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会长/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文庭三步并做二步,飞快的到了紫衣的身前,手立即朝着她细瘦的脖子捏去!

“住手!”我大喝一声,飞步就到了紫衣的面前。

“且慢!”夏沧云也同样喝止一声,似乎觉得夏文庭也有些过分了。这么多孩子都在这里看着,如此掉身价的事情,做了就没回头的路了,夏家多年积攒起来的声誉也会毁之一旦。

夏文庭手都拿捏到紫衣的脖子上了,紫衣仍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似乎听到我的声音,她看向了我,而藕臂很快就伸出搭在了夏文庭的手上。

我吓了一跳的同时心中暗道糟糕,夏家的夏文庭应该是夏云岩的长子,夏云岩也不知道和夏家老爷子夏云轩什么关系?如果是老祖婆的儿子和孙子,那给紫衣杀死了,那情况可就复杂了!

“呃……啊……哇!”夏文庭从惊讶到震惊,再到痛苦,这仅仅是一秒的时间!

紫衣双目一凝。似乎已经在吸收对方的力量!

之前我是见识过了,因为她是紫竹的缘故。最为擅长吸收别人的能量,乐正凌、晋王都没能逃过她的吸收,纷纷掉了等级。

如今乐正凌还被我封印着,等待南宫师叔回来后亲自审问发落。

“紫衣!停手!”我连忙阻止,紫衣看了我一眼,手一挥就把夏文庭丢了出去!

嘭,夏文庭撞到了墙上,整个人软绵绵的,半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我开了阴阳眼,他竟掉到了入道期,紫衣的吸收能力果然厉害无比。

她现在没有妖仙的实力,但特殊的是,她居然能够吸收别人的修为,这着实很诡异,只不过吸取的修为去了哪里。我就有点想不通了,加上之前也在后山呆了几天,多少都应该涨回来点妖仙的实力才是,但诡异的是没有。

夏沧云看夏文庭给吸收了实力,而掉入了入道期,脸上唰一下就白了。

这和吸取能量有点不同,吸的应该还有修为,一时半会是肯定没法子修炼回来的,即便是没有等级的桎梏,但时间至少是需要的。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夏沧云冷冷的喝问我。

“做了什么?我还想问你。如果她只是一般的孩子,你们到底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呢!”我心中颇为郁闷,这些人就看到自己么?紫衣如果真是个普通孩子,怕刚才就给捏半死了!

“哼!”夏沧云无言以对,冷哼一声就过去扶起了夏文庭,念了几句咒语就大踏步离开了。

夏文庭给扶起来后,恢复了点精神,半眯着眼看向了我和紫竹,脸色惨白,但双目的恶毒就算明眼人都知道这次是不死不休的结果了。

两个悟道期,在我手底下没讨到半点好处。反而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确实让人大跌眼镜,几个给教训了一顿的孩子,看着自家老爹给打成这模样,这下也噎了,难免对我心生了一分忌惮。

一群的孩子立即都做鸟兽散了,我看着空旷的广场,过去把躲在了一边的夏怡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我问道。

“天哥,我没事的,你还是赶紧的去会议厅那边找家主吧,不然事情肯定要闹大了。”夏怡让我快去找夏清平解决这事。

她身体在微微发抖,显然是害怕极了,我知道刚才她给那恶毒的夏玉莲欺负狠了,脸上还有好几个手印,应该是给扇了几巴掌,衣服上有鞋印,不过我没敢帮她拍。

夏怡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收回了目光,说道:“不用怕,他们不敢再欺负你了,这些家伙,实在太过让人气愤了,若是再来打你,我一定找他们算账。”

“谢谢天哥,你对我真好。”夏怡脸上红扑扑的看着我,我背后的阴风没来由就窜了起来,吓得我赶紧送她回夏洺管家的住所。

松了口气,我准备去找夏清平,问问血云棺和引凤棺秘密档案的事情,没走几步,黑暗的位置,一个黑影无声无息的冒了出来,把我着实吓出了冷汗。

“小子,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夏家怎么乱成这样?”黑暗中,墨老的声音钻入了我的耳中。

“我哪知道呀,怎么都赖上我呀!”我无语的看着墨老,也冥神苦思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但想大半天也没半点头绪。

“我刚才费了点功夫才下了山,守备森严呀,上山路都给封死了。”墨老无奈的说着,深思了下说道:“现在夏家急了,真没想到儒门夏家现在实力这么庞大,悟道期的中流砥柱这么多,我可先走了,现在我还不宜动手,动一次就伤一次,先回四小仙道观那边等你吧,唉,你在这里比我安全,你家那夏老爹和夏爷爷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人?”

“好人坏人我哪知道呢!墨老,你赶紧走吧,我最近会勤加苦练的,绝不会误了你的悉心教导。”他情况不稳定,就算修为再高我也不能让他出手,回四小仙道观是最好的办法,到时候我回去见丹神连庚,没准能顺道找到点逆天疗伤药,帮他恢复下。

“嗯,好吧,你可小心点,我先回去,有什么事在去道观路上那颗歪脖树上刻时间,算是约定见面的。”墨老说道。

“电话联系不就行了!这年头谁还干这事!”我差点没翻白眼,把电话号码给了他。

“忘了,老习惯。”墨老轻咳两声,默认的点点头,然后拿了我的名片,消失在黑暗中。

墨老几个闪跃就出了夏家,他平安离开让我松了口气,我收起了家鬼,连紫衣都让她先变回竹节,然后才飞步移动,快速前往会议室。

才到了会议室那边,夏清平和夏云轩就站在门口了,身边还有夏云器和夏云岩,以及数十个夏家里能说得上话的人。

正在收拢伤员的他们看到我的到来,目光里都透着一丝的复杂,而夏云岩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夏文庭手断了,连修为都直接掉到了入道期,脸上一阵的抽搐,根本不打算和我多说,几个大步就朝我走来!

“慢着,云岩,这事情先问清楚原因,你家的文庭是悟道期,跑去找一天闹事,结果现在这个样子回来,难道你想立刻来个先斩后奏么!咱们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吧?”夏云轩一刹那就到了夏云岩的身前,脸上多了一丝怒意。

夏清平我目光里也冒着星火,好像对这事也带着愤慨。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家文庭断手了,我也不要他死,只要断他一手,一样还一样!”夏云岩双目冒出凶光。

“云岩叔,这事恐怕有隐情吧,先让一天说说如何?”夏清平淡淡的说道,口气说不上谦恭了,似乎不大高兴。

“呵呵,还有什么好说的,长幼有序,这小子不知道去哪招来了个妖孽,合一起把你表哥都打成这样了,难道还是对的不成?”夏沧云阴沉着脸。

“话不能这么说,他是修炼了点旁门左道,不过不代表他会随意对付别人,你们一群人没弄清楚他的实力,跑去找他麻烦,给反击一顿回来,也没什么好说的,况且你看看这里是哪里,夏家的祠堂,做事的时候,先量一量自己的心,老祖宗骗不得!”夏清平回了一句,直接把夏沧云噎住了。

“清平,你这么说,是要包庇自己的儿子么?”夏云岩也有些急怒攻心了,走过去就和夏清平四目相对起来。

“行了,听孩子说一句,这是做什么?”夏云轩一摆手就站在了一群人的跟前。

“呵呵,云轩,这事情你也别插手了,家族纷争,一向由我们九鼎会接管,我夏海飞作为会长,还是能做主的,这事谁都不会偏袒。”

正争论不休的时候,祠堂那走出来个有点驼背的青衣儒者,他的眉毛很长,尾端部分几乎多了别人一手指,胡子也是雪白,看他年纪至少有八九十岁了,比夏云轩还要年纪大许多。

“不行。”夏清平几乎和自己父亲夏云轩异口同声的说道。

而夏云轩说话罢,直接就站在了我前方。

夏海飞带着两个中年人从祠堂走出来后,夏云器和夏云岩顿时都露出喜悦的神色,看来他们是一伙的了。斤帅双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