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六章:大恩/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好,竟让你们几位老前辈大驾光临了,外面风雪大,我就不出门迎你们了,前辈若是不嫌寒舍人多热闹,还请进来一叙。”我高声说道,并且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看着远处大雪纷飞的地方,正披着裘皮大衣,迎面走来的几个妖修。

为首一位。大衣的斗篷上镏金满布,看起来就华贵无比,而双目中定力极强,看着我的时候一瞬不瞬,表现得极富自信,我看着这位老面孔,心中一阵的冷笑,是西王母来了。

而西王母的身后,一身女子劲装,尽显婀娜体态的云冰心。此时也披着九天仙道的金色毛绒斗篷,一步步跟在西王母的身后,双目同样放在了我脸上。

两位的身后,是几个十重仙的妖修,这个时候方才放出了修为。可见之前早就在城区外呆着了,看到了阐教的昊阳真人过来,才忍不住跟着来的,这种情况,无疑是因为他们妖类和阐教之间有着必争的地方。所以昊阳真人前脚走,他们后脚就来了。

和昊阳真人擦肩而过,西王母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而错愕的昊阳真人眼中满是不信,最后看着我,有些生气的说道:“夏皇,您这是要在九州大战面前,提前兜搭上妖族这条线么?”

我脸色顿然难看下来,冷冷说道:“道友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可不是你们阐教的人,中州这片土地,向来也不是只有人类能够踏足的,我手底下数十万的妖族大军,龙玄天想必也不少,难道你也要一一追究不成?就算是我兜搭妖族,道友欲要奈我何?”

沉甸甸话语让昊阳真人面色很不好看,而黄立辰赶紧站出来,说道:“师叔,请想想,我们现在正在中州,可不能这么说!”

这话让昊阳真人顿时猛醒,脸上有些尴尬,而西王母看了一眼昊阳真人,微微一笑,而随行的妖类里面。一个年纪不小的指桑骂槐的说道:“一把年纪了,还要小辈来提醒,最近应该多吃点猪脑补补了。”

“你!什么东西!”昊阳真人冷喝说道,但这老者一副好奇的反而看向了他,意思很明确,似乎自己又不是说他,这让昊阳真人脸都气绿了。

“呵呵,云州一别,已然数年,夏道友仍然如此雄风依旧,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呀。”西王母赞叹的说道,然后忽略了昊阳真人,直接迎上了我。

“西王母道友过奖了,云州一战,道友来去匆匆,尚未来得及闲叙一阵,着实可惜,不知道这次道友专门前来拜访,所为何事?”我笑了笑,虽然对妖族的到来很有兴趣,但当然不忘讽刺当时西王母为了争夺回惜君,而跟我大打出手,结果分魂给我打灭之事。

西王母毕竟是老狐狸,淡淡一笑就把这事给揭过了,说道:“想不到夏道友如此好客。老身还以为唐突拜访会让夏道友不高兴呢,既然如此,那拜访叨扰就免不了了,也好商议点我们妖族和夏道友之间的大事。”

“也好,还请西王母道友里面谈。”我心中暗骂西王母也是脸皮厚,但看在妖族和越州目前要大打出手的份上,我还是打算见见妖族的修士,毕竟我夹在中间,要对付皇帝,还是需要其中一方支持的,或者干脆先拖着也能给狗皇帝心生忌惮。

“冒昧来访,也没带什么,我徒,快把礼物奉上,千万不要失了礼数。”西王母笑了笑,立刻拍了拍身边云冰心的臂膀,示意她送上礼物。

这一幕,顿时让一旁的昊阳真人脸色铁青,他来可什么都没带,什么也没送。而且最后还跟我闹了个不愉快,现在看看人家妖族,这还没聊什么,就立马送了见面礼,言辞里也尽是客气。也得到了我的良好回应,他看起来也是急了,毕竟一对比起来,自己那算什么事?档次印象分直接掉到底了。

云冰心嘴里跟含了金饼似的,也不说话,提了一个较翠欲滴的翡翠盒子,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接了过来,直接嗅到了一丝独特的气味,忍不住就讶然说道:“竟是梦仙草?西王母道友实在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当见面礼,在下无功不受禄,可不敢收,而且收下这梦仙草,会对我和道友之间的谈话判断有影响呢。”

“对!夏皇说的在理呀!绝对不能收这妖族的东西!我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本来我也是要送厚礼的,但就是怕你说才没送!黄立辰!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件宝物呢?快拿出来给夏皇!”昊阳真人顿时大声的说道,然后猛地朝黄立辰挤眼。

“师叔?”黄立辰目瞪口呆,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我一眼就看出来,他昊阳真人要是准备礼物就见鬼了。不过黄立辰也是颇有急智,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又掏了掏袖袋,一副我忘了带的样子,说道:“哎呀,师叔,师侄忘了带了!都是师叔纠结送不送的问题,结果我就忘在……在客栈里了!毕竟师侄也觉得师叔说的不错,咱们修道的哪里搞俗人那一套……哈哈哈哈!”

“你还笑?愣着干什么?我们赶紧去拿好了!别让这些妖族太过分了!”昊阳真人一副责怪的模样,然后带了一群的阐教修士,灰溜溜的回去准备礼物了。

我心中暗笑,而赵茜和李庆和都差点没笑出声来,在旁边憋得紧。

“夏道友倒也不用有什么压力,见面礼终归是见面礼,总不会影响到我们谈判的内容,况且夏道友身价早就不是我们九天仙道可比的了,我们区区薄礼,怎么能入得道友法眼?我们也有自知之明不是?”西王母客气的说道。

云冰心看着我,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她性格倒是这样。淡薄得很,而西王母在,她就更是如此了。

西王母也是十重仙化境的修士了,她在妖族组织里面的地位,和昊阳真人在阐教里差不多,只不过她比昊阳精明得多了,这昊阳真人势力颇大,自然看不起别人,但西王母能够知道自己的定位,所以和我立即把之前的不快揭过去了。

我请她们妖族一行入座,而梦仙草毕竟还有研究价值,所以就交给了赵茜,准备让她找人送去给紫衣她们。

昊阳真人派了人在附近监视,一看到西王母入座而他们都要站着,顿觉自己受了不好的待遇,也没听内容,就匆匆去报告了。

“前段时间,我徒已经和我说过了在宛州的过往,很感谢夏道友对我们妖族如此的照应,唉。越州修士残暴不仁,竟如此对待我族生灵,我痛心疾首间,也对夏道友的高尚情操佩服之至,换着是谁。恐怕都做不到如此程度,这也是我此次代表妖族组织,来这里的目的之一,妖族对此大恩,没齿难忘。”西王母一副诚挚的说道。

“虽然身为人类,但在下也不想生灵涂炭,能帮就帮,也算不失人性,西王母道友何必谢我?”我笑了笑,虽然知道这是对方话锋开始前的暖场,但还是觉得这西王母会说话。

“呵呵,不单单如此,我常常听我徒说起你来,那是真的赞不绝口呢,说你启发了她,要不是你,她也不可能觉醒出第十种属性,也是你启发了她的道运呢,对我,对我徒,那都是大恩呢!”西王母夸赞起来,随后拍了拍旁边的云冰心。

结果云冰心脸都红了:“师父!哪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