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忘年之交/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逸尘显得很是无所谓,淡淡地说道:“胆子当然有,只是,您自己为什么不去?我一个小辈,修为又这么低,不过就算为了得到灵树枯枝,我也会去碰碰运气。”

“但是我知道,前辈是不会看着我去送死的,所以……还是您自己去吧。”

欲擒故纵,如果自己先提出条件,只怕对方要讨价还价。还不如以退为进,看看这位东方大帝的胃口再说。

“我自己要是能去早就去了,干嘛还要找你。”木芒欲言又止,感觉有些为难,思忖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轻声说道:

“幽阴门和鬼界对我没有任何威胁,只是我不能干涉他们,上古战场的暴戾之气更是与我无关。天南地北我都能去,只有西方不行,那是金收那个老家伙的地盘,我曾经发誓永不踏入。”

“再者,我暂时不能离开这里,我要守护这棵极力草,看见了吗,就是灵树枯枝的缝隙里长出的那个,对,看起来很枯黄的。”

“你可别小看它,对我来说,它是无价之宝,虽然还没有完全长成,而且还需要我的内力帮它,但是,我已经等它千年之久,这几年就快成熟了,我绝不能离开。”

“我要研制一种顶级丹药,这是传说中药效能够达到极致的药物,没有人见过。经过我数千年的摸索,终于找出一些门道,我有信心制造出第一颗这样的丹药之王,也不枉我这么多年背负的丹王药王名号。”

“于是,我不辞劳苦,四处奔波,踏遍了天罗大陆的每一个山脉。甚至百万里之外的其他大陆,各处名山大川,都有涉及。尝试过无数药材,经历过无数次试验。虽然也制造出不少七级甚至八级丹药,但对我来说,那都是失败。”

“失败的原因是缺少关键的一味主药——极力草!这就是我千年来对它精心呵护,不离不弃的初衷,这是我有生以来发现的唯一一棵极力草,我不能放弃。”

“而其他的辅助药材已经备齐,独缺比翼花。所以,这件事还必须要交给你才行,你具有先天五行之体,相生相克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妨碍。另外比翼花在你的身上,不会失去半点药性。”

逸尘算是听明白了,木芒要利用自己的先天五行之体,维持比翼花的药性。若是换个人去,就算顺利得到比翼花,也难保其完整有效。

怪不得木芒会招来自己,却是因为体质的缘故。

不仅要采到比翼花,而且还得保证药效。

“前辈,我可以答应您,但是,您觉得我这样的修为,能到得了幽冥阴山大裂谷吗?我死了没关系,要是误了您的比翼花……”

逸尘脑子里算盘打得飞快,心想你总得给我点保命的手段,让我能活着回来,才能完成任务吧。

既然只有自己才能达到要求,那提点条件也是理所当然,各取所需嘛。

“瞧你那猴急的样,我说过就这样让你去吗。你现在就是想去,我也不能让你去送死。”

木芒早就看透了逸尘的心理,很笃定地说:“再有一个多月,云霄密室的修练就会结束,到时候你的修为估计到不了帅级,不过没关系,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至少能从幽冥阴山大裂谷活着回来。”

随即木芒意念一动,一道道金色光芒从逸尘的头顶进入身体。

瞬间,逸尘觉得大脑里闪现出无数带着文字和符咒的信息,有序而源源不断地展现。

突如其来的大量信息冲击着大脑神经,使逸尘头脑发胀头痛欲裂。

“结界沟通大法…………,疗伤圣手…………”

虽然头脑发胀发痛,可心里却暗暗惊呼,这些都是木属性中最高级的实用功法,并不是用来直接杀人,但远比普通的玄阶上品强多了。

结界沟通大法,可以通过法则与天地沟通,利用一切现有的材料,按照一定的方式,布置成结界阵法,阻止或者控制对手。

在遇到逆境以及危机的时候,不失为一种逃生甚至反败为胜的手段。

疗伤圣手,则是医者最高级的疗伤方法,以生机之力对抗伤病。只要伤者还没有死透,都能够运用此手段。

就算不能立马起死回生,至少也可以最大限度的为其续命,以便争取时间去寻找治疗的药材。

如果由木芒施展疗伤圣手,那人即便死了,只要躯体未烂,都能恢复生机。

尽管目前还不能掌握其精髓,不过假以时日,逸尘相信,自己一定能融会贯通。

嗖——

又是一道光芒射入逸尘头顶,差点将他击晕过去,浑身打了个激灵,却突然感觉大脑一片清澈澄明,并由此使得意念瞬间加强,似乎能洞察方圆数里范围的异动。

好强的精神意志力!

原来是木芒在为逸尘增强精神力,让他提前预判附近的危机以及机会,再决定出击或者逃逸。

“我本不是以意志力见长,所以只能帮你这些了,好在你基础不弱。以你现在的意念能力,一般的危机应该能提前感觉,但是如果遇到修为比你高得太多的强者,比如战王级别,就不要使用意念侦查,否则会遭到反噬。千万记住!”

木芒的谆谆教诲,如同重锤敲击在逸尘的心上。

另外,木芒还送给逸尘许多晶石,是晶币的原材料,可以兑换晶币以增加他的购买力。

木芒的慷慨让逸尘惭愧不已,心里想过要从木芒处弄点好处,却没想到居然会得到这么多,真是枉作小人。

欣喜之余,低着头红着脸,非常地不好意思。

这边还在惭愧自责,觉得羞于见人,那边却又传来声音:“这些是你保命的手段,要勤加练习。另外你带着这块令牌,去天云城找太岁,他会帮你加深功力,不过却未必能给你提升修为。然后还要到天之眼,取出玄木精……”

木芒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地反复叮嘱逸尘,像一个老太太在嘱咐正要出远门的孙子,唠唠叨叨不厌其烦。

逸尘深知这次西行的危险,他也从木芒的话中感到一种关心,由衷的关心。

虽然这是一次交易,但对这个小辈,木芒是真心地喜欢。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都无法成为朋友;有些人仅仅是一瞥之间,便相知相惜。

爱情如此,友情亦如此,这便是缘。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逸尘有一大半是在木芒的洞穴中度过。

在木芒的指点下,逸尘修练的功法战技进步神速,就算是战帅初级的强者也未必能超过他。

但修为却正如木芒所说,到了战将九品之后便不再提升,怎么努力也无法捅破将帅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只是苦于洞中空间不大,逸尘的结界沟通大法,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无法实施,乃是美中不足。

不过,他对于结界沟通大法的理解,已经是更深一步,唯等出去以后勤加修练,势必有所成就。

“你的五行血脉已经激活,丹田及身体内所能接受的五行之气增大了很多倍。也就是说,你要吸收并炼化比以前多至少百倍以上的五行之气,才能像原来那样升级。”

而战帅和战将之间的差距巨大,放眼天罗大陆,一万个战督级别的修武者,能有百人成功踏入战将级,但是一千个战将级的修武者,未必能有一人突破至战帅级。

修武如同登山,起初只要用力,大家都能不相上下,正所谓勤能补拙;待到攀至山腰,差距便显现出来,勤已经不能解决问题,更多的是靠实力。

将至山顶,看看离山巅近在咫尺,似乎只是举手之功,但是在这个时候,大家的实力已经消耗殆尽,绝大多数人无缘登顶,只有极个别有毅力有韧性的人,凭着一股意念和坚持,才能到达巅峰,睥睨众生,笑看天下。

而修为的高层次提升更难,不仅要意念和坚持,还要有天赋、悟性,甚至机缘,先天和后天缺一不可。

所以武者遍天下,王者能几人。

一段时间的相处,一个修练,一个指点,这一老一小早已成了忘年之交。

临近分手,木芒竟有千般不舍,用手抚着逸尘脑袋,语重心长:“逸尘,此去艰险,要多加小心。若是万不得已,那你……还是保命要紧,至于比翼花,不要也罢,以后还有机会。”

“出门在外,处处小心,我现在所处的这个层次,不能干预你们人世间的纷争,否则也会遭受惩罚。所以一切都要慎重,量力而行……”

“前辈,结果怎样不是现在该想的,我会尽力。”见木芒好像有些哽咽,逸尘也觉得鼻子酸酸的,为了让木芒放心,又加了一句:“无论如何,三年之后,我一定带着比翼花回来见您。”

幽冥阴山大裂谷,黄泉裂,纵然是龙潭虎穴,我逸尘也一定要闯一闯,哪怕是九死一生,我逸尘也决不后退。

遇强则强!此乃男儿本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