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搅局/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不知这二人陷入修练瓶颈多年,从未遇到此等对手,此番交战,势均力敌。

双方于攻防之中,各自悟出一些平时独自修练中无法领悟的东西,对自己在修武一途的理解上大有裨益。

怪人的神智在境界的理解上,似乎并不迟钝,反而悟性极高。

深知机会难得,便有意用心揣摩,一招一式都小心翼翼,生怕错过机会。

玄道更是尽力应对,偶尔还将自己在平时修练中不甚明了的理解,尝试着用出来,印证自己的判断。

此念一生,两人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由战斗变成了切磋。

一招一式不求克敌制胜,只希望对方能窥其破绽予以弥补,是自己的技法更趋完美。

渐渐的,两人进入忘我状态,时而呈胶着状态,时而又两下散开。

不似先前的大开大合,气贯长虹,而是和风细雨,点到为止。

彼此都十分珍惜这难得一遇的机缘,达到这等修为已是不易,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更是难得。

特别是玄道,尽管在玄天宗内,不乏战帅强者,但同门之间知根知底,切磋起来根本没有现在这样酣畅淋漓。

况且,对方虽然貌似神志不清,但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稍强于自己,一招一式绝非应付,必须拿出真材实料,方能勉强顶住。

修武一途,闭门修炼虽然能够专心致志,却难免有时陷入某个瓶颈难以突破。

反倒不如在强于自己的对手重重重压下,逼得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将平时修练是不会或是不敢的招数,全都发挥到淋漓尽致。

个人理解毕竟有限,通过对方的应对,修正各自理解中的偏差,实际上已经超出了单纯的修练。

所以提高修为实力的最好办法,其实就是战斗。

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给自己喂招,玄道心里暗自欢喜,甚至觉得怪物并不是十分丑陋,反而有些可爱了。

由惊心动魄到行云流水,从雷霆万钧到和风细雨,大多数的玄天宗弟子们觉得不如先前那么好看了,甚至有些昏昏入睡。

却因为是玄道长老的缘故,大家打起精神,仍是瞪大眼睛观看。

但是对于那些修为达到战将高阶或者战帅级别的长老们,以及少数的核心弟子来说,却渐渐看出了门道。

时间越长越是如痴如醉,看到妙处,居然情不自禁的跟着空中二位强者的出招应招,一个个手舞足蹈起来。

整个落英山脉的密林中,此刻竟然变成一个天然修练场。

脚踏虚空的两位战帅高阶强者,高高在上,演练着各种攻防招式。

地面上的一干人众,依葫芦画瓢,像模像样的比划着。

希望在战帅强者的实战中,摸索到对自己有意的东西。

慢慢的,这一千多人渐渐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痴迷状态……

“林中各位,可是玄天宗的朋友?”

仿佛从远方天际传来的一声问候,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在场的每个人耳中,听起来很亲切。

然而,林中没有一声回应,明明听得清楚,却是恍若未闻。

实在是大家过于投入,没心思搭理而已。

“哈哈……果然是玄门正宗,居然在打斗中还能够集体观摩,既如此,那就来点更刺激的吧。”

随即一声长啸,远处闪电般飞来一位清矍的绿衣老者。

如同流星划过,眨眼之间便加入玄道和怪人的战团。

伸出双手,分别对着交战双方各出一掌,也不管他们是否高兴。

反正绿衣老者是卯足了劲,以一对二。

“咦……这是谁?怎么跑过来搅局?”

玄天宗的长老们此刻好像才反应过来,看着上空,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速之客的加入,使得原本看似势均力敌的局势,顷刻发生了变化。

一袭白袍的玄道,满身枯黄的怪人,再加上绿衣老者,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绚丽的风景。

被搅了局的玄道和怪人,都是非常气恼,各自冷哼一声,运功化解攻向自己的一掌。

砰——

砰——

三人间共对了两掌,却都往后退了几步。

稍顿片刻,竟然全部露出惊喜的神色。

绿衣老者以一对二,丝毫没有吃亏。

虽然三人均未使出全力,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显然,绿衣老者的修为实力远在二人之上。

刚才两位已经将各自的修为,都展现得淋漓尽致,能够领悟的也就这么多了,再打下去未必再有新的收获。

正当兴致减弱的时候,凭空来了一位接近王级的强者,而且看起来并无恶意。

若是来点新花样,说不定又能多领悟一些……

所以他们不怒反喜,对着绿衣老者,就迎了上去,各自再展修为,竭尽所能毫不留力。

而对于绿衣老者来说,同样开心。

自己感觉摸到一些法门,已经非常接近传说中的境界,却由于对修武一途的理解似乎还稍有欠缺,而始终难以突破。

若是以此二人作为对手,演练自己近段时间领悟的修武精髓,将理论转为实战,岂不是更加巩固了修为境界,甚至……

要是能够突破,达到传说中的境界,那么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不又增加了一些胜算吗。

想到此,他意念一动,一道绿色光芒从体内径自升起,如同初春的草原,芳草萋萋,充满着绿色的生机。

同时在身后布置一道隐形结界,以防因能量的过度外溢吸引太多的关注,而造成意外变故。

三人心里都打着自己的算盘,手上却毫不停顿,不断地施展修为,战在一处。

于是天空中风云际会,白黄绿三色流光,交替闪现,夏冬春冷热变化,季节变更。

各人在修为上的差距,其实还是比较明显。

玄道战帅高阶刚入巅峰,怪人已处巅峰圆满状态,绿衣老者则更进一步,感觉已经跨入王级,却因为境界上稍有欠缺,未能登堂入室,成为名副其实的王者。

若是以生死相搏,绿衣老者斩杀另二位并非难事,一位王者哪怕是勉强踏入门槛的初阶,也能够轻易击败两位战帅高阶。

但是,他此刻需要的是对自己修为的夯实,并希望能够通过切磋,使自己真正突破,成为名副其实的王者。

所有他所使出的最多只有七成的功力,不需要取胜,只有在胶着状态,才能够真正使自己去领悟理解,那些平时无法收获的东西。

有的时候,甚至降低一些修为,在二位强者的夹击中,利用对方施加的压力,迫使自己超水平发挥,以期真正突破。

三人此刻心照不宣,都暗暗打着自己的算盘,却又不能陷入僵局。

于是只要有一方由于思考或者领悟稍有分心的时候,另外两位立即出手将之逼入绝境,强迫他集中精力努力应对。

在这种情况下,以一敌二的格局一直存在,但这个‘一’的角色却经常换人,不是最强的那个,往往是分心造成懈怠的那个人。

即使是修为最高的绿衣老者,也没有太多思考的余地,唯有将三人的节奏统一起来,才能找到理想中的感觉。

在三人达到某种平衡的时候,尽管并不会直接提升修为,但对境界的巩固和加深,却是非常有益的。

甚至对那些玄妙的,说不清楚的法则,似乎都有了一点感觉,若有若无,朦朦胧胧。

这样的意境太难得了,谁也不想破坏。

三人同时沉浸在这种奇妙的环境中,精神力,意志力,理解力,都极度亢奋。

整体节奏,也随着他们的感觉变化,速度不再重要。

三人时分时合,时快时慢,在空中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如此一来,地面上的玄天宗众人,则是得到一场难得的造化,无论自身修为高低,只要用心,皆能从中受益。

战将级的弟子们,在不知不觉间,不少人的修为悄然提升一品,帅级的虽然还没有提升阶别,但也都更加稳固了原本的修为,而且境界明显加深。

有的人一辈子修练,勤恳努力,孜孜以求,终身成就也不过泛泛之辈,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不再进步。

而还有些人资质天赋未必超然,却因为机缘多多,加上自己不懈的努力,最终成为一方豪强。

修武一途,切忌死板,所以各宗门经常组织有潜质的弟子,到各处历练。

甚至有意识的寻找机缘,给弟子们创造提升的机会和空间,为宗门的掘起提供最基础的保障。

不到大半天的时间,大家伙得到的收益,居然超过了在玄天宗修练半年。

如此的好事,竟然被自己遇上了,难道在就是大长老待我们此行的目的?大长老对我们真是太好了。

要是他们再坚持一两天,那就更好了,我们的修为又可以精进……

便在玄天宗众人想入非非,得陇望蜀的时候,上方的战局却发生了改变。

趁着一招攻出,怪人应对之际,玄道从战局中抽身而出,翩然落下,身后怪人作势欲追,却被绿衣老者截住,并出手攻击。

如此变故,让众人大吃一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