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鼎沸/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这里面也有皇帝的手段在里面,毕竟国教太大,隐隐有冲击国势的势头了,而且当时我师父和夏武前辈不是至交好友么?狗皇帝这么多疑,怎么可能容忍这情况发生?”孙重阳叹了口气,然后又说道:“可怜我那师父,也是给狗皇帝算计了都不知道,最后殒落人间,唉。”

“龙玄天确实是奸诈狡猾,对民众残暴不仁,就是对自己手底下的人也是诸般算计。这等不仁不义之人,也该他覆灭了,上清教势力如果真的的很大,愿意帮我们推翻黄泉杀道,我倒是不介意给与他们一定的好处。”我许诺起来。

孙重阳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们胃口有点大,想要成为国教,你怎么想?”

我凝眉看着孙重阳,这上清教果然是大胃口,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君凡语带着的上清教呢,想要拿下国教的资格,真当功劳全是他们的不是?

“不行。想都别想,就算没有他们,我一样能够铲灭黄泉杀道,只不过麻烦会多一点而已,他们的帮忙,也不过是锦上添花,多寡还说不上,就想要坐实国教的名头,胃口未免太大!”我立刻把这事回绝了,这上清教以为只要扶持孙重阳上去就算对我效忠,这怎么可能?

“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这上清教也是贪得无厌,不过听他们说,他们势力也是非常大,情报网也完善,几乎是一个庞大的地下网络,黄泉杀道没少受他们掣肘,而且关键是。他们在皇帝身边有人,如果你答应让他们上位,他们就能帮我们救出关在狗皇帝天牢里的周先明,涂仙官,以及其他一些我们在大战中被捕的重要官员。”孙重阳看着我说道。

我心下倒吸一口气,周先明等人给关入天牢几年了,我一直想方设法的找办法营救,但始终不得门而入,眼下上清教居然能够做到,可见他们的地下网络到底有多发达了,但这可不是他们漫天要价的理由,我当即说道:“让他们能说得上话的来见我,说国教就国教,想太多了,就算没有他们,我也一样能救出他们。”

孙重阳想了想,然后点点头,看向了人群里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不一瞬,一个穿着道袍,带着斗笠的修士很快就从里面飘了出来,并且站在了孙重阳的身边:“贫道赵孟楠见过夏皇,,夏皇一路高歌猛进,将狗皇帝杀得片甲不留。贫道不胜佩服,由此生出了依附夏皇天威,助一臂之力之想法,还望夏皇不弃,能收留我们上清教。”

我看他摘掉斗笠后,样貌相当清奇,不禁问起来:“你在上清教,是什么职位?”

“贫道曾任上清教宫主,但如今是宫主孙重阳的副手。”赵孟楠恭谦的说道,两眼却十分的亮堂,甚至孙重阳都没那么亮的,可见这人思维清晰,想法独立特行,绝不是他样貌看起来那么老实。

当然,这世界上聪明并不代表一切,聪明无德,聪明无义者,大有人在,可大多都没什么好的下场。

“我能平定中州,带给中州和平,但拱卫你成唯一国教,却没有可能,这样做,你还愿意帮我么?”我认真的看着赵孟楠,脸上平静无波。

孙重阳站在我身边,神情若定,双目也带有了神采,他长得龙章凤姿,气质非凡,即便到了中州,我仍然未曾见过如此俊逸之人,甚至女子也未必能有他长得好看,所以到现在,我已经只能用美来形容他了,而现在,经历了诸多的冒险,他也不再是那个只是好看的样子货,渐渐有了他该有的气度。

“没有可能……这……这不行呀,还望夏皇三思,我们上清教虽起源越州,但在中州已传到数千年,早已渊源极深。根基扎实,若是夏皇准我们布道,我们一定能不负众望的。”赵孟楠怔怔看着我,似乎看我不是说假话,一时也有些懵了。

孙重阳深吸一口气,随后说道:“自古以来中州战乱不断。而一统之后,虽有一时和平,但仍然不乏内患,其多起于教而有类,异而相鄙,如此教化,单一则盖含不畅,独之必起内患,而夏皇可谓杂学极多,身兼十种道统,却是数千年来,最英明的领导者。纵横睥睨无有所敌者,也无有不归附臣服着,人类、妖类、鬼类,甚至少数族类,皆闻之而投奔,这个时候,你认为我们上清教还能教而无类,囊括万千么?”

“夏皇英明,贫道早有耳闻,所以欣然来投,但若无法成为国教,我赵孟楠如何面对上清教数十万教众,如何面对列为祖师数千年来的堆砖砌瓦?还请夏皇再三思虑,若封我们上清教为国教,我上清教教众,皆愿效犬马之劳!绝无异心!”赵孟楠九十度鞠躬,对我行了大礼,可见对国教的执着,但看我半天没有反应,他眼眶微红,再次说道:“还请夏皇三思,给与我上清教指明道路。”

孙重阳看向了我伸出大拇指,我淡淡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们上清教成为国教了?只是说不会让你们上清教成为一家独大的国教,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教而无类,中州才能各族和平,才不至于各族相互对立,人类独大,妖类必沦为弱者,反之亦然,赵道友。这么说,你难道还不明白?”孙重阳补充了一句。

这顿时让赵孟楠欣喜若狂,原因无他,他可能是觉得人类都归他所教,而妖类,谁喜欢谁教去,反正他也教不了,这可以呀,上清教底蕴庞大,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妖类?

所以赵孟楠兴奋的又是一拜:“夏皇教而无类,心怀广大,天下生灵必然伏首礼拜。我赵孟楠之前尚且还误会了夏皇,一直举棋不定,却不想当时便是昏了头了,贫道如今对夏皇如今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人说闻名不如见面,当真如此呀……哈哈。”

我心中好笑。上清教确实底蕴强大,但我怎么可能让他占领人类独家?等我天一道一出来,天下道还不是一个都占全了?我魔修功法、妖修功法、人类功法皆有涉猎,囊罗天下道统,终究会布道天下九州,而绝非只是小小的中州而已,现在先让赵孟楠高兴去吧,反正孙重阳就算是影子宫主,但也能抑制上清教,不让其太过跋扈,却能够让他们帮上大忙。

“佩服就不必了,无论是为我中州和平也好。无论是为生灵不遭受涂炭也罢,我更想看到你们上清教能在这次围剿逆教黄泉杀道上尽上全力,也算是为你们几百年来被压制而复仇,赵道友觉得呢?”我当然不会给赵孟楠带的高帽子蒙蔽,要得到一些我允许的东西,他就要付出代价,这是条件,也是为他自己,他的教派好。

“黄泉杀道,数百年来肆虐中州,民声愤怒已成鼎沸之势,我上清教一直敢怒不敢言,只因无人主持公道,因此这么多年来,只能憋屈的在私底下对黄泉杀道使些绊子,如今夏皇既然举大旗要平中州,此民心归附,天下归心之时。我上清教虽只有绵力一份,又如何敢不出全力相助?贫道这就跟孙宫主号令天下教众,共同卫道!”赵孟楠信誓旦旦的说道,语言中已经忍不住激动。

“上清教所为,中州生灵必会感激不尽!”我说道,反正不管如何,又多了一分对黄泉杀道的把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