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拉拢/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犬养特使,你们的诚意好像略有不足啊,看看这些礼物,只有深海黑珍珠,算得上你们的土特产。其余三件原本就是落英王国的,经过你们一加工,怎么就变成贾本国的土特产了?”

巴豹打断正在侃侃而谈的犬养二宝,埋怨道:“拿我们自己的东西来糊弄我,是要考考我呢,还是觉得我只配这些东西?”

“也许特使认为,你们贾本国已经强大无比,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所谓联盟也不过是暂时利用,嘴上说说而已。……我并不贪财,血红石,纯柔金,天雷炸,当然都是好东西,但对于我来说,倒也不缺。在尚未合作之前,你就如此小气,把我当做下人一样打发,……这未免也太过份了吧。”

“哦……哈哈,哈哈,巴豹君稍安勿躁,这只是见面礼。若是我们达成联盟,后续的财宝可是源源不断啊。”

虽然被打断话题,心里有些恼火,但巴豹对礼物的挑剔,却使犬养十分满意。

东巴寨的少寨主,看起来粗犷豪迈,大大咧咧,本以为要费不少心机,方能找到切入点。

谁知几件礼物,就让他沉不住气了,急吼吼地计较起来。这倒是正中犬养下怀,不由得暗自得意。

正如巴豹所说,血红石,柔金,虽然价格昂贵,但确实产自落英王国。

天雷炸则是利用落英王国的资源,加上贾本国的技术,研制出的烈性炸药,威力远远大于其它地方研制的炸药。不过,归根到底,天雷炸还是来自于落英王国。

唯有深海黑珍珠,是地地道道的贾本国特产。只有贾本国的海域,才能发现这样优质的大颗黑珍珠。

深海黑珍珠看似不起眼,黑乎乎的并不透亮,远不如纯洁无瑕的白珍珠。然而,黑珍珠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即便战帅强者都渴望得到的能量。

在这一点上,一千颗白珍珠也抵不上一颗深海黑珍珠的价值,而且除了贾本国,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深海黑珍珠,出再高的价格也休想买到。

犬养二宝的得意,正是基于这点。深海黑珍珠尽管贵重无比,但贾本国的王宫中还是存有不少的。

只要巴豹能够上钩,再给他几颗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犬养特使,既然你代表贾本国,那么说话就得算数,礼物我就笑纳了。但是我先说明一点,今天我不会做出任何决定。”

巴豹的脸色稍有好转,语气也看似和顺了一些:“你可以告诉我,如果联盟,需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又能得到什么,……你们贾本国对落英王国虎视眈眈,这是路人皆知的。”

“……而且你们这次来东巴寨,已经不合礼数。浩浩荡荡数千人,不去王宫觐见陛下,却直接跑到同样是附属国的东巴寨,这一着就让巴某处于尬尴境地。正如你刚才所说,一是修好,二是显威。另外还有第三,就是让东巴寨孤立,不得不跟你们合作。犬养特使,你好阴险!”

“巴豹君差矣,犬养并无此意。”犬养淡淡一笑,深深的喝了一口茶,做出一副陶醉的样子,说道:

“我带这些人来,只是为了证明东巴寨在我们的心中,地位非常高,所以需要我们郑重其事地拜访。”

“当然,这批人也想过来体验一下,落英王国的风土人情,免得以后不适应。他们都是商人,到上国学学经验,也是很好嘛。”

“这一点,就请巴豹君不要计较了,我们谈正事吧……”

按照贾本国的设想,东巴寨出精兵二十万,在龟蛋太子迎娶小公主时,听从犬养二宝的指挥调度,一举拿下王城,控制王宫。

事成之后,可免去东巴寨每年的上贡,并派人协助管理东巴寨。

“区区二十万精兵,我东巴寨还出得起,但是仅凭这点兵力,犬养特使是让我们做炮灰吗?”

单单一个王城,就有守卫军一百五十万之多,外围军队加起来,至少四百万,还不算各附属国的兵力,另外江湖几大帮派,也是兵强马壮。一旦发生战争,国王陛下能够调度的大军有近千万之巨。

“这个帐我们自己会算,你是要灭我东巴寨吗?”

以东巴寨的实力,挑出五六十万精兵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巴豹想知道的是,犬养二宝的底气在哪里,胜算从何而来,甚至其余兵力如何调拨。

“巴豹君多虑了。理论上国王的可用兵力近千万,这个谁都知道。但是附属国,江湖帮派,他们为什么要听从国王的调遣?难道不能由我支配吗?”

听闻巴豹的疑虑,犬养二宝哈哈一笑,然后阴恻恻地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落英王国附属势力一共三十多个,有至少二十个已经归我贾本国控制。”

“巴豹君可以想一想,如果每个势力出兵二十万,再扣去国王预算的出兵数量,此消彼长,我们早已胜券在握。而且何时出手,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中,等到外围的军队接到命令,赶来勤王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喝庆功酒了………”

“你的二十万人马,作为先锋部队,以上贡的名义,冠冕堂皇的进城,国王对东巴寨是最相信的。所以,这个功劳最大,也最轻松的活,就便宜巴豹君了。哈哈……”

让巴豹领着二十万人马,直接对阵王城的精锐军队,居然被犬养二宝说成是最轻松的活。

“胡说!骗我们做叛臣逆子,进城弑王……你,你太用心恶毒……你们岛国之人,偏居一隅坐井观天……却把我们东巴寨当替罪羊,难道真的就认为我们都是笨蛋吗?”

犬养二宝的如意算盘打得精妙,却气坏了巴豹身边的一位随从。

本来是垂手站在旁边,作为陪衬,此刻大步跨出指责。

“魏大成,退下!”巴豹大声喝道。

魏大成号称‘魏一拳’,是东巴寨第三势力魏家家主,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深受百姓爱戴。

他是东巴寨的将军,扮着随从,本来是只听不说,但还是忍不住。

见犬养二宝不仅自视清高,将巴豹不放在眼里,更是对东巴寨和落英王国大为藐视,以魏大成的火爆脾气,自然难以接受。

但被巴豹一喝,魏大成已知失言,连忙低下头去默不作声。

犬养二宝即是有备而来,就不会在意言语上的细节。若是抓住这点不放,固然可以据理力争,却使得摸清对方的来意和底气增加了难度。

“慢着——魏大成对吧,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指责犬养大人,真是不知死活……”

犬养的随从之中,一个长得跟犬养相近的中年人,阴阳怪气地说着,却在话未说完之际,冷不丁就是一拳,向魏大成捣了过来。

不得不说,在两国大臣级的正式外交活动中,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实在是令两国蒙羞。

魏大成出言指责已是失言,破坏了气氛,所以巴豹厉声喝止。

而这位,同样是随从,而且还是来客的随从,在主人已经发话的情况下,居然全无征兆地实施偷袭,简直就是不把主人放在眼里。

如此恶劣的行径,就在大庭广众下发生,大家都没有料到,所以没有听见犬养二宝的呵斥,也属正常。

“放肆!”虽然犬养随从出手突然,看似来势汹汹,但在魏大成面前却根本不值一提。

本已退后的魏大成,见对方话没说完就动手,很是生气,便冷哼一声,伸出右手捏指成拳,不避不闪,迎着来拳一轰而出。

噗呲——

一般对战,魏大成只需一拳,若没有击退对方,自己就爽快认输,‘魏一拳’之名由此而得。

现在双方各出一拳,也分出了胜负。

犬养的随从,被充满战气的‘魏一拳’轰得倒飞数米,砸在议事大厅的立柱之上,软绵绵的滑落,趴在地上,嘴角还有鲜血冒出。

反观魏大成,胜利者应该是得意洋洋地,但他没有,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满脸涨得通红,恼怒异常。

只见魏大成的右拳,中间三指已伤,并向内凹进很深,显然是锐器所致。

明明是两人对拳,而且魏大成高过对方许多,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再回头,犬养随从的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一副奸计得逞的小人模样。

他的手上赫然套着一个用玄铁打造的拳刺,黑亮的刺尖上已经被鲜血包裹。

好阴险的卑鄙小人!

偷袭,暗算,竟然发生在堂堂两国大臣的议事大厅内,是可忍孰不可忍。

巴豹身旁的另几位随从,更是睚眦欲裂,齐齐上前,大有将对方碎尸万段之势,局势一触即发。

“犬养特使,这就是你来东巴寨的诚意吗?”巴豹的开口,阻止了随从的报复行动。

“意外意外……实在对不起!”

犬养二宝从椅子上起来,对着巴豹和魏大成赔礼,然后前走两步,提起一脚,将倒在地上的随从,嗖地一声踢出议事大厅之外,

“这位魏大人的伤,犬养责无旁贷,愿出上等血红石两块,作赔礼并疗伤之资,还请大人谅解。巴豹君,你看是否满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