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恍若梦中/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帕隆王者一掌抵住埃尔法胸口,微微用力,将他又弄醒过来。

然后目光如刀冷冷地刺向埃尔法,说道:“要死也得把事情说清楚!”

“帕隆王者明鉴,属下冤枉!那小子红口白牙诬陷于我,我……”

埃尔法的神色萎顿,怒气攻心,说话都不利索了。

“诬陷谈不上,不过,有一点你没想到,这几个月我遇到高人指点,修为突飞猛进,已与你相差不多。”

逸尘却是得理不饶人,步步紧逼,让埃尔法无从抵赖。

“原本你稳扎稳打,仍可取胜,但是你却不想给我开口辩解的机会,过于用强,被我找到破绽,胜了你一招,打乱了你的计划。其实你的伤并不重,只是害怕帕隆王者追究,所以急火攻心,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其实,逸尘的说法并非无懈可击,而且也只是权宜之计。

若是稍微冷静一点,就能发现其中破绽,戳穿逸尘的诡计。

却没想到,帕隆王者最怕属下有异心背叛自己,一时之间难以分辨,居然有些相信逸尘的话了。

这不是逸尘太高明,而是帕隆王者自己心中有结,他就曾经做过背叛结义大哥的事。

此刻将心比心,已然认定埃尔法心里有鬼。

“黄毛小子,休逞口舌之能,本座自然会查明真相。”

帕隆王者淡淡地说道:“只是今日,你们连伤我两名属下,不能就这么算了。”

“帕隆王者,出尔反尔便是你西元大陆的强者风范么?如果你执意不讲理,我们花木堡也不是好惹的。”

杏老与熊侯二位呈三角形站立,三双手掌彼此对应,暗暗催动幻影森林,欲与帕隆王者作鱼死网破之争。

逸尘也赶紧往三人方向移动,以助杏老三人一臂之力。

“如果说多加几位强者,布置的幻影森林,或许对我还有点威胁,单单凭你们三四个,妄想!”帕隆王者不屑的说道。

如果有二十位以上的战帅强者,经过训练磨合后,密切配合,布置的幻影森林,有可能困住战王初阶。

但目前,连逸尘在内,也不过四位战帅强者,也没有配合。

就算勉强启动幻影森林,对帕隆王者来说,根本没有威胁。

“哈哈……那如果加上我们这些呢?”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数里外的天空中响起。

嗡~~

不远处的天空,黑压压的飞掠过来一大批战帅强者,人数不下百位,转眼之间,便落至杏老三人身旁。

“师兄!”

“师兄!”

“大长老!”

“玄道长老!”

百位帅级强者的为首之人,正是玄天宗的内门大长老玄道。

“没想到,花木堡如此热闹,既然我等赶上了,也就凑个份子吧。”

玄道转过身,对着帕隆王者朗声说道:

“对面的红毛老怪,我们玄天宗百位战帅,和花木堡长老们一起,够不够威胁到你?要不要试试?”

“哼!即便再来一百位,也未必能够拦住本座。今日本座没兴趣,就留你们多活几日吧。”

帕隆王者一看,想要占得便宜,目前已是不可能。

一百多位帅级强者,加上一位准王者,即便不布置阵法,就是一窝蜂涌上来,乱打一气,自己恐怕也很难受。

虽然有信心斩杀其中的几十位,而且自己的性命不可能遭到杀灭,但要想全身而退,却是把握不大。

哪怕将对方尽数杀光,对自己也毫无益处,但自己受伤的代价实在太大。

要是让杏老他们抽出时间,启动幻影森林,又要增加许多麻烦。

真正让他担心的是,前些天落英王国新晋一位王者,此人是谁暂时还不清楚。

如果惊动新王者,加入战局,那才是最要命的。

要说新王者的实力超过帕隆,那是不现实。

但新晋王者的那种气势,还有天地鉴证为他加持的王冠,对帕隆多少还是有些威胁。

帕隆王者是个惜命之人,自然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勾当。

于是帕隆王者扔下一句话,顺手撩起埃尔法和希格玛,一眨眼消失无踪。

走了?

看起来充满霸气,睥睨天下,目中无人,却又生性多疑的堂堂西元大陆的帕隆王者,居然也会撂下一句狠话,然后溜之大吉。

“总算走了……”

大家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若真是动起手来,帕隆王者的结果如何倒也难料,但花木堡众人,包括玄天宗的百位战帅,至少会损失一大半。

如果帕隆王者的希望超过王级初阶,花木堡被彻底铲平,也不是不可能。

面对即将来临的生死之战,无疑是极为不利的。

“好在师兄及时赶到,逼走了红毛老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熊壮暗自庆幸。

众位师兄弟长老们,均在熊壮的带领下进入花木堡休息,并商量布置有关大战事宜,只留下大长老等候随后赶来的千位弟子。

逸尘没有见到飘零古云他们,稍有失落,玄道含笑并未点破。

“这不是贾本国的山下夜塚将军么?”

杏老清理战场时发现了重伤命危的山下夜塚,有些奇怪:

“有消息说他被犬养二宝压制,已经失去兵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回杏老,此人是为了救和穆通一起来的一位年轻人,但他们并不熟识,好像跟什么蓝光有关。”

紫昙长老将先前的情况向杏老做了简要汇报。

“蓝光?……他虽然修为早已是帅级巅峰,但被帕隆王者所伤,只怕一时难以恢复。”

杏老查看了山下夜塚的伤势以后,紧皱眉头:

“穆通和那个年轻人的伤都不打紧,唯独山下夜塚,……以我的疗伤手段,估计只能暂时维持他活着,却没有办法让他痊愈。”

“再说,他毕竟是敌国的将军,该不该救呢?”

山下夜塚是贾本国的将军,战争狂人,落英王国曾经把他列为最危险的人。

若是战场相遇,各为其主,厮杀在所难免。

但现在,山下夜塚只是一个伤重濒死之人,杏老作为医者,岂能见死不救。

尽管有些纠结,杏老还是决定施救,只不过心里没有一点把握。

蓝光……

正在失落的逸尘,听见蓝光二字,心里咯噔一下,当下来到山下夜塚的身边,伸手一探。

嗡~~~

刚一碰到山下夜塚的身体,逸尘就感觉日月空间内,突然一阵骚动。

静静躺了几个月的水晶头像,此刻显得非常不安份,像是遇见亲人般的兴奋,激动得在日月空间内不停地晃悠,似乎要告诉逸尘什么。

蓝光,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头像……

难道——

山下夜塚是墨亚人的后裔?

逸尘有些怀疑,又转身去探昏迷中的穆通,日月空间内却没有任何波动。

当他触及牧星时,这种骚动再一次出现,水晶头像冲动着,在日月空间内散发出一片蓝光,并有一种要冲出来的感觉。

“杏老,这两个人交给我吧,我或许有办法。”

杏老的犹豫让逸尘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救得了山下夜塚和牧星二人,于是主动提出来。

只要这二人是墨亚后裔,水晶头像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从刚才日月空间的骚动,就可以看出,山下夜塚和牧星二人,与墨亚人必有关联。

而这些,逸尘自然不方便说出来。

“你……好吧,不过救治之事,尽力即可……”

杏老通过无痕和怪人的事情,对逸尘已经非常信任,只是考虑到山下夜塚的身份,以及受伤的程度,先提醒一下,让逸尘心里有个准备。

花木堡危机解除,杏老安顿好其他伤员后,带着穆通,准备和逸尘一起返回回势龙脉。

“逸尘,你看——”

已经将山下夜塚和牧星收入日月空间后,逸尘被玄道叫住。

顺着玄道的手指方向,逸尘看见对面的路上,一大批人正快速赶往这里,烟尘滚滚足有千人之多。

而队伍的前面,一个火红色的身影,更是急速飞掠而来。

“飘然~~~”

“逸尘~~~”

逸尘一时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像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叫了一声后反应迟钝。

而那一团火红却是欢快的娇呼一声,随即以超出修为数倍的速度,甩开身后众多玄天宗弟子,箭一般的扑入逸尘怀中。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是热恋中情人的心理写照。

逸尘和飘然分别早已有了几百天,感觉一定是有千秋之久了,此刻相拥恍若梦中。

今夕何夕,萦绕于梦中的倩影,铭刻在心中的名字,曾经无数次的深情呼唤,无数次的牵肠挂肚,及至相逢相拥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不敢相信了。

玄道充满爱怜的看着他们,示意随后而至的弟子们绕道,不要惊扰了这对小情侣。

众弟子的目光中大多充满羡慕,甚至嫉妒,但也深深的被这温馨的气氛感染,心头不禁洋溢出一丝想恋爱的感觉。

唯独有一个人的目光不同,那是一道由极度妒忌怨恨,甚至夹杂着诅咒组成的恶毒,如毒蛇吐信般直刺过去,那个人就是池康。

还有一人,原本也是跑在众人之前,此刻却没有跟随大家走开,而是站在逸尘不远处,微笑着等待着。

“咳……差不多就行了,我脚都站酸了,你不能这么重色轻友吧。”

一句话,惊醒了正处在你侬我侬亲密无限中的两个小鸳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