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温特福/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可以。”逸尘拿出在森林深处得到的那颗魔核,递给长老。

“果然是五阶魔核!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二次见到,这……这居然真的是五阶魔核。”

长老兴奋得不知所措,像见着宝贝似的捧在手里,也不知道他到底懂不懂,反正是打量良久,才舍不得地把魔核还给逸尘:“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先等着,我马上就去报告内门大长老。”

说完,也不知有没有听见逸尘的回话,就把门一关,急匆匆地走了,丢下还没反应过来的逸尘。

逸尘见此情景,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返身来到楼下的广场上。

广场上聚了一些人,三三两两地,有的是领任务或者交任务,也有的是师兄弟一起,坐在花廊边的石桌凳上,吃吃点心,顺便交流一下。

逸尘也找了一个石凳坐下,一边欣赏着廊边的鲜花,一边等着长老回来。

“嘿嘿……小子,可见着你了。”一个黑脸的蓝袍弟子阴笑着,向逸尘这边走来,在他身后跟着一位身材高大,穿着白袍的青年弟子。

黑脸的蓝袍弟子便是外门的黄师兄,逸尘进入玄天宗的第一天,就把他打了个半死。

敢情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现在后面有个内门弟子撑腰,胆子也大起来了。

“温特福师兄,一个多月前,这小子差点把我打死。今天,你可要帮我教训教训他。”黄师兄对着温特福恭敬地说。

“就这小子,还把你差点打死?我看你还是死了算了,你他娘的还好意思说出来,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温特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咻咻地骂道。

在外门混了四五年,好歹也是二品战督,怎么就被一个刚入门的弟子给揍了,说出去确实难听。

要不是他老是围在身边,隔三差五的请客,偶尔还送点小礼,温特福才懒得理他。现在把自己抬出来,却是为对付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这不是杀鸡用牛刀,拿老子开涮么?温特福觉得现在的‘黄师兄’特别讨厌。

“是,是。是我没用,可那小子下手也太狠了点,一下子就让我在床上躺了十来天。温特福师兄,你今天要是不出手,那以后我们在玄天宗就没办法混了。”

黄师兄怕温特福不肯帮忙,连激将法都用了出来。

“混账,我说过不管了吗?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我自然是要教训一番的。你在旁边给我学着点,看我怎么让他趴下。”

在温特福眼里,外门弟子最多不过三品战督,而且还是新入门的,不可能有什么大能耐。刚才故意训斥黄师兄,其实是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否则凭自己的身份去对付才入门的外门弟子,实在怕被人耻笑。

“喂,小子。你连师兄都敢打,很牛嘛。来,跟大爷过过招,五招之内,大爷让你这头牛变成熊——一只趴在地上的狗熊。”温特福伸出中指朝逸尘勾了勾,轻佻而且不屑地神情溢于言表。

“看。那不是温特福师兄吗?他好像要教训一个外门弟子。怎么会这样……”

“不错,蓝袍的当然是外门弟子,只不过温特福师兄说了,五招就够了。”

“五招?温特福师兄可是五品战督,一个外门弟子能接得住?真是太给面子了。我估计最多两招,对,说不定一个照面那小子就趴下了。”

虽然广场上的人不是特别多,但只要有热闹看,那还是很快就能聚集一大批。

宗门里最好看的就是打架,而且是不关自己事的那种,打得越厉害看的人越多。

那自然就有些品头论足的人,作各种预测以显示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精准。

战督五品的内门弟子,以五招为限,对战外门弟子,虽然实力依然悬殊,胜负毫无悬念,但至少有了限制,传出去就不会太难听。

温特福深谙此道,尽管看不起逸尘,可逸尘毕竟打败过黄师兄,所以留有余地,才说了五招。以正常思维,估计最多两招,即可搞定。

“那个什么瘟豆腐的,你是不是想给黄师兄撑面子的?那……咱们商量一下,别五招了,换三招行不行?”逸尘看着眼前两位,啰啰嗦嗦说了半天,早就站了起来,低眉顺目,怯怯地问了一句。

“哈,这小子不傻,知道五招太多了,不过要是真的能扛下三招,在外门弟子中也算佼佼者了。”

“切,堂堂内门弟子居然和一个刚入门的外门弟子打斗,真不要脸!”一个内门女弟子似乎很看不起温特福。

“秋韵师姐,你看三招之内,新来的弟子会不会输?”旁边一个胖胖的女弟子,向刚才说话的,身材高挑的女弟子问道。

“苗儿师妹,你很看好温特福吗?我倒希望他输掉。”秋韵冷冷地说。

大多数弟子是想看看,温特福怎么**逸尘,甚至越残酷越过瘾。但也有少量像秋韵那样的,并不希望嚣张狂妄的人赢得比赛。

“咳——小子,算你识时务,本大爷的五招可不是那么好接的,怕了吧。就依你,三招,但是你输了得学着狗熊的样子,在这广场上爬一圈。怎么样?”

温特福以为逸尘是在求饶,觉得自己在这么多的师兄弟面前,大大地露了一把脸。

“既然你已经提出条件了,那我也说个要求,咱们顺便赌点积分,败者付给胜者五千个积分,然后再爬。怎么样?”逸尘脸上保持微笑,看起来很恭敬地样子。

“哈哈……真是财运来了挡也挡不住,好,我答应你。但是你有五千积分吗?”温特福开心得合不拢嘴。

开始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过人之处,现在看来,唯一与其他弟子不同的就是太过愚蠢。

五招不敢接,三招难道就能扛了,笑话!五千积分,那可是内门弟子做半年任务才能得到的积分,只要三招,就赢过来了,还有什么比这更爽的吗?

“当然有,随时都可以验证。不过哪位愿意做中间人呢?”逸尘掏出积分牌,晃了晃,说道。

“这位师弟,你叫逸尘是吧,好样的。不管胜负,你这份勇气都值得佩服。把你的积分牌给我,我为你们做中间人,怎么样?”说话的是秋韵,但声音却不是刚才的冷冰冰,而是很温和。

“居然是秋韵师姐做中间人,她那么高傲,这次怎么会插手管这种事?”

“你懂什么?秋韵师姐一定是想讨好温特福,毕竟人家是都城温特家族的少爷。”

验过积分牌后,便可以开打了。

温特福仗着身高力大,几乎不作调整,抡起钵大的拳头,居高临下轰将下来……

硕大的拳头上青筋暴起,战气隐隐聚集,蕴含着无上的威压,笼罩着以拳头为中心的数米空间,挟带凌厉的破空声,如同晴空霹雳呼啸而来。

这一拳抢占先机,五品战督凝聚的战气威力非同小可,大有一招制胜之势。

“雷拳,玄阶战技。温特福师兄把他的最强战技使出来了,看样子不用再来第二招,就已经胜利了。”旁边有人惊呼。

战督五品,在内门中都算得上高手,何况还有玄阶战技,尽管是玄阶下品,但依然是战技,比之一般家族的普通技法要强上数倍。

所以其他弟子认为,身为外门弟子的逸尘,无论如何也接不住温特福如此强势的一拳。

远处有两位白袍老者姗姗而来,其中一位正是任务阁长老。

他指着逸尘对另一位说道:“大长老,就是那个外门弟子叫逸尘,有一枚五阶魔核。您看要不要阻止他们?”

“不用,让我看看这小子拿什么对阵温特福。胆子不小,就不知道有没有两把刷子。玄天宗外门弟子考核成绩最好的,是不是运气一会儿就知道了。若是悬殊太大,我们再出手救他。”大长老微微一笑,站在一旁观看。

“来得好!”逸尘暗喝一声。脚尖一垫,身形一闪,在大拳即将砸到面门之际,整个身体划出一道弧线,避过拳峰,诡异地出现在温特福的身后。

同时一掌击出,直取对方后心……

“咦~~~怪了!”见逸尘运用溜之大吉,来避开温特福的攻击,大长老不禁眉头微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玄步凌风,玄阶功法。天哪,这小子居然会玄步凌风,怎么可能?这可是内门弟子都难以练成的玄阶上品功法,他真的是外门弟子吗?”

旁观的内门弟子眼尖,已经窥出逸尘迅捷身法的来历,不由得大叫出声。

“不错,多少内门弟子想练却又无法练成的玄步凌风,他怎么能用得如此麻溜?”逸尘的闪亮登场,简直是让众弟子们大惊失色。

温特福处心积虑的一拳落空,心知不妙。但毕竟是内门弟子中的强者,虽有些意外却临危不乱,反身一记左旋腿,在让过掌击的同时,踢向逸尘下盘。战气所至,扬起地上的尘灰。

尘灰上扬,迅速将两人包围,场面一片模糊。这本是温特福借地势所使出的诱招,接下来准备利用逸尘眯眼难睁之际,再冲拳予以一击制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