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雪剑/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师侄,快来救我!”文庭一边逃命,一边叫起云冰心救援,因为对方离得最近,最有可能救出他!我阴沉着脸,短距离的缩地术后,立即追上了他,毫不犹豫的一剑扎入了他的护身罩!

云冰心叱喝一声,影动间就到了我的面前,一剑冲我刺来,我没有任何的要停止的意思,直接把泰阿剑灌入了文庭的身体里。而云冰心双目一滞,剑却有了停顿,我防护罡罩一瞬间炸开,将的她彻底弹飞了出去!

强大的九重仙化境下,云冰心已经无法和我抗衡,至少她只要有半点犹豫。或许连我的护身罡罩都无法打破,我之所以硬拼也是因为这样,云冰心已经对我生不出杀心,从之前救我那一刻开始,她和我战斗时,就没有了全力拼命的心态!

“你……他日再见……便是你的死期!!”文庭怒喝一声,却给我的泰阿剑一剑扫飞,整个人化作一片能量粉末融入了雾海之中,随后随风卷入仙气乱流,再也消失不见。

云冰心给震飞后,整个愣住了,双目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随后看向了她自己的剑,似乎在反思自己,亦或者是觉得我已经不可战胜,至少,她如今再无法成为我真正意义上的对手了。

“我徒!振作!”西王母在甲板上操纵如意环,不断去兜无论速度还是隐形能力都强得离谱的混沌铁。看到文庭居然给我一剑扎死了,而且是在云冰心出手相助的情况下,这让她多少的感觉到了挫败感,云冰心是她得意的弟子,但刚才显然是几号的机会之一,如果能发挥出九属性的全部威力,那一剑或许就能伤到我,并且将是终身难忘的!

可偏偏云冰心犹豫了,战场中的犹豫本就是致命的举动,大部分很可能就此殒落,西王母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只能提醒弟子振作起来而已。

云冰心醒悟过来,但要真的再和我相斗已然不行,她持着青藤仙剑冲我而来,但却给我一击轰飞,而我双目猩红的杀机,也彻底震撼住了她,她给撞得一路退后,而数不清的妖修都在我们俩的高速移动下,把攻击打到了我们身后,即便有读懂提前量的妖修偶尔轰中我,也给我强大的护身罩直接轰飞,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被人称作天纵之子的云冰心彻底噎了,她在同阶中给挫败成这样,可说是一生中难忘的经历,同是九倍道统,她完全败给了我!这所谓的天纵之子的称呼,怕很快将要移交到我这一边!

“我徒!快回归原来的自己!如此下去,我妖族还有什么未来!我徒!!”西王母拦不住囚牛,但这并不让她感到多少的失落,毕竟船体太大,而混沌铁有着自身的优势,她拦不住也是正常,可自己弟子居然这么颓废和浑噩,她痛心疾首,几乎要落下泪来。

“云冰心。你是我所见的唯二对手,但却是最差劲的一个,另一位却没有你这样的犹豫,他即便比你弱,但和你打,他仍比你强!”我长剑抵在她喉咙那。逼着她一路飞驰,即便她如何反抗,也无法脱离我的追踪!

云冰心咬牙,本来想要再起反击,但我强大的仙力下,她完全逆转不了,我无意杀这位曾经救我一命的对手,转身冲向了那群对我狂轰滥炸的妖修!

但云冰心的傲气却没有消失,追着我不放,我不禁冷笑,回身时撞上了她的护身罩,怒吼一声把所有潜力再次释放。云冰心不能抵挡,给我剑身无锋一面打中肩膀,整个撞飞了出去!

“我无心杀你,就这样吧!”我说罢,瞬间缩地术到了躲在后面偷袭我的九重仙身边,手起剑落,如同切菜切瓜似的,将一名妖修砍成了碎片!

明明是入魔的状态,却死死的定格在了入魔的边缘,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此时此刻无疑是我最强之时,双目赤红的杀神,给妖修带来了万般恐怖,我在九重仙中以杀道为辅,杀得妖修落荒而逃,可显然他们已然逃不掉!

缩地术的长距离追杀,杀道对付集群的妖修,这已经形成了我对抗多数敌人的战略。因为如果不是单对单的状态,剑法的吟唱时间会让我来不及反应数量占据优势的敌人,现在也不是下界,我的实力还达不到逆天的程度,面对这么多九重仙的妖修,我只能尽可能先挑软柿子捏!

“都集合了打!不要逃走!众志成城,我们九州妖族,如何能给一个人类打得如此溃败了?”眼下见我如此逆天,而己方数十个九重仙连一半的实力都没真正发挥出来就败得不明不白,西王母恨铁不成钢,加上自己弟子彻底的败北,更是让她感觉到了雪上加霜!

天舟在囚牛的攻击下,移动已经变得无比缓慢,再也不像是刚才那样破风而行,眼看天舟几乎毁了,西王母也不再纠结,转过头就加入了对我的作战。

“九州妖族,给一个人类打得溃败!闻所未闻!就算是分神而来,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便入杀道中与他一决胜负又如何?!”西王母叱喝一声,如意环立即扩大,往我这铺天盖地而来!

我皱起了眉,在下界的时候,黄泉杀道仰仗进入杀道,常常一人就杀得仙门鸡飞狗跳,见之即逃,就是因为进入杀道的厉害,而西王母恰恰是有法宝能够对付杀道的妖修,所以她一站出来,妖修们再次开始了反攻,并且由原来的不占上风。现在开始四下里开始狙击我,我愤愤然看向了西王母,已经动了杀机!

我逍遥行直接冲向了西王母,手里却暗扣缩地术,她果然要用如意环来兜我,但同样的招数如何对我施展两次。神出鬼没的我出现在了她身前,并且迅雷不及掩耳的劈出了两剑!

西王母毕竟是七倍道统的九重仙化境修炼者,连续两剑威力虽然巨大,但仅仅让她弹飞了出去,法力有些不济罢了,而这个时候云冰心又再次追了上来,而我对轰了一剑,其他的妖修也在这时念出了咒法,数之不尽的攻击全都朝我轰过来!

我急忙逃入杀道,如果真要到对付这么多妖修,进不了杀道我自然死无葬身之地。

“人间昔日赤城顶,连峰积云骸骨萧。所为此生尘壤剑,故才百世定我宗,九天道!赤城剑宗!”数不清的攻击打空后,云冰心也开始念起了咒语,这一次,她似乎下定了决心!

我没有理会她。因为我觉得自己能够应付这一招!

西王母也不得不避开我的追击,用如意环逃到了极远的一片雾海中,我锁定位置,瞬间就缩地到了她附近!

“西王母,你之前帮过我,我可以给你离开的机会,但若再不走,就不用走了!”我冷冷的说道,抽出了一张符纸:“人间杀道独寂寞,三涂逢鬼何愧心,雪剑飞花遍仙路,凡情一洗别永年!天一道!永年雪剑!”

西王母累次和囚牛大战。又挨了我两剑,已经是强弩之末,是为了妖族的修炼者,她顽强的抵御罢了,若再有一剑,她的护体罡罩也不过形同虚设而已!所以这一剑她若不走。将会把她彻底轰杀!

轰隆!

云冰心的剑开始轰落下来,周边的雾海也变成了黑色,金红色的剑气从天而降,似乎随时能将我劈为两半!

“呵呵,人妖殊途!何愧我心!我徒,师父先去了!”西王母怒吼一声。召唤如意环从空中往我套下,我虽然知道她又要转移我,但此时此刻箭不虚发,我的永年雪剑一瞬间扫过,霎时间天寒地冻,一道雪白冰洁的剑气。直劈天际!

而西王母,在十里冰封中彻底消失了,但与此同时,我也由于如意环的转换,出现在了云冰心的剑光下!

西王母是要在临灭之前将我转移到自己弟子的剑气之下,让我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云冰心看着师父消失在我的剑下,懊悔之极的她面目狰狞,泪水盈眶落下!怒吼之间仙剑从天劈下,在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中,即便是我是要躲入杀道中,她也要让赤城剑宗破开杀道,将我一剑两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