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攻城/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轻松取得淡水湖的控制权,这一点非常重要。

因为对于贾本国兵士来说,每天洗澡好几次,必须用淡水。

虽然山下夜塚不太喜欢兵士们的‘洁癖’,认为他们太过娇贵,也太过奢侈,但也没有反对,睁一眼闭一眼,听之任之。

其实这些兵士并没有洁癖,也谈不上娇贵。

如此热衷于洗澡,却是处于身体的需要。

贾本国的居民大多属类人族后裔,虽然在海岛生活了数代之久,身形面貌都以发生改变,甚至连生命周期也缩短了很多,但有一点仍然没有改变。

那就是对海洋气候的不适应。

类人族能够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得益于他们神奇的续命因子和超强的生命力,却并不代表他们能够适应一切。

海风海水海盐,使得本就已经从类人族的基因中产生变异的贾本国人非常难受,皮肤变得干燥,身体却变得湿重。

盐分的侵入造成皮肤的瘙痒,一挠之后往往会局部溃烂,形成较大创伤。

以致于贾本国大量的居民都穿着宽松,让自己的皮肤透气,便于体内盐分的排出,甚至有人不愿穿衣,仅用一条类似毛巾的布条,将自己隐私部位稍作掩饰。

而这些措施取得的效果非常有限,根本没有办法彻底得到解脱。

无奈之下,他们只有通过多次洗澡,用淡水去除皮肤表面的盐分,并引导体内多余盐分的析出,以减少身体受到的伤害。

在也是贾本国比其他岛国居民更迫切需要淡水的主要原因。

另外还有一点,他们认为最适合居住的地方,就是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落英王国。

山下夜塚是个孤儿,并不知道这些,而且自身也没有这种感觉,便难以体会其中的苦楚,只当是国人都有洁癖。

他本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也就任由兵士们在水中嬉戏。

……

土拔王城,城墙高达数丈,战旗猎猎,人头攒动。

一位微胖的黝黑男子,在周围近百人众星捧月般的拥簇之下,来到城墙的一处宽大的平台。

身子微微前倾,俯瞰着远处的贾本国大军,脸上有一丝忧虑,却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禀报陛下,十里外驻扎的贾本国军队,一共三十三万人,带队将军是山下夜塚,贾本国的最强将军。”

这位微胖的黝黑男子,就是土拔岛土著的国王,听过一位将军的汇报以后,双手一挥,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最强将军?……我看是送死将军。想要从我土拔王手中夺取淡水湖,没那么容易!”

随即传令下去:

待贾本国军队攻城的时候,将城墙之上的滚木巨石,尽数推下,能砸死多少算多少,不要舍不得。

但地面部队尽量不要过多抵抗,周旋一下做做样子便罢。

……我们真正的战场不在这里。

虽然敌方军队号称无敌之师,战斗经验丰富,但是他们毕竟是侵略之战,而我们是守卫家园,自古侵略者都没有好下场,这次也不例外。

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就一定能够全歼来犯之敌,让他们有来无回!

“打败侵略者,痛击来犯之敌……”

“让他们有来无回,我们必胜!陛下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

土拔王亲临城墙之上,让这些将士们受宠若惊,胸中更是热血沸腾,一个个摩拳擦掌,士气高昂。

“那陛下您……对方可是来势凶猛咄咄逼人。那山下夜塚更是战帅高阶强者,一旦交手,只怕……”

这时一位将军顾忌土拔王的安全,却又怕伤及面子,嘴里嗫嗫着欲言又止。

“怕什么怕?强者又怎么了?……咱们的六千勇士两次袭击,至少干掉他们好几万人马。何况勇士们最高修为也不到战将级别,就能造成如此效果,如果……就怕山下夜塚不来攻城,从此退出土拔岛。否则这三十多万人马,都得埋葬于此。”

相比于将军的担忧,土拔王却是踌躇满志,面对来犯之敌,他要尽数拿下,以告六千勇士的在天之灵。

经过两次偷袭,土拔王觉得胜利的希望非常大。

不过此战关系重大,涉及到两百万岛国土著人的生死存亡,土拔王虽然说的轻松,心里却非常谨慎。

亲自上来其实是为了鼓舞士气,现在目的达到,他就不再多做停顿,而是快速离开,召集一班大臣进行布置。

而山下夜塚这边,终于休整完毕,期间没有在遇到类似之前的偷袭,将士们的心绪也得到了平复,对这决定性的一战,各自都充满了信心。

这天清晨,山下夜塚率领着三十三万贾本国的精锐之师,抵达王城,在城下列开阵势。

选择清晨攻城,乃是根据铃川提供的关于迷心黑煞传说,为了避免黑夜遭遇袭击。

山下夜塚决定趁着艳阳高照的白天,以雷霆万钧之势,速战速决,争取日落之前取得最终的胜利。

“对面的可是贾本国号称无敌的山下夜塚将军?”守城的土著将军发话。

“正是。尔等既知本将军威名,还不速速打开城门投降,本将军从不滥杀无辜。”

山下夜塚端坐马上,朗声说道。

随着话音,一阵磅礴的威压扩散而出。

虽然远隔数百丈,传至城墙之上,依然让守城将士深感压抑。

不愧为战帅高阶强者,单单释放了部分威压,就已经使得土著将士心生惧意。

噗——

一位副将刚刚释放自己战将六品的威压,想抵制山下夜塚,以免造成身边修为较弱的兵士受伤。

却不料,对方的威压经过了几百丈距离的传播,仍然十分强大。

只是稍一接触,便胸中一闷,一股逆气随即上升,冲出喉咙,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好厉害!”

在守城将士中,战将六品虽然不算最高,但也是排在前五位的。

竟然经不起山下夜塚的一丝长途奔袭的威压,不由得让大家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下的震慑,使得守城的部分将士心旌荡漾,眼里露出深深的忌惮。

“那个……城下的贾本国将士们听着,我土拔岛与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不远万里前来侵略,实在是强盗行径,为世人所不齿。”

守城主将见下属们的惧怕心理越来越盛,怕打击士气,便高声说道:

“如果你们现在停止侵略,立即撤兵,我们既往不咎,绝不追杀。但若仍是执迷不悟,休怪我们手下无情。……特别是山下夜塚将军,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将士们一个个尽皆葬身土拔岛吗?”

“哼!大言不惭!就凭你们几只小泥鳅,也想翻起大浪,休想!”

山下夜塚冷哼一声,傲然答道:“限你们十息以内,打开城门,否则我将血洗土拔王城!”

“哈哈哈……山下夜塚,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原来所谓不杀无辜之人,只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

“在你们面前的所有土拔王城的人,皆是无辜,你居然说血洗王城,……简直是丧心病狂!”

面对山下夜塚的逼人气势,守城主将不为所动,反唇相讥。

双方虽是逞口舌之争,但这句话却深深刺中了山下夜塚的痛处。

山下夜塚号称战争狂人,威慑海内外。

即便敌方,家园被毁,虽然痛恨山下夜塚,但有一点还是打心眼里佩服他,那就是山下夜塚从不杀老弱妇孺之辈。

“巧言狡辩!前些日子,你们可曾派出六千黑衣人,潜入我军大营实施偷袭,造成我军大量伤亡。此刻却又口口声声说无辜之人,那本将军麾下七万亡灵,难道都是自己该死?”

山下夜塚行军打仗多年,从未滥杀无辜,更别说屠城了。

这次实在是被土著人袭击,伤亡过大,心里又憋了一口恶气。

便将所有的土著人视为仇敌,一怒之下,违背了自己的做人原则,喊出了屠城的口号。

却不想,屠城一说出口,不仅山下夜塚的硬汉形象顷刻被毁,更是激怒了土拔岛守城的将士。

“不错,就是该死!不仅他们,就连你在内,这三十三万人全部都要为我们的六千勇士陪葬。”

在土拔岛守城将士眼中,六千勇士以身殉国,是为了守卫疆土,自然是所有土著人心中的大英雄。

而山下夜塚一行,却是地地道道的强盗,侵略军。

这种恨意,瞬间转化为战意,山下夜塚以气息威压,带给他们的惧意,突然间一扫而光。

一个个守城将士义愤填膺,摩拳擦掌,大有生吞贾本国大军之势。

“将士们听令,十息过后,若是城门未开,就准备攻城。”

山下夜塚考虑的是夺取胜利,并将土拔王赶出土拔岛就行,对于其他将士,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区区数十万土拔岛的兵士,根本不足以阻挡贾本国大军的前进。

实力上巨大的差距,让山下夜塚信心十足。

十息时间到了,就在山下夜塚准备下令攻城的时候,却冷不丁传来一声断喝:

“慢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