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离奇的偷袭/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开始,正如事前所料,贾本国的军队在山下将军的率领下,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土拔岛的土著居民简直不堪一击,往往还没有正面交锋就望风而逃。

山下夜塚以几乎没有伤亡的代价,很快就拿下土拔岛的大半地盘,在离淡水湖不到三百里地的一处平原地带,安下了营寨。

准备稍作整顿,便一鼓作气,控制淡水湖,并占领整个土拔岛。

就在山下夜塚盘算着不消几日就可班师回朝,在自己的军功上再添胜绩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天夜里,贾本国大军,突然遭遇到莫名其妙的,甚至是无声无息的袭击。

仅仅是一夜之间,便损失了将近五万兵力。

大营的各路哨兵,没有人发现敌情,也没有任何一个敌人,从任何通往大营的道路进入。

更为可怕的是,没有留下一具敌人的尸体。

大多数的贾本国兵士,都在睡梦中死去,单衣薄衫,还有的甚至一丝不挂。

贾本国兵士在一路大捷稳操胜券的情况下,不少人选择了极为放松的裸睡方式。

这倒不是轻敌,而是岛国人的习惯。

土拔岛的军队,一击即溃,对己方毫无威胁,估计方圆百里之内,连土拔岛的居民都早已逃走殆尽。

这个时候,选择放松一下,也是将士们自信的一种表现,实属无可厚非。

而且,在大营内部,尤其是山下夜塚将军的军队,安全是有保障的。

每一条可能接近大营的通路,均布置了哨兵,整夜巡逻,甚至空中,树上,都布有暗哨,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山下将军的军队,纪律严明作风顽强,基本不存在偷奸耍滑的行为。

一旦发现敌袭,都以传信玉报警,甚至都不用骑马或者跑步报告,就能第一时间通知总部。

所以,山下夜塚尽管知道部下的放松,也没有责怪,而是听之任之。

甚至心里还暗暗有些得意,这些兵士对自己这个战帅强者的将军,有极度的信任。

也只有这样的兵士,才是我山下夜塚需要的,拉出去必然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但这天夜里,各路哨卡没有警报,也没有厮杀的痕迹。

营帐内的兵士更是在极为放松的裸睡中,不知不觉的变成冤魂。

更为诡异的是,这些死去的兵士,身上没有一丝伤痕,脸上也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

甚至有些还面带微笑,仿佛在美梦中不曾醒来。

五万个看似平静的兵士,却实实在在的变成了五万具冰冷的尸体,所有人都毫无生机。

山下夜塚勃然大怒,立马检查所有的岗哨,却发现当值的兵士们,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不存在一点懈怠渎职的行为。

当值哨兵没有一个死亡,也没有一个失踪。

每一个进入大营的路口,都找不出有外人经过的痕迹,连树林里细小的枝桠,也是完好无损,没有折断。

排除了由外围进入的可能性,只有在现场查找了。

山下夜塚命属下仔细查看现场,不要放过一丁点的蛛丝马迹,想从中找出线索,以便查明兵士的死因。

经过一整天的查探,结果令人沮丧。

营帐内外,没有一丝打斗的迹象,没有鲜血流出,连营帐都是干干净净,几乎一尘不染。

除了五万具尸体以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是那么平静。

看着这些尸体,一个个安安静静的躺着,没有伤口,没有残缺,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整个贾本国的军队却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

敌袭并不可怕,大不了厮杀一场,死活都干脆,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每一个军人都必须面对的事。

问题是,没有见到一个敌人,自己身边的五万兄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真正的悄无声息。

这样的无征兆无预警的死亡方式,让人始料未及,更让人无法接受。

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查处事故的真相,否则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军心涣散,一盘散沙。

山下夜塚静静地立在事故现场,浓眉紧锁表情凝重,身边的铃川也是一脸焦急一筹莫展。

“将军,……你有没有闻到一种浓厚的泥土气息?”

突然,铃川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兴奋的大叫起来。

“不错!此地的泥土气息非常强烈,其中必有古怪。”

山下夜塚像是回答,又像是喃喃自语,并陷入沉思之中。

少顷,山下夜塚缓缓走到营前的一块空地,伸出双手,对着地面一发力。

呼啦啦——

眼前的地面被掀起足有五丈方圆,一尺多厚。

泥土纷飞两旁,地面现出一个浅池,却没有发现异常。

呼啦啦、呼啦啦——

在山下夜塚双手连续不断的攻击之下,地面很快出现一个深达数丈,方圆百丈的大坑。

随着地下水的不断涌进,不多时地面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湖泊,清澈见底碧波荡漾。

——却依然没有发现异常现象。

“有人土遁进入营帐,……但不知用什么方法行凶。”

山下夜塚收起双手,做出了如此模糊的结论。

既然对方不可能从地面进入,更没有能力从空而降,唯一的可能只能是地下。

土遁,也只有从地下潜入,直接进入大营,才不会被当值哨兵发现。

问题是,这些人又使用了什么手段呢?

就算土拔岛的人都会土遁,哪怕是进来十万二十万,也不可能在既没有厮杀,又不惊动哨兵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杀死五万兵士。

何况这些兵士都是久经沙场,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想要在无声无息中让他们死去,即使山下夜塚自己也是无法做到。

而一旦被他们发现,哪怕只有一人发出呼救,指挥中心也会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毒物?若是用毒高手,倒有可能让人死于无声无息。

但怎么也得留下一点残余痕迹吧。

而现场勘查表明,没有使用毒物的可能。

——这又排除了用毒杀人的嫌疑。

饶是山下夜塚修为高深,一生戎马倥偬,见多识广,杀敌无数,却也从未见过此等杀人方式。

一时间绞尽脑汁,仍然无计可施。

最后只得做出一个决定:

今夜开始,军中将领,凡是修为达到战将五品以上者,分成十人一组,潜伏在各营帐内,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立即报警。

但不得轻举妄动,听将军的命令行事,务求将偷袭的敌人一网打尽。

命令一出,下属自然依计行事,顿时整个大营如临大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修为低的兵士,一个个胆战心惊,生怕自己死得不明不白,连做英雄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夜,没有人睡得着觉,都在等待着消息,压抑的气氛让人窒息,但山下夜塚布置的行动,仍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直到天亮时分,也没有报警声出现,一夜的煎熬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效果。

于是大家只有在白天抓紧时间休息,晚上还要重复着昨夜的行动……

如此数日,将士们机械地继续着日夜颠倒的作息,却徒劳无功,唯一得到的安慰,就是这些天没有再出现一例兵士死亡的事故。

兵力由此得到保存,战斗力却遭到无形的消耗。

兵士们人人自危,提心吊胆,无边的恐惧使得他们根本就提不起精神。

山下夜塚的作战计划因此受到了拖延,而事故的原因还是没有查出。

如果继续这样无休止的等待下去,不仅无法取得战事的胜利,而且还要瓦解己方的士气。

“今天夜里,潜伏的人员减半,其余都去好好睡觉,如果正常,明晚再减半,……五天后,我们开拔前方,准备最后决战。”

焦急的山下夜塚,不得已决定减少潜伏人员。

按照之前与土拔岛土著的作战经验,山下夜塚知道,土著人修为普遍不高,大多在战将以下。

若与己方的战将五品以上的将士对阵,正常情况下,以百敌一也不是对手。

所以即便不断减少潜伏人员,只要发现异常,己方一定不会吃亏。

明面上是在冒险,实际却是诱敌之计,山下夜塚的决定是在铃川的提醒下做出的。

事实证明,整个计划是有效的,第四天的后半夜,警报终于响起。

是夜,营帐外,突兀的冒出一片黑压压的人影,足有数千人之多。

全由地下钻出,悄无声息。

此时潜伏在营帐内的将士,有六十人。

若是按实力对战,贾本国方并不处于劣势。

但将士们依然严格执行山下夜塚的命令,先是报警。

呜~~~

随着消息的上传,警报声猛然响起,本就无意睡眠的兵士们,一个个和衣跃起。

几息之间,便按照山下夜塚的要求,将帐外的数千黑影团团围住。

呼~~~~

然而,这些黑影突遭变故,却毫不慌张,一个个伸手相握。

突然间一股淡淡的黑气,从黑影中间扩散而开,形成阵阵黑雾四下弥漫。

待山下夜塚接到报警赶至现场,已然发现,围困黑影的贾本国兵士,至少有一万人又是莫名其妙的死去。

“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山下夜塚对着随自己一同赶来的近千名战将五品以上高手,下达了命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