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幻影森林/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雪耻是一说,完成任务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觊觎苍木剑。

埃尔法一边对逸尘恨之入骨,一边又对苍木剑念念不忘。

修武者的兵器,某种程度上说,如同战友,兄弟。

兵器趁手,如虎添翼,能够将战斗力提升一倍。

要是兵器的等级,高于自己的修为,那么至少可以让自己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半个阶别的实力。

而落英王国并不善于打造兵器,能够拥有一件普通趁手的武器,就算不错了。

萨特王国,在天罗大陆拥有兵器王国之称,可以打造王者之器,但真正合格的王者之器数量极少,价格更是令人乍舌。

就算在西泽帝国,虽然听说出现过皇者之器,但以埃尔法的地位,是不可能有幸得见的。

即使是特遣处的最高领导,殿下千岁,已是地位超然,也只配有王者之器。

埃尔法对苍木剑的渴望,已经超出想象。

他一直惦记着,如此神奇的皇者之器,若是到了自己手里,一定更具威力。

虽然不敢说挑战王者,但战帅以内,应该是没有对手的。

修为级别越高,越级挑战取胜的可能性就越小。

尤其到了战帅级别,同阶之内的三个小境界已是差距明显,一阶之差更是难以超越。

但有神兵利器在手,消弭同阶之内的差距自是不在话下,跨越一阶之差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特别是高于自己两个大级别的皇者之器,虽然剑灵未必真的形成,但若有原主意念,则具有肉体,生机,神魂三方面的杀灭功能。

尽管埃尔法知道,希格玛是上级帕隆王者派来,名为配合实乃监督,但为了逸尘手中的皇者之器,一切委屈都能接受。

趁着希格玛探路的时间,埃尔法斜卧在山边的一块大石上,眯起眼睛做着白日梦……

希格玛兢兢业业的寻找路径,并试图找到暂时中断的附身幽魂踪迹,以便顺藤摸瓜将逸尘抓住。

虽然自己是帕隆王者所派,却不敢对埃尔法有任何监督,相反还得小心伺候,遇到什么事自己麻溜点去做。

否则惹恼千里追魂埃尔法,自己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身为西泽帝国特遣处执法,埃尔法以阴狠毒辣铁面冷血著名。

不管是内部执法还是外出追凶,从不给对手留有一丝一毫的余地,哪怕是辩解讨饶的机会也不会有。

就在贝塔被杀不久,埃尔法曾经找过希格玛,因为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而大发雷霆,差点将他‘就地正法’。

见识过埃尔法的暴戾,希格玛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什么人?敢到花木堡撒野!”

就在希格玛久寻无果,随手轰向一块大石想要发泄的时候,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一声断喝。

原来,希格玛不知不觉间进入了花木堡的区域范围,被一队巡逻的卫兵发现,出言呵斥。

“那个……我有事想找一位长老请教。”

希格玛低着头,态度诚恳的说道。

“哈哈,原来是这样,不用找长老,请教我就行……啊,你!……西泽帝国的人。”

一名卫兵大大咧咧的朝希格玛走来,未及近身,就被希格玛伸手拧断了脖子,断气之前突然发现希格玛的身份。

“不错!西泽帝国的人,也是要你命的人。”

希格玛狞笑着,箭一般的窜到卫队跟前。

被阿尔法欺负,寻路也半天没有进展,让希格玛很是不爽,这队卫兵的出现给了他出气的机会。

他准备先消灭掉大半卫兵,在抓住余下那些胆小怕事的,审问出逸尘的下落。

砰……

希格玛撩掌打向卫兵,不料却在中途被截,一个人影挡在卫兵们的前面,与他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掌。

一触即分,希格玛胸口一闷,倒退两步,稍有摇晃。

噔噔噔~~~~

噗……

反观对手,却是连退十数步,还喷出一口鲜血,方才稳住身形,显然已经吃了不少亏。

“梨木大人!”

卫兵们一声惊呼,刚才受伤较重的那位,正是他们的卫队长梨木。

“有外敌入侵,布阵!发警报。”

卫队长梨木战将五品修为,在一招之下已是受伤,而且对方出手狠辣,显然是敌非友。

虽然希格玛低着头,尽量隐藏面容,但梨木早已看得清楚。

红发蓝睛,与天罗大陆的人种格格不入,为西泽帝国特有的人种。

杏老特意嘱咐,近期要严防外敌,此一带是花木堡的大门前,更是要加强防守。

一旦有状况,必须马上报警,并禁止敌人再行深入花木堡腹地。

这一队卫兵虽然均有将级修为,但要想挡住来人,还是力有不逮,特别是对方绝非落英王国之人,或许还有同伴。

唯有布阵,方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堡内援兵前来。

希格玛一看,被称做梨木大人的也不过将级五品,比起自己还要相差两品,想必那余下的二十余名卫兵,实力应该不会更强。

自己一人应付估计问题不大,根本不用寻求埃尔法的帮助,省得又被他责骂。

于是一声长啸,希格玛飞身而起如同离弦之箭,直接冲入对方阵中。

欻——

欻欻——

欻欻歘——

人在空中,只听见耳旁除了风声之外,还夹杂着树枝摇动的声音,希格玛也并不在意。

待至落下,却赫然发现,原本卫兵所处的地方,根本没有人影。

取而代之的,是一棵棵高达数丈,腰身粗细的树木,摇摆着移动着,渐渐围成一圈,将希格玛困在中间。

根根如臂粗的枝条,摇曳着向希格玛飘来,看似柔若无骨随风而摆,但及至身前,却掀起阵阵劲风,力道之强宛若将级实力。

“糟糕!”希格玛心中一凛,挥剑便砍,三五根枝条应声而落。

但树大枝多,劲风阵阵,仍有两根抽在身上,却如棍棒加身,砸得生疼。

更有甚者,枝桠上四散飘逸的细条,若有若无的抽到脸上,生生带出几道血痕,痛彻心扉。

一棵棵看似人畜无欺的树木,却能变成一队队战士,在首领的指挥下,向希格玛发动攻击。

“可恶!”希格玛恼怒的嘟噜着,当下不敢怠慢。

将手中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战将六品的实力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

嚓嚓——

不时的有树枝被斩断落下,又有更多的枝条袭来,希格玛身边已是残枝成堆,却仍然不能阻止树枝无休止的攻击,好似生生不息无穷无尽。

尽管这些枝条暂时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人力有穷时,一旦力竭虚乏,那只怕就要被活活抽死,至少也是困死。

希格玛意念一动,马上移形换位,想要利用自己精力充沛之时,尽早突围,只要冲出树木的包围,自己便可安然无恙。

嗖嗖、嗖嗖——

然而,随着希格玛的移形换位,那些看似笨重的树木,竟然也跟着一起移动,始终不紧不慢的围着,保持步调一致。

任凭希格玛如何变换身形,都难以摆脱被困的局面。

唰唰~~~~~

趁着希格玛变换身形露出的破绽,细长弱肉的枝条有意无意如刀一般扫在他的脸上,又留下了数道细深的伤口。

血慢慢渗透出来形成道道血丝,渐渐的相互交融,模糊了整个脸面,并开始阻挡视线。

这样的情形,使希格玛感到非常的憋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居然没碰到一个人,搞了半天都是在和这些连牲畜都算不上的树枝较劲。

即使这样,自己还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反而弄得满脸一道道跟猫胡须一样的伤口,虽然很细却深至见骨,钻心的疼痛。

“埃尔法大人,快来救我!”

希格玛勉力支撑了一段时间,实在找不出突围的办法,只得扯起嗓子向远处的埃尔法求救。

眼见四周郁郁苍苍,树影不断变幻,似有若无,但无数枝条却是真真切切的抽打在自己身上。

这种有力无处使,又被折腾得力不从心,希格玛是越折腾心里越发毛。

忽然间觉得自己身边围满了阴森森张牙舞爪的魔鬼,随时要把自己吞噬掉。

而斜倚在青石上,沉浸在无边遐想中的埃尔法,朦胧中得到了苍木剑,正欣喜若狂踌躇满志的时候,被希格玛一嗓子叫醒。

“混蛋!”黄粱美梦破灭的埃尔法,恼怒的咒骂道。

缓缓起身,却见声音从一团旋转着的绿色迷雾中发出。

“幻影森林!想不到花木堡还有这等阵法,不过实施者的修为太弱,也只能困住希格玛这个笨蛋。”

埃尔法一眼就认出,花木堡卫队布置的阵法,虽然略有意外,但根本上还是不屑一顾。

花木堡卫队修为最高的梨木,其余也就战将一至二品。

所布置的幻影森林,能困住战帅以下的高手,希格玛不能突围自然在情理之中。

要是由二十位战将五品以上的高手,一起施展布置,那么即便埃尔法也是难以突破。

“雕虫小技,看我一掌破了你!”

埃尔法脚踏虚空,对着幻影森林一掌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