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狙杀/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喻白峰?”我上下打量老者,无论怎么看,都没看到老者身上的弱点,他长相奇特,看着像是七十多岁,但面容却十分的硬朗,恍如四十多的样子,满面红光,可胡子头发皆白,处处显出异样来。

祖星海似乎以前也是这模样。可见这类人,都有着强烈的追求欲望,比如长生,比如力量,所以往往他们能够达到别人无法企及的境界。

“你就是到夏一天?叛军的头子,名动九州的新人?”老者到了我附近,缓缓斜飘落下来,到了我面前的时候,刚好是飞剑最佳穿透距离,可见这人精于算计,身经百战。

“你是喻白峰?”我又问道,根本懒得去承认,毕竟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是谁。

“见修为高着而不叫前辈,如此嚣张,应该是从来没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吧?今天,就让我领教领教,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厉害法!”老者看我如此狂妄,脸色阴沉下来,他是黄泉杀道十重仙化境期的大长老,组织里的头面人物,给我直言不讳问他名字,当然是有些火气的。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那应该是喻白峰无疑了,而且他身上冒着浓烈的杀气,可见至少有七倍的黄泉杀道道统。实力基础着实不错,加上身边还有剑丸飞剑助阵,说傲世无数高手都不为过。

“是么?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老人家能不能继续隐姓埋名而死!”我说罢,魔气猛然间从身体里爆发而出,一瞬间就冲入了十重仙的入境期。

“靠外力借来的十重仙?光是这样,就是你不叫我前辈的依仗?可笑。”喻白峰皱了皱眉,看到我的仙气浓度,虽说是吓了一跳,但本着自己十重仙化境期的实力,也不是特别的忌惮,只是目光微微一凝就再无其他表情变化了。

说话的功夫,喻白峰身后很快出现了两个十重仙入境期的黄泉杀道长老,这两位一男一女,都是轻装上阵,背后除了一把剑,还有腰间挎着个背包,也没什么了。

但可以看出黄泉杀道简洁的行事作风,杀人能够这么干脆,或许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性格。

喻白峰看着两个同道过来。对他们微微点头,说道:“陈凡奇师弟和陆纸鸢师妹,你们都来啦,正好,今天给我们撞上了这叛军头子,名动九州的夏一天,还望两位师弟妹竭诚合作,不要将此獠放出仙气乱流区了。”

男子点点头,把剑拔了出来:“师兄,我和陆纸鸢师妹一定不会让他逃走的。”

叫陈凡奇的男子长相清奇,秀气逼人,颇得黄泉杀道神韵,以前在南极仙门的时候,我算是发现了,这黄泉杀道独爱俊男美女。

“我和陈凡奇师兄给师兄护法,师兄大可放心。”叫陆纸鸢的女子,样貌神韵皆属上乘,身材高挑却颇瘦,应该连八十多斤都没,如下凡仙女。

但既然是杀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全都是以杀入道,和我的入道方式不一样,我是杀尽坏人而来,他们则有自己的一套培养方式,多是以门中对决生死,兄弟手足相残相杀而来,这样的杀道纯度十足,杀意也凌驾我之上,毕竟想想就知道了,他们兄弟手足皆可杀,如此杀意,我又怎么可能拥有?或许一辈子都不行!

“为什么一个个的来?而不是把你们的师兄弟,徒孙们都找来好了,我一股脑全杀了。省得麻烦。”我冷笑起来,随后看向了周围的仙气乱流,发现方圆数里外,已经有许多能量暗流涌动,似乎都瞅准了我。

“狂妄小子,真不怕死么!”喻白峰怒喝一声,随后眼珠子移向了身边的剑丸飞剑,嗖一声,剑光就朝着我怒射过来!

叮!

结果剑丸还没飞多远,囚牛已经激射而出,直接打飞了这飞剑,这一幕让喻白峰捕获到,脸色一阵微凝。

“飞剑?”陈凡奇脸色深沉的说道,而陆纸鸢也有些意外的样子。

“怪不得看到我的剑丸也没有半点的惧意,我还以为只是个横人,现在看来,原来是有所依凭。”喻白峰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控制剑光准备伺机而动。

而陈凡奇和陆纸鸢忽然出乎意料的微微张口,两道红光从口中冒了出来,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一次黄泉杀道是铁了心的守在这片仙气乱流区了,居然派了三位十重仙,而且都有剑丸飞剑的人来,光这三位合作,就足够我喝一壶的了。

“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陈凡奇双手一拍,那枚剑丸飞剑嗖一声就朝着我扎过来,而喻白峰的飞剑也同样开始加速,似乎很快就能够进入进攻状态。

陆纸鸢的飞剑也开始飞向云空,就如悬顶利刃,随时冲击下来,届时惯性之下,怕是什么都抵挡不了这恐怖的进攻。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这次的三人可不是什么善类,或许就是专门来狙杀我的。

嘭!

囚牛率先进攻。而它一动,其他的两把剑丸飞剑也动了,全都朝我飞过来,而喻白峰也开始念起了剑咒,想要趁着剑丸攻击,用剑招把我打灭:“仙池之南剑如茵,方丈之北渊池灵,残秋暮雨无穷思。恍若天上飞白云,黄泉剑道!白云飞梭!”

陆纸鸢和陈凡奇同样不甘人后,他们的剑法也依次唱起,速度飞快之极。

我当然不能让他们真正念出咒语来,一旦给他们施展成功,我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毕竟以一打三,这是最不智的举动。

拿出了封界缚仙环。我念了几句咒语,缩地术就冲到了刚刚开始念咒,并且一副全力以赴的陈凡奇眼前,封界缚仙环往他身上一照,霎时间就把他的道统解除了!

“你……”陈凡奇还在犹疑为何道统之力突然消失,结果我的剑就已经劈了过去,惊慌失措的他立刻引剑来挡,结果嘭的一声,他连人带剑都给我劈飞了!

我十重仙入境期十倍道统,他不过七倍的道统,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这一阵倒飞撞上了地面,一路滚出去极远,衣服都破了好几个口子,而他的剑丸飞剑回击过来。却失去了准头,我一剑就轻松磕飞了这缕红光!

就在喻白峰要发动剑法的时候,我的封界缚仙环就往天空丢去,一下子就照落了下来,把喻白峰和陆纸鸢的攻击悉数破除。这让两人互看一眼,表情都有震骇之色。

“差不多了,轮到你了。”我脚尖一点,顷刻追向喻白峰,喻白峰刚才早就看到陈凡奇给我轻松打飞一幕,知道我剑法了得,但却并未因此而担心:“也好,用凤凰城的至宝封界环封了道统奸细,然后要以斗剑杀人,这本事确实别家没了,但好教你知道,就算是剑法,也是人上有人的!”

喻白峰怒喝一声,双脚一蹬,一剑朝着我劈过来,这一剑蕴含无穷的体内威力,就算没有剑法辅助,但也是声势浩大,连受重伤的陈凡奇和陆纸鸢都双目一凛!

我时空剑势发动,剑气一下子调转了起来,如同吸收周围的气息,这时空剑势凝而爆发,刹那的时间就轰出了一条光柱,直接打向了对方,形成了漆黑的一片剑光!

轰隆!

喻白峰整个人给炸飞了出去,浑身上下已经没几片好肉了,但因为实力本来就强大,一时之间竟还有几口气存着,看他吞服药丸想要急救,我立马飞过去准备补刀,可没想到陆纸鸢过来送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