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十一章:地凤/劫天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千二十一章:地凤

“呵呵,不然我费尽心思清理光这里的仙家做什么?不过看着这个大阵,恐怕却不容易破呀……不知帝婴道友这段时间被困在此处,可有什么良方给在下参考?好将道友放出来?”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锁链,大致数了下,竟有三十六条之多,暗合天罡之数。

“原来夏道友没有准备,就想要来破这大阵了……”帝婴笑着又抬起了头,那双金色的双眼,此时正在认真看着我。

“你胞弟倒是准备得不少,所以刚才还在下面跳太阳鸟舞勾引小姑娘呢,你若是到了现在还没半点准备,趁着时间不多,就直说好了,免得那群给我撵走的又回来,错过了我破阵的好时机。”我笑吟吟的回应。

“道友可是会说话得很,若非是这极昼害我,我眼下又怎么会在这里?”帝婴冷冷一笑,看我不答,他旋即又说道:“给捆缚这么久,准备岂能没有,不过,总得先谈谈条件吧?”

“条件?我打算救你,你还跟我谈条件?我没听错吧?”我感到好笑。

“呵呵,破了这大阵,仙岛就安全了,此为平等交换,但我出去后,妖族却会陷入大乱,你说我们妖族会不会亏了点?”帝婴也冷冷地回应我,现在也是那不吃亏的主。

“还有这种算法?”我有些不满的看着他,然后说道:“小的条件可以,大条件就算了,顶多我现在强攻这阵眼,坏了和出问题,对我都是好事,我何必跟妳一般见识?”

帝婴咬牙,冷哼说道:“道友可真是无礼,不过破坏这里可不容易,难道妳没看到这本身就是一件灵宝么?”

“嘿嘿,不过是一件靠大阵启动的阵眼。”我冷冰冰的扫了一眼圆锥,不过还是打算听听他有什么好办法和要求,所以就说道:“时间不多,赶紧说说妳的条件吧。”

“听方才那麒麟妖说起,夏道友妳应该就是将他打成虚体的人仙吧?而且还是从五大寰宇而来。并且是统御五大寰宇的夏皇,虽然修为不过九劫,但实力却不容小觑,可对?”帝婴上下打量我,然后又道:“而且连戾血莲都成为阁下座下之宝。想来阁下实力决然非比寻常了。”

“有条件快说。”我冷冷说道。

“现在我妖族天庭已然给麒麟妖,莲妖,以及极昼那畜生联合霸占了,我的部下也凶多吉少,要返回妖族部洲也不可能了。倒不如另起炉灶便是了,我帝婴也不贪心,更不会跟他们那样和妳夏皇直接冲突,不过嘛,毕竟是交换。也得夏皇拿出诚意来对不对?”帝婴虽然给捆缚成粽子似的,但双目却闪闪发光,仿佛已经有了谋算。

我冷哼一声,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不高兴,而且从字里行间多少猜测出了他的要求来。

不过帝婴根本不管我是不是不高兴,而是继续笑道:“我要求也不多,夏道友在五大寰宇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元气灌注于五大寰宇之前,任何想要进入其中者,都会受到那边非元气的阻挠,虽然可逞一时威风,然而在那边终究不能短短时间就做出太大的动静,毕竟元气肯定会不断的消耗对吧?更何况元气转换也是长久的事情,而五大寰宇的仙家,又可趁此机会,以循序灌入其中的元气借机转换,到时候和四大部洲,恐怕也不至于相差太多了,不知道我猜测的对不对?”

“呵呵,妳想圈地?”我冷冷一笑。

帝婴也笑了起来。说道:“不错,我要夏皇把属于妖族的寰宇交由我帝婴风云再起,不知夏皇可愿意?”

“把整个大世界的生灵,都交到妳手中,再让妳治理成现在妖族部洲那样四分五裂,而妖皇自己,则给捆缚在这阵眼台上的结局?”我阴寒一笑,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现在治理妖神界的,虽然不是女子军团的成员,不过也是天一道旗下信得过的稳重老妖仙,而且除去了至尊守界后,更是摆脱了原来一言而决的状态,执行民主制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又给这妖皇入住,岂不是又倒退千年,成为封建社会?

帝婴双目半眯下来,有些接受不了我的说法,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不知道夏皇是怎么治理这所谓的妖神界,不过,我借此良机,必然不会再如以往那般,因为此仇不报,我如何立足于天地之中?”

老牌的妖皇,治理整个妖族部洲,实力肯定不会差了,让他治理一个大世界,也不是不行,而且知耻而后勇。这确实也很重要。

不过,满载仇恨去治理一个大世界,难免穷兵默武,到时候再度引来纷争,战斗。却不是我所愿意的,所以我摇摇头,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将妳国度占据,是妳能力和德行不足以威服四海,再起兵戈,又有什么用?只会让自己的子民和天下众生置身妳的生死棋局之中,有道是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那种愤怒,我不想看到了。”

“我如此惨况,不复仇,岂还有活下去的念想?”帝婴大怒。

“妳现在,已经不是妖皇,若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还不足够么?”我冷冷说道。

帝婴哑口无言,估计心中是恨极了我不愿意给他报仇的机会,我却根本不可能借给他妖神界养兵复仇,因此他即便愤怒,我还是说道:“极昼连同另两位害妳,妳便找他们去,何故让其他人也绑在妳的战车上?而若不是有身边的人帮忙,妳又岂会相信已经给妳赶出了小天庭的极昼?让他有有了回头背叛妳的机会?妳不得人心,怪不了谁人,好了,赶紧说说破解此阵的办法,自己离去我不管,自寻复仇之路就好,但若是连累天下生灵受罪,我天涯海角,也都不放过妳。”

帝婴牙齿咬得咯咯的想,最后说道:“若不允我。此阵必不能为妳所破!”

我冷笑一声,说道:“那就试试好了!”

说罢,我从莲台那站起来,随后飘向了大阵,一伸手。纳灵法顿时抽到了我所能容纳的极限值,随后想都没想,又直接打了出去,并且毫无悬念的轰中了阵台!

轰隆!

一声巨响,犹若天崩地裂,震得整个阵台都瑟瑟发抖起来!

纳灵法不需要自己消耗太大的力量,只要拥有启动它吸收的元气,还有承受住戾气反噬的法术,就足够了,所以这一吸一放,对我而言并不困难,甚至轻松之极。

若是攻击个活动的,能打能抗的靶子,纳灵法的机会不多,毕竟一边战斗一边分神吸收。还是挺不容易,可对方不过是一个阵眼,就算能量再滔天,给我借力打力多了,早晚都得因为没有能量而损毁!因此我站在这角度上,其实已经算是赢了。

浑身给我一击之下冒出滚滚的焦烟,帝婴气得是七窍生烟,嘴里开始不干不净的大骂起来!

我懒得听他在那胡言乱语,继续纳灵、轰击,三下五除二的好几次过去后。大阵给打得有些摇摇欲坠起来,这让帝婴从原来还大声叫骂,此刻变得有些恐惧了。

加上本来随着仙岛越沉下去,阵法就越是吃力的承受漩涡海的元力吸收,故而给我打得有些雪上加霜起来。

帝婴看我毫无半点怜悯的攻击阵眼。让整个大阵的阵台不断的下降,已经有了悔意,说道:“慢!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哦?出什么事?难道还能爆炸不成?我倒是想试试,反正我给炸死了,不是还有妳陪葬么?”我冷眼看着他,又纳灵法轰了一次,这一回,整个阵眼平台已经给打得满目苍夷,连恢复都恢复不了了。

而帝婴灰头土脸,此刻早就心生退意,说道:“条件降低成不成!?”

“不降,之前给妳选择妳不要,现在浪费我这么多的时间,妳想要活命,还得看我高不高兴了。”我拿出了阵盘。尝试着又摆弄了几下,虽然没办法让锁链全都解开,不过阵眼已经不受控制的晃动,也让这帝婴吓得面色惨白了。

“那妳到底想怎样!?”帝婴叫了起来。

“玄天葫我要了,连带先天灵气,也交给我,反过来,我也不会亏待妳,以后妳就跟着我吧,兴许表现好了,我还能帮妳把妖族部洲拿回来。”我开出了价码。

“妳贪得无厌!我乃是太阳星一缕气运所化妖皇!岂能跟着妳一个人仙!”帝婴叫了起来。

“呵呵,看来妳还不明白自己处境,妳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落地凤凰不如鸡?妳现在生死掌握在我手中,要杀要剐不过我一念之间,既然妳想死,我成全妳好了。”在大是大非面前,我总不能和他扯牛皮,眼下仙岛岛民,以及所以人仙都处于生死一线之间,怎能过多犹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