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国王陛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兄!……真的是我王兄?”

熊壮被杏老这句话惊得有些手足无措,在他心里早已认定,这位王者非杏老莫属,只有杏老才是最有资格的人选,因为他进入帅级巅峰已经超过四十年。

“怎么可能呢?王兄达到帅级巅峰不到二十年,而且他还要操劳国事……”

好久熊壮才缓过神来,喃喃自语道。

“小胖,你什么意思?你王兄操劳国事,没时间修练,就已经成王,那我闲着没事,是不是早就应该超过王级?……我这些年都白活了,是吗?”

杏老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熊壮。

“呃……对不起,杏老,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熊壮讪讪的说道。

一时激动,熊壮有些语无伦次,被杏老调侃。

“陛下虽然国事繁忙,但面对贾本国的屡次挑衅,以及他们王级强者的虎视眈眈,他必须尽快将自己的修为提升。”

说到这里,杏老的眼里闪烁着敬佩的光芒。

这十几年来,陛下尽量保持谦和的态势,在贾本国咄咄逼人的气势下,不惜表面上答应龟蛋太子的求亲。

为的就是能够暂时稳住他们,给自己争取时间。……好在陛下拥有独特的资源,对于修练有莫大的好处。

陛下承载着落英王国的命运,在外有侵略者,内有通敌者的巨大压力下,只得低调行事。

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狠心送出王宫,对外宣布小公主失踪。

……而且还要暗中考察朝中大臣,哪些能堪大任,哪些为敌所用。

“小胖,你常年在外,虽然明白陛下的处境,也竭力暗中相助。”

“但是更多的事情,还必须陛下亲历亲为,尽管朝中忠臣良将不少,可谁又敢在通敌者未暴露时锋芒毕露?……既然能够为贾本国所用,此人必定是位高权重,而且深藏不露。”

“……诸多大臣也因此惴惴不安,不敢轻举妄动。那些接到陛下密旨的官员,行事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打草惊蛇,整个王城都笼罩着压抑的气氛。”

“你这个亲王,做了几十年的甩手掌柜,该逍遥的也逍遥过了,现在应该为陛下、为落英王国做点什么了……”

“杏老,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和王兄一起,共同抵抗外敌,为落英王国的百姓们做点事……只是到现在也没见到王兄。”

杏老的一席话,让熊壮听了寒毛直竖冷汗涔涔。

虽然这些年一直在关注着,甚至曾经怪过王兄过于狠心,不仅答应龟蛋太子的求亲,而且连自己的小公主都没有照顾好,居然下落不明。

但从没想过,这其中竟有这么多的缘由。

自己一直游离于王宫以外,被称颂为道德楷模,而王兄却忍辱负重独自承受,熊壮内心不禁惭愧起来。

选择放下固然需要勇气,勇于承受却更需要担当。放下自然轻松,承受难免沉重。

其中滋味非亲历者无法体会,个中得失旁观者更是难以知晓。

“这一点,陛下早有预料,我这就带你去见陛下。”熊壮的反应,被杏老看在眼里。

陛下一直对熊壮很有期待,说他看似放荡不羁玩世不恭,心思却非常细致缜密。如果利用愚钝的外表作为掩护,反而容易迷惑敌人。

“好。”熊壮迫不及待地说道,却又转过头看看逸尘,似乎有些为难。

“我正好要四处欣赏花木堡的美景,就不陪你们了……”

逸尘知道,国王陛下处境艰难,不方便也不愿意见到陌生人,所以非常理解熊壮的为难,便出言解围。

“不行,你也得去。”话音未落就被杏老制止,态度十分坚决:

“你是陛下指定要见的,甚至比小胖还重要,你要是不去,我怎么向陛下交代?还有侯兄弟和二龙兄弟,也都一起去吧。”

“指定见我……不会吧。”

逸尘吃惊的说道:“我从来没见过你们的国王陛下,而且也不是落英王国的人,他怎么会知道我?”

“是啊,王兄怎么认识我老大?……咳,两边都是老大……我是说,他们不可能认识呀,怎么还‘指定’呢?”

不仅逸尘吃惊,就连熊壮也是一头雾水。

“哈哈,小胖,我不得不佩服你。认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做老大,魄力不小,不过却又颇具眼光,他确有做老大的潜质。……见到必陛下以后,你自然就知道答案了。”

杏老好像知道原因,却没有点破,而是催促着四人快点出发。

花木堡某个不起眼的地方,隐藏着一道结界,被杏老解开以后,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洞口。

沿着山洞蜿蜒前进,一个时辰后,似乎到了尽头,四周尽是坚硬的岩石,通道也戛然而止。

“陛下,杏叟求见。”杏老用手在石壁的一个角落轻轻地敲了三下,对着里面说道。

吱嘎~~~~~~

原本密实而坚固的石壁,随着杏老的叫声,吱吱嘎嘎的从正中朝两边打开。

五人面前豁然开朗,一座金碧辉煌气势雄伟的宫殿,展现在大家眼前。

“杏老请进!孤王等你很久了。”声音从宫殿的某处传出,宏厚而富有磁性。

“是!”看起来杏老是熟门熟路,领着三人绕过几座迷宫式的建筑,任何径直来到一个看似平常的宫殿门口。

嘶~~~~~~

甫一进门,逸尘等人便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扑面而来,并恣意的进入身体,经由四肢百骸归入丹田。

而体内的自卫功能没有显示出一丝一毫的反抗,任由外侵之气四处游走。

只在眨眼自己,逸尘顿觉心旷神怡,整个身体仿佛轻松了好多,头脑也格外清晰。

不止如此,气息所经之处,像是一场甘露,将污浊疲乏的身体进行全方位的冲涮洗涤,四肢百骸立时顺畅无比。

不仅洗刷着肉体上的污垢,更是涤荡着灵魂中的杂质,逸尘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好浓郁的灵气!比玄天宗的云霄密室的灵气还要浓郁。

大殿的金黄色龙椅上端坐一人,面如重枣目若朗星,身着黄袍金龙盘绕,体型巨胖横竖相称,目光深邃不露自威。

——此人自然就是落英王国的国王陛下穆梓。

“杏叟拜见陛下……”杏老率逸尘等人正要躬身行礼,身体还没弯下,就被一阵和风托起。

“这里不是朝中,就不用拘泥了。哈哈,小胖也回来了,很好,都坐吧。”

穆梓手一扬,凭空便飞来六张金灿灿的座椅,依次落在五人身前,正中却留有一张椅子空着。

这招有点像魔术的隔空取物,对于战帅以上的强者来说,不算难事。

可为什么要多出一张椅子呢,难道国王陛下一激动,计算有误?

“王兄,小胖以前错怪你了。”

熊壮却完全不在意这些,两眼一酸,一上来就自责起来。

虽然经常通过传信玉联络,但毕竟好几年不见,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

“不说那些。”

穆梓制止了熊壮,转而笑眯眯地对着逸尘说道:“这位应该就是逸尘侄儿了。”

看到多年未见的亲弟弟,国王陛下只是随意应付,反倒对逸尘青睐有加。

熊壮有些转不过来弯,楞了一下。

“晚辈逸尘,见过国王陛下。”

逸尘赶忙立起欠身,答道。

一见面,穆梓就像长者般慈祥,一副欣赏的样子,让逸尘更是摸不着头脑。

素未谋面,没有渊源,为何如此亲热?

“侄儿?……王兄和他有渊源,还是认识他的长辈?”

这样的称呼,让熊壮很是意外,一时接受不了,便按耐不住的问道。

“没有渊源,也不认识。以我的年纪,叫他一声侄儿,不行吗?……又关你什么事?”

穆梓愠怒的看着熊壮,嫌他多事。

“当然不行!无缘无故占我便宜,你什么意思?”

熊壮‘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双眼睛铜铃似地瞪着穆梓。

若是有渊源,倒也罢了,最多自己忍着少说两句,吃个哑巴亏算了。

但是,啥关系都没有,人家杏老已是百岁高龄,仍然称呼逸尘兄弟,你却跑上来就叫逸尘侄儿,这个陛下是不是脑抽了。

“小胖你怎么了,吃错药了?怎么称呼是我的事,我高兴,你再啰嗦我就不客气了。”

原本四平八稳坐在龙椅上的穆梓,此刻也是不甘示弱。

好歹我是国王陛下,你这个做弟弟的,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大声指责,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才吃错药了,小胖小胖,比你胖吗?这么多年没见面,一见面你就跟我过不去。”

熊壮气呼呼的说道:“你知道我跟逸尘什么关系吗,他是我老大,我们拜把子的。……按理说你也应该叫他老大的,你叫他一声小兄弟就已经占便宜了,还‘侄儿侄儿’的,懂不懂规矩?”

挺和谐的气氛,突然间变得剑拔弩张,这兄弟俩都不肯相让,争吵起来。

起因却只是为了一个称呼而已,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大大降低落英王国王室的形象。

这也出乎穆梓的意料之外,他好不容易才弄懂熊壮的意思。

“还有这等事?”穆梓惊愕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