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混沌即开,万物初生。

飞禽走兽,妖魔鬼怪,蛇虫鼠蚁,龙凤龟麟。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然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人类初始之际,混迹于荒山丛林,未得上苍眷顾,艰难生存。

为求一口之食活命,一顷之地繁衍,不得不与各类生灵厮杀比拼,甚至时常遭受欺凌。

生存状况的不堪,生存空间的局限,使人类的发展蒙上了阴影。

天无极,一位人类的始祖。千百年潜心修炼,终得无上神通。

平魔患,驱鬼怪,力敌飞禽走兽,飞天入地显神通,威慑龙凤龟麟。

在天无极的率领下,人类平定天下,迎来了初始后的第一次辉煌。

然而,天无极却惹来了神怒天怨。

于是天神合力,将天无极引至天外天,欲以天外天之力灭之。

自负的天无极,丝毫不惧天人交战,以强大的精神力抵抗,并无休止的吸收天外天之力,巩固和提升自己的修为。

天无极本身的修为,早已超越了神之境界,放眼整个苍穹,没有谁能与之匹敌。

但他却小看了天外天之力。

汹涌而至的天外天之力,尽数被他吸入体内,看似非常受用。然而他还是忽略了一点,一个足以让他致命的因素。

天无极的生命力已经达到极限!

终于,他不能承受生命之重,在无穷无尽的天外天之力碾压下,最后爆体而亡。

临终之际,天无极将自己的生机和精神力,凝聚于脊椎之中。

笑傲天下,睥睨苍穹的天无极死了,但那段脊椎却留了下来。

在天外天之力的无情摧残下,脊椎变成了一柄利剑。

——无极剑!

此后,世间万亿苍生再次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龙族,魔界,鬼域,墨亚人……

争相崛起,各领风骚数千年。

但苍生间的争斗,却从未停息。

两万年前,鬼域鼎盛,四处肆虐着生机,人类面临灭亡的危机。

这时一闲散人挺身而出,手持无极剑,独战四位鬼域地狱王。

据说一闲散人的修为已达战神级别,更有无极剑相助,力战之下,斩杀三位地狱王,重伤一位。

而且将鬼域众将士赶至幽冥阴山大裂谷,以无极剑封印整个鬼域。

一万年前,魔界横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这次站出来的是五行帝尊,率弟子与魔界决一死战,原本要来参战的各势力顶尖强者,不知何故没有一人成行。

致使五行帝尊师徒几近力竭,才将魔界逼出人类生活区域。

魔界山上,五行帝尊正欲斩杀魔界最高统帅魔尊,却突遇天变。

两颗巨大的星球体运行时,偏离了轨道,相互碰撞,产生的能量涟漪笼罩了魔界山。

一股强劲无比的吸力,把刚刚封印魔界的五行帝尊硬生生吸附到了一个无边黑暗的空间之中。

叱叱风云的五行帝尊,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巨大能量碾压挤榨,强行吞噬,强大的肉身逐渐消失殆尽,惟存一丝灵魂,毫无寄托的游荡在没有光线的黑暗空间。

此战之后,万年大劫一说悄然流传。

始作俑者是墨亚人。

他们准确的预言了近两次的人鬼及人魔大战,并提出自己依据。

天无极触怒天威,惨遭天谴,引发了“人间永无战神”的咒语。

一闲散人当时堪堪步入战神级别,得益于无极剑。然而经人鬼一战,为求人类安宁,只得以无极剑封印鬼域。

一闲散人也因失去无极剑,修为未能更进一步,而后不知所终。

五行帝尊也是将要踏入战神之门时,遭遇魔患,关键时刻被空间黑洞吸走。

一万年,是人类可能出现战神的时间周期,恰逢万年大劫,结果是人类战神陨落,暗合咒语之意。

墨亚人还推出一个震惊世人的预测:下个万年大劫,人类面临的危机更超以前,甚至万物赖以生存的整个世界,都将遭受毁灭的威胁。

好在,他们声称找到了应对之策,待到应劫之人出现,便可化险为夷。

世人并未认同此说,不少人更是斥责墨亚人危言耸听,甚至有人认为他们别有企图。

一时间,墨亚人几乎成为人类之敌,处境堪忧。

奇怪的是,世人对墨亚人只不过施以口头谴责,并未付诸武力。但墨亚人却于一夜之间,突然从世间消失。

不仅如此,就连曾经创过辉煌的一些种族,竟然也莫名其妙的相继失踪。

于是,万年大劫一说甚嚣尘上,整个世界笼罩在无尽的恐惧之中。

数千年之后,五行帝尊的一丝灵魂终于挣脱黑暗空间的束缚,而墨亚人特有的蓝色之光再现寰尘。

大劫将至,世间从此掀起无限纷争……

天罗大陆,天罗王国,逸石村。

村长逸长春之妻姜凤怡,怀胎十月已到临盆之际。

哇……

随着一声啼哭,婴儿呱呱落地。

“恭喜村长,是公子。”稳婆喜滋滋的抱着孩子,递给在门口搓着双手,焦急等待的逸长春,转身又去伺候姜凤怡了。

“哦……我逸长春有后了。好!好!”

逸长春是一个憨厚的汉子,一激动说话都有些舌头打转。

一伸手,将婴儿抱到怀中,还未及细看,忽见一道蓝光闪现,整个院子便被笼罩其中。

蓝光淡淡的,很柔和,原本啼哭不已的男婴,被蓝光包裹着,渐渐停止了啼哭,却缓缓睁开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初生婴儿居然就能够睁眼四望,这让逸长春十分震惊,一时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怔住了。

四周的蓝光逐渐凝聚着,慢慢的在逸长春的面前,显现出一个如同水晶般,透明而又清晰的头像。

“悠悠万载,心系苍生,数番辗转,现身寰尘,适逢末日,应劫而生,历经磨练,可堪大任。”

“逸家之子,取名逸尘……”

水晶头像喃喃自语,仿佛又是说给逸长春听。

待逸长春回过神来,早已不见头像踪迹,蓝光也已散去,但那些话语却深深的镌刻在他的脑中。

于是,逸长春依嘱给男婴取名为——逸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