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局/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先生何出此言?”相比于铃川,山下夜塚就没那么沉着稳定了。

端木睿的这句话,正戳中心里的痛处,顾不得所谓的大将风度,失声问道。

“山下将军,恕我直言,虽然现在看起来将军悠哉游哉,过得十分惬意,但实际上早已身处险境,如同枷锁在身,随时都有危险。”

看到山下夜塚失态,端木睿心中笃定,确定自己的判断正确,说起话来更加慢条斯理:

“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将军得到的命令应该是,待东巴寨按照与犬养特使的约定出兵后,你便围困东巴寨,然后等待新的指令。”

可是,到时只要与东巴寨开战,无论胜负输赢,山下夜塚将军都将背负极大的罪名。

而这个罪名足以使山下夜塚身败名裂,性命堪忧,甚至株连众多忠心耿耿的部下,以及亲朋。

届时,连铃川先生这样的智囊,恐怕都没有办法为将军开脱罪名,除了陪着将军共赴黄泉,实在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这绝非我危言耸听,而是很快就会得到验证……”

“端木先生,你的分析似乎很有道理,但未必经得起仔细推敲。”

铃川的分析,似乎针对着端木睿的推测,结果正好相反。

首先,就算端木睿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一旦开战,贾本国必胜,不存在无论胜负输赢之说。

二来,胜负乃兵家常事,何况山下将军以得胜之师回朝,理应受到礼遇和赞赏才对,端木睿口中所言背负极大的罪名,纯属无稽之谈。

未等山下夜塚开口,铃川就已经打断端木睿的话,并开始反驳:

“先生的一番说法,实在有些离谱,更是涉嫌扰乱我方军心。……先生前来驿馆,我等以礼相待,自忖无冒犯之意,请先生千万不要逞口舌之辩。”

虽然嘴上说得振振有词,并扣上扰乱军心的大帽子,但实际上铃川的心里却是非常赞同端木睿的说法,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自己身处军事顾问要职,对上峰的指示多少有些了解,尚且不能确定犬养二宝的具体安排。

只不过直觉上认为,山下夜塚将军一定会被暗算,但至于到什么程度,仍然没有太多的预估。

而端木睿,说白了不过是东巴寨的一个谋士,仅凭猜测居然分析得比自己还要透彻,心里难免不服。

于是出言激将,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底牌,胆敢下此结论。

“既然铃川先生也承认我的猜测,那么请容我继续刚才的话。尽管是一家之言,但料想二位应有同感。”

虽然山下将军英勇神武,自认有把握拿下东巴寨,但是东巴寨能够长时间在同等势力中,一直占有领先地位,而且地大物博丰衣足食。

有多年的底蕴,足够的兵源,强劲的实力,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

不敢说战无不胜,却也是兵强马壮,即便与将军一战,也未必溃败。

何况我们是为了守卫家园,自然拼命抵抗,绝无侥幸心理,必将战至最后一人。

万一山下夜塚久战不克,势必造成损兵折将,消耗过大,就算最终取胜,也难免给犬养二宝留下督战不力的罪名。

对于一个战功卓著的将军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此为其一。

而即使按照铃川所说的必胜,山下夜塚依然难逃罪责。

你想东巴寨为贾本国盟友,共同进退,却被山下夜塚出手灭之,岂不是削弱己方实力,助长敌方威风?

其罪更是滔天!

若是因此给贾本国的军事行动带来负面影响,则山下夜塚必然要承担所有罪责。

到时候,犬养二宝可以来个一推六二五,甚至否认曾经下达过进攻东巴寨的命令。

“——这一点,二位应该心中自有判断。”

勇立战功,却被诬为民族罪人,山下夜塚的冤情无处昭雪。此为其二。

“不对!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可走,那就是本将军按兵不动,或者直接开拔前线,……只要我投入战斗,落英王国的军队未必是我对手,待杀敌立功之后,想必犬养对我也无计可施。”

端木睿抽丝剥茧的一番分析,让山下夜塚的脊背直冒冷汗,并从后背凉到了心窝。

比之前铃川的推断更恐惧,结果也是更加残酷。这让山下夜塚坐立不安,情急之中,色厉而内荏。

“好!将军认同前两条推测,端木睿已然洗去蛊惑之罪,深感宽慰。”

但是第三条路却仍然是条死胡同,根本没有出路!

既然犬养二宝存心至山下夜塚于死地,绝不会让将军有逃脱的机会。

若如将军所说,必然会背上一个抗令不遵的大罪。

届时,他随便找个理由,说东巴寨存心不良,为了排除威胁,让山下夜塚出手剿灭,但将军却至国家利益于不顾,拒不服从……

“然而,就算先生所有的推断全部成立,还有一点却是没有说对。毕竟山下将军乃贾本国武将中功劳最大的,陛下不可能下令诛杀,顶多也就受到责罚而已。怎么可能有你讲的那么严重呢?”

“……只怕是先生担心东巴寨的安危,想以此瓦解我方吧。”

铃川给山下夜塚的建议是静观其变,也是分析了前两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还有这第三条路,居然还是死胡同。

细想之下,不禁心下骇然。

一是为端木睿的精准分析感到由衷佩服,再者由于之前在国内就已经听到一些对将军不利的传言,对于陛下的决断,也不敢抱太大幻想。

而被端木睿一语道破,铃川心有不甘,只得强词夺理,拿山下夜塚的战功说事。

“铃川先生说得不错,按常理确实如此。而且我身为东巴寨的人,自然为了东巴寨的安全考虑,此乃人之常情。我此次前来,也有化解东巴寨的危机之意,若能平息干戈,自是一大幸事。……但这并不是我唯一的目的。”

端木睿不亢不卑,侃侃而谈: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山下将军目前的处境,乃是一个死局!如果不能弄清形势,就绝无侥幸。”

“……这其中的缘由或许二位并没有意识到,虽然我此刻没有解局之招,却知道造成死局的一个重要原因。”

山下夜塚与犬养二宝的矛盾,不足以被置于死地,毕竟如铃川所言,将军乃贾本国开拓疆土的第一功臣。

如果轻易抹杀,必将引起朝野震惊,其他将士势必人心惶惶,最终造成国体动荡。

——这是贾本国的国王陛下不愿意看到的。

而真正危及山下夜塚身家性命的,却是他的身世。

以贾本国的排外情绪,山下夜塚早就身处险境。

因为,山下夜塚并非贾本国纯正血统,而是异族!

之所以能够至今还位居将军之列,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赫赫战功,实际上却是他的身世最近才被人怀疑。

身世?异族?

“什么意思?我的身世,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来异族之说?”

山下夜塚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自己是个孤儿,到底祖籍何处,至今尚未弄明白。

但记忆中,从小就在贾本国长大,也没有人问及身世,时间久了,山下夜塚已经渐渐把自己融入了贾本国。

突然被端木睿提起,有板有眼,似乎将自己身世排查清楚,这让山下夜塚很是意外。

如果在往常,或许他会向端木睿求教,甚至根据线索,去追根溯源,找到自己的出生之地。

可现在战争一触即发,端木睿却说山下夜塚是贾本国的异族,居心何在?

山下夜塚甚至怀疑,端木睿为了给东巴寨解围,胡乱编造无中生有,便有些恼怒。

但端木睿却非常淡定的微笑着,待山下夜塚说完,也不争辩。

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

“……将军可记得三年前,土拔岛一战,曾经遇到的险情?”

土拔岛!

山下夜塚岂能忘记,当时的一幕,只怕是一辈子都会深深刻在脑子里,永远不会遗忘了。

那是他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战,也是在几十年征战中唯一遇到的危机。

当时,山下夜塚领兵四十万,欲拿下一个面积不大,只有两百万人口的土拔岛。

贾本国的战争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夺取那里的淡水资源,和一些矿产资源。

土拔岛四面环海,内陆有一个巨大的淡水湖泊,其蕴含的淡水量足以超过贾本国的所有淡水资源。

对于岛国来说,淡水是不可或缺却又不能复制的资源,是国民的生存保障。

淡水资源的抢夺更是所有岛国相互间开战的一个重要原因,没有谁能拒绝诱惑。

于是,贾本国高层做出一个决定,出兵攻打土拔岛,将该岛一切资源全部收入囊中。

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在了屡立战功的山下夜塚身上,而他也信誓旦旦的保证会不辱使命。

一共两百万人口的土拔岛,孤悬海外,不可能有援兵相助,岛内兵力有限。

以四十万大军,去攻打土拔岛,对山下夜塚来说,取胜不过是举手之劳。

然而,这一战却差点成为山下夜塚的败亡之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