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败逃/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未伤及要害,却也是连刺带划,在曹清风的右肩上,弄出一个颇大的伤口,鲜血迸射而出。

“可恶!”曹清风大怒,反手一掌,直奔侯长老胸口。

堂堂黑风会堂主,战帅中阶高层的修为,被一个中阶低层刺伤肩胛,本来就很丢脸,何况曹清风多年未曾遭遇敌手,更别说受伤了,所以他甚至觉得这就是奇耻大辱。

“休得猖狂,熊爷在此。”熊长老挺身而出,一招晴空霹雳,轰向曹清风。

熊长老虽然被曹清风掌风所伤,但他毕竟功力深厚,依然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扑曹清风。

而侯长老一招得手,更是信心大增,当下抖擞精神,揉身而上,与熊长老刚柔并济,配合默契,将曹清风缠住。

曹清风不愧为武痴,有错即改,瞬间稳住心神,不再分心于偃月阵。

只是一念之间,便扭转战局,一招招变幻莫测的清风掌,神出鬼没,直逼得熊侯二位长老,手忙脚乱。

啪~~~~~~

一声脆响,却是二龙用翅膀狠狠地扇了黑风会的陈长老一下。

这一扇力道非常大,陈长老顿觉眼冒金花,头晕目眩。

二龙以本体出现,达到他最强的攻击状态,便是逸尘也未必能够抵挡。

何况是一个风烛残年,刚刚踏入战帅级别的陈长老,遭此一击,已是身形不稳,渐露败相。

呲啦——

二龙抓住陈长老的破绽,伸出锋利无比的巨爪,当胸一抓。

可怜陈长老那瘦骨嶙峋的身材,哪里经得起二龙这夺命一抓。

利爪如刀,直将陈长老当胸劈开,五脏六腑尽皆流出,红的白的交织一起,随着坠落的身体,在空中如同开花一般散开,并散发出恶心的腥臭之气。

“给我下去!”

逸尘一声大喝,苍木剑将黑风会刘长老劈成两半,破碎的尸体直直的掉了下去,鲜血却溅了逸尘一脸。

空中战场,转眼之间战况突变,曹清风变成了孤家寡人,遭受着熊侯二位长老,及逸尘二龙,共四人的攻击。

原本对阵熊侯二位,曹清风虽不能立马拿下,但至少是胜券在握,只要稍有耐心,自己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随着逸尘二龙的加入,曹清风的压力顿觉加重。

熊长老拳拳凶猛,侯长老软剑飘忽,逸尘有皇者之器,二龙则是飞龙霸蝶,虽然后两位修为稍弱,但却在其他方面又各有所长。

四人将曹清风围在中间,轮番攻击,相互策应。一时间如行云流水,逼得曹清风手忙脚乱。

而曾令黑风会无比自豪的偃月阵,此刻更是陷入僵局。

六百位战将高手的战气,一经释放,足以惊天动地,却无法摆脱七星拱斗大阵的压制,相反,所有战气均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如此浩瀚绵延不绝的战气,尽数被大阵吞噬。

几番顽抗,集聚的战气早已消耗殆尽,众人虽不明就里,但各自体内的空虚,却足以让他们恐惧。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就算不停地补充人手,终究也难逃气尽人亡的结局。

黑风会的六百高手,心里尽皆骇然,却不得不勉力支撑,企图与七星拱斗大阵作殊死一搏。

然而,在看似不起眼的七星石不停地运转下,大阵是固若金汤,被吞噬的战气经过转化,又补充到七星拱斗大阵之中,更添威力。

面对岿然不动的庞然大阵,黑风会的偃月阵渺小的犹如蝼蚁,阵型涣散岌岌可危,如同波涛中的一叶小舟,随时有被覆灭的危险。

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六百位战将高手已是人人自危,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攻势,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已经丧失。

只是这些人包括逸尘,都不知道一点,七星拱斗大阵短期内不能多次使用。

在万木之源的时候,逸尘用来和青牛打赌,已经使用过,这才不过三天时间,又再次启动。

造成了七星拱斗大阵的威力大打折扣,远不及正常情况下的十分之一。

否则这六百位战将高手,恐怕早已变成尸体,根本不可能还在苟延残喘。

大家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曹堂主尽快解决敌人,破除七星拱斗大阵,才能解救一干人等。

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就在六百位麾下眼巴巴的等待救援的时候,曹清风却一声长啸,身形一晃,向远处遁去。

若单纯按照战局情况,以一敌四固然困难重重,但至少曹清风不会在短时间内失利。

如果凝神静气沉着应战,待四人力疲露出破绽,未尝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而且就算不敌,但逸尘四人要想将他斩杀,那也是白日做梦,最多让他受些伤痛。

当然曹清风要逃,在场众人没有一个够资格将其拿下。

紧要关头,众目睽睽之下,曹清风舍弃自己的下属,独自逃命。

甚至临走的时候,还一把抓住隐在暗中的黑风会长老,扔到逸尘他们面前,以减缓他们追赶的速度。

要是独行大盗或者游侠散修,身处险境拔脚就逃,乃人之常情,自然无可厚非。

但是,曹清风身为黑风会堂主,统领数万人,居然做得出抛弃整个黑风会分堂兄弟的苟且之事,实在令人不耻。

都知道曹清风惜命,却没想到他做得如此绝情。

特别是身处七星拱斗大阵中的那六百好汉,心中的屏障轰然倒塌,一个个面如死灰。

哀大莫过于心死,战斗的残酷,厮杀的无情,他们都能坦然面对,甚至谈笑风生,连眉头都不眨一下,因为那是自己选择的路,任何结果都不算意外。

可现在,自己辛辛苦苦为之卖命,换来的却是毫不怜惜,弃之如敝屐。

阵中整整六百人,加上外围即将补充进来的已经远远超过一千人,全部战将级高手,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支强大的队伍。

何况,这些人可以组成一个整体,造就威力巨大的偃月阵。

他们出生入死,跟随曹清风多年,只为能干出一番事业,混得出人头地,给家人撑起一片天地。

而曹清风竟然连头都不回,说走就走,甚至都没有丢下一句哪怕是假惺惺的安慰的话语,走得毅然决然,走得干净彻底,毫不拖泥带水。

如果是曹堂主身处险境,他们一定会舍死相救,而且义无反顾,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然而,他们此刻最想做的不是逃命,而是狠命的抽自己两个大大的耳光,亏自己一直把曹清风当成真命天子,誓死效忠,原来都是一群傻货。

被七星拱斗大阵困住的黑风会高手们,都已经放弃了抵抗,一个个颓然地瘫坐地上,如同泥团一般死气沉沉。

他们不再抱有任何生的希望,只是眼睁睁地等死,虽然非常不甘心,非常地后悔,但是死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杀了他们!”

“我兄弟就死在他们手上,血债血偿!”

“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佣兵们大声叫喊着,却无法进入七星拱斗大阵。

佣兵们有理由愤怒,他们的同伴有不少死于偃月阵,而且偃月阵也曾经让他们退无可退,面临绝望。

黑风会的名声本就不佳,专干下三滥勾当,很多行为被人不齿。

若在平时,佣兵们大多心生畏惧,敢怒不敢言,无非在肚子里嘀咕。

但今日不同,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被欺压的弱者,一旦逮着机会,那绝对会干落井下石的事情。

处于七星拱斗大阵重压之下的黑风会成员,连一句申辩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对往日的行为深感惭愧,求饶的话更是羞于启齿。

看着佣兵们个个义愤填膺,他们能做的就是静静等死。

“慢着,我有话说。”熊长老从空中落下,立于佣兵与偃月阵中间凸起的小土丘上,面向佣兵说道:

“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落英王国正面临一场劫难。贾本国准备趁龟蛋太子迎娶小公主之际,率兵攻打王城,并联络周边势力一起策应。目标是占领王宫,将落英王国变成贾本国的属地。”

“如果成功,那么包括天之眼在内的所有资源,都被贾本国控制,而且我们都要变成贾本国的臣民和奴隶。”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外夷入侵,各位也都是落英王国的子民,理应为保护家园而竭尽全力。”

“虽然黑风会的弟子们,曾经或多或少做过伤害大家的事情,不报仇心恨难消,这种心情熊某完全能够理解;但是面对外敌,我希望大家暂时摒弃个人恩怨,一致对外,待驱除敌寇之后,各自再自寻报仇不晚。”

“……当然,这只是我对各位的请求,不是命令。若你们不愿为国出力,熊某自然不会勉强,大家各行各路即可,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但是,今天在场的各位佣兵兄弟们,谁要是对这些黑风会的弟子们出手,那么谁就是熊某的敌人,也是落英王国的敌人。”

“你是谁?怎么知道许多,又是以什么身份说这些?”佣兵群中有人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