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命悬一线/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嘿嘿!不行了吧。早就叫你放弃无谓的抵抗,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免得我多消耗功力。”埃尔法见逸尘处在挣扎阶段,得意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一旁调息的无痕,十分痛恨埃尔法的卑劣行径,但以她的修为实力,根本没有能力参与到两人的对战之中。

虽然心有不甘,但无痕也只好不动声色地关注着战况的发展。

眼见逸尘的身上已经开始被淡蓝色的烟雾笼罩,烟雾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实体。

面对烟雾肆无忌惮的侵蚀,逸尘似乎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慢慢地,逸尘的头发上已经凝聚成细细冰霜,接着是眉毛也挂上了粒粒冰珠。

甚至他的整个身体,开始变得僵硬,还在微微颤抖着……

情况十分危急,逸尘一旦支撑不住,就只有死路一条。

心急如焚的无痕,见埃尔法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逸尘的身上,便小心翼翼地向那十位大汉靠拢,并用眼神与他们交流。

十位大汉根据无痕的指示,从地上缓缓站起,待无痕靠近后,偷偷地张开九练玄铁铜丝网,站成一个阵势

十一人一起暗暗发功,经过片刻的催动,九练玄铁铜丝网阵法已经逐渐成型,无痕带着大家轻步移动,从后面悄悄靠近埃尔法。

逸尘的全身僵硬没有延续太长时间,就感觉有一股热流从日月空间里窜出,同时听到传音:“有高大帅在,这点寒气不算什么,我保你无恙。”

热流经过丹田,转入血脉,再经由肌肉,将阴寒之气向外逼出,然后形成一层屏障,把逸尘身体表面包裹起来,阻止寒气入侵。

很快,逸尘感觉浑身转暖,血脉运行接近正常,肌肉不再痉挛,甚至连头发眉毛上的冰霜,也渐次融化,变成一丝雾气,消失在眼前。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却瞒不过埃尔法的眼睛,眼前的状况让他一愣,深感诧异。

但埃尔法久经战场,绝不会被变故惊扰,当下凝神静气,自然而然地加大了右掌的力道。

他不会相信,一个战将级别的少年,真的能够破去战帅强者的千里追魂掌。

嘶……嘶……

一股股阴鸷的寒气绵延不断地从埃尔法的掌心发出,几乎全无保留,毫无花假地涌向逸尘。

单以逸尘体内的火属性元素,根本不足以防御,应该很快变成一座冰雕。

然而,经过高大帅的‘调理’,逸尘对于汹涌而至的寒气,却浑然不觉,寒气只停留在他的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淡蓝色漩涡,根本无法进入身体。

而且被埃尔法暂时禁锢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逐步解除,逸尘的身体也慢慢恢复。

在埃尔法狐疑的同时,逸尘正在蠢蠢欲动,酝酿着进攻……

突然,一张大网从空而降,严丝密缝地罩向埃尔法,原来是无痕率领十位大汉,启动九练玄铁铜丝网,趁埃尔法一愣神的工夫,偷袭而至。

“可恶——”

堂堂追魂杀手埃尔法,从来只有偷袭别人,却不料这一次被无痕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恼羞成怒的同时,反手一掌拍出。

蓬~~~~~~~

这一掌乃埃尔法在遭遇突袭时,条件反射般发出,十足的力道毫无保留。

启动九练玄铁铜丝网的十一人,有六人被这一掌震出数十米之远,胸中激荡鲜血狂喷,其中三人更是死于非命。

但是,在无痕以及剩余四人的坚持下,九练玄铁铜丝网却不受干扰,依然如影随形地将埃尔法罩在其中。

这是一套阵法,一经启动便威力巨大,虽然催动之人的修为最高只有战督五品,灌输大阵的能量还不够困死埃尔法,可短时间内,足够让他手忙脚乱一阵子。

一柄柄玄铁柳叶刀,在九练玄铁铜丝网的笼罩下,飞速旋转,随着大网的收缩,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内,如同夺命凶器,杀向埃尔法。

呼呼——

饶是埃尔法艺高胆大,双掌翻飞,却收效甚微,九练玄铁铜丝网乃极细极软之物,而且中空透气。

掌力所到之处,被空气卸去大半,最多让能量涟漪波及,正面网丝受力扩张,而反面却又同时收紧,依然保持阵型不被破坏。

呲呲~~~~~

对于埃尔法来说,柳叶刀的杀伤力还不足以致命,但划在身上形成道道细微伤口,疼痛却是难免。

“气死我了!”被一个小小的网阵困住,埃尔法非常憋屈,更觉得颜面扫地。

他尝试各种办法,企图破开封锁,毕竟战帅强者还是有超强手段的,一番左冲右突之后,九练玄铁铜丝网的威力大大减弱,加上布阵之人伤了大半,无法继续输入大量的能量。

“破——”

在埃尔法的一声怒吼过后,本已摇摇欲坠的九练玄铁铜丝网大阵,被轰开一个巨大缺口。

坚守在阵地最前面的无痕,首当其冲,正被气浪击中,五脏移位六腑翻腾,身体如断线风筝,倒飞三十米后,惨然跌下。

鲜血喷洒一地,眼见得是出气多进气少,遭受重击的无痕已是命悬一线。

其余四位壮汉亦被能量涟漪波及,两人命丧当场,另两人也身受重伤……

而偌大的客栈,漂亮的两层竹木结构的风情小楼,竟在埃尔法一掌之下,支离破碎,哗啦啦地倒下一片。

原本在客栈内休息的游客,此时争先恐后,一个个没命的逃将出来。

出于本能,还来不及思考,就连滚带爬地离开危墙之下,有的赤着脚,光着膀子。

个别妇女本来躲在客房内,偷偷地解开衣襟,轻轻地扇着,以缓解暑气,冷不丁遭此变故,也顾不得失态,就这么敞开上衣,半露出傲人的双峰,惊慌失措地冲到院子里。

“哟,羞死了!”一个同为女性的游客,轻声娇呼,将头埋入自己男人的胸膛。

“谁家的婆娘,不知廉耻……”男人一边骂着,一边回头,待见到那位敞胸露乳的妇女后,却说不下去了。

干瞪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某处,嘴巴也忘记闭上,就那么张开着,顺着嘴角,哈喇子流了一地。

“死相,色鬼!”女人被哈喇子淌在脸上,抬头看见男人的贱样,恼怒地骂着,并用双手捏成粉拳,砸在男人的身上。

噗……

便在此时,逸尘终于在摆脱束缚后,从日月空间唤出苍木剑,一招怀中抱月直刺埃尔法。

“啊……”

这一剑刺出的时间,恰逢埃尔法破阵的当口,猝不及防,正中后心部位。

剑尖深入三寸有余,伤及心脏,距离心脏要害部位不过咫尺之遥。

埃尔法稍一呆滞便运功抵御,力保心脏不再受到更大伤害。

战帅强者的肉身,防御已经非常强悍,一般战将级别的高手,是无法刺穿肌肉的。

以逸尘的功力,就是毕其功于一役,要想刺杀埃尔法也是不可能做到。

但是,有苍木剑在手,效果自然改观,苍木剑乃堂堂皇者之器,虽然逸尘的功力还不够让它发挥到极致,即便如此,仍然轻易刺入埃尔法的心脏,只差一线就能危及性命。

然而仅此而已,逸尘与埃尔法的实力差距还是相当巨大,在埃尔法运功抵御之后,这一剑已成强弩之末,难以再进毫厘,任何努力也属徒劳。

“皇者之器!”

在逸尘为功亏一篑懊恼的同一时间,埃尔法更是惊魂未定,却还是忍不住惊叫出声。

本想以自己堂堂战帅中阶的实力,如果不是想戏耍折磨这个毛头小子,只需一招半式就可取他性命。

却不料过于托大,差点命丧对手的皇者之器。

身受重伤的埃尔法眼睛一亮,被苍木剑所吸引,贪婪之心顿起。

有心斩杀逸尘,夺得皇者之器,又心存忌惮。若是勉力为之,也许能够如愿,却要牵动自身的伤势,恐怕得不偿失。

好在苍木剑的寒气极强,但与埃尔法修练的阴寒之功并不冲突,心脏被刺暂无性命之忧。

可血管破裂引起的大量血液外冲,寒气过量侵入带来的血气逆行,严重阻碍了心脏功能,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找个地方,慢慢修复,此刻实在是不宜再作运功打斗。

而且皇者之器并非俗物,若不能斩杀逸尘,即便拿到也不能物尽其用。只有在原主人陨落,或者授意的情况下,皇者之器才能为其他人所用。

“今天就便宜你了,以后再找你算账。”埃尔法封住自己的心脉,留下一句狠话,带着满脸的贪婪和不甘,飞也似地从逸尘的眼前消失……

“无痕——”逸尘箭一般的窜至无痕面前,抱起她查看伤势。

“逸尘……我还活着么……”无痕费力地说着。

淡绿色的衣裙早已被鲜血染红,仿佛绿叶之间盛开的花朵,鲜艳而刺眼,妩媚而惨然。

鲜血中还有一些细碎的物质,应该是脏器碎片随着鲜血,一起被喷吐出来。

原本俏皮活泼的脸上,此刻显得苍白憔悴,眼神也黯淡无光,依偎在逸尘的怀中,静静地露出一丝微笑,尽管只是一丝微笑,却也是勉力支撑。

‘噗’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连同内脏残渣喷出,无痕虚弱的身体渐渐瘫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