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杏老的心思/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天宗的众人心里纳闷,玄道却是心如明镜。

多年来修为一直在战帅高阶,虽然勉强踏入巅峰边缘,但由于对修武一途的理解和领悟,还停留在巅峰之下,拖了一些后腿,使自己难以再进一步。

而经过这半天的切磋演练,玄道是裨益良多。

首先三人中他的修为最弱,打起十二分精神,竭尽全力应对,才堪堪不败,但巨大的压力使他步步惊心。

先前对付怪人的攻击,虽然也有些狼狈,可毕竟怪人只是单纯打斗,力量上处处施压,却大多是点到为止。

待绿衣老者加入战局起,压力陡增。

原因是绿衣老者高过自己太多,尽管压低了修为,却仍是相差巨大。

看似风轻云淡的举手投足,却蕴含了太多的玄奥,自己在应招的同时,还得仔细琢磨这其中的韵味。

玄道一心二用,自然弄了个手忙脚乱,而绿衣老者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往往施加的压力,刚巧是逼得玄道倾全身修为,才勉为其难的顶住。

还没来得及缓过劲,下一招又攻到面前。

如此一来,玄道想要放松都不可能,不断的处在力竭的边缘,只有真正无法抵抗的时候,绿衣老者才稍减力道,让他渡过难关。

这简直就是量身打造,为玄道喂招,逼迫他施展所有修为,直到脱虚。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玄道突然发现,自己对于武道的理解却无形中上了一个台阶,达到真正的巅峰状态。

玄道心中大喜,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于是再整旗鼓,与对方对抗。

而绿衣老者却在此时,暗暗增加了力度,仍然压迫玄道竭尽全力,如此几次三番。

到后来,玄道发现,即便再打下去,对于自己的修为提升,也没有太多的改变了。

因为已经到了极限,不可能一直无休止的提升下去。

特别是对武道的理解,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后,需要花上一段时间,静心修练,仔细揣摩,方可有质的飞跃。

“玄道长老,我乃花木堡的杏叟,熊壮亲王的朋友。……这位老兄也算是我的朋友,我找他有些时日了,所以暂时不能陪你,还请你率玄天宗众位朋友,先去花木堡稍事休息,亲王自会与你联系。”

绿衣老者笑眯眯的传音给玄道。

杏老对于玄道的修为实力,早已了解得非常清楚。

继续战斗,对玄道而言,已经不必要了。

况且,玄天宗的百帅千将,万里迢迢赶到落英王国,是为了助熊长老一臂之力。

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熊长老需要与玄道商量。

“原来是花木堡的杏老,久仰大名。想不到初次见面,杏老就送我如此大礼,使困扰我多时的瓶颈此刻有了松动的迹象……玄道在此谢过。”

听得杏老之言,玄道恍然大悟。

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在不知不觉间给予了莫大的帮助,玄道不觉在心里对杏老又多了一份尊重。

当下便撤出战团,率玄天宗众人直奔花木堡。

“别跑,再来打过!”

怪人正打得兴起,岂肯放过玄道,当下吼了一声,挥舞着一双肉掌,想要截下玄道。

“慢着,我陪你打!”

嘭——

怪人感觉整个身体受到强烈冲撞,连忙稳住身形,顺手朝着杏老反击而去。

想留下玄道,却无奈被杏老缠住,只得眼睁睁看着玄道离去,心里很是不甘。

就在玄天宗众人即将离去的时候,人群中的一个身影,让怪人眼睛一亮,似是想起来什么,立刻身形一晃便往地面降落。

“哪里走!咱们二十年前就没有分出胜负,今天正好做个了结。……接招!”

杏老却是快如闪电,后发先至,拦到怪人身前,他可不愿意让怪人阻止玄道。

“老家伙,打就打,谁怕你了!二十年前你赢不了我,现在还是一样……吼!”

被杏老一拦,怪人好像又清醒过来,忘记了继续追赶玄道等人。

狂吼一声,与杏老战在一处。

杏老为了寻找怪人,放弃了在地下龙脉修练的机会,其实是有目的的。

一是争取他作为落英王国的助力,二来看看能不能为他提供一些帮助,修为上或者精神上。

二十年前,两人曾在落英山脉的林中,有过数次的交手。

彼时怪人略占上风,只是因为怪人的大脑存在问题,才没有取胜。

每每战到关键时刻,怪人就头痛欲裂,无法继续战斗,只有任凭杏老逃之夭夭。

等下一次遇上,两人又重新打过。

而杏老便是在这样的战斗中,修为得到提升,并逐渐超越怪人。

所以他今天才会有意识的给玄道喂招,帮他提升,实在是受了怪人的启发。

而怪人这二十年来,几乎与各种野兽或者魔兽为伍,修为也有大长进。

之所以没有赶上杏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杏老有逸尘给的参灵草。

在天罗大陆,战帅强者虽然不是最顶级的修武者,但除了数得出的少数战王之外,帅级也就是巅峰存在了。

这个级别,是千千万万修武者梦寐以求却又难以企及的。

能够到此境界的人,无一不是身份高贵,或者称雄一方,或者王侯将相,最不济的也是族中长老。

既然身份高贵,就不缺乏那些天材地宝和优质的修练资源,每一个帅级强者都希望成为王者,更是利用一切有利条件,来提升自身的修为。

但是,在这样得天独厚的优越环境中,放眼整个天罗大陆,又有几人能够冲王成功。

绝大多数人,就算天天躺在天材地宝中间,也很难精进一步。

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其一,王者与帅级有着天壤之别,天赋机缘都很重要,不是勤劳刻苦就能弥补;

第二,所谓天材地宝,也分有等级,并非千篇一律,真正称得上宝贝的,往往非常稀少,甚至只停留于传说。

比如六阶灵草参灵草,逸尘的日月空间还有不少,但那都是精灵世界的赠品,没有一株来自落英王国。

而六阶魔核亦是难得,六阶魔兽能化人形,大多实力强横,相当于人类的王者,岂是一般修武者能够斩杀的。

或许王者有机会,但是既然成为王者,早已位高权重,岂会轻易出手斩杀魔兽获取魔核。

况且对王者而言,六阶魔核已经没有太大价值。

所以,杏老在得知逸尘送的是六阶灵草时,那种激动,那种意外,那种震撼,才是一个帅级强者的正常反应,绝不是大惊小怪。

而且也正因为这株参灵草,杏老的修为才有了质的提高,已经达到准王者的层次。

而二十年前,实力就超过自己的怪人,却并没有明显的提升,或者提升的幅度较小,跟自己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更显示出六阶灵草的弥足珍贵,以及逸尘给自己的莫大恩惠。

杏老既是修武者,又是医者。

在二十年前他就知道怪人,而且更清楚‘怪’在何处,应该是被某种阴邪功法所伤,迷失了心智,才造成了怪人如今的模样。

如果自己变成真正的王者,领悟到些许天地奥义,那么就有办法将怪人体内的阴邪之气逼出,让他恢复心智。

又或者,怪人自己突破之后,达到王级修为,也可以通过强大的精神力使自己逐渐恢复。

杏老有种感觉,这个怪人应该来自落英王国以外的地方,绝非恶人。

而且有相当的身份地位,被仇家所害,记不起自己是谁,以至于流落到落英山脉,与森林做伴,与野兽为伍。

以怪人的修为,也算得上天罗大陆的强者,如若让他就此埋没山林实在可惜。

二十年前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个高大威武慈祥和蔼的老者,年纪已超百岁,如今只怕是已经快到王级以下修武者的生命极限了。

一百五十岁,乃是王级以下修武者的最高寿元。

在此之前,如果不能冲进王者行列,那就只好陨落。

这是自然规律,没有人可以改变。

而现在的怪人,离王者不过一步之遥,若有机缘,或许能够改变命运。

——这也是杏老将怪人截下的原因。

砰~~~

在与怪人交战的时候,杏老不再留力,而是施展全身修为,将怪人逼得只能勉强招架,几无还手之力。

战帅巅峰,与准王者之间,虽然等级差不多,但实力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何况两人以前就交手多次,杏老是知己知彼,自然打起来得心应手。

但怪人就不一样了,大脑偶尔比较清楚,更多时候神智不清。

对付玄道可以占得上风,跟杏老交手,可就束手束脚了。

即使全力应对,也只是手忙脚乱地招架。

但他却傲气十足,绝不肯认输,倾力相搏之下,很快就力不从心了。

不仅如此,当怪人精疲力竭之际,杏老仍然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瞅准一个空档,狠狠地一掌拍在怪人的胸口。

杏老这一掌,没有手下留情。

噗……

一口鲜血,从怪人嘴里激喷而出,他身子晃了两下,颓然倒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