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惊心/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管南至这才反应过来,将步玉心扶住,我也连忙撤除掉身体里的魔气,飞向了他这边,扶着他缓缓落下地面,躺在管南至的怀里,步玉心苦笑着说道:“想不到同族也会相残,这作死的柳不动……还有承天门,让我门中道友……都死光了,一路飞逃,也没想到门中的长老会通知你来,而你还真就这么来了……真多谢了,好兄弟……”步玉心对管南至说道。

“说这些话干什么,你……你还是赶紧吃了丹药,努力恢复下伤势吧!”管南至是个粗汉,连忙拿出了玉瓶,给身边的大长老让他取药喂步玉心。

“你看到了……我的真魂正在消散,不行了……神仙药都救不了,我只有几句遗言,你们听完就算了……”步玉心很清楚他的伤势。身体上的血洞已经渐渐扩大,显然真魂正在溃灭,这是极重的伤势才能造成的。

“剑道的弟子都死了,我也是来晚了,见步掌门的时候。他已经重伤了,带着他逃了一段路,我要是来早点……”管南至叹气起来,步玉心惨然一笑:“好了,别自责了。我给他们追杀,也是有原因的,并非只是柳不动要复仇……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知道一件事……这件事,关系到很多……咳咳。”

我和管南至都是一阵愕然。没想到步玉心竟说出这事来,而没等我们问起来,他已经拿出了一张鬼画符的坚硬书卡,将他交到了我手里:“这是……我从宛州妖族一个神秘遗族那……得来的东西,他们就是问我要这个,而之前柳不动……一直不断沿途袭扰,并问我要这东西……我觉得这东西一定对他很有用,就没给他……结果他招来了承天门的陈山月帮忙……呵呵,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件召唤什么的书卡……只不过我已经没时间研究了……”

“步掌门……这……为什么要交给我?”我看着这如同纸壳一样的鬼东西,心中狐疑万分,不知道它有什么用,能让柳不动追着步玉心不放,甚至勾搭上陈山月一起来打劫,看来对于九重仙化境而言,这也是足够引来杀祸的不祥之物。

“我不能害管道友……只有你有这实力保管它……”步玉心苦笑起来,然后对管南至说道:“大恩不言谢,无以为报,我身上的东西,手中的古剑,尽归道友,还望收下……”

“步掌门,你何出此言?我岂是觊觎这些才来救你的?”管南至双眼都红了,并不愿意接受这东西,然而,步玉心却不待他拒绝。就化作粉尘,随风而逝了。

我叹了口气,不禁落下泪来,说道:“管道友,你还是手下步掌门的遗物吧。就算你不自己用,死了这么多的同门,总要抚恤他们的家人,也算是了却步掌门的一番心意吧。”

“唉……”管南至也重重的吐了口气,也不多说,将包裹背在了肩膀上,然后看着步玉心的一身衣衫,取下了自己的衣物,慎重将遗物包好:“步道友,我会将你带回逍遥剑道的。为你立衣冠冢,你走好。”

步玉心死了,我看着管南至和他的一群门人,说道:“这书卡,我就带走了。眼下承天门趁乱,无论妖类和人类,只要对他们有利的,他们就会毫不犹豫攻击,这场围剿,管道友还是不要参加了,最好是回自己道门的好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经历了这些事,我就再也不相信越州那些人了,之前我就听几个道友说了,那些越州来的门派,把我们宛州土著道门也当成了清理对象,妈的,要趁着围剿动手,消弱我们的实力!”管南至是粗人,但却不是笨蛋。

“现在宛州的道门,还是抱团吧。”我苦笑起来。

结果管南至看着我摇摇头,说道:“迟了,红尘莫问都变成承天门下属门派了,还有另外两个道门。也并入了越州来的大派了,剩下一个灭门,还说是妖修干的,妖修哪有这本事,肯定是谁占了他们道门就谁干的。以为我管南至不知道?剩下我们和笑掌门的九霄神剑门了,说是宛州要清理,我们几个大派如今都岌岌可危呀。”

“那笑掌门知道这事么?”我连忙问道,实在没想到宛州的局势居然危险到这程度,如果这样。九霄神剑门岂不是危险得很了?

“他怎么会不知道?上次见他,他说誓与九霄神剑门共存亡,我还问他要不大家联合一起,共同抵御敌人,结果他还问我说谁是敌人……唉。陷入这境地,也是可悲,奸猾小人多,如他这样的道者,也不得不生悲凉之心呀。”管南至叹息连连。

“你说……笑掌门有死志?”我脸上一白。回想他之前托付女儿的举动,我心中顿然一凛。

“可不是?你看这次的围剿,都是推不了的,若是推掉,就立即会迎来人类叛徒的骂名,灭门之祸就在眼前,而如果乖乖参与围剿,对方同样会兵临城下,威胁要成为下属的门派,这些是我们掌门都心知肚明的事。所以我们一门已经决定属从别派了,只是我觉得吧,笑掌门可能不会从属别派,你说呢?”管南至忧心忡忡的跟我说道。

我脸上冷凝,情况比笑千剑说的还要复杂,看来他让我带妖修回中州,就是不愿意惹上这些事情,而自己打算带领九霄神剑门和越州的道门死战!

管南至看我眼中露出杀机,立即劝我说道:“道友,你……你可别乱来啊。这些越州道门跟我们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那里是人类修炼的起源之地,你一个人,难道还能对抗人家这么多的道门?他们都商量好了的。这宛州的大饼怎么切,谁要妖族领地哪部分,谁要我们土著门派哪部分的,你动谁都会招来他们越州所有道门的反击,还是说……你觉得你一个人。就能挑了越州所有道门?”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咬咬牙,越州道门要踏平宛州,这是毋庸置疑的了,怪不得承天门如此肆无忌惮的对步玉心下手,除了要那书卡,恐怕还想着怎么吞并对方的门派,而现在步玉心死了,逍遥剑道恐怕也将面临毁灭。

越州道门的作风,如果笑千剑不答应成为从属门派,那在外面参与围剿的九霄神剑门弟子很可能就危险了。而我居然还无知的答应让笑梦彤跟他们带着宝藏去中州!

那岂不是是害了笑梦彤!?

想到这里,我心凉了半截,现在笑梦彤相信带着宝藏已离开了红尘莫问,我追上去,还来得及么?

“你要屠了越州道门?使不得呀。你会死的!”管南至停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还连忙准备再劝诫起我来。

我想着笑梦彤很可能已经给截击,当即说道:“管道友,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得走了,一刻都不能留,你赶紧回门中吧,以免再遭遇不测。”

管南至忙点头,而我瞬间缩地术就飞出了二十多里,并且一路用身法疾飞,现在我只想着怎么才能追上笑梦彤,至于其他的,我已经不想再管了!

可回去的路却千里迢迢,至少也要再用最快速度飞三天,才能回到红尘莫问,可三天后呢?

笑梦彤或许早已经不在红尘问道了,应该是去往边境的路上!而这几天里,很可能笑千剑以及九霄神剑门也灭门了!

想到这点,我心中对于越州道门的恨意更是重了几分,因为父女俩,我只能救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