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将计就计/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叶山上,几棵大叶树的枝叶已经落尽,余下的只有光秃秃的树干,兀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天刚亮,逸尘和二龙就早早来到大叶山,等待着熊长老的到来。

“他们来了。”二龙远远看见胖得跟圆球似地熊长老,和瘦得猴似地侯长老,向大叶山急速赶来。

“怎么三位?”虽然隔得太远,看不清面容,但从身形可以看出,多出来的是一位丰姿绰约的女性。

“花堡主,原来是你。”只在几息之间,三人已至跟前,多出来的正是花木堡的堡主花飘零。

“逸尘,非常感谢你给我们发来消息。无痕确定不肯出来,我们要想一个应对之策。”

花飘零对逸尘表达了谢意,也表明了来意。

“老大,你是怎么进出一叶堂囚室的?”

熊长老关心的这一点很重要,关系到整个计划能否顺利实施。

逸尘告诉他们,自己隐身,蔽息,遁地,都能够轻松进入囚室,前提是不受到阻挠。

隐身蔽息,可以从一般强者身边,如入无人之境,大摇大摆的过关,就像之前跟着殷老三一样,做到人不知鬼不觉。

但是无论是隐身,还是蔽息,都有时间限制,并非随心所欲。

以逸尘现在的修为实力,隐身半天应该问题不大,而蔽息最多只能一个时辰,还是避息兽的功劳。

然而隐身蔽息,可以轻松到达一叶堂的山洞牢房,却无法进入囚室内部。

要救无痕,最后必须靠遁地,而且要得到无痕本人的同意,日月空间才会接纳她。

逸尘先前想过,强行将无痕带出来,就是因为日月空间未必接纳而作罢。

本来进出很容易,但贾本国已经派出五位战帅强者前来坐镇,最强的修为达到帅级高阶。

在他们面前,隐身蔽息都没问题,不会被发现。

但遁地时做不到完全蔽息,特别是从地下‘出土’的时候。

而在战帅高阶的强者面前,一丝一毫的气息波动,都会被发觉。

届时,高阶强者只要将囚室内的空间暂时禁锢,那么救人不成,自己反而深陷其中。

要想救人成功,必须确认附近没有战帅高阶强者,如果有,就一定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时间不需要太长,只要够逸尘在囚室中布置一个,屏蔽气息的小结界即可。

“哦,你竟然有这等手段?要是哪天看我不顺眼,岂不是随时都能把我这颗大脑袋给摘了。”

听完逸尘的介绍,熊长老瞪大着眼珠,仿佛刚刚认识逸尘似地,满口的倒吸凉气。

“第一次见到你,还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修为才达到战督级别。我跟猴崽子还变着法教你玄步凌风和霹雳拳法,生怕你遇事的时候吃亏。”

“这才两三年时间,修为都快赶上我们了,而且还有听起来就瘮人的那些怪异手段。……只怕综合实力已经不弱于我们,歪门邪道方面我们更是甘拜下风。”

“……好在我们让你做了老大,否则我们岂不是更惭愧?”

看着熊长老的大惊小怪,侯长老也忍不住跟着打趣。

确实,逸尘的修为提升,远远超出常人。

在熊侯二位眼里,那个率一批尚未正式拜入山门的菜鸟们,九天通过玄天宗考验的逸尘,当时虽然也很出色,但毕竟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半大孩子。

即便是老哥俩传授霹雳拳和玄步凌风的时候,也不会想到,战督级别的逸尘,居然只用了两年多时间,就跨越了战将,晋升为堂堂战帅强者。

二人双簧似地夸着逸尘,其实心里也在得意,特别是熊长老,感觉自己的眼光独到,具有先见之明。

传授功法战技,结拜为异姓兄弟,甚至连老大之位都拱手让给逸尘,在常人看来无法理解。

但熊侯二位就这么干了,而且是心甘情愿,没有半句怨言。

这只能说明,缘份真的就那么奇妙。

“哎,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还是讲正事吧,花堡主,你看……”

看着花飘零在一旁若有所思,对于熊长老的插科打诨没有半点反应,逸尘知道,她一定在想应对的方法。

“如果是在从地下出来的短暂时间内,气息无法闭住,倒可以在我们的配合下,做到安全无忧。只是我们怎样既救出无痕,又能够破坏对方的阴谋呢?”

花飘零眉头紧锁,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将计就计。”

经过深思熟虑,大家一致通过了花飘零提出的将计就计方案,并进行紧张热烈地讨论,准备完善并拟定具体的行进计划……

东巴寨,第三大势力魏家。

家主魏大成,领着一彪人马,飞奔着出了大门。

一路风驰电掣,目标三百里外的官道驿馆。

一个时辰过后,魏家五百名骑兵,马不停蹄的接近官道驿馆。

这条官道比较偏僻,像是从山的中间延伸而出,蜿蜒曲折。

而驿馆其实像一个大户人家的庄园,依山面水,大门外就是官道。

若是在后排的小楼上观望,则官道上的来往人等和附近景象,一切尽收眼底。

“山下夜塚,给老子滚出来!”魏大成在驿馆大门外的一声怒吼,仿佛连驿馆后面的山都震动了可见他怒气之大。

“山下夜塚,滚出来!”

“山下,拿命来!”

“血债血偿!”

魏家五百骑兵的吼声响彻云霄,却不见驿馆内有一点反应。

偌大的驿馆就如同无人的空旷山谷,回荡着魏家军的怒吼。

“破门!”

没有得到回应,并不能阻止魏大成的行动。

咣当——

厚重而宽大的铁门,颤抖着向两边分开,露出一片平整宽阔的广场,如同练兵场。

踏踏、踏踏……

魏家五百骑兵鱼贯而入,却只占到广场面积的一成左右。

“哈哈,想是山下夜塚知道魏家军要来,吓得逃走了。”

“那是,虽然我们只来了五百人,就算他们这里驻扎着两千兵士,也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不好,有埋伏!……注意队形。”

魏大成敏锐的感觉到,驿馆内静谧得可怕,似乎刻意而为,空气中弥漫着诡异,像是蕴藏着某种阴谋。

吱吱嘎嘎——

咣——

魏家军身后的大门,像被风刮的一样,战战巍巍地晃动几下之后,冷不丁的关上了。

但此时连微风都感觉不到,而且这两扇大门少说也有数千斤重,岂是一阵风就能关上的。

“嗬嗬……不愧为魏一拳,人长得蠢脑子却不笨。不过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布阵!”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远远传来,随即出现了一人一骑,大家一看不禁哑然。

被骂成‘长得蠢’的魏大成正准备发作,但一见眼前的情况,也觉怪异,只好暂时按下雷霆之怒。

马倒是上等战马,枣红色,高大健壮,可马背上说话的那位,大家要是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还以为是战马学会了人类的语言,在开口说话。

身高不过三尺,大腿还被马背分在两边,余下的身体上半部,龟缩在高大的马头后面,真的很难看清楚。

还好,那位穿着黄色战袍,与枣红色的战马还算有些视觉差异,总算让大家看到战马的脑袋后面,有个玩意儿在晃动。

眼力好的,居然还能见到那位鼻子到嘴唇的中间,有一小撮浓密的黒须,身上还挎着一把超过一米长的战刀。

也证明了他不是孩子,而是货真价实的成年人。

只是这身高,实在是让人……咳,什么都不说了。

然而,人不可貌相,只见他抽出月牙形弯刀,朝前一指。

从三个方向各涌出一拨人马,向魏家军这边围拢而来。

踏踏踏踏——

每一拨不少于五百人,中间一拨白色战袍白色战马,呈纵队排列;另外两拨褐色战袍褐色战马,呈横队排列,分列于两边。

及至魏家军五百米时,中间一拨骑兵队形稍稍变化,纵队前几排变成横队,顶到最前面,余下的白色队伍后撤数步。

两边的横队从各自的远端开始展开队形,呈扇形合围之势,如同两扇巨大的翅膀。

“魏大成,你带兵闯入驿馆,可知犯下死罪?”

枣红马上的小胡子,挥手示意骑兵们停止前进,双方距离五百米形成对峙。

小胡子清了清嗓子,尖声说道:

“驿馆之内,相当于我之国土,你擅自闯入等同侵略贾本国。对于来犯之敌,我们向来是毫不留情地消灭。……但是,考虑到犬养大人愿与东巴寨联盟,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解释的机会。”

“……把你们来意说清楚,我或许能够让你们解开心中的疑惑,至少可以做个明白鬼。”

别看这家伙长得矮小,说话声音倒蛮大,口气之大更是毫不含糊。

仿佛高高在上的将军,掌握着生死大权,把这五百魏家军根本不放在眼里。

一千五百多人,对付五百魏家军,又在自己的地盘,小胡子的底气很足。

但对于魏大成等人来说,却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