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强者过招/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衣少女的话音未落,还没吓‘他’一跳,自己倒被吓着了。

突兀的声音在队伍前方响起,紧接着一个浑身包裹着枯枝烂叶的高大怪人。

挥舞着双手,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来者何人?为何拦住我们去路?”

未等老者答话,队伍中闪出两位长老模样的人,对着怪人喝道。

“你们太差了,不好玩,就那个老头,我要跟他打架。……你们一个个都不准动。”

怪人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两位长老,很是不屑的说道。

“放肆!何处来的怪物,居然如此狂妄,对付你,还不用玄道大长老亲自动手。识趣的话马上让开,我们还要赶路,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其中一位魁梧高大的长老说道。

若是平时,这位长老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咱们这一千号人马,可都是修为不低,只是赶路,没想过惹事。

你一个破老头,疯疯癫癫,居然拦住我们的去路。

要是知道我们的名号,吓死你。

但是从言语中,他发现怪人说话,有些不着调,应该是脑子有问题,所以便忍住性子,没有直接动手。

“放肆?什么叫放肆?是你的名字吗?……你想跟我打架,我还不愿意呢,……要不,我站着不动,你先打我三下,我只打你一下。怎么样?”

怪人也不动怒,眯着眼睛,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长老。

似乎以长老的实力修为,与自己相差太远,怪人兴趣不大。

“混账!你才叫放肆呢。我乃玄天宗内门长老玄悟,念你神智不清脑子坏了,就不跟你计较了,闪开!”

被怪物一阵抢白,玄悟长老心里很是不爽,却又不屑于与他争斗。

自己堂堂长老,若是轻易跟这样一个行为怪异,又无名无姓的人动手,只怕是跌了自己身份。

但既然已经插手,怎么着也要赶走怪人才行,否则自己的面子实在是挂不住。

便暗暗释放自身威压,想让怪物知难而退。

嗡~~~~~

一股强横的威压,自玄悟身上发出,空气如同被压缩了一般,令人呼吸不畅。

玄悟身后的不少弟子,包括那位红衣少女,此刻都是一阵窒息,连忙运气调息,并各自退闪一旁。

虽说玄悟晋升战帅时间不长,修为还不够稳固,而且释放的还仅仅是部分的威压。

但毕竟是战帅强者,与战将高手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威压一起的还有隐约的隆隆雷声,夹杂着穿透空气的爆裂声,组成一股强烈的能量涟漪,向怪物飞掠而去。

虽是毁天灭地的态势,但实际上玄悟对力量的控制是恰到好处。

一旦怪物不能承受,他便可以立即收回,不会对怪人构成重大伤害。

彼此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对方又是神经不正常,将他赶走即可。

也正是这样,玄悟身边并没有人制止。

“你走开!我要找老头玩。”

面对来势汹汹的帅级强者威压,怪人居然毫不理会。

只是伸出一只被枯枝烂叶包裹得如同刺猬似的大手,轻描淡写的往旁边一拨。

然后就跨开大步,冲着大长老玄道而去。

然而,玄悟却深感不对劲,自己散发出的在空气中激荡的,充满暴戾之气的威压。

在怪物的轻轻一拨之下,居然霎那间烟消云散,杳无踪迹。

“怎么可能?”

正在疑惑之际,玄悟突感一阵凌冽的寒风扑面而来,没有杀气腾腾,却是气势汹汹。

玄悟一惊,急忙运功防御,却依然如落叶般被迫出十数丈以外,在空中打了两个非常漂亮的旋转,落下时差点站立不稳,向前趔趄了好几步。

经此变故,玄悟已是满脸通红,神情尴尬至极。

本想在众多弟子面前露一手,好显示战帅强者与战将高手的天壤之别。

却真心没想到,一个疯疯癫癫的怪人,举手之间便让自己吃了大瘪,好在人家还为尽全力,否则只怕这张老脸要丢到姥姥家了。

虽然未尽全力,也不想伤害怪人,但战帅强者已经能够暂时禁锢空间,威压自然不小。

怪人仅仅用手拨了一下,同样轻描淡写,毫无杀机,却比玄悟强出了十倍有余。

玄悟暗暗心惊,又暗自庆幸,如果自己刚才不是心存善念,要是痛下杀手的话,恐怕这一刻已然丧命。

他甚至怀疑,这怪人是不是装的,故意这种装扮,隐去自己面目,麻痹别人为自己创造机会。

若是如此,他一定有所企图。

可是,怪人要是真有企图,为什么又不下杀手呢?

“阁下莫非来自贾本国?”

不仅玄悟,就连玄天宗大长老玄道,此刻也有类似的想法。

自从接到熊长老的求助,玄道召集玄天宗百帅千将,除了极个别的长老和飘然,并没有人知道此行的具体目的,只说是历练。

难道是不慎走漏消息,贾本国派员乔装打扮前来试探,或者阻止自己一行前去支援落英王国。

那样的话,来者是敌非友,而且绝非一人,必有后援。

“哈哈……什么阁下,我就是我,看你有两下子,想打架……来来来,快点!”

怪人说完,也不等玄道答话,就抡起一拳砸了过去。

“弟子们退后,长老们护住弟子,不要轻举妄动。”

玄道赶紧吩咐大家,并顺手将飘然‘推’到几十丈外的安全之地。

自己则不做丝毫闪避,反而迎着来势向前跨出一步,长袖一挥,化解怪人的一拳。

以怪人对玄悟的不屑,和随手的一拨,便可以看出,他的修为绝不会低于战帅高阶。

对付这样的强者,玄道虽不畏惧,却也不能立时胜过,强者对阵,往往能够抽身斩杀修为较低的对方弟子,以乱敌人心神。

况且,如果来者处心积虑想利用弟子,作为要挟,那么即便自己强过他,却也是投鼠忌器。

所以在未战之前,不能让玄天宗的弟子们受到伤害。

“不怕,不怕,我就跟你打。你要赢了,我给你磕头,输了你给我磕头。好不好?”

见自己一拳没有得手,怪人稍稍一愣,却目露精光,便要再行进攻。

却见玄道身形一纵,腾空而起,飞至半空,远远离开下方的众弟子。

一来怕弟子们受伤,二则想要看看对方是否还有援手。

蹭——

怪物不甘示弱,脚尖一点地,也是悬空而起,尾随玄道上了高空。

两位战帅强者,相距甚远,却已经在空中交手。

怪人身上裹着一层微白色的雾气,婉若冰霜,举手投足引出阵阵寒风,如同三九隆冬,空气中仿佛飘起了片片雪花。

玄道身上却蒸腾着淡黄色的光圈,光圈旋转着如同天空太阳上的光晕,向外发散出灼灼热气,将附近的一片空间带到了盛夏的季节。

其实现在的落英王国,正值春暖花开,春风拂面,春色宜人。

却因为两位强者的加入,弄得是冷热无常季节交替。

下方玄天宗的千名弟子,一会儿感觉是春意盎然,一会儿又是夏日炎炎,再过一会儿却是寒风凛冽。

如此的变幻莫测,让他们不知不觉的起身往远处躲避。

却又忍不住回头向空中张望,想亲眼目睹两位巅峰强者,各自施展修为的风采。

这是多数弟子平生第一次见到,此等高级别的对决,一饱眼福的同时,还可以从中领悟修武的境界。

轰隆隆~~~~~

两股威力相仿,却性质迥异的战气,毫无花假的在空中交汇,竟堆积出浓密的乌云,并引出阵阵雷声,如同晴天霹雳,将天际炸开一个巨大裂口。

但这个过程,只经历了极短的时间,天空又恢复了平静。

除了落下绵绵细雨以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一刻,两位强者你来我往,虽没有兵器相向,却是拳**加。

看似风轻云淡,实则风云变幻。

怪人变拳为爪,漫不经心的抓出,一只手臂竟然暴涨数倍,如同一条出潭恶蛟,摇头摆尾,张开血盆大口,径直扑向玄道,大有将他生生吞下之势。

玄道则是一掌拍出,金光一闪,一条数十丈长的金龙随之闪现,张牙舞爪居高临下,对着恶蛟的头部一爪踏下,要将恶蛟打落凡尘。

怪人见势迅速变招,收回恶蛟,横掌就劈,顿时空中出现一口贯彻天地的大刀,白花花的锋利刀刃,劈向金龙。

玄道收掌变拳,黑黝黝如同一座巨大山峰,遮天蔽日,砸向大刀。

你来我往,见招拆招,两人是各尽所能,各显神通。

时而快如闪电,时而慢似蜗牛。

天空中也是阴晴交替,冷热转换。

怪人神智不清,却修为高深功力精湛,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大家风范。

在与玄道的较量中,打得兴起倾力而出,往往抢得先机占得上风。

玄道则沉着应战,不急不躁,虽是激战却仍留有余力,看似被动实则是游刃有余。

论功力,怪人强于玄道,但没想过要在短时间内取胜,况且二人均无斩杀对方之心,只求打得痛快。

所以在下面的弟子们看来,天空中打得轰轰烈烈天昏地暗,一招一式惊天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