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纠葛/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姐!”撕心裂肺的声音重佴清妃口中传来,在深夜中尤其瘆人,我猛烈的想要低下头,不去看这残酷一幕,但骆老怪却死死的按着我的经络,使我完全无法自主。

湖面犹如镜子。我看到我自己双目圆瞪,血丝布满了双瞳,但即便再愤怒,我知道祖龙也不会因为某位我所重视的生灵而出现。

“咳……咳……”佴清妃脖子上扎着一把冰凌凝形剑,但因为自身修为极高,并没有死去,随着冰冻的程度扩散,她发出了临死前的咳嗽声。

“倾璃师妹!”龙玥飞奔过去,想要拔除这根冰凌凝形剑,然而骆永丹却不会给她过来的机会。砰砰砰三声,三把冰剑就扎入了湖面,将前面一大片的地方直接封住!

湖水结冰,封住了里许的湖面,我脚底下也传来了冰冷刺骨的寒气,这冰凌凝形剑果然是厉害无比。

“龙玥,你背叛悠然仙谷。私闯悠然湖底禁地,本该废除修为,永禁湖底,现在自救尚且不可能,还想要帮助这佴氏一族么?”骆永丹冰冷冷的说着这话,但双目却并不坚定,可见他受其父亲影响所带来的凶念并不坚定。

龙玥却仍然不顾一切冲过去要救佴倾璃,而佴清妃也在这个时候飞了过去,但很快,她却也给骆永丹的冰凌凝形剑扎穿了双腿,让她倒在了冰面上!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佴氏一族意图谋反于悠然仙谷,诸位长老难道还有什么异议吗?”骆永丹冷冷的喝道,而后他身后立即出现好几位大长老,将佴清妃从湖底抓了上来!也把龙玥团团围住!

场面登时大乱,我却完全无法动弹,眼看着龙玥和佴清妃给他们缉拿住后按在了湖面上,也眼看着佴倾璃双手捂着自己脖子上的冰凌凝形剑痛苦倒在地上挣扎!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的血液一下子涌上了头脑,我怒视着骆永丹,咬牙切齿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为什么这一剑要打偏!”骆老怪看到佴倾璃只是痛苦的在那挣扎,却完全没有断气,顿时对自己儿子的做法很是不满。

“爸,这办法……”骆永丹毕竟没有骆老怪阴狠,做事并不果决狠辣,这才导致了刚才那一剑没有果决的扎断佴倾璃的脊梁骨,加上一定的冰封效果,止血的佴倾璃并没有即刻死去。

“让你干你就干!哪有那么婆婆妈妈的?你是悠然仙谷的谷主!不是三岁小孩!”骆老怪勃然大怒,我却松了口气,连忙说道:“骆老谷主,你这样做,并不能让祖龙降临,只会徒增杀戮而已!”

“不试试怎么知道?”骆老怪半点犹豫也没有,不愧是杀伐果断的老怪物了。可以想象当年他是如何叱咤整个宛州,并且将龙玥的母亲拉下了王位的!

他根本不在乎杀多少人,也不在乎是否会引来暴怒的祖龙,他一心只想让祖龙出现,所以会无所不用其极!

但这也让我十分的诧异,到底是为什么,他不会害怕祖龙出现,并且有把握能够控制住祖龙的恐怖怒火?是水底下的大阵?亦或者什么?

现在我和龙玥探知到的一切几乎等于零,所以有持无恐的骆老怪反倒让我感觉到了恐怖,就算是同等的实力,他也会是让我不得不认真对待的对手!

“下界曾经有个门派,不过你们应该没听过,就是因为你们这样而召唤出来祖龙,结果整个门派都灭门了!你不怕死,但我不相信其他门派愿意跟你一起殉葬!趁着还没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赵若敏脸色阴沉下来,而其他其他七大门派也全都沉凝的看向骆老怪,似乎也有点暗怪他太过冲动,然而我的话还没说完,骆老怪由阴冷的轻笑变成了大笑:“哈哈哈……好呀,正好让我看看祖龙大神到底有多强!传说是否真实!而且你怎么知道祖龙气运具备有毁灭我悠然仙谷的能力?”

“放开我,我会试试召唤祖龙的。”我只能说道,看着佴倾璃已经渐渐失去生命的气息,我只能是答应尝试召唤祖龙。

骆老怪放开了我的手,我看向了骆永丹:“骆前辈,还请凡事留一线,救救佴道友。”

骆永丹看向了自己父亲,结果骆老怪冷哼一声,有些责怪他妇人之仁,骆永丹无奈,只能无动于衷的看着,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大长老不知什么时候,把一对中年男女押了过来,这两个人一个头发蓝如天空,一个头发红如烈火,就算是我没见过他们,都知道两位就是佴氏姐妹的父母了,也怪不得佴氏姐妹会将我和龙玥之事说出了。余吉贞才。

两人给押过来后,跪倒在了湖面上,并且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其中女的两眼都是眼泪,捂着嘴却不敢吭声,只能看着佴倾璃倒在血泊中挣扎。

“来的正好,佴氏,你以非龙族之身,奸污了拥有真龙血脉的龙族子嗣蓝琳,并让其诞下了这两个血统不纯之子,罪孽深重,形同背叛我谷,今日我要将你以身正法,你可知罪么?”骆老怪冷声的问起来,然后看向了我,示意我不要管此事,专心召唤祖龙。

给拉过来的蓝发男子有些错愕的看着佴倾璃,然后咚咚的跪在了地上磕头,苦苦说道:“老谷主……我佴宗,真心爱护蓝琳,和她之间,也是自……不,是我玷污了蓝琳,求老谷主赐死!但两位孩子皆是无辜!蓝琳也是被动者,我请愿受尽千刀万剐!还请老谷主大赦蓝琳和两个孩子……”

“你知道我们悠然仙谷的规矩么?永丹,你来告诉他。”骆老怪阴冷的看向了骆永丹。

“拥有真龙血脉的子嗣……需严正己身,不得与外族通婚,更不可诞下非真龙血脉子嗣,保持血统纯净……若……若是诞下子嗣……杀……无赦。”骆永丹有些不敢往下说,似乎也有些不忍的样子,又或者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但老怪物却完全没有丝毫的仁慈,看向了佴氏一族,阴沉着脸说道:“真龙血脉,却诞下了两个杂种,玷污宛州龙族的威严!蓝琳,你该死!”

叫做蓝琳的中年女子浑身一颤,颓然坐倒在地,但仍然挣扎要去救自己的女儿佴倾璃。

骆永丹也有些不忍,说道:“爸,他们俩……”

“住口!几位长老,还等着干什么?关了这么多年,难道还关出了感情来了么?”骆老怪大喝一声,然后看向了压着两夫妻来的几个长老。

“爸!妈!”佴清妃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母,看着她们衣衫篓缕,也知道他们受尽了苦难。

嘭!

骆永丹尚存一丝善念,但背后的大长老却不会,长得一脸横肉的男子,一掌就打了下来,把佴宗脑瓜子直接拍成了肉酱。

“区区一条草蛇成精,何等卑微的生命!居然玷污仙谷龙女!”那满脸横肉的男子似乎对佴宗早就看不顺眼,所以杀起对方来,丝毫没有手软。

“佴宗!”蓝琳朝着尸体扑过去,两眼全是泪花,可见佴宗并非是骆老怪说的那样玷污了蓝琳,而是两人相互恋爱的。

“其罪当诛!”骆老怪仍然恨恨的说道,然后看向了蓝琳:“蓝琳!你作为真龙血脉的传承者,却私生出了两个杂种,可知其罪?”

“知罪?呵呵……骆善阳……两个孩子都是我的亲骨肉,佴宗也是与我相爱,你问我知不知罪?”蓝琳的怒目骆老怪,咬牙切齿起来。

“蓝琳!你快认罪呀!算我求你了!”骆永丹看蓝琳怒目骆老怪,双目竟有些通红,面色也是担忧无比。

“骆哥……是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你还像是当年那样的喜欢我,但……你看……他才是我的丈夫!何苦呢……”蓝琳摇摇头,扑倒在佴宗的尸体上。

我和佴氏姐妹,以及龙玥,全都双目凝住,完全没想到骆永丹、蓝琳、佴宗之间,居然还有着这么一段情感纠葛!

但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嘭的一声,蓝琳心脏的部位直接炸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