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杀无赦/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怎么回事?

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惑不解,没有人能看出逸尘的修为,更没有人会想到,逸尘竟然能抗住战将高手的全力一击,而且还击退贝塔。

虽然大感意外,各人心里却是滋味不同。

姜凤怡更多的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不在意逸尘的修为,只要他安全,就是万幸。

村民们想的是逸尘小小年纪,如此强悍,看样子逸石村的劫难能安然度过了。

而此刻,贝塔等人的心里却正经受着惊涛骇浪,这一变故简直难以置信。

本来贝塔带来几个手下,是为了从逸长春口中,得到玄铁铜矿的具体方位,然后让这几人负责安全,看护玄铁铜矿。

而且以逸石村村民的生命作为筹码,逼迫逸长春就范,只要得到玄铁铜矿,自己就是大功一件。

连逸石村的信使都被劫杀,外界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更不会有援兵赶来救助,本来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却不料在即将成功之际,凭空来了这么一位霸道的杀神。

一出手便连杀三人,而且面对贝塔的攻击,居然敢收起那寒气逼人的宝剑,只用单手应招。

此乃何等大胆,又是何等地不把对手放在眼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待贝塔发话,身后的四位战督九品高手,齐齐跨出一步,各亮刀剑,施展手段向逸尘扑来。

他们个个身手敏捷,实力强横,在天云城也算小有名气,加上时常跟着贝塔,耀武扬威惯了,根本就没把逸尘放在眼里。

所以也不讲究配合,就这么大大咧咧,气势汹汹地杀将过来。

“鼠辈找死!”逸尘大喝一声。

双掌交错,一股由黄绿红三色组成的五行之气,自掌心急速扩散,强大的能量波及四方,仿佛撕开空间,发出嘶嘶声响。

随着逸尘双掌划出一条月牙形的弧度,磅礴的五行之气爆射而出。

空气一阵滞阻,然后发出刺耳的尖锐声。

哗啦啦——

四位战督九品手中的刀剑,被逸尘的五行之气震得寸断,变成碎片洒落而下。

紧接着,四位高手齐刷刷地横飞而出,如狂风中的破絮,足足飞出三十多米,软绵绵地倒在地上鲜血乱喷,虽未断气却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好小子,拿命来!”

一行九人,气势汹汹信心满满,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地来到逸石村,用卑劣的手段残杀无辜村民,威逼村长逸长春。

当时何等威风何等狂傲,仿佛逸石村众多村民性命全数掌握,丝毫不带怜惜,俨然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却不料只是片刻之后,风云突变。

逸尘在几息之内,接连斩杀七位战督级高手,而且是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如此的杀伐果断,出手狠辣,就连逸石村的一干村民也看得心惊肉跳,这小子离家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竟有此等手段。

“你,贝塔,陈凤秋的走狗。这里山清水秀,你既然来了,就别再走了,永远地留下吧。”

逸尘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就将贝塔判了死刑。

父母、家人、乡亲,是逸尘的逆鳞,谁敢招惹那必是不死不休,所以此刻他根本没打算放过贝塔和刘安。

“留我?你还差了点……”话音未落,贝塔翻身上马,准备丢下刘安,自己逃之夭夭。

贝塔久历江湖,绝非无能之辈,眼下局势,已不是自己一人能够扭转,纠缠下去更难脱身。

跟性命相比,脸面不再重要,于是打定主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况且自己来自西泽帝国,只要今天逃出生天,玄铁铜矿终究不会落到别人手上。

届时,不仅逸长春,逸尘,就连逸石村所有人,都将遭到灭顶之灾。

哼,你小子就等着瞧吧。

至于刘安,这种小人物,死活已经无关紧要了。

贝塔双腿一紧,马儿吃痛,一声嘶鸣,前腿腾空而起……

“想走?我还没同意呢。”逸尘冷哼一声,凭空一掌便将那匹高头大马击毙当场,随即一个玄步凌风瞬移三十多米,对着贝塔就是一拳轰出。

晴空霹雳——

本是蔚蓝的天空,突兀闪过一束刺眼光芒,仿佛将天地撕开一道巨大的裂口,随着光芒闪过,一声炸雷震耳欲聋。

此乃玄阶上品战技,霹雳拳拳法中充满霸气的一招。

以逸尘现有的战将九品修为,再输入五行之气,足以发挥霹雳拳的绝大部分威力。

即便对方是同阶修为,恐怕也难逃厄运。

这不是区区一个战将七品的贝塔,所能够应付的。

贝塔上马欲逃,马儿却被击杀,正从空中落下尚未着地,便被逸尘欺身前来。

虽然相隔仍有数十米,但贝塔躲闪已是不及,只能仗着修为凭着肉身,实打实硬抗来拳。

嘭——

犹如两头巨兽撞击,发出的轰鸣声激荡着众人的耳膜,战督级别的高手被震得耳鸣目眩,而战师级的则直接被震晕过去。

拳头并没有砸到贝塔身上,逸尘的战气发出之后,反而收回了拳头,仅凭战气肆掠,便已经击中贝塔。

好在贝塔不仅修为接近战将八品,而且练就一身铜皮铁骨,才能经受这一击而不命陨当场。

饶是如此,胸口也赫然出现一个凹坑,深达数寸,庞大的身躯如激流中的一片枯叶,被巨大的能量涟漪包裹,然后抛出二十米之外。

噗~~~~~~

这一拳包含着由精纯的五行之气组成的战气,虽然没有直接击毙贝塔,却也将他的内脏震碎。

贝塔的五脏六腑受伤严重,胸内如翻江倒海一般,这一口吐出的不仅是鲜血,还是夹杂着内脏碎片的心血。

这是贝塔出道以来,所受到的最大打击。此刻他面如白纸,气若游丝,凹陷的蓝眼也充血变成通红,只有那一撮山羊胡在出气的时候微微飘动,能证明贝塔还勉强活着。

“为我报仇……”当逸尘在贝塔胸口再补上一脚的时候,贝塔所有生机尽数消失,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捏碎了怀里的一块玉符,然后绝望地闭上双眼,气绝身亡。

与此同时,一丝肉眼几乎看不见的暗光,幽灵般地附到逸尘身上。

……

另一方天地,西泽帝国的某座宫殿内。一个身着紫袍的中年,负手而立。

“启禀殿下,特遣处传来消息,贝塔大人的玉符突然破裂,不知……”传信的官员话未说完,忽然空气一阵氤氲,紫袍中年已踪迹全无。

下一刻,特遣处。

紫袍中年看着摆满玉符的桌上,第三排的第二格,玉符的碎片残渣静静地躺在那里,占据着原本玉符的位置。

这是贝塔的本命玉符,只有在贝塔死后,玉符才会碎成粉末,但凡他还有一线生机,玉符都不会碎得这么彻底,至少还能留下半块。

“通知希格玛,马上查清贝塔的死因,并找出凶手。”紫袍中年满脸怒气地下达了命令。

堂堂西泽帝国的特遣人员,居然在地位低下的天罗大陆陨落,简直不能忍受。身为帝国的王子殿下,深感颜面受损。

“属下遵命。殿下,那凶手怎么……”特遣处的主管恭敬答道。

以西泽帝国特遣处的专用追踪手段,找到凶手自然不难,但是,主管还想问问该怎么处置凶手,却又不见了殿下。

唉,殿下永远是那么性急……

逸尘将八位死者的储物戒指,统统收入囊中。看了刘安一眼,却不理会。

径直走到父母处,再次扶起逸长春,运用疗伤圣手为他疗伤,并分发丹药给受伤的村民。

半个时辰后,见逸长春的伤势已无大碍,逸尘轻舒一口气,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向刘安。

“你,你别过来。”相信此刻,刘安情愿被逸尘一掌劈死,也不想见到那看似和风细雨,实则暗藏杀机的样子。

逸尘每走一步,刘安的心脏就猛地颤抖一下,内心的绝望就又多了一分。

刘安心里明白,刘逸两家的仇恨由来已久,自己多次算计逸家,若不是逸长春光明磊落,不假手于人,以他与天云城城主公孙宏的关系,哪怕稍有暗示,刘家可能早已被灭。

但现在逸尘羽翼渐丰,已非当日疯癫少年,此番遭遇,自然不会手软,刘安不再心存侥幸。

逸尘一步一步走得很笃定,似乎漫不经心,但在刘安看来,就像是牛头马面拿着铁钩铁叉,慢慢地戳开皮肉,一边欣赏着他痛苦的模样,一边不紧不慢地将他放进那早已沸腾的油锅。

这种煎熬让刘安无比恐惧,真是生不如死。

而这正是逸尘所需要的,杀一个人容易,难的是摧垮他的意志。

从被刘西欺侮,到百里森林差点被袭,逸尘就恨透了刘安和陈凤秋,将他们列为必杀之人,虽然陈凤秋不在,但杀了贝塔也算稍稍出了口气。

逸尘满面寒气,慢慢逼近刘安,并不急于出手,而是缓缓说道:

“刘安,你勾结陈凤秋,串通黑鹰强盗团,在百里森林要劫我逸家车队,在天云城又强夺釉料,打伤车队护卫,现在居然带人侵入逸石村,杀我村民……你自己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