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晚节/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魔道里面,疯狂的人还是不少的,好比左争,好比眼前这位悟道期的修道者,都有着反人类的思想。他们不把人当人的人,所以总想着逆天而行,修炼出凡人所没有的能力,毕竟在玄修的世界里更加的自由,更加的弱肉强食,而无论下场会是多么的残酷。

“炸了。看。肉都飞起来了!”那人恍如着魔,根本没觉得我们这么多人会对她怎样。

“疯子!我杀了她!”旁边的一位弟子一边念法术,一边冲了过去,结果给余天孝一把拉住:“别过去了!前面就是雷区!”

那弟子当即愣了下,彻底清醒了过来,不过这难不倒一些擅长远程法术的修士,当即各种绚丽法术往前面飞去,但对方距离太远,法术一到,那人就逃得远了!

“吞天鬼帝和血域剑帝上去扫雷!红绫帝女把她杀了,胭儿也派送丧鬼上去。”修炼到了悟道期,肉体陨落就要成鬼了,而这些炸弹都有破魂钉,一但炸起来。谁给扎到都要魂飞魄灭,三道鬼是异界分魂,并不受此影响,就算受伤,那也是伤了那边本位神鬼的一缕分魂。而这缕分魂我也是付出道血作为代价的,所以三道鬼无条件听命与我。

轰隆!轰隆!

炸弹果然炸起来了,里面全都是破魂钉,这一炸,吞天鬼帝和血域剑帝都吃不消了,身上全都是钉子,拔出后魂体难免淡薄了些,不过不死都不是问题,我连忙给他们加了血衣,瞬间让他们又恢复到全盛时期!

而血云棺的送丧鬼极多,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共一百零八位,一路招摇过去。因为这些破魂钉十分了得,倒是给打灭了不少,但这些不死不灭的鬼体仍然能够重生,血云棺也在之前对战左争的时候恢复了部分能量,并不存在能量不足的状态。

惜君倒是没过去,老实的跟在我身边,她现在不是鬼体,跟人的气息是差不多的,并没有人认出她来。

红绫帝女毕竟是半仙级别,绞住一个悟道期的魔修完全没什么难度,当场就扭断了她的脖子。

那女子吐着舌头死了,死状残酷,不过因她而死的人并不会因此复活,陈淑妹和黄衍都是悟道期的隐世高手了,然而竟然在机械化的因素下死得不明不白,倒也冤枉。

市里的弟子今晨起就陆续上来参战了,两人的弟子负责收拾尸块,我们继续去其他道门那边驰援,路上遇到了小股的魔道势力,但在南方道门的围攻下并没有坚持多久,相继给消灭。

余天孝很快带着我们就到了废镇子的北部,那里打得最是激烈,邹之文和陆成山都在这里,沈冰莹之前应该也还在,但现在不见人影,不知道去了哪儿。

看到我们安全到了这里,邹之文退出了战场,奔向了我们:“一天,这怎么回事?孙道友呢?”

“孙老战死了……”我叹气说道。

“唉,孙道友是道门的英雄。”邹之文眉间松垮了下来,但眼下他这里的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大战之下死的弟子越来越多,几乎都到了道脉伤筋动骨的阶段了。

“魔道的那位地仙艾楠呢?”余天孝看周围并没有地仙,不禁满腹迟疑,话说邹之文他们应该是首当其冲才是。

而我其实更想问王元一和张小飞、赵合、方月婉等人到底在哪,但显然邹之文也不会知道。

“儒门的地仙如今正在和艾楠大战,已经打到雪原那边去了,南部道门如今获胜,那现在我们只要集兵消灭这里的魔门,胜局就能锁定!”邹之文既然拿能够过来,显然是北方和西方道门已经是收尾的状态了,只要东部的沈冰莹没事,基本在悟道这一层次的胜局就真的倒向了道门。

“儒门的地仙?”我疑惑了,我认识的儒门地仙只有老祖婆。

“对,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一来就和艾楠大战起来,并且引到了雪原那边,问了儒门那边的人,却并没有有用的消息反馈,应该是隐世地仙,但这次真是帮了我们道门一个大忙,人情算是我们整个道门欠下的。”邹之文感慨说道。

“是男是女?”我怕是老祖婆,就问了起来。

“女的,年纪很大了,难道你认识?”邹之文也奇了,但现在大战正激烈,也不好太过详细的解说,得到我的否定回答后,他也不在意,随后建议我们能战之人率先加入北方和西方道门,共同抵御魔道的进攻。

丹药除了分发掉部分用来激励大家死斗,还有部分在邹之文的手中,所以西方道门才会和北方道门联合,共同抵御进攻的魔道,至于逃跑之类的,那是不可能的,弟子们都是门中的精英,是往掌门这条路培养的,岂能放弃任何一个?而且这一路逃离下来,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截,死伤可谓惨重,所以还不如抱团先抵挡到市里的门中精锐到来。

其实从我们到了镇子北门那边的时候,山下的弟子已陆续上来加入了战斗,北方和东方的几个大门派弟子非常多,魔道的弟子却有限,镇子的南部往上,魔门占领的地方早就给人海战术打得崩盘了。

邹之文看到丧钟在我身后的三道鬼这边,问起了我左争的事情,得到他的死讯,邹之文大呼‘天助我道门’,之后难免又赞许了一番,并且带着南方道门也加入了激烈的战斗。魔道的败相顿生,如今加上儒门地仙忽然的出来牵制艾楠,道门总算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我放出了血云棺,声势还是相当骇人的,魔道们看到都知道厉害,纷纷避之惟恐不及,而三道鬼也在发挥余热,不停攻击魔道的一些硬茬子,很快帮忙扫清了西北方的障碍。

剩下的是东边的沈冰莹还在和魔门死战,隐世道门那边组成精英队前往助阵,我们南方道门本来就损失惨重,余天孝带领我们在北边的废弃教堂休息。

我法力不支就把三道鬼解除了,盘膝入定等待好消息传来。

大概到了中午的时候,邹之文、陆成山、沈冰莹都带着各方的残部回来了,中间还围着南部隐世道门的霍伟,以及紫皇门的掌门晏华丰。

霍伟是隐世道门的人,此时此刻垂头丧气,而晏华丰是紫皇门的掌门,这次却冷笑的看着周围的众人,似乎叛乱那一刻开始,早就置生死度外了。

“要杀要剐就快点吧,大家都曾经是道门的一份子,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晏华丰冷冷的看着我们一干人,随后又看向了我:“夏一天夏掌门,你杀允道友事剑倒是极快的,既然胜者是你,敢不敢给晏某一剑?”

我懒得理他,站在旁边看着邹之文和余天孝怎么处理他。

“呵呵,原来也是个事前喊得大声,事后怂包的人,这些破事其实都是你在作祟,没有你我们紫皇门怎会落入如此境地,扰乱道门秩序的不是我们,而是你!”晏华丰疯狂的激怒我。

一群的弟子当场就用布塞住了他的嘴,并且将他捆缚起来,霍伟并没有给绑着,在众人的面前,一个悟道中期想要逃是不可能的。

“霍伟霍道友,想不到你和我们几个老伙计聊得这么来,临了却背叛了我们,投了魔道,唉,何至于此?”余天孝颇为难过的问道,毕竟霍伟当时在太青门那边,也是和大家一起亲近交流过的人,如今却站在了反面,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余道友,你们若灭,我们就是正道,反之是现在的境况而已,成王败寇,何须多言,就按照道门的规矩来吧。”霍伟年纪不小了,脾气倒是光棍。

“唉,你的弟子勾结魔门,我却知道你是清清白白,既然隐世,为何要做此晚节不保的事情?”余天孝摇头苦笑,随后又看向了邹之文。

霍伟没有说话,为了门派,能做出牺牲的人太多了,他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看到霍伟认账,邹之文点点头,而余天孝也无奈的走到了霍伟的身后,一掌就打向了对方的后背,直接用法力把他的心脉破坏了。

晏华丰给堵着嘴,但看到太上掌门霍伟瘫软在地,当场泪飙扑过来,结果也是一个下场,亲自给南方道门的新领袖断了生机,眼睁睁给鬼差拘入了阴间。

这一幕处刑虽然残酷,但教堂里并没有其他的弟子,都是隐世道门的老头子老太太,见惯了这样的景象,而回过头,弟子已经进来清场了。

看似简单的剧情,在我心中却波涛起伏,这宣告了和紫皇门长久战争的结束,现在,也只剩下唐珂了。庄序吗巴。

也正是想着这些旧事时,门外忽然闯进来一群玄警,为首的鹤发童颜,脸色阴鸷,进来就盯着我们这群人不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