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家训/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忠拿出了铜鼎,一阵清气渺渺升起,不知是什么鬼东西。

但我身边的剑屠也准备妥当,大剑高举,一道黑光乍现。轰的一下就砍向了对手!

夏忠脸色阴沉,轻喝一声,那铜鼎立刻响起了一阵咆哮,赤裸上身的大汉从鼎中显现,双手一合就把剑屠的长剑给抵在了空中!

随后的大喝声,那大汉双手一绊,就把炼狱剑屠的黑色剑光给掰断了,然后怒吼着朝剑屠飞去!

我手中剩余的锁链也忽然的赶到,直接就捆住了冲击而来的大汉,可那大汉力大无穷,彪悍的肌肉猛然扩张后,竟震断了我手中的锁链,要朝着我撞过来!

不过剑屠一击不成,第二击早有准备。化作一阵虚影闪现在大汉身前。一连十数剑狂击出去,将那大汉砍得伤痕累累!

而大汉虽然作痛,但全然不顾的挥拳起来,砸得炼狱剑屠直接成了一阵消散的能量!

我趁着这个功夫连忙给江寒补充了血衣,准备重新组织进攻!

大战激烈程度远远超出意料,夏清平和三兄弟姐妹打得不亦乐乎,频频有家臣重伤倒地,但并没有让四人有停手打算。

“大哥!你这么做!真的好么?妈不会承认这死孩子的,帮他就是和我们兄弟姐妹作对!”夏清昊怒道。

“妈一直就嘱咐我们不要兄弟相杀,但你现在怎么回事?为了一个死孩子就要杀我们兄弟姐妹么?”夏清语更是伶牙俐齿,一副不容质疑的口气。

夏清书也跟着喝道:“把这死孩子交给九鼎会吧!你看看他,动手全然不顾生死,如果自视是我夏家人。就不会这样了!”

“住口!九鼎会想要拿下他,就等家主来了再说!你们勾结来九鼎会,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今天闹不明白,就战到明白!你们如果真是我兄弟姐妹,就应该知道我的底线!”夏清平愤怒的说道。

家鬼们都在各自为战,我连忙加持了血衣,再次让他们精神奕奕起来。

江寒和铜鼎巨汉相互撞击在一起,但江寒毕竟不是鬼帝,给攻击时,也无奈陷入防守状态。

巨人如脸盆大的拳头不断轰击盾牌,每一次都打得盾牌凹陷下去一个深坑,再过不久,恐怕是砸烂的后果!

“天一道!天道长歌!”我趁着现在念起了咒语,伸出了手指。指向了夏忠!

而夏忠在我的快速借法上讨不到半点便宜,连忙的用起了入道期的强力儒法对抗:“啸风击长林,天鸟曲群鸣,九鼎儒道,天鸟啸行!”

四周的雀鸟声骤然响起。夏忠快速打着手印,在一张红符上乱画起来,一群天鸟也跟着从天空的四面八方朝着我这边飞来!

宋婉仪知道我肯定不能抵挡,马上招来了冰雨拦在了我身边,一群火烈鸟一样的怪鸟冲向了我,而我的天道长歌也启动了,一个个圆形的阴阳八卦轮全面瞄准了夏忠,射出了恐怖的激光!

夏忠的天鸟啸行也跟着降落下来,撞到了冰雨后,陡然间把爆炸声传到处都是!

借完法术的霎那,我就飞步出去了两百多米,远远看着所有的激光仍然不断轰击夏忠的位置。

那堆神鸟失去了目标,转而攻击宋婉仪,我念了几句咒语就把她收了起来。

夏忠拿我全无办法,而我对付一个悟道期,还是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比如法力上的对比,还有实力上的差距,拉近不了彼此的距离。

再次把宋婉仪放了出来后,其他鬼将受到的压力也轻松了起来,毕竟一个能大范围牵制对方的远程法术师,还是很重要的。

地上的人死伤无数,无论是夏清平和夏洺,现在都杀得火起,整个夏家的后山位置不断传来爆炸声,将一些静修的夏家家臣给激来了。

战况显然对我们很不利,毕竟夏清平虽然是长子,但也无法对抗另外三个的联合,因此陷入弱势也就不奇怪了。

夏忠几次牵制和打压我,让夏清平十分的着急,但经过几个回合的对攻后,看到我竟游刃有余,他也放下心来,命令起家臣反击。

夏洺也是悟道期,和夏清昊手底下一个悟道供奉打了起来,打了一会,本来就厉害的他很快就占了上风,那供奉毕竟是外来的,要拼命他打不起,因此示弱之后就逃走了。

这机会的到来对我们而言算是十分幸运了,夏洺追不过对方后,立即回来和夏清平联手对付夏清昊等三兄弟妹。

有了夏洺,夏清平变得游刃有余起来,不过见我这边没有建树,他也有些急了:“去帮一天!我这不需要你帮我。”

夏洺点头,立马来我这帮忙。

我一阵高兴,只要有老管家在,对付那夏忠简直是如虎添翼,恐怕不出一会儿,那夏忠就得枉死当场。

然而当胜负的天平即将倒向我们的时候,一个身影忽然从我后面掠过,伴随一阵的冷哼声,如冷水灌顶一样,浇了众人一盆冷水。

“哼!难道当我这老婆子透明了么?兄弟相残,手足相杀!这就是你们的儒门道理么?”姜兰银牙咬着,双目眯成了一条缝,死死的盯着我不放。

“还不住手么!”夏清昊大声的吼了一句,跟着就到了姜兰的身边。

“妈!是老大先动的手!我们刚才完全就是被动的!他一进入了悟道中期,立马和以前不一样了!连亲情都不顾了!”夏清语阴阳怪调的告状起来。斤土围才。

“三妹你焉敢胡说!”夏清平气得不轻,但现在姜兰在这里,他并不敢多言其他。

“你一个大哥!居然先动手打人!不觉让人失望么?为了一个死孩子,就弃之不顾我们兄弟之情!”夏清书赶忙补了一句!

“这死孩子逃入了后山,你寝食难安,我怜惜你对自己孩子之情,特命你的几个兄弟姐妹一同去寻找,还顺带联系了在后山办事的九鼎会的诸位,而你看看你!现在人找到了,又是怎么的打起来了!难道不顾礼义廉耻了么?你是老大,不是老幺!”姜兰气急败坏的骂道,言语是骂夏清平,但眼睛却死死不离我半分!

夏清平皱着眉心,但很快就平静了心情:“妈,我知错了。”

“你知错了?呵呵,你现在也会知错么?之前早就该知错,不该带这鬼孩子回家!他本来就是该死的!你却这么不顾一切的挽救他,给我们夏家带来危机,带来了冲突和不安,往后恐怕还会家无宁日!”姜兰怒斥夏清平。

“……”夏清平心中恐怕有千言万语,但此时却也无言以对了,毕竟母亲没有站在他这一边。

“你怎么说?”姜兰回过头,问起了夏忠来。

“阿婶,刚才确实是平哥出手在先,夏忠完全是后面才出手的,唉,想不到救人是救来了,却成了现在这情况,也是怪我,这个时候找小侄问话干什么,阿婶你也知道的,之前我不是死了两个师侄么?我也是一时情急,觉得先带回会里问问话……”夏忠连忙跟着火上添油。

地上虽然伤了好多人,但大家都有留手,而我的家鬼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也知道了什么时候能杀人,什么时候要收手,因此并没有在这里扩大矛盾。

然而姜兰仍怒喝出声,手中的拐杖顿了顿:“听到了没!清平!这孩子影响了你的心智!我令你去后山悬空崖思过十天!不到时间不要下来了!想想你的兄弟之情,想想你的初衷!想想什么该做,什么能做!”

“是。”夏清平只能应下,看了一眼夏洺。

夏洺和夏清平早有默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好了,闹什么呢!还闲事情不够多么!一大清早就吵吵嚷嚷的,都不用做事的么?”正在这时,附近山林里悄无声息的走出了个老人来。这老人七十多岁,头发花白,双目却炯炯有神,走路时腰杆笔直,犹如壮年人一般。

而且声音不但洪亮,气势也颇为强盛,远比夏清平要强上很多!

“爸!”夏清昊忽然的叫了老人一声,我吃了一惊,才知道老者居然就是夏家当代家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