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战帅中阶/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闪烁着的星星点点,原本围绕着逸尘,时不时地进入体内。

随着水流声音的停止,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丹田内不再进入水之柔善,即使是血脉筋络中的星星点点也即刻消散。

仅仅是一丝贪念,竟然引发这么大的后果,出乎逸尘的意料之外。

不仅如此,更让人瞠目结舌的还在后面。

倏~~~~~

就在水流声消失的同时,潭口不再有泉水涌出,巨大的柱状水流如同飞龙离地而起,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潭口平静如镜,一涟漪没有波纹。

而断了后续的的水流,正如箭一般飞速钻向山体的中心,白花花的水柱一段段的缩短,眼看即将窜进山体。

“不好!弱水要逃。”逸尘猛然醒悟,随即祭出日月空间,纵身而起,赶在水柱消失之前堵住山体入口,拿起日月空间一舀。

还来不及第二下,山体的入口已经没有半点水迹,只留下一个空洞洞的大口子。

好在逸尘的反应够快,才抓住了弱水的一点尾巴,日月空间里也有了一点存货。

目测之下,弱水的数量大约三千斤,在空间的一个水池内晃荡,晶莹剔透,清新凛冽。

逸尘有些懊恼,如果早点拿出日月空间,怎么着也得弄个十万八万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整个天罗大陆,有幸见到弱水的人加起来,也未必超过十个。

刚才只顾着吸收水之柔善,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弱水也是宝贝。

好在,总算抓住了一点尾巴,否则只怕要永远遗憾了。

嘶……

仅仅是舌头沾了一点点,就已经让逸尘激动不已,全身的毛孔,脉络,包括五脏六腑,都感觉一种甘甜,四肢百骸更是畅快不已。

丹田内也不闲着,土木火金水各元素的精华,在各自的储存空间酝酿着,像是有某种事情即将发生。

忽然,一层蒙蒙的烟雾自丹田升起,黄青赤白黑五色萦绕,组成一道五彩缤纷的彩虹。

在丹田游荡弥漫了一阵,复又急促的窜入身体,沿着血脉筋络,内脏骨骼,肌肉皮肤,一路横冲直撞,畅行无阻。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五行之气,虽然数量参差不齐,浓度精纯不一,但毕竟是在逸尘体内第一次产生了。

一股五行之气在逸尘体内畅游一番,从头到脚,包括脚趾头,处处均有光顾,不遗漏任何地方。

下一刻,逸尘感觉身体发胀,五行之气所经之处,一阵阵挤压拥堵,仿佛无数细条组成食人大蟒,四处游走。

将身体充斥的严严实实,皮肤胀气鼓起如球,毛孔渗出点点血迹,如针尖细小,殷红醒目。

这种感觉太让人难受了,全身绷紧,膨胀,连透气都很困难。

原本看不见的经脉,也暴胀凸出,逐渐僵硬,肌肉里像是插入了无数根铁刺,挤压着。

整个身体像是被万斤铁锤砸过,肌肉与骨骼似乎正在剥离,剧烈的疼痛让逸尘眉头直皱。

血脉运行也不太流畅,感觉血液黏度增加,变得越来越厚,流动缓慢。

脑袋渐渐麻木,大概是供血太慢,造成缺氧。

逸尘赶紧凝神聚气,修练大五行诀的聚气炼化之功,试图控制并运行五行之气。

轰~~~~

良久,逸尘的身体像是突破了桎梏,五行之气的运行更加肆无忌惮,一丝丝从肌肉骨骼中游离出来,又进入丹田,如此反复数次。

慢慢的,疼痛感开始减弱,经脉不再僵硬,脑袋也逐渐恢复清明。

一声长啸之后,逸尘终于松了一口气,战帅中阶的瓶颈已然冲破,而且还有继续突破的迹象。

五行之气的齐聚,改变了逸尘原本的修练成果,不仅是简单的一个修为上的突破,而且实力的上升已经远远超过战帅中阶的初级阶段。

当修为停止在帅级中阶中层的时候,五行之气暂时消停下来,不再狼奔豕突,而是有序的回归到各自所处的位置。

而逸尘此刻的实力,面对帅级高阶以下的对手,绝对是游刃有余,几无对手,即使遇上高阶初级的帅级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弱水的起止处,潭面和山体早已没有半点弱水的痕迹。

潭面全是岩石密布,凹凸不平,根本找不到曾经的出水口。

山体也恢复正常,柱状洞口已经被岩石和植被替代,浑然一体,没有一丝破绽。

逸尘试图寻找山体内的弱水究竟流向何方,怎么会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在一处石缝的泥土处遁入,沿着潮湿的泥土痕迹一路追踪。

大约在山体深处接近十里的地方,潮湿的印痕中断了。

一块看不到边缘的巨型岩石,阻隔了逸尘的去路。

巨石似乎连天接地,绕道而行绝无可能。

呲~~~~

逸尘用手一摸,赫然发现巨石表面的温度极高,像被烘烤的铁块。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巨石的表面温度越来越高,慢慢的已经不能靠近,甚至远远地都能感觉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那种灼热如同火山岩浆,蒸发着周围的一点点湿气,使旁边的泥土变得枯黄,干裂,坚硬。

呜哇——

呜哇~~~~~

隐约中,传来阵阵阴森恐怖的哀嚎声,如同冤魂哭诉,仿佛厉鬼叫嚣。

逸尘感觉整个空间都在抖动,甚至山体有的地方,已经微微有了一些裂痕。

声音从巨石的后面发出,灼热使逸尘无从探究,而声音的凄厉也让他不敢靠近,仅从声音的规模判断,未知的物事绝非俗物,一定是实力强横。

此物到底是什么,为何出现在回势龙脉的地下?

逸尘很想弄清楚巨石后面的状况,却又无法再靠近一些。

以逸尘目前的修为实力,没有深入探究的资格,除了退却无第二条选择。

回势龙脉内,穆通已经基本恢复,并进入石屋潜心修练。

古云,飘然更是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专心修练,在充沛灵气的鼓荡下,修为直线上升,各有不同层次的突破。

怪人体征平稳脸色红润,仿佛随时都会醒来,杏老时刻关注着。

无痕因为被杏老责备,心里老大不满,撅着嘴待在石屋内,虽是修练却难以静心,修为仍然停留在战将九品,未能更进一步。

这些天,唯一没有中断修练的只有二龙一人。

逸尘没有去打扰二龙的修练,而是自己回到石屋,独自打坐,静心修练,将这两天因水之柔善而突破的修为,及时稳固并完善。

他能够得到这么大的收益,主要是因为在天之眼无意中救了水映月。

水映月在逸尘不知情的情况下,奉送了一丝水之柔善。

虽然只是一丝而已,并没有让他有任何感觉,但机缘巧合遇到了罕见的弱水,在体内那一丝水之柔善的激发下,五行之体的特殊优势顷刻间得到发挥。

将来自地下的无数年不见阳光的天然弱水中集聚的水之柔善,吸收到丹田之中。

尽管暂时还不能运用自如,但至少有了一部分储存,正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若遇紧急情况,说不定可以派上大用场。

当然,逸尘并不知道这其中缘由,好在他不再纠结这些,既然得到了就好好拥有吧,没必要拘泥太多。

落英王国的王城,东木崖的将军府。

东木崖将军垂手站在一旁,正向大厅上座位置上一位背身负手之人汇报着:

……据观城楼的密探回报,那位不知名的公子身高不足五尺,面容清秀,但举手投足阶老于世故,如同经历过数十载的世事沧桑,十分深沉。

当时并未在东野公子和犬子面前露面,只是将那异域女子送与东野公子,龙凤玉佩则赠与犬子,这明显是个圈套。

但两个小辈涉世未深,居然当做天上掉下的馅饼,欣然接受。

……虽然我和东野大人在第一时间,勒令他们原物送回,并派人查清对方的来路,终于知道此人便是贾本国的龟蛋太子。

因此事引起朝中议论,我们曾求助于东方相爷,多亏相爷大人从中斡旋软硬兼施,将此事摆平,消弭了人心不稳的隐患。

平息风波,东方相爷居功至伟,我等是惭愧至极。

东木崖突然双膝跪地,叩首道:“无论如何,卑职都犯有管教不严及失察之罪,由于陛下闭关,不能及时领罪,卑职诚惶诚恐,不敢乞求陛下宽恕。”

“……唯请陛下,允许卑职在两军阵前率军杀敌,一洗清白。待杀灭敌寇还朝之日,任凭陛下发落。”

“将军请起!”

上首之人缓缓转过身来,却正是落英王国的国王陛下穆梓,微微挥手,一股柔风将东木崖轻轻托起,淡淡地说道:

“将军虽然管教不严,却绝无通敌之罪。……不过,堂堂落英王国大将军的公子,却流连于追逐红粉之所,轻易接受敌方的馈赠,丢的可是将军府的脸,跌的是落英王国的面子。”

“还有,你的几个儿子,都是妻妾成群,却仍然四处猎艳,看来东木将军是人丁兴旺,传承有序,后继有人嘛……”

穆梓淡淡地语气中,充满了揶揄,讥笑,甚至调侃的意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