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五行诀》/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逸尘缓缓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石屋内的石床上。

疼痛已然消失,伤口也完好如初,只是浑身乏力。

“您别动!”一个身穿金黄色衣服的中年男人急忙说道。

并拿出几枚红色的鸡蛋大的野果,递给逸尘:“您先吃点醒神果,恢复一下体力和神智。”

逸尘确实饿坏了,也不客气,接过野果就吃,味道不是很甜,却很爽口。

中年男人在一旁毕恭毕敬的站着,静静的看着逸尘在狼吞虎咽。

四枚醒神果下肚,逸尘打了个饱嗝,顿觉力气倍增,一翻身从石床上坐了起来。

刚要开口说声谢谢,却发现中年男人忽然脸色涨红,胸口剧烈起伏,一双手也止不住颤抖不停。

“主人,您总算回来了,金甲等了快一万年了。”

中年男人噗通一声跪倒在逸尘的床前,抽泣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还来得及!”

“你这是~~~”逸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您忘记了?还是……”看到逸尘懵懂的样子,金甲立起身,强忍着激动,说道:

“我是您的坐骑黄金穿山甲,最后一次,我们被魔尊分开,然后您就……您再想想。”

“前辈,我叫逸尘。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一定是搞错了。”

原来他就是先前的那个穿山甲,怎么说,金甲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不能占他便宜,该磕头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没错,一定没错!就是再过一万年,金甲依然能分辨出您的气息。还有,您的五行之体。”

金甲坚持着自己的判断。

“气息?难道……”逸尘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前辈,两年前我遭受一次雷击,脑子时常混乱不堪。不知道和你说的那个气息,有没有关系。”

“原来是这样。”听完逸尘的经历,金甲忽然问道:“大五行诀……是什么?”

逸尘摇了摇头,一片茫然。

金甲死死地盯着逸尘的脸,端详了好久:

“我相信你。但是,你既然得到了这一丝气息,就得负起责任,将他老人家未竟之事完成。”

“未竟之事?”逸尘还是不明白金甲在说什么:“前辈救我一命,只要逸尘力所能及,自然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

“这个……”金甲并没有回答,而是眼光一亮,紧接着问道:“你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

“愿意!”逸尘回答得很干脆,想想这两年自己的屈辱,逸家的危机,恨不得立马将自己的修为提升。

对于金甲的救命之恩,怎么报答都不为过:“但是我修为低下,连一个战师九品的刘东都打不过。”

“这个有办法。”金甲很满意逸尘的回答,喜滋滋的拉着逸尘往山洞深处走去。

随着两人的靠近,石壁慢慢向两边分开,形成了一道门,露出一个柜子。

金甲一伸手,便从柜子里飞出一道白光,直接进入了逸尘的大脑。

逸尘一怔,脑海里出现一本书——《大五行诀》。

金甲又是手一挥,一个直径两米暗黄色土质圆盘,慢慢的往上升起,升到离地面一米高便停止了。

“前辈,这是……”逸尘被面前眼花缭乱的变化惊呆了。

“这是地心玄土修炼台,最适合修练‘土之诀’,你用心去参悟吧。”

土之诀?

逸尘脑海里曾经出现过的口诀,并且依仗它打败了刘西。

逸尘感觉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托起,飘飘然落在地心玄土修炼台的中央。

土之诀:……五行之土为守中,经嘴入脾胃再达肌肉……

借地势隐匿其中,掩人耳目,此为小成;借地脉入地数丈,畅行无阻,此为中成;若能引大地精华之气,遮山隐海,缩地成寸自成空间,方为大成……

逸尘自小文武兼修, 对于“土之诀”含义自然理解。

故按照书中之意潜心修炼,全心投入物我两忘。

几个时辰后,逸尘稍事休息,活动一下筋骨,觉得神清气爽。

“前辈,我怎么感觉跟以前的聚气不一样。”逸尘心中大喜。

“不错。《大五行诀》聚的是五行之气,让你掌握五行法则,并且使你脱胎换骨。”

“五行之气,分为土之灵气,木之精华,火之烈焰,金之肃杀和水之柔善。”金甲耐心的解释道。

“一般人是普通体质,聚普通元气,基本碌碌无为;极少人拥有五行中的某一种体质,可以修练《大五行诀》的其中一诀,有机会成为顶尖强者。”

“而你是先天五行之体,集五行于一身,此等体质万年难遇,这也是主人选你的原因。唯有先天五行之体,才能修炼完整的《大五行诀》。”

逸尘按照金甲要求修炼,不贪多不冒进,稳扎稳打。

第三天清晨,逸尘忽觉一股浓郁之气,贯穿血脉经络,游走于全身,几番冲突后,归于丹田。

少顷,丹田燥热,反射出强大的能量,再经由脉络运行,传入四肢百骸。

逸尘顿感全身舒畅,体力充沛,元气大增。

一种熟悉而久违的感觉。

突破!

战师七品!

“好!不仅具有先天五行之体,还有聪慧的大脑,主人果然没有看错人。”

看到逸尘顺利突破,金甲如同孩子般的开心。

“前辈,谢谢你!”逸尘的心里则充满激动。

曾几何时,突破到战师九品,甚至冲击战督时,也没有现在的感觉。

而两年的压抑苦闷,尽管没有放弃,但一直承受着失败。

如今,升至七品,不过一品的差距,却让逸尘充满了希望。

《大五行诀》则是最适合先天五行之体的修武者,如同量身定做。

是金甲,给了自己一个憧憬,更给了一份感动。

前后不过二十天,居然把两年退去的修为追回了一半,逸尘试探的问道:“前辈,能讲讲你主人么?”

“主人是世界上最强的人,本来可以成为战神,却为了守护,功亏一篑。”

拥有一万年才出现的先天五行之体,得到并修练《大五行诀》,成为世上第一超级强者。

纵横天下无人能敌,守护苍生尽心尽责。

当时已是战帝巅峰修为,只差一步,便可成为一闲散人之后,一万年以来的第一位战神。

然而,出现了该死的万年大劫……

似乎触及了伤痛,金甲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又趋于平静:“这个日月壶,也是主人的心爱之物,送给你吧。”

他手里拿着一个拳头大的壶状物,对着逸尘扬了扬。

“这么点大,能放多少东西?”逸尘正听得津津有味,却被金甲突然岔开话题,顿感失落。

对于金甲手中的小壶,有些不屑,就算盛水,也不够一口气喝的。

金甲却微笑不语,顺手将日月壶放到地上。

嗡~~~~

一阵精光闪过,将整个石屋照得透亮耀眼。

只见看似并不起眼的日月壶,却散发着金色与白色相互交替的光芒。

如日月同辉,流光溢彩,空气氤氲,如梦如幻。

再看日月壶本身,则慢慢变大,从拳头大小,到比脑袋还大,而且在光芒四射中继续着神奇的变化。

下一刻,一个近两米高的大壶,赫然出现在逸尘面前。

形状没有改变,体积却大了无数倍,光芒璀璨。

金甲从石屋里间拿出众多药材,有紫叶草、葵叶草、荻麻花、醒神果……

虽然主要是四级以内的灵草,但数量体积庞大,足足堆满了半间屋子,比日月壶所占的体积大了十倍有余。

金甲大手一挥,这些灵草如同长了翅膀,一株株腾空而起,有条不紊的飞入日月壶。

待所有灵草全部顺利进入,日月壶却没有任何改变。

不仅没有一根灵草溢出,反而感觉壶内依然空空如也。

要不是逸尘亲眼看见,根本无法想象,偌大的一堆灵草,居然凭空消失。

在金甲的操控下,日月壶又回归到拳头大小,光芒也随之暗淡。

“喏,你看看。”金甲看到逸尘满脸疑惑,微笑着提醒,并将日月壶放在他的面前。

“就那么一点点吗?怎么会呢?”逸尘极目四巡,总算在日月壶的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一小撮类似灵草的东西。

“这不算什么,就是把整座山装进去,也不能填满,这就是日月空间。”

在金甲的解释下,逸尘仍然似懂非懂。

日月壶乃上古宝物,自成空间,可任意大小,与神药鼎并称丹药二宝。

它的神奇在于,你只要投入灵草或者药物,用意念发出指令,那么它会自行配比和炼化,直至形成你需要的丹药。

它也分层次,主人的修为越高,日月壶的炼化层次就越高级。

还可以创造和毁灭,还可以炼化药物、魔晶、魂魄……

“现在日月壶的等级处于六级,如果材料足够,它可以炼制七级以下的丹药。成功率是百分之百,没有报废。”

“来,从中指取出一滴血,让日月壶认主。”金甲将日月壶递给逸尘,吩咐道。

逸尘依言,咬破中指,将血滴到日月壶上。

血与壶甫一接触,即传来一阵雀跃,仿佛久旱逢甘霖一般,整个壶身都在浑身抖动。

而那滴血,便在日月壶的欢呼中,由红变淡,直至无色。血的精华顺着壶的脉络,进入其中。

少顷,又是光芒闪过。

日月壶从拳头大急速变小,最后化为一道流光,窜至逸尘身上,稍作萦绕,便融入体内。

“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日月壶的主人了,你只要利用意念控制即可。”

《大五行诀》,地心玄土,日月壶,是金甲主人的三件至宝。

修练《大五行诀》,攫取天地间五行之气,提升修为,增强实力,比之常人修练,有事半功倍之效。

地心玄土,取自地心深处,乃天下最为精纯的土性至宝,土之气浓郁,用它做成修练台,是修练土之诀的最佳途径。

日月壶,丹药之宝,炼丹储物,自成空间,万物可容,玄奥无穷。

任意其中一样,若是流落江湖,都必然引起巨大轰动。

结果往往造成杀戮无数,尸横遍野。

即使贪婪之人,若得其一便是天大的造化,万不敢再有觊觎之心。

而逸尘却在不经意间,独得三宝。

虽然并没有从金甲那里了解到更多,但仅凭三件宝物,逸尘就可判定,金甲主人绝非俗人。

只是不知,如此超级强者却又缘何陨落,只留下一缕灵魂,寄存于自己脑中。

金甲拿出一本小册子,虽是皮质材料,却已经是多处破损。

小册子记载着三大内容:

一,各种天材地宝,图形,分布,名称,品种繁多。

二,各级丹药的材料,配比,欠缺物的替代品,以及相互克制的种类,甚至包含了多种毒物的配制,解毒方法,不一而足。

三,各类奇珍异兽介绍,从上古到万年前,从现有到传说,有文有图,清楚明了。

“主人留下的东西,我尽数交付与你。希望你好好保存,并从中受益。”

金甲忽然有些哽咽,似乎触及某处隐衷。

逸尘跌落鹰嘴崖时,金甲就感应到那一丝气息,所以出手相救并疗伤。

又用醒神果帮助逸尘恢复心智,指导他修练。

几天的相处,金甲确信,主人选择逸尘绝对正确,而逸尘也完全具备了这种潜质。

“主人的一缕灵魂,之前由于太过虚弱,便吸食了你的元气,让你修为倒退,无法聚气。”

“而这次落入鹰嘴崖,也是主人指引,目的是让我俩见面……以后可能还有类似的事情出现,你不用怕,主人对你没有任何恶念。”

原来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