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感动/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剑对皓月吟歌,一剑留佳宾饮酒,剑魔师父给我演示了这两剑展现的绝佳剑意,让我心中无不临摹万千次,他的剑霸气绝伦,甚至乾坤道剑法已经属于正道中极尽霸道的剑法,但也没有他这么霸气凌然的,他也让我知道,即便道统之力的倍数没有达到十倍,他的力量也不会弱于天鬼道至尊所降下巅峰力量。

不过这也是轩辕如馨以仙灵之气转换成仙气后的实力。毕竟神仙下界,一样也免不了俗,像是葬神棺开启后放出的神鬼,使用光力量后,就再也没法子使用法术了,好比辛什年也是媳妇暂时收了她的神职,才让她转换成功,而轩辕如馨同样是一个情况,之前展现的绝对领域力量,和这次比起来。如云泥之别。

剑魔师父的剑法再次让我震惊,原来他不止是一般的剑术了得,教会了我时空剑势,连施展剑诀的时候,都举世无双,我真想有一天,也能跟他一样说出‘剑纵天下四百年,欲求同列谁能有?’这两句,如果不是极尽强大,谁敢这么嚣张的说出这话来?

领域的压制给剑魔师父轰灭后,那轩辕如馨眉间凝起,知道以自己在下界的实力,难敌剑魔师父的恐怖剑招,立即看向了周峰,说道:“我们走。”

周峰愣了一下,整个人没反应过来,呢喃说道:“走……媳妇,我们还没杀了他们两个……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呵呵,你想让神格拱手予人,本尊没有意见。”皱起月眉的轩辕如馨脸色阴沉,直接撤销了已经遮掩不住周边的天鬼道领域,并且渐渐化作一团红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轩辕如馨撤除了天鬼道领域,周峰惊得目瞪口呆,想都没想就往上三州方向逃窜!

剑魔师父放声大笑起来,随后一甩诛仙黑剑,整把剑就消失不见了,而他手中,很快托出了一面古朴的阵盘,随后目光沉了下来,说道:“这就想走了么?”

我脸色微微一震,这是小诛仙阵!当时剑魔师父带走的阵盘,没想到这次居然要用上了,而这里面的四把黑、白、红、绿四剑,依旧漂浮在上面。而且看起来这宝物是给剑魔师父静心祭炼过的,四把剑活灵活现的漂浮上边,不断的转移位置。

周峰一路飞逃,一路回头看,就在他看到剑魔师父手托小诛仙阵之时,脸都绿了,没命的喊着自己媳妇的名字,然后疯狂的逃窜起来,而周边的一群修士也都继续的往另一边逃离,大部分都不愿意和周峰走一道了,连一些原来的庇护者都直接分道扬镳起来。

周峰虽然又惊又怒,但也不敢直接收回神光,打算先逃离再说,但剑魔师父根本不打算让他们轻松离开,念了几句咒语,那四把剑顿时飞上了天!

旋即海面上一大片的地方,立即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法线,纵横穿梭,把周峰以及一大群的修士全都囊括在了里面!

嗖!

一道红色的激光率先射出,一大片的敌人立即消失在了剑光里!

阵法之中。到处都是黑烟,几尽看不见事物,只看到一缕缕的激光不断的在里面肆虐起来,红色、绿色、白色、黑色,多不胜数,仿佛把小诛仙阵的内里全变成了天空的雷云区,那黑色的戾气是黑云,而诛仙剑带来的激光是电,在里面跳跃和电击!

惨叫声从里面传来,我也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但至少不会少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从里面逃出来,很多人都葬身在了阵中!

阵法的外面,上三州的无数修炼者都震惊得难以言喻,这宝物的强大,谁都看出来了,都庆幸自己站队正确。

至于西王母和赵茜,此时都是目光灼灼,对这宝物是惊愕之极。

昊阳真人和自己侄子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在我们出来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而云冰心则很快从很远的海外往这里飞来,李破晓看来不是死了就是逃了,毕竟回来的不是他。

等剑魔师父收回小诛仙阵的时候,海面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仿佛已经给杀了个干净,我立即问道:“师父,周峰死了?里面的人也是?”

“嘿嘿,逃了,这小子腿脚蛮快的,要不然夺取了神格。也是好事一桩。”剑魔师父阴险的笑起来,然后又说道:“想不到除了他,还逃走了三四个,不过懒人有懒人做法,这些小杂碎,逃了就逃了吧,因缘际会,如果注定要死在我们师徒手上,早晚也会撞到手里。”

“师父说的是,对了,师父,刚才我还给李太冲前辈的弟子抢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宝物,是我九霄神剑门的遗宝,这小子带了李老前辈的剑笼来。”我一边说,一边看向了飞来的云冰心,结果我刚想去问问对方李破晓什么情况,就给剑魔师父一把抓住了肩膀扭了回来。

“你怎么不早说?!啊?带了剑笼来?”剑魔师父瞪大了眼睛,一副气急的模样。

我愣了下,连忙说:“师父你也没问我呀,况且反正都给抢走了。我能怎么办?”

“哼,这牛鼻子老道居然把剑笼给了自己弟子?那剑笼长什么样子?乾坤道有一公一母两个剑笼呢!”剑魔师父皱起了眉。

两个剑笼?我瞪大了眼睛,一个剑笼就强的离谱了,两个还不逆天了,还一公一母,这还真是要了命了:“一公一母?什么意思?”

“哦,其实也不分公母,只不过我为了你能好区别点才这么说,那牛鼻子采集天地神铁,天晶。制作出了精致的盒子,又取历代乾坤道弟子门人所遗留的剑魂、剑丸放置其中,而其中一个以剑魂为主,另一个以剑芒为主,这两样东西都统称剑笼。在这一界里面,也算是可以横着走的宝贝了。”剑魔师父淡淡的解释起来,然后鄙视的看着我,问道:“你给抢了什么遗宝,如果不重要,那就算了,须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浪费这时间没意义,现在九州大战要起,我这次出来,是要去找你的,我要做一件大事,去做之前,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所以会带你走一段,也好让你能够自己生存在这世界里。”

我还没从两个剑笼的震惊中走出来,就被剑魔师父的话感动到了,想不到他最近去往上三州,九州大战开始后。就立马想起我,以他独立特行的性子,委实难能可贵。

“我想应该是净世青萍剑的一个召唤托架残骸,就算找到也想要修复,当然,没有那个,就算收集到九枚净世青莲叶也召唤不出青萍剑,算了,既然这东西和我无缘,我也懒得去找了,对了师父,你怎么知道九州大战起来了?”我叹了口气,旋即说起了剑魔师父为何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九州大战发生的事。

没想到我刚说完,剑魔师父顿时瞪大眼睛看着我:“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说丢就丢?”

“重要?”之前是很重视这东西,但后来看到原件,还有剑魔师父本人力劝我如果不重要,或者没有缘分就该放弃,我也就没太多念想了,但没想到说起净世青莲这东西,他反而来了精神,一副要拖着我去找回来的样子。

“那是青萍剑!怎么不重要?!这九州大战,现世法宝一定多得不可罗列!但没准就以此物最为逆天!怎么能让牛鼻子老道夺了去?”剑魔师父有些生气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