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地金莲/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气急败坏痛下杀手的伐木魔兽,逸尘急中生智。

当下意念一动,一个鸡蛋大的黑珠赫然出现在逸尘手中。

这颗珠子是他在依兰圣山袋魔兔的袋里取得,在死亡沼泽,曾经击穿过科隆的囚龙结界大阵。

破——

正当伐木魔兽觉得即将夺得苍木剑时,黑珠从逸尘手心激射而出,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直取伐木魔兽的左眼。

砰——

由于距离很近,伐木魔兽根本来不及躲避,一道暗光闪过,黑珠飞入它的左眼。

黑珠甫一入眼,便在里面活动开来,大肆破坏,不仅如此,黑珠带有的能量在伐木魔兽的眼里,渐次爆裂散开,并随着惯性向大脑侵入。

呜嗷~~~~~

剧痛之下,伐木魔兽放开紧握苍木剑的巨掌,本能地去抓挠自己受伤的眼睛。

但黑珠即已入眼,很快就淹没在眼眶之内,并不是抓挠几下能够解决的。

逸尘顿感剑身的压力减轻,趁此机会,纵身跃起,一招怀中抱月,苍木剑对准伐木魔兽的左眼刺去。

噗呲——

在伐木魔兽失去防护的情况下,这一剑不偏不斜,堪堪刺进它的眼睛。

与身体不同的是,伐木魔兽的眼睛正是它的软肋,被一剑刺中,深达一尺有余,逸尘奋力搅动剑尖,把伐木魔兽的眼睛彻底摧毁。

钻心的疼痛让伐木魔兽乱了方寸,巨大的双掌在空中挥舞,却无法阻止苍木剑的摧残。

只见从伐木魔兽的眼眶内,红黑混合的液体飞溅而出,弄得逸尘满身都是。

但他顾不了许多,不断地催动苍木剑,使之更具破坏力。

逸尘身在空中,以苍木剑为中心,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而插入伐木魔兽眼睛的苍木剑,也是一寸一寸的深入。

虽然伐木魔兽的有一个硕大的头颅,但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几息之间,伐木魔兽便已遭受重创,加上腿部被连皮带肉剜去一块,现在已是步履踉跄站立不稳。

“看,五阶魔兽,……那个人是谁,居然敢斗伐木魔兽?”

“那可是战帅强者才敢出手的,这个人看起来还很年轻,但却不落下风,我们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江山代有人才出,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别吵,难得遇到这样的强者对话,不要错过欣赏。”

远远地,一群佣兵在议论着,猜测着,并兴致勃勃地观看,时不时的还相互交流各自的感觉,看戏的永远比唱戏的轻松。

嘭——

陷入生死边缘的伐木魔兽,仍然具有强大的攻击力,巨掌在挥舞中感知到逸尘的位置,猛地一掌击出,将正在旋转的逸尘击中。

巨大的能量使得逸尘如断线风筝般,飞出二十多米远,才勉强停住,却一时气滞难以发动进攻。

吼~~~~~~

一击得手,伐木魔兽发出震天吼声,随着吼声,左眼眶如泉水般的涌出大量鲜血,苍木剑已经被逸尘带离,但黑珠仍留在颅内,继续破坏它的生机。

本已方寸大乱的伐木魔兽,随着生机的丧失,此刻更是陷入疯狂状态,咆哮着向四周散发出凌冽的杀气,仿佛整个世界都是敌人。

伐木魔兽将无边的威压和杀气全数释放,使得周遭一片恐怖,虚空震裂空气停滞,原本干扰它的那些树木,在巨大的威能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尽数爆裂成细微的碎末,飘散着空气之中。

“不好,快逃!”

观战的佣兵,已经感觉到危机降临,疯狂的伐木魔兽释放出的威势,无休止扩散,逐渐将外围笼罩,并且强行禁锢周边空间。

佣兵们想逃却无力移动脚步,一个个冷汗涔涔,露出绝望地神态,看着杀气临近,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等候死神的到来。

忽然黑珠悄无声息的回归到逸尘手中,这就说明伐木魔兽的生机将尽,它必然要做垂死挣扎。

只见伐木魔兽偌大的身体,急剧膨胀,眨眼之间便鼓起如同圆球一般,表皮紧绷,似要爆裂的状态。

自爆——

这是伐木魔兽的最后一击,也是致命的一击,以自己战帅强者的所有生机,以及巨大的威能,在生命最后一刻,做一次同归于尽的毁灭一击。

若是伐木魔兽自爆成功,便是逸尘也未必能够抵挡。身后的那些看热闹的佣兵们,更是跟着一起完蛋。

改变目前危机的办法,只有在伐木魔兽自爆前,将它击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轰——

就在逸尘准备跃起,竭力化解伐木魔兽所带来的危机时,一个巨大的身影飘然而至,近到身前却又恢复至常人状态,二龙正憨憨朝他笑着。

刚才危急之中,二龙已顾不得逸尘的吩咐,从空中飞速驰援,一击之后便落至逸尘面前,整个动作兔起鹘落一气呵成。

但这一击,却是二龙以全身修为,甚至加上本体的威势,在伐木魔兽即将自爆前,倾力而为,消除隐患。

经二龙的强势一击,已属强弩之末的伐木魔兽颓然倒地,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眼见是出气多进气少,只在徒然挣扎而已。

“哇……好险!”

佣兵们先前被伐木魔兽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高空的二龙,所以他们看见的不是飞龙霸蝶,而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庆幸逃过一劫的同时,更是张开大嘴,脑子一片茫然。

不知道二龙何时来此,也不知道从何而来,但仅凭一招,便将化解危机,就足以让他们顶礼膜拜了。

“难道是这个孩子救了我们?天哪……今天真是遇到奇迹了。”

“那个独斗伐木魔兽的强者,也不到二十岁,现在又出来一个更小的孩子,居然一个照面就把伐木魔兽轰死了。”

“就是,这两个孩子竟然都有战帅级别的修为,而且还救了我们的命,……对了,得谢谢人家才是。”

“对,对……我等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佣兵们齐刷刷的跪成一排。

对于佣兵们的举动,二龙毫不理会,他心里谨记父王的吩咐,不能让逸尘独自涉险,至于佣兵的安危,那是于己无关的。

所以他挖取伐木魔兽的魔核之后,拉起逸尘迅速脱离人们的视线。

二龙拉着逸尘,在两里外的山坳旁停住,回头看看,见没有佣兵跟上,松了口气。

“老大,这里有宝贝。”二龙指着山坳神秘地说。

地金莲——

随着二龙手指的方向,逸尘看到绿叶丛中一片金光灿灿。

花茎半米高,顶部生有金黄色莲座状花序,呈长椭圆形,六枚莲片为一轮,形如花瓣。

远远望去,硕大的黄花宛如从地面涌出,金光耀眼,花形像是盛开的莲花,故名地金莲。

一百年才开一次花,花期长达八个月之久,等花被的淡紫色完全褪尽,便是成熟采摘之际。

但采摘时不能使用金属类刀具,也不能与其他物事混存一起。

地金莲能止血解毒,醒神清脑,固本培元,有益修练;更有一项独特的功能,它能解包括断肠草在内的各种难解之毒。

所以跻身于五阶灵草上等品,为天罗大陆难得一见的稀罕之物。

而且,它也是苍木明确指定的修补乌蝉衣的材料,逸尘当然不会放过。

难怪附近有伐木魔兽出现,原来是跟地金莲有关。

深秋临冬季节,正是地金莲采摘的最佳时期,伐木魔兽想必觊觎地金莲已久,被逸尘二人惊扰,故而怒极发威,要致他们于死地。

好在逸尘不让二龙帮忙对付伐木魔兽,二龙才会飞到高空掠阵,居高临下且被地金莲反射出的金光所扰。

机缘巧合之下,二龙发现了被伐木魔兽视为己有的地金莲。

这一棵地金莲直径达到一米有余,花被的淡紫已经褪去,显然已经成熟。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逸尘运气于掌,以手为刀,小心翼翼的沿着花茎和花房的分界处,将成熟的地金莲切割下来,放入单独的储物戒指,再送进日月空间。

意外地收获了地金莲,二人十分高兴,正想四下打探,看看附近有没有值得采摘的灵草时。

呼呼……

便在这时,突然狂风大作,卷起尘土,飞沙走石,整个山坳一片朦胧。

逸尘二人连忙侧身而立稳住心神,静待狂风掠过,而方圆几里以内的所有佣兵,全被刮得东倒西歪连滚带爬,一边哭爹骂娘,一边赶紧四下逃散。

但未及逃远,就被狂风中强势释放的威压镇住,佣兵们一个个尽数昏倒在地,失去知觉。

少顷,风止。

方圆数里之内,只剩下逸尘和二龙两个人。

其实还有一个,一个足以让逸尘和二龙感到震惊的家伙。

一头身长八米的青牛,出现在二人面前。

此牛蹄如银盆,眼似铜铃,双角朝前,微微下垂,全身皮毛,皆为灰青之色。

二龙一见如此庞然大物,心中一凛,暗道不妙,若以魔兽论,这家伙至少达到六阶魔兽级别,要是发起威来,根本不是自己二人可以应付得了的。

尽管如此,二龙还是挡在逸尘前面,严阵以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