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旧仇/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了,多谢师父呢。”师父对我没得说,他自己破界上来的,虽说阴阳家不费劲。但他已经不算是阴阳家了,成鬼了。

对于阴阳道的法术,借是不能借了,只能转换,所以消耗的能量都得自行补充,比人类用符纸借法不能相提并论。

若非修炼不能突破,阳寿将近,一般都不会自己兵解成鬼,毕竟以鬼身修炼,总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不过师父也有些不同,他和外婆修为应该差不了多少,或有其他转换的窍门吧。

反正我是不会去凑这个热闹问的,我当人还习惯,不想死,死了媳妇姐姐就没有魂瓮了。

师父的速度很快。一身的纯白衣服,一头的白发和胡子,鹤发童颜,目光清澈,宛如没有一丝的杂质,只有得道高人才能达到如此程度,简直帅得掉渣了,和师兄那样子不能比,师兄脸圆,公鸭嗓,不过师兄好玩多了,师父还是太严肃。我仍有些怕他。

一路上全婵妤和外婆在讨论些什么,应该是关于修炼的法门,控制魔心,是全婵妤以后的主题,当然,如果不能平衡三者关系,也会入魔,这就堕入魔道了。

“你师兄抓魔进展如何了。”师父问起我来。

“师兄……师兄一路都有认真的修行,近来突破入道后又开始四处走动了,颇为勤快的。”我赶紧的给师兄说好话,生怕一会师兄挨揍。

“唉,说起来还是你资质优良点,你师兄太贪玩了,混着过日子,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师父叹了口气,对即将亲见这名弟子还是耿耿于怀的。

“哈哈。”外婆听到后。笑了起来,看着师父摇摇头。

师父轻哼一声,脸色不禁涨红,这表情是对自己教育方法的蔑视呀:“周师姐,何故发笑?”

“无故发笑都不行?有时候也不得不说说,你自己修为高上天了,自己弟子却徘徊寻道期数十年,你的本事一成都没学到,上了年纪才入道,这可真奇了。”外婆有些替海师兄不值当了。

我是知道这情况的,但没说明过,海师兄那是纯粹玩心重,其实从遇到我以后。他已经很努力了,修为默默的节节攀升了不是。

“我那弟子……”师父脸皮薄,这下给气坏了,教不严师之惰,他觉得自己责任也很大,海师兄放养不得,不督促他,就会四处游历,哪儿热闹往哪儿凑。

我怀疑之后海师兄会被盯死吧?

其实也是教育方式不一样,师父保守,按部就班,根据自己弟子的性情采取放养的政策,更不会主动去跨越任何的坎,而是稳固后徐徐推进。

外婆好奇心重,什么都敢去试,也敢去尝试,要不然哪会自己跑去血云棺里面深造?

“好,但你也不否认,一天这孩子可是飞速成长的吧?”师父总算找到了反击的点。

“是呀,有几个道统在,不成长都难吧?”外婆点点头,根本不打算给师父面子。

“周师姐,你看这孩子,平时都用阴阳家的法术的,刚才就把阴阳给逆转了,若非如此,咱们怎能这么轻松把血云棺暂时打回圆形?”师父受不了了,当即点出了刚才的事情来,意思是别的法术,和鬼道的就没用,尽阴阳家的用了。

“嘿嘿,婵妤这孩子就听说过一天用鬼道的法术多点。”外婆根本没打算让师父下台。

师父张口结舌,看了我一眼,我缩了缩脑袋,好了,往后师父可就盯着我了。

外婆看了我一眼,微笑起来,正是知道师父教育方式保守,她才会去激师父下点苦工,不要太留力了。

看来回了洞府,一阵时间里,师父都会手把手的教授了,怕没事连出门都不准了吧?

快要到凌晨了,天气微冷,又下起了零星的毛毛雨。

行进的速度很快,到了小义屯那边,大战的痕迹清晰了起来,看着地面坑坑洼洼,外婆的心情有些难过,问起我母亲和郁小雪来。

我就把母亲和郁小雪的事情说了,问起了母亲的事情,外婆说的并不多,只是寥寥无几的点出了母亲的特别之处。

“你母亲今年不好过,脾气也耿了很多,毕竟压力太大了呀,小雪这孩子给她带走,也是情理之中吧。”外婆笑着说道。

“母亲带着小雪到底去了哪里?”我心中担忧起来,生怕她们没有依靠。

“去了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小雪太关键了,不能给其他人找到,因为你作为棋的变数,已经开始启动了,其他的棋子会跟着一一翻起,这样一来,你母亲才会带着雪走呀。”外婆跟我说道。

我心中一震,母亲特别我是知道的,但小雪怎么会是棋局里的关键人物呢?就问道:“小雪到底是什么样的关键?”

“不能说,背负太多,你就会有更多的变数。”外婆笑了笑,摸着我的脑袋让我安心。

想想郁小雪之前和我刚出小义屯一段时间的表现,和个平凡小女孩没多大的区别,那到底存在这什么样的变数?

我兀然想起了郁小雪好像不是特别的害怕阴土,难道有些什么诡异么?正常人都会伤风感冒一阵吧?冬丸记血。

她却完全没有,还有,她见不得惜君这一点也让我很奇怪。

到了扛龙村,地面的情况很糟糕,可见昨晚大战的惨烈,这时候天已经大早了,外婆收起了疾行鬼,和我们步行往之前海师兄他们躲藏的地方走去。

到了师兄那边,我就负责敲了门。

好一会,师兄冒了个脑袋出来:“师弟?你可回来了,担惊受怕一晚上,这下应该把事情解决了,什么?你带了人来,是哪位高人……”

嘭!

门直接关了起来,本来背着身子的师父气得哆嗦,转过身就准备发火,结果海师兄连滚带爬的扑了出来,两眼都是泪花:“师父!您还在人世间呀!”

师父气坏了,抖着的手指指着海师兄,偏偏骂不出半句话来,其实海师兄就是疏于修炼,倒也没什么大错,至少品格是比我这二弟子高尚的,还真不能用戒尺来揍了。

太过丢人了这简直。

好一会儿,师父才想起了怎么教训海师兄,就在那一直数落起来,海师兄颇为责难我,看了我好几回,我无奈一直说他好话,结果好了,自己也给卷了进来。

外婆在凉亭那边和全婵妤叙话,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似的,偶尔还有些笑声。

似乎听到外面太吵了,门打开了,一身血污的李牧凡走了出来,扫了一眼海师兄,又回过头来看我,最后看到师父,本能的还想要摸剑,可看清楚后,立马脸白了很多。

“原来是甘道子前辈!恕李牧凡眼拙,一时没认出来。”李牧凡拱手说道。

“乾坤道的李牧凡?你师父呢?”师父皱了皱眉,正训斥师兄,脾气刚噌噌的上来,给李牧凡打断了,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师父在山中修炼……一直未曾出关。”李牧凡低着头,但眉心皱了皱,对这老怪物实在也没其他法子,老怪物还是得老怪物去对付呀!

说着话,李破晓也扶着墙艰难走出来了,看到我时,脸色有些难堪,昨晚我救他半条小命他还是记得的,只是现在情况还不好道谢,就恭敬的师父打招呼后,准备出门了。

李牧凡和李破晓师徒俩已经有意清晨离开了,毕竟现在都这模样了,再留下来讨不到任何的好处,还不如回去养伤要紧。

师父没时间去管他乾坤道的事,在那一直要师兄以后勤于修炼,不要到处乱跑了什么的。

我也不敢走开,生怕有什么师兄解释不开后挨揍,到时候就怪我了,师兄对我很好,我不能辜负了他吧?

眼睛瞄着李牧凡和李破晓离开,走向扛龙村外,可结果外婆那边就动了!

嗖一下,外婆就站在了李牧凡的跟前,神情阴冷,嘴角泛起一抹冷冽的笑容。

“道门三战也有大半年了吧,你师父没死吧?”外婆阴沉的脸上杀机凛然。

“周前辈,请说话客气点,我师父运气好,只是受了点轻伤,已经恢复差不多了。”李牧凡冷冷的说道。

“没死就好,我家这还缺鬼,死了我倒是不介意去招魂的。”外婆阴沉沉的说道,跟乾坤道的仇好像蛮大的,特别是李牧凡的师父。

“多谢周前辈关心了!”李牧凡很不高兴,看了一眼全婵妤,眉心都皱了起来,但眼下给外婆周老魔的外号压制得死死的,他也不敢发作,真发作了,那就是秒杀的下场。

李破晓有些意外,但听了外婆的威胁,也有些义愤填膺起来,毕竟事关乾坤道的威名,多少都要争上一争。

不过刚想说话,就给李牧凡制止了:“周前辈,我和弟子都身上有伤,正急着回山治伤,如果没什么事,我师徒二人是否可以离开了?”

“正好,回山告诉你师父,七天内来一趟小义屯,上次托大还说没带剑,这次带上他的乾坤道剑来!”外婆冷漠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