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发飙/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斩道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柳不动当场就噎了,已经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毕竟这把斩道真对于他来说,比性命都重要,但现在,居然断掉了!

对。这把估计已经威风了上千年的斩道真剑,在和我的泰阿剑对轰中,彻底给砍断了!

“噗哈哈!哇哈哈哈!断了!他娘的真脆皮!”笑千剑笑得牙齿都快要掉了,可见他对于这把威胁过他的剑已经到了何等恨之入骨的境地,这比扇了柳不动一百个耳光还让他高兴。

“师父……”岳书一脸色惨白,这回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师父了,但他忽然感觉到了自己仙力正在迅速的流逝,立即开始寻找自己受伤的部位来。

我冷冷的看着他胸前那半截的断剑:“趁着现在认输下去治疗还能保留小命,要不然再等久一些,怕你小命都不保了。”

“不可能?我受伤了?”岳书一看着胸口扎着的前半段斩道真剑。脸色顿时青白交替起来。

岳书一给我反击而弹飞扎入胸膛的斩道真剑,居然让他没有任何痛觉回馈,看来这把斩道真剑除了吸收残余能量为自用,还有阻隔神经痛觉的功能,倒是可惜了把好剑。

“不!我不信我没有感觉!这是幻觉!你小子用了什么法术了!?斩道真其实没断!”岳书一大怒,以为我用了障眼法,立即又飞过来死磕。我冷笑避开,瞬间用缩地术到了主席台的边缘,说道:“笑掌门,指法大长老,还请赶紧裁定胜负,否则这岳师兄,恐怕就活不了了!”

笑千剑点点头,看向了那里监督的几个裁判,但那几个裁判听了岳书一的叫嚣,以为是我的障眼法,就又看向了柳不动那里。

此时此刻的柳不动双目燃烧着怒火。看着我就差没有直接动手弄死我了,面对这样的残局,他根本不能承受,毕竟输了,那就是要自毁修为的下场,所以看了一眼岳书一,他断然怒吼:“这是障眼法!打赢他!你可以的!”

“是!师父!请相信我!我一定杀了夏一天!”岳书一已经神志模糊了,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命而已,我根本没打算再跟他大战。只冷冷说道:“柳不动,你简直不配做任何人的师父,既然如此,那这么多的弟子做个见证,如果岳书一死了,可就全是指法大长老柳不动的责任了!”

柳不动看我直呼他的名字,气得咬牙切齿,怒道:“夏一天!比赛之中故意杀死同门,必废掉修为,受千刀万剐之刑!”

“呵呵,比赛之中刀剑无眼,他现在也没死,我顶多不动手,但如果你再忽悠他让他跟我死磕。那就真必死无疑了,到时候可别赖上我!还是赶紧的派医疗队上来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给废了修为,不是还有你弟子可以报仇嘛,别到时候错过了抢救时机,鸡飞蛋打。”我阴沉的笑起来,也故意把声音放大,尽量让更多的弟子听到。

“上救护队!我宣布!夏一天获胜!”笑千剑是果断之人,哪会跟人婆婆妈妈,当即大手一挥就招来救护队上阵救人。

结果柳不动根本不打算接受这场败局,怒道:“谁敢上去破坏比赛?笑千剑!你平日里胡作非为也就算了,这么重要的比赛!你也敢如此恣意妄为?我现在宣布,剥夺笑千剑的掌门之位!”

“他奶奶的!你这老怪物!你凭什么撤我掌门,你有个什么资格撤?我现在宣布!撤掉你的指法大长老职位!永不录用!”笑千剑嘭的一下拍了桌子,顿时给气得火了,指着柳不动鼻子骂起来。

一群掌峰也是颇多怒意,看着柳不动脸色难看,然而还别说,柳不动作为执法大长老,手底下的底牌和王牌可不少,一声令下,一大群的执法队就上来了,我一看这修为,心中顿时是吓了一跳,还别说,能当上执法队的,哪个修为能够弱了?

而且笑千剑应该执掌门派没几十年,而这柳不动我看骨龄都看不出来,一大把年纪的,可想而知在门中势力到底是怎么的盘根错节了!

怪不得笑千剑不敢直接撤掉这柳不动,而是转用废掉修为的赌注了,其一是对方修为太高,第二就是对方扎根太深,根本不能一下子拔除,所以才打算蛇打七寸,先拿下这废了修为的柳不动再说!

但现在这柳不动根本不和你讲道理,就是歪理他也要你硬着头皮啃下去!

“好呀!上执法队了?”笑千剑不怒反笑,指着上百的执法队队员,道:“执法队的!你们是听令于九霄神剑门,还是听令他柳不动?面对这样的情况,还打算一条道走到黑?还打算跟柳不动在这里覆灭?我给你们好好考虑的时间!这柳不动无数罪状,我也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也知道执法队的没一个干净的,但是!如果这次能够为了我门派,锄奸除恶,那之前的罪状,我保证全都既往不咎,毕竟都是柳不动这贼鸟厮干的!”余丽丰圾。

一群执法队的听罢笑千剑的话,顿时是愣在了当场,然而柳不动坐在这位置上不知多少年,早就经历过无数的掌门更迭,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没见过?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执法队,笑道:“真以为有了这保证,你们就能够洗白了么?执法队本来就是门派阴暗一面,什么时候白过的?三百年前的大清理,你们可还记得?执法队也是面临如此的境况,你们认为这笑千剑比之前的古掌门如何?最后还不是另立掌门,才消弭了几乎对我九霄神剑门伤筋动骨的大战?”

给这么一说,执法队再次疯狂起来,准备要拿下笑千剑,将他一撸到底。

“呵呵,早知道冥顽不灵,那就怪不得本座发飙了!”笑千剑冷冷笑起来,伸出了手,指向了天空!

霎时间,一把宝剑从身后飞射升空,剑气呈现了猩红的颜色,到了天空,开始盘旋出了一个圆形,而后,似乎有一阵阵的啸声排山倒海而来!

我在场上躲避这岳书一的攻击,但也明白这是笑千剑在模仿古时候的掷杯为号,招来暗藏的伏兵呢。

“我要赢……我要赢……”岳书一一边追着我,一边喃喃自语,神志不清的他很快就倒在了地上,我本着人道主义的想法,当即提醒医疗队的人上来,但现在,整个门派却大乱了起来,哪还有管他死活的。

我反正也不在乎胜负,允自飞向了媳妇姐姐那儿,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

“一天,门派的大战马上要开始了,这次把你扯进来,实在是要你多多包涵,不过你怎么也算是我半个女婿,我就不跟你这么多客气了。”笑千剑笑了一声,随后把长剑招了下来,大喝往柳不动那边砍去!

“笑掌门!现在不是说着这个的时候吧?”我哭笑不得,这笑千剑到现在还不忘了说笑,媳妇儿还在我身边呢。

“哼,名义上说是去嫁女,实则暗藏遁界符去各派请来精英援兵,埋伏山外?有意思,但笑千剑,若论门派的战争,你还太嫩了,真以为老夫没有后手,任由你来个瓮中捉鳖?”柳不动看着笑千剑,脸上多出了一丝嘲讽。

“后手?什么后手?”而笑千剑听罢,眉头顿时深锁起来。

“嘿嘿,一会你就知道了,姜还是老的辣!”柳不动满意的看着笑千剑,似乎胜券在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