秦刚居然使用了禁法。

“玄鸟翔野,长恨飞歌,九鼎儒法,天翔鸟!!”夏瑞泽没有说谎,他的实力实打实是入道中期,和后期仅有一步之遥,无论借法速度和威力,都远胜秦刚,猩红的符箓也拿了出来,法术一出,身边一团团蓝汪汪的火苗就迸了出来,宛如玄鸟凌空飞翔。

本来想要放冷枪的想法立刻就浇灭了,这两位直接就用道法死磕了,我吓得赶紧急退,这才逃了两步,一阵恐怖的啸声就钻入了我耳中,吓得我躲在了车子的后面!

夏瑞泽浑身熊熊蓝炎,一直玄鸟仰天长啸,翅膀展开,足有四五米宽敞!煽起来有噗噗的声音,怪是恐怖!

而秦刚金神降临,如降龙伏虎的天将,两手一张,两把虚幻的长刀就显现而出,劈向了玄鸟!

入道期道法声势震撼,夏瑞泽居然为了我,毫不犹豫的和这秦刚死磕,实在让人热血沸腾,我甚至生出了有这样的兄弟也不错的心思。

其实我也读了好些阴阳道法和鬼道的使用方法,可惜我这点法力,根本用不起来,现在也只能是过过眼瘾而已。

夏瑞泽一手剑指,搭在另一只手上,头上汗水狂冒而出,脸色红得跟冒血似的,而玄鸟长啸,飞翔再天,掠过地面时,火焰泼得到处都是!

秦刚也不好受,给天神降临身上,那绝对是要命的手法,抽干了浑身水分,脸皮干瘪瘪的,本来四十多岁的年纪,现在这形象都毕竟五十了,不过天降的双刀给他挥舞起来,威力确实强横!

刀劈过去,玄鸟疾飞而过,一声悲鸣,给砍去一翅,不过夏瑞泽手段也厉害,几个结印,那玄鸟又复生一翅,反过来近身啄那秦刚!

秦刚挥舞刀刃,也不依不饶的攻击夏瑞泽,双方僵持间,生威震天,好几辆车子给炸飞了出去,竟尤如天神斗法!

“阴阳借法!阴令!”

“阴阳借法!阳令!”

我即刻借了阴令轰向了秦刚,这阴阳二令是我目前最强的攻击手段,就算给破掉,对方也不会好受了!

两种法术一前一后追逐过去,秦刚方寸大乱,刚才秦战就是给这攻击暗算,就算我修为差得很,但也不是没威力。

媳妇姐姐立即拉了我的衣角,本能的往路边一滚,轰的一声,这秦刚居然分出了一刃朝我这劈来!

我吓得目瞪口呆,夏瑞泽也面露担忧,但看我没事,他表情缓和,也趁着这功夫,疯狂让玄鸟攻击秦战!

两人都用的是绝招,能够用道法对轰,还站了这么久,比李破晓一个疾仙步就要死要活厉害多了,这还是攻击性的道法和儒门法术!

秦刚最先把持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面色青得可以变鬼了!

夏瑞泽还好点,不过也有了反风的迹象,我二话不说,马上借法神压压了过去!

轰隆!

秦刚本来就强弩之末,给我这一轰,虽然只是身体微妙的震了一下,但玄鸟却抓住了机会,冲向了秦刚的本体!

一声惨嚎,秦刚撞飞在了身后的汽车上,咚的一声,口中狂吐鲜血,半死不活!

我冷笑一声,一道蓝符借来阳令,轰向了秦刚!

结果一声娇叱,一把桃木剑从秦刚后方击来,劈开了我的阳令!

夏瑞泽脸色发白,而我,更是吓得不是还有夏瑞泽在,两腿就不听使唤要逃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紫皇门虽然也有败类,可终归也是道门大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何恩怨,或让其非死不行的理由,但我们紫皇门有问询自己弟子和清理门户的资格,他若有罪责,回去自有惩戒,并且通报三门,今天此事到此为止,如何?”一个女居士,带着唐珂到了这里。

三门既是儒门,道门,佛门,女居士倒是说得滴水不漏。

我想起了之前在公园斗法南宫冶时,最后到来的,正是此人,心中不免震慑,这女人显然是要比秦刚厉害的存在。

“原来是刘若曦居士,此事当然是由您来处理好些。”夏瑞泽也明白,这救兵是唐珂请来的,现在他这样的状态也不好打下去。

不过这刘若曦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便宜大哥也软趴趴了下来,倒是出乎意料。

“呵呵,紫皇门厉害呀,一群的男弟子,闹着要强迫一个女弟子睡觉,这算怎么回事?唐家确实是我灭的,我也承认,但我干脆利落,可没有这么欺负女人的,你们紫皇门,真是道门之一?刘居士,你可得彻查呀,最好把你自己给查进去,你看如何?”我冷嘲热讽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怕这刘若曦,如果真要死磕,只要便宜大哥能扛住一招,我就能把他拉去阴间逃难了,到时候难兄难弟也没什么不好。

“你就是夏一天吧,这次唐家灭门惨案,你是罪魁祸首,就是在道门中也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此事近来我也多有过问,知道其中一些不得已,但有些事情,却做得有些过头了,道门给了你最低级别的通缉令,便由此而来,你无需激怒于我,想来你现在也寸步难行了,多我一人如何?少我一人,又如何?”刘若曦笑了笑,不为我所激。

正争锋相对,噗通一声,夏瑞泽半跪在地,嘴角溢出一抹的鲜血,脸色苍白得可怕,很显然是反风了。

我心中一急,过去扶起他,咒语连珠,准备借道阴阳逃离。

结果刘若曦根本没有借机攻击的想法,淡淡的说道:“借道阴阳,是让他受苦而已,我紫皇门也并非善恶不分,毫无道理,这次就此别过吧,不过我刘若曦不对付你,自然有人会来,好自为之吧。”

说罢,刘若曦就带着唐珂离开地下停车场。布坑夹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