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闯阵/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皇!你可想死我了!这么久都不联系我呢!”赵仙官的声音细腻而圆润,让人一听就如沐春风,但我听着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她以前可是男的蚊子大仙!借了女子身子复活了魂体而已!本名则叫赵卓然,名字倒也中性百搭。

“赵仙官,别来无恙!”我心里苦但不说,表面只笑了笑看着她,这让赵仙官很高兴,拉着跟在他身后的两位故人出来,但这两位见到我,一脸的尴尬,叫了声夏皇,都吱吱唔唔起来,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

“周仙官、涂仙官,总算见到你们两人了。两位平安无事,我很高兴。”我看着周先明和涂仙官已经得以从天牢中救出来,心中是真的很高兴,毕竟打下小天庭的一部分原因就在这,现在能看到他们两人站在这。我也算了结了答应赵仙官的事。

这周先明和涂仙官都是赵仙官的兄弟好友,给关进天牢也有我一部分的原因,不过好在有上清教教的赵孟楠帮忙,从天牢中救出了两人。

“我们俩都知道,夏皇为了我们。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如此重视我二人,以后我们敢不效死?还请夏皇赐我们官职,让我们以后都在夏皇麾下效力!”周先明也是光棍,立即就单膝下跪,行了大礼,还直接求取官职来,不过这性子我却喜欢,正愁缺人呢。

“回想过往,如梦似幻,我们还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夏皇如此不拘小节,还请受涂某一拜!”涂仙官也跪了下来。

“两位请起来,官职之事,由阮大帅安排吧,你们在狗皇帝麾下有过官衔,能够助我一臂之力,胜过许多兵马。”我笑着扶起两人,然后看向了一旁的阮秋水,阮秋水连忙说道:“我本来想要让他们来见见夏皇,然后再说说这官衔的问题,既然如此,要不这样如何?”

阮秋水当即把预备要给他们的官衔报给了我,我点点头,说按照她说的办,阮秋水当即宣布了两人的官职,涂仙官掌管了星相和卦算,本来他也是钦天监一类的官职,也算是填补了我们大军的空缺,其实也别小看这类的官员。军队士气就讲这个,所以也算是大官了。

而原本的门卫头子周先明,因为行军打仗并不在行,就继续当了卫兵头子,也算是物尽其才了,至于往后会不会升迁,或者提拔,也就看他的造化了。

接下来说的,自然是在九州大战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发酵的时候,开始大举进攻皇帝的部队,力求把皇帝干掉。

阮秋水也同意这个观点,如今正是上下一心的时候,九州大战目前只有高阶的修士知道这里面的情况,而士兵都不理解,甚至有些漠视,毕竟这事情的终止点在哪,大家也不知道,按照当时西王母的说法,仙阶之下是没什么问题的,那有部分士兵也不会给波及到。这倒是安定的一个要素,当然要让阮秋水大肆宣传。

而仙阶以上的,现在是极力安抚的一部分,我目前虽然没有好的办法去解决,但也给大家极力的保证了,因为不能保证大家存活,我当着夏皇也没什么意思,因此在大家议论最多的时候,我沉默了一会,最后说道:“如果我找不到让大家平安度过九州大战的办法,我这夏皇当来也没意思,如果不能引领大家走向和平,我发动这场战斗又有什么用?我发誓,在九州大战期间,绝对不会接受任何神格拥有者的神光。直到战争结束!”

我的话掷地有声,所有将领、修士、官员全都怔住了,随后都纷纷看着我,并且齐刷刷的跪下来,请我收回这话。

“呵呵。带大家走向了战争,就要带大家迎来和平,此事不会有收回的,就算不知道九州大战什么时候忽然结束,而我什么时候给天灾轰灭。但我既然留下这誓言,就绝对会遵守下去,这话不止是对你们说,对全军,全九州的修士,都是同样的。”我飒然笑了笑,这很可能会让我死,但让这么多人死了,我于心何忍?大义,不正是多大的能力。就去做多大的事么?

所有修士和大将都感动莫名,几乎所有人都表态要跟我一样,不接受庇护神光,和我共存亡。

阮秋水崇拜的看着我,说道:“夏皇一句话,胜过我任何言语,而且能做到和全军共存亡这一点上,我阮秋水本以为自己便是,但夏皇除却还更上了一层次,谁又能九州存亡?夏皇之恩义。足以盖天下诸多大义!”

我心里暗笑,这阮秋水是想让这事发酵呢,这么一说,没过几天,估计天下皆知了。不过这也好,至少民心所向天下归心,要扫灭狗皇帝,咫尺可待!

大家又是一阵的宣誓,然后就继续去前线督战了,而我也开始跟剩下的修士们谈起了如何保护赵茜的事情,包括辛什年也加入了讨论,这段时间有辛什年,并没有上门讨论的人,人类越州的使节团和妖族的使节团听说也都在我回来前提前回去了,应该是得到了九州大战的消息,至于现在,我要在这里待到赵茜回来,才能进行下一步的举措。

黄泉杀道仿佛消声觅迹一般,但上清教还在接连的拔除各地的堂口,可据传有不少堂口只有弟子在,至于一些领导层面的人,居然都人间蒸发了,按照情报部门的说法,似乎他们正在北方集结。不知道意欲何为。

这事情让我背如有芒刺,让情报部门密切注意,也知道了黄泉杀道会和我有一战,只等帝纤尘从重伤中恢复过来。

就在我们正商量怎么对付黄泉杀道的事情,并且我还要等着接见澜州修士的时候。外面的圆慈跑了进来,跟我说道:“一天,不好了,言师兄进入了小诛仙阵,还没出来呢,我们力劝剑魔前辈让他放言师兄出来,结果剑魔前辈就摆摆手,让我们一边带着去,我们就只能是回来了!”

我一听,眉心一跳,然后就先让传令兵取消命令,而其他的修士则跟我去看看言师兄闯阵的事情。

至于澜州修士,我还是亲自去见算了。

我火急火燎的让圆慈带路,很快我们穿过了州郡府,然后来到了一片仙气浓郁之地,刚到了那边,就发现天北那黑了一角,一看就知道是剑魔师父布置的小诛仙阵!

而看这规模,几乎不亚于当时对付李太冲那时候了,这不是要言师兄命么!

我急匆匆的飞到了那里。但除了韩珊珊和肆小仙,以及一干看热闹的澜州修士外,却没看到剑魔师父,这让我脸色都绿了起来:“怎么回事?剑魔师父和言师兄什么情况?怎么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我?我以为你们已经闯阵结束了!怎么到现在还在闯?你们的心可真大!”

韩珊珊当即说道:“我们一个都走不开呀!这里只许人来,不许人走,你没看见呀?都没一个敢走的!”

我立即看向了圆慈,圆慈冤枉的说道:“真的真的,刚才剑魔前辈有多凶你不知道,这哪是测试弟子呀,杀弟子都有吶!我是看到剑魔前辈进去了,这才跑去通知你的,要不符纸早就过去了,就是怕他抓到打一顿呢,我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好吧!”

看圆慈这表情不像是说谎,我脸色青灰,想起了师父好几次说不喜欢这徒弟的话,立即闯入了阵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