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上进/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婆,九州大战起,生灵必然涂炭,我在宛州,看过人类驱逐妖族,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妖族的生灵死伤无数,我也会很伤心……我不想发起九州大战……”我看过无数生灵厮杀,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死得太过惨烈,可怜,而我手上沾满了血腥,虽然都是屠夫的血液,但我仍然不忍继续下去,杀不胜杀,是否会有真正的和平?

“孩子,你的善良有时候太过妇人之仁,如今人类和妖族的战争势不可挡,如此积怨,太久就会爆发,你不能用尽全力去破除,以后必然会极度的危险,因为别人不会等待你的到来,他们如果到了临界点,也一样会爆发,天下缺乏能够引领天下的人,而你就是,你如果不能扫平障碍,如何为不成为你障碍的人带来和平?强者就要背负比别人多的东西,如果你不强,如何引领天下强者?天下的强者,又如何引领天下的弱者?帮助一个人,一个人就可以做到。但帮助天下人呢?”外婆仰头看向天空,最后看向了我:“暴风,暴雨,洗涤一切,这才会干净,你觉得清风吹拂,有其神响,但有此效果么?”

我愣了下,外婆什么都知道,当然想的要比我多,她知道人类和妖族必然难免一战,要么是统治,要么是被统制,但无论哪一个,其实都是悲剧。

“周前辈……这……九州大战一起,生灵涂炭,天下必然重新的切割,这也没有关系么?”宫美琴拿下了星袍的斗篷,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凝视着外婆。

外婆摇摇头,笑道:“皇棋都要换,底下难道就能够避免?天下纷争,只要快速,狠辣,稳准,就可以减少杀戮,任之告诉你们,天下大可以没有这一战,但你觉得,光凭借你的名声,凭借你的外在实力,就可以统领天下百年?九州大战,真的只是封神之战?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风都吹不倒的树,方才才能进驻天下人心,并且只有久经考验。屹立不倒者,才能够站在天下之林顶端,才能让人敬仰,你觉得呢?宫美琴道友。”

宫美琴怔怔的看着外婆,本来觉得外婆是个战争狂,但现在。却又有了新的看法,毕竟外婆只是想秀立于林,而不是一阵狂风海浪,能够推到哪算到哪。

我心中对外婆的想法也很认同,真正的和平从来没有兵不血刃就来的,总要付出代价。付出自己全部。

截教无论其内里如何,就算表面再以天下为己任,也未必适合我,这是外婆指给我的道,杀戮有时候是坏事,有时候也能成为好事。当它能够成为好事的时候,说明对方的恶已经入膏肓,再无可救了,就好比癌症,不切除就会继续感染扩大。

“我知道了外婆,我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件事情,即便那件事情没有回头的路。”我点点头,外婆说的不错,不经历考验,不经历大战就想要以理服人,谁都可以成为王者了,何须分出孰轻孰弱。这世界既然弱肉强食,那就得遵循它的法则,立其威,方才能威慑其他部族。

外婆点点头,笑道:“你比外婆能想的多,外婆也相信你的决定。如果有什么要用到外婆的,尽管言声就好。”

我对外婆只有敬重,怎么会驱使她去做一些事?

澜州既然给外婆包圆了,那我就得去解决中州的事情,所以我看向了赵茜等女子,想要和她们提起回中州的事情。

“天哥……我……我可能暂时不回去了。我确定界石之母一定就在澜州,我想要独自离开几天,磨刀不误砍柴工嘛。”赵茜有些扭扭捏捏的和我说道。

我顿时想起之前赵茜说的关于界石之母的事情,她一直卡在八倍道统,就是因为缺少界石之母的控制,要不然早就九倍道统了,我也不能自私的让她跟着,就说道:“好吧,那有什么事情,就和外婆联系,或者通知我就好。”

“不用……好吧,我会的。一旦遇到危险,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赵茜看我一副不愿意就不让走的表情,就答应了下来,其实我十分不舍她离开,毕竟有浑天罗盘,那也是一件才超级利器。

“行吧。那你小心点,这里危险重重,天鬼道的至尊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我警告起来,赵茜笑了笑:“我有浑天罗盘,你还怕我会遭遇危险?”

“也是……”我摇头苦笑,以往都觉得自己要全力以赴的保护她们。实际上她们早就有了保护自己的办法。

“婵妤和梦彤这两个孩子都留在外婆这里了,你放心回中州去好了,回头我会把她们两个还给你,而且会更加厉害。”外婆看着笑梦彤和全婵妤说道,孟婆婆当时带走了笑梦彤,我就知道肯定外婆有所安排。现在果然如此。

既然两个女子都决定留下来进修,那只剩下商宛秋一个了,她和倪诗姑婆、外婆一个层次的,但心境却还是青春少女,我看向了她,她却非常高兴,似乎觉得能和我一起走,反而是好机会什么的。

然而万事可都不是那么顺风顺水的,看到只有商宛秋没给外婆留住,笑梦彤拉住了她的胳膊,一副十分想念的样子:“商姐姐,你也留下来吧。大家都留下,你不在我们都很寂寞呀……”

“啊?这……我们以后可以再好好……聚一聚的,如今中州可难了……梦彤妹妹可能不知道……”商宛秋立即想要脱身,结果全婵妤也跟着缠了过来:“宛秋姐姐,你以前隶属鬼道系统的,对于鬼道的法术。难道不想要更上一层楼?婆婆本事不亚于任何大能者,更是九州鬼道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赔我们在这里进修,也能够学到很多东西不是?”

“这……不不,不用了吧……一天一个人去,我……我不放心啊,况且你们都留在这里,总要有人赔他啊……婉仪说了,一个人走,孤单寂寞冷……”商宛秋连忙摆手,一副打死都要跟我走的样子。

这顿时引来三女鄙夷的目光,商宛秋脸皮可不厚,立即朝我投来了可怜的目光,她想让我拉她一把,一起往中州那回去。

外婆看向了商宛秋,目光沉了下来:“商道友是觉得在下是教不了你什么了么?”

商宛秋一看到外婆,顿时连连摆手,说道:“前……前辈何出此言?在下岂会这么想……只是不放心一天独自上路呀……”

“这个你倒是不必担心。他刚出道的时候,就历经无数九死一生的事情,而且都平顺的过来了,想必气运不至于比其他人低,让他一个人走也是磨练他,商道友还是留下来好了,你自己想想,你本来在下界的时候就已经鼎鼎大名了,缘何到了如今,反倒不如一些晚辈?不觉得缺了点什么么?或者是旁人的点化,或者是自己提心静气,对不对?”外婆为了全婵妤和笑梦彤能够在她那安心修炼,不至于分心其他,也有意把商宛秋留下来,现在这机会,自然要多说两句。

“这……这……好吧……”商宛秋只能点点头,她资质不差,只是最近差了上进心。

我心中苦笑,就说道:“那我一个人上路好了,我就不信周其平能拿我怎样。”

“嗯,你自己去中州吧,稍后一些日子,等茜丫头拿到界石之母,我就送她们回去。”外婆笑道。我只能是连连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