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算计/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逸石村村口大约五里的岔道口。

左边那条道通往逸石村,右边则通往刘石村。

这两个村村民之间关系并不友好,经常因为争夺瓷土资源而大打出手。

逸尘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轻松愉快……

“站住!”突然一声大喝,吓了逸尘一跳。

一高一矮两个人正挡在路中,矮的是刘石村村长刘安的三儿子刘西,今年十七岁,长得有点对不起爹娘,尖嘴猴腮,一副猥琐相。

前些天被逸尘打得认输求饶,今天胆敢耀武扬威,却是因为身边的那一位。

高个子是刘东,刘安长子,二十一二岁的样子,身高超过一米八,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与刘西是天壤之别。

两年前,逸尘打败过同为战师九品的刘东,但时过境迁,刘东已经半步踏入战督级别,为天云城年轻一辈的十大高手之一,逸尘目前刚刚回到战师七品。

刘西一脸坏笑地看着逸尘:“我该叫你天才呢还是叫你疯子?”

“哦,原来是刘家的……东西。”逸尘冷冷的说道。

上次痛扁刘西,固然是逸尘初练土之诀实力大增,但刘西的轻敌也是惨败的重要原因。

如今,一个战师七品,一个九品,面对战师七品的逸尘,自然有狂妄的资格。

逸尘明白,自己处于弱势,稍有不慎,被羞辱不说,只怕天才少年的名头也岌岌可危。

由此产生的后果,便是后山瓷土的归属,以及逸家的危机。

力敌未必奏效,逸尘想到智取,首先就出言相激,希望给他们一些干扰。

“混账,我们是刘家的两位公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东西。”听到逸尘出言不逊,刘西厉声喝道。

“刘东刘西,果然不是东西!”逸尘狡黠一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你……”刘西方知上当,一时语结。

“三儿,别跟他逞口舌之能。”不愧为老大,刘东的心境果然沉稳不少。

刘东往四下里张望一番,见四处无人,便压低声音,对刘西说道:“速战速决,废了这小子再说。”

“刘西,你忘记了上次被我踩在脚下的熊样了吗?”

见架势,逸尘知道今天难以善了,出言相激又被刘东识破,看样子这家伙有点城府,得想想辙:“你们两兄弟是不是准备一起上啊,小爷我不怕!”

“一起上?你也太抬举自己了吧。只要我大哥一出手,你就完了……”刘西得意至极,根本就没有把逸尘放在眼里。

“别废话,你堵住退路,这边交给我。”刘东不耐烦的打断刘西,他怕夜长梦多,万一碰上逸石村的人,知道自己兄弟俩对付逸尘,那可就名声全毁了。

“小子,两年前我输了,不是你有多强,而是我没在意,今天咱们见个真章吧。”刘东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却装着很轻松的样子。

刘西堵住逸尘退路,刘东则挡在通往逸石村村口的路上,逸尘是进退无门。

逃?没想过!大不了一战。

见刘东步步紧逼,逸尘似乎有些胆怯,缓缓后退,待接近刘西时,突然启动。

“三儿小心……”刘东下意识的惊叫一声,马上飞身掠进,却在靠近逸尘五米的地方停住。

嘭~~~

逸尘和刘西双拳相撞,一触即分。

噔噔噔……

看似双方的倾力一击,瞬间分出高下。

刘西退后一步,稍微摇晃一下便稳住身形。逸尘却是连退数步,踉踉跄跄,显然吃亏不少。

果然变成了废物!

虽然听说逸尘早已疯癫,修为退步,但刘东依然对两年前的一战心有馀悸,若不是当初逸尘手下留情,只怕自己已经非死即残了。

仅仅一个照面,逸尘连刘西的一拳都难以招架,看来传言非虚。

如此,这事就好办多了,只需将逸尘击成重伤,然后再公开挑战,或者给一个期限,一旦逸尘不敌,刘东将夺走天才少年的称号……

得意之际,就见逸尘身形不稳,摇摇晃晃的退至刘东跟前。

刘东大喜,正待出手制服逸尘,却不料——

轰~~~~

刘东眼前一花,一个看似白嫩,却强劲有力的拳头,迅疾如风的正朝着自己的胸口袭来。

“可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东一愣,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往胸前一架。

虽然遭遇变故,但刘东毕竟实力强劲,处变不惊,欲以接近战督的实力,化解逸尘的袭击。

以双方实力而论,若被刘东截住来拳,逸尘未必占得便宜。

砰——

谁知,刘东却架了个空,同时面部一滞,已然遭受重击。

“啊~~”刘东惊叫一声,鼻子一酸,两腔热血从鼻孔激射而出。

嘭嘭嘭……

逸尘一招得势,更不停手,趁着刘东反应迟钝,连发数拳,如擂鼓般直击对方胸口。

先是示弱,与刘西对拳根本未尽全力,麻痹对手;偷袭刘东,却又是虚实相间,让对方猝不及防。

“大哥!”刘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见大哥被逸尘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噗~~

刘东空有一身修为,在逸尘暴风骤雨般的重击面前,有力使不出,终于憋不住逆血上冲,张口喷洒而出,身体却如木桩一样,重重的摔倒在地。

“起来呀,你不是天云城十大高手么,怎么这么熊包?”打倒刘东后,逸尘仍不解气,提脚又在他的身上胡乱碾踩,直至刘东昏死过去。

然后丢下还在一旁发愣的刘西,逸尘拍拍双手,扬长而去。

见逸尘平安归来,一家人都很高兴。

十二岁的弟弟逸奇和八岁的妹妹逸月更是问东问西,弄得逸尘来不及回答。

逸长春想起逸尘刚出生的时候,被一层淡蓝色的光环笼罩,而且从光环之中,他还发现许多奇特的景象。

虽然自己无法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明显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孩子不同于常人,有着特殊身份……

所以,对于逸尘的际遇,逸长春并没有太大意外,只要儿子平安归来,就是喜事一件了。

逸尘回来后,逸家一切回归正常。

每到晚上,逸尘便躲到后院假山旁僻静之处坚持修练‘土之诀’,巩固之后再徐图进取。

随着修练的深入,吸收的五行土之气渐渐浓郁,由筋脉入丹田再输送到身体各处。

亦能被意念控制聚集于一处,随拳或掌发出,力量大增,拳风所至气感明显。

隐匿也略有模样,五行土之气充盈体内,能使身体颜色变淡,接近身边环境,让人难以察觉。

但逸尘谨记金甲的嘱咐,先巩固修为,不要冒进,所以这些天,逸尘的修为还是战师七品,而境界早已超出不少。

同时,还让日月壶按照小册子上介绍的方法,自身炼化一些金甲交给自己的药材。

炼成丹药后,再放回壶内的日月空间,到需要的时候随时可用。

逸家窑场于日前烧出一批上好陶瓷,准备送往天云城城主府。

负责押运的是霍宁,一个彪悍的中年男子,修为已达到战督五品,另外十五人修为在战师六品至九品不等。

这等护送队伍押运区区两车陶瓷器皿,又是送往城主府,简直就是万无一失。

所以,当逸尘向父亲提出要随车见识时,逸长春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逸石村到城主府约一千多里,要经过百里森林,那里偶尔有小股强盗出没,一般对瓷器这种易碎物品不太感兴趣。

由于森林靠近天罗山脉,所以也可能遇到魔兽,均为一阶二阶,很少有三阶出现。

天罗大陆魔兽共分为九阶,与修武一途阶别对应,如一阶对应战士,二阶对应战师……魔兽的攻击力相当于同级别的中阶。

只要不出现大批魔兽,就不会对车队构成威胁。

刘石村刘安家。

刘安正与长子刘东在合计:“东儿,你要是光明正大与那小子一战,他必输无疑,可你偏偏不听话,唉。”

“多年来,与逸石村争斗,我们从未占过便宜,这仇迟早要报,现在机会来了,逸家有一批价值五万晶币的货物,明天送往天云城,而且逸尘那小子也去。”

“爹的意思……抢?”刘东心里一直窝着一口气,觉得终于有机会报仇了:“顺便把那小子给废了。”

“不是我们抢,你去天云城找你义父,他和黑鹰强盗团有联系……”

“事成之后,一切财物,全部由你义父处理,你一个子儿也不要拿。至于逸尘,你也不要出手,关照黑鹰他们即可。”

“此事千万保密,你最好不要露面,任何时候,都要‘置身事外’,把自己摘干净,切记切记!”

一番密谋之后,父子俩是眉开眼笑。

刘东和刘西的自作聪明,让逸尘占了一个大便宜,刘东的伤至今未能好透,刘西则是被逸尘吓坏了,根本不敢再次挑战。

虽然暂时不能抢夺天才少年之位,但这个仇恨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的。

报仇也好,出气也罢。反正能坑逸家的事,刘安都愿意做。

利用别人,达到目的,又不牵扯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无疑是最佳方案。

在刘安父子的算计下,逸尘此行危机重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