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虎夔斗/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杏老,您……啊,这……真的是六阶灵草参灵草。”花飘零刚想埋怨杏老失态,却也被眼前的参灵草震撼了。

好在毕竟是一堡之主,很快就压下心头的喜悦,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态。

两株参灵草,还带着勃勃生机,静静地躺在储物戒指里。草儿送药的时候,就告诉逸尘,日月壶能让参灵草保持生机,永不会枯萎。

但凡灵草类,新鲜的药用效果远胜干草百倍。

有了这两株参灵草,杏老和花飘零就等于预订了两个王位。

做梦都不敢想的六阶灵草,居然就被逸尘当成礼物,随手送给了自己。任凭花飘零和杏老再如何镇定,心里也免不了砰砰直跳。

特别是杏老,如果不能踏入战王级别,那么他的寿命活不过一百五十岁,也就是时日无多了。

但是如果冲王成功,则可活八百岁,而且灵魂能够脱离肉身,就算肉身被灭,只要灵魂逃脱,依然可以存活。

所以,在这一点上,把逸尘比做再生父母,杏老都不觉为过。

难怪老爷子失态,其实这才是人的本性,平时藏着掖着,端着架子,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那都是装给别人看的。

一旦得到的超过想象太多,绝大多数的人会把持不住,露出本性。

很多时候,掌握人的本性,并加以利用,通过调动对方的yuwang,调整贪婪程度,给予希望和信任,以达到驾驭对方,实现自己的目标。

——这就是心术,谋术!

当然,逸尘这么做,只是为了感谢他们,并没有要利用的意思。

但花飘零和杏老心里,却已经把逸尘当着上天派来的使者,否则怎么几天之内就能够拿出三株参灵草。

多少人梦寐以求,却从未见过的参灵草,就从逸尘手中轻易送出,说不定他身上还有多少这样的天材地宝。

这小子来头一定不小!好在逸尘已经是花木堡的朋友,恩人,现在又是客卿长老。

杏老和花飘零,从来就没有这么幸福过。

但逸尘却已经离开了花木堡,踏上了新的征程。

他走得很匆忙,甚至没有去和穆通告别,因为穆通外出执行任务;也没有去看看无痕,想去,却又无法面对。

死亡沼泽的称呼,主要出自于内圈的死亡陷阱。

虽然面积不大,约占整个死亡沼泽的十分之一,乍一看古井无波貌似平静,但实际上远远不是这么一回事。

首先是魔兽,与外围的不同。

逸尘在死亡沼泽中部的危险沼泽,斩杀的鱼鸟兽,属于四阶魔兽。

一年多前,在依兰圣山玄天宗的禁地,遭遇的伐木魔兽,属于五阶刚刚进化到六阶魔兽。

那是逸尘见到的最高阶魔兽,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而据说在死亡陷阱,五阶魔兽算弱的,六阶魔兽属于正常实力,七阶魔兽才是强者。

对应天罗大陆的修为等级,六阶魔兽的实力相当于战王强者,在落英王国几乎可以横行霸道了。

因为落英王国以医者和丹师居多,修为达到战王级别的比其他二等王国明显少,只听说王宫内有一位战王,但没人见过。

而六阶魔兽却不止一只,何况还有相当于战皇级别的七阶魔兽的存在。

放眼整个天罗大陆,目前还没有见到过活着的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更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战皇。

可以想象一下,两年前的皇级墓葬,就使修武者趋之若鹜,还仅仅是一个墓葬。

就连苍木剑这柄皇者之器,拿在逸尘手里,都能逼退西泽帝国的战帅强者埃尔法。

如果战皇本尊在世,那种睥睨天下笑傲苍穹的高度,又有谁敢直视?

至于魔兽,六阶开始有人类幼童的智慧,化成人形听懂部分人类语言,可以用简单的肢体动作与人类交流。

传说七阶就能听懂人类的绝大部分语言,能和人类进行语言交流,若是幻化成人形,根本没有人能够分辨真假。

高大帅说过,方圆世界的试验基地介于危险沼泽与死亡陷阱之间,相对更靠近后者。

由于高阶魔兽的出现,使得死亡陷阱成了名副其实的禁地,真正的无人区。

所以方圆世界的罪恶行径一直没有暴露。

其次是环境,进入死亡陷阱区域,满目之下皆是坦途,看似一马平川,实则处处陷阱。

你根本就不知道,脚下的大地,哪一块是实地哪一块又是无底深渊。一步踏错深陷其中,越挣扎越下沉,直至被无情的沼泽吞噬。

有多少不信邪的强者,修为高深实力强横,却被这些不起眼的沼泽剥夺了性命。

真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进去就回不了头了。

有人说,不就是小小的沼泽吗,修为高的人可以御空飞行,咱不落下不行吗,再说了,就算掉下去,一提气不就上来了。

可现实是,这些人死得更快。

别忘了,这里有禁制,不能飞行还压制修为。

另外,这里是死亡沼泽的核心地带,沼泽地下有着巨大引力。

当你深陷其中的时候,脚下是没有支撑点的,每一次提气发力,都会让自己陷得更深。

只有长期生活在这里的极少数物种,经过无数代经验的累积,才能够适应和熟悉这样的环境,并从容应对。

很多自以为是的人,就真的在阴沟里翻船了。

最后是温度,这里昼夜的温差特别大。

白天,尽管太阳很难照到地面,但热量还是可以被地面上的空气吸收,正午时分的温度可以让冷水沸腾。

到了晚上,沼泽就吸收了地底传来的极寒之气,半夜时分的温度不仅能让沸水立马结冰,而且还会速冻一般动物的血液,使之成为一具冰冷的僵尸或者冰雕。

神奇的是,沼泽里的淤泥却不会结冰,高级魔兽也不会被冻住。

逸尘深知此行危机重重,不过性格决定了他永远不会轻易放弃。

在高大帅的指引下,逸尘小心翼翼的靠近死亡陷阱区域,时刻保持高度警惕,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

嗡~~~~~~~

空气中突然一阵氤氲,逸尘无法前行半步。

前方的空间似乎已经被禁锢了,虽然看不到任何痕迹,视线也不受干扰,但是逸尘知道,空间被禁锢以后,外面的进不去,里面的出不来。

至少是战王级别的强者,才能做到这些。

战帅强者只能暂时禁锢,而且对内不对外,里面的人出不来但外面能进去。

就像埃尔法,禁锢了逸尘,却被无痕他们从外面用网阵给罩住了。

逸尘退后几步,站在安全地带。一般情况下,被禁锢的空间不会移动,也不会扩大。

嘭——

打斗声从禁锢的空间内传出,逸尘定睛看去,远处的空中有两人悬浮虚空,激战正酣。

交战双方的实力达到什么程度,逸尘不敢乱说,但这却是他从小到大迄今为止,所见的最高级别的战斗,规格高出逸尘的想象。

双方你来我往,攻防转换,速度有时快如雷电交加风驰电掣,有时慢似和风细雨春风入户。

只见一位白脸大汉,拿着一把硕大无朋的斧头,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劈砍之下能斩开天地;另一位青衣老者,没有兵器,却发出雷鸣般的吼声,巨大的声浪震得虚空破碎空间激荡。

仿佛整个天下,只有这两位存在一般,其余的此刻都处于静止状态。

攻防转换之间,风云际会,电闪雷鸣,大地颤抖,日月无辉。

就像两年前,在锁云峰的那片树林旁,观看贝塔希格玛大战玄天宗长老一样,逸尘看得都快入迷了。

吼——

战况突然发生变化,原本交战的两位,此刻从人变成了兽。

先看白脸大汉,身体暴涨数倍,满头满脸的毛发纯白,白得发亮,白得刺眼,张开的大嘴堪比城门,发出震天吼声,金色大斧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巨大的虎爪。

再说青衣老者,更是精彩,牛头牛身,却没有牛角,巨大的牛蹄直径超过三米,却只有一只脚,斗大的牛眼射出一道光芒,如同日月光华。

夔——

逸尘从书中知道,夔乃古兽,与天地同生,强横无比,天下共有三只。

相传有一位人皇,曾经斩杀过一只,用皮作鼓,响震五百里,士气大振,所向披靡,并从此平定天下。

然而,斩夔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与天地同生,那得多少年了,全天下才三只,到现在还没有杀完,想想看,夔有多厉害。

如果按照天罗大陆的魔兽等级划分,夔应该比八阶稍弱,算七阶,但属于七阶中最顶级的存在。

世上有资格杀夔的人,至少也要有战皇高阶的修为和实力,甚至战帝才有成功的机会。

而古往今来,天罗大陆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都是寥寥无几,且都是在数千年前,更遑论战帝了。

再者,即便有能力杀夔,但全天下可能只剩下一只夔,该到哪里去寻找呢,谁又会无缘无故地去寻找这个难缠的家伙呢。

既然敢于招惹夔的,一定是绝顶强者,必有过人的手段,否则只能是自寻死路。

而那只白虎,在打斗中不落下风,甚至气焰更盛,只怕是更强的存在。

按理说他不应该在这里出现,逸尘心里一凛,难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