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海面轰炸/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光照耀下的海水,微微泛着蓝色的光芒,稳稳行驶的战船,劈波斩浪,船上的兵士面容,已经清晰可见,

船上的贾本国兵士,见到落英王国的陆地近在眼前,一个个举起双手,兴奋得大喊大叫,平静的海面上开始嘈杂起來,

侯长老依然站立海边,如同雕塑,冷静的目测计算着,后面的人,也都各就各位,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

突然,侯长老果断地将横在空中的手臂,狠狠的挥了一下,低沉而又短促的吼道:“点火,放,”

轰隆隆~~~~~

一个个带着点点星光的黑色球形土炸弹,经过弹力发射器的运送后,呼啸着迅速而又精准的击中海面的战船,在密集的贾本国兵士群中爆炸,

呜啊~~~~

救命……

噗通、噗通,,

处在兴奋中的贾本国兵士们,还沒反应过來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稀里糊涂的惨叫着死于非命,

火光冲天,惨叫声此起彼伏,海面上顿时乱成一锅粥,

进入射程的战船,已有近百只,在侯长老的强力轰炸下,靠前的战船,毫无意外的受到攻击,

一时间,被炸断的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战船上一片烟雾缭绕,

惊慌中,有的兵士慌不择路跃入水中,和四处漂浮的尸体混在一起,

虽然这些兵士出生在海边,水性也都不弱,但茫茫海面之上,远离陆地,任凭你极力挣扎,都无法逃脱溺毙的命运,

前排的战船,有的被直接炸毁,只剩下一片片木块,上面还紧紧趴着许多兵士,绝望的飘荡着,

后面的战船,來不及减速,有不少撞在尚未被炸毁的战船上,彼此剧烈的摇晃着,在慌作一团的兵士无序的移动下,渐渐重心偏移,直至倾斜翻转,

战船上的兵士,下饺子似的一股脑滚入海中,哭爹喊娘,惨叫连连,

海面上,一片赤红,无数的尸体,残肢断臂,大量的鲜血,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血腥,

这样的远程攻击,而且精准度很高,任你修为再高,战斗力再强,连对手的边都沾不上,所谓英雄无用武之地,唯有仰天长叹,却又为之奈何,

哇呀呀~~~~

一个将军模样留着小胡子的贾本国军人,胡乱的挥舞着弯刀,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努力地让兵士们镇定,指挥战船改变航向,

但他的声音,早已被隆隆的爆炸声,以及兵士们的惨叫声淹沒,

沒有人听得见他的喊声,更沒有谁按照他的指令行事,局面依然乱糟糟,

贾本国的兵士们依然惊慌失措,诸多战船失去了既定的航向,像无数只无头的苍蝇,在充满死亡气息的海面上乱成一团,

“混蛋,,”

小胡子军官这次带队出征,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按照贾本国内部宣传,落英王国人傻宝多,民风淳朴,不思进取,

虽有军队百万,却都是久疏战阵,毫无作战经验,从将军到兵士皆为碌碌无为之辈,一旦上阵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作为武将,自然是上阵杀敌,勇立战功,得到陛下褒奖,方能封妻荫子,享受荣华,受国民爱戴,万人敬仰,

而面对强敌的时候,甘冒生命危险,去冲锋陷阵的,成败却是未知之数,万一战死沙场,就算得到再多的赏赐,也是无福消受了,

但这次去落英王国不一样,对方军队一盘散沙,面对如此的乌合之众,这么好的机会,再不立功更待何时,

更何况,武宫太郎作为大将军,至少说明陛下对这一战有着绝对的把握,自己只要争取到上阵的机会,必有所获,

甚至在表决心请战的时候,还找人打点,花去不少财物,才能得到这么一个领军的任务,

原本想一战成名,升官进爵,就此过上上等人的生活,

谁曾想,还沒有正式上战场,就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小胡子曾经得到指示,由于双方尚未开战,战船在登陆前,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而这批战船,以运送兵士为主,体积庞大,并不适合海战,

况且,对方海面上沒有一艘战船,也不存在海战的可能,

现在已经进入对方的射程范围,被密集的炮火包围着,连还手的机会都沒有,

海面茫茫,战船行动缓慢,想要避开轰炸,似乎都难以做到,

要是这样下去,不等上阵立功,可能就葬身大海了,

这简直是莫大的讽刺,也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咆哮一声,手持弯刀,纵身而起,只见刀光一闪,前排未受伤而慌着一团的几位兵士,顿时身首异处,

“不听号令者,杀无赦,”

这一声充满威压的怒吼,以及刚才的血光飞溅,一下子将乱哄哄的局面暂时强制性的压下,

除了海岸上飞來炸药的爆炸声,此刻战船上猛然变得鸦雀无声,

惊魂未定的兵士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胡子将军,

被敌人炸死,或者掉到海里淹死,那是为国捐躯,

但被自己的将军一刀两断,算是怎么回事,

看着小胡子将军凶神恶煞的样子,大家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那血淋淋的弯刀就会砍向自己,

“镇定,镇定,”

小胡子可管不了兵士们的反应,气急败坏的要扭转这混乱不堪的局势:

“船工听着,即刻后退调整方向,他们的射程有限,兵士们,给我镇定,越是慌乱越是死得快,唯有保持平衡,战船才能正常行驶,否则,就算不被敌人击中,我们自己也会把战船弄翻,到时候,一个都活不成,”

“这是死命令,不容半点含糊,违令者,人人都可杀之……”

兵士们的惊慌失措,仅仅持续了很短时间,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了,并由惊转喜,甚至眼睛里露出來急切的期盼,

一道道土黄色的光芒,在小胡子将军的催动下,渐渐升起,以他本人为中心,向外扩张,片刻之后,战船的上空出现一个巨大的圆球,

有超过五十条战船,被圆球笼罩着,土黄色的巨大圆球几乎隔绝了外界的空间,里面一片寂静,

唯有偶尔闪现的火光,在提醒着他们,岸上的攻击并未停止,

圆球只是涵盖了战船,为兵士们提供了保护,却不妨碍战船的航行,

这是目前局势下,最好的保全措施,

嗡~~~~~

土黄色的圆球被炸药击中,发出沉闷的震动声,但也只是震动而已,并沒有出现破裂,

爆裂的炸药激起冲天的火光,四下飞溅,有的飞落到圆球以外的战船上,引起一些骚乱,但杀伤力明显减弱,

小胡子将军还在竭力催动,希望能够利用这种结界阵法,來庇护更多的战船和兵士,

然而,陆陆续续的爆炸冲击,使得他的发挥受到极大限制,终究在笼罩七十条战船的时候,不再扩大,

一些反应快的修为较高的将士,也纷纷靠近小胡子将军,各自施展手段,加固圆球的屏蔽性,

嗡、嗡~~~~

巨大的圆球,形成的结界阵法,暂时有效的顶住了炸药的袭击,使得这些战船上的兵士们安然无恙,

其余的战船,也按照小胡子将军的吩咐,极速后退,

在圆球的掩护下,众多战船逐渐退到弹力发射器的射程以外,

经过一番混乱,贾本国的战船终于稳住了阵脚,他们采取迂回行进的方式,绕开炸药的轰击,

小胡子所在的七十条战船,此刻仍然处在弹力发射器的攻击范围之内,

如果再能坚持一会儿,战船退后调整,至少伤亡减少大半,

船工们也可以争取时间,改变行进路线,以及航行速度,使对方的轰炸失去准确度,

轰隆隆,,

侯长老及时调整了攻击的方式,击中火力只轰炸圆球,

分散轰炸,打击面广,效果不好,不如攻其一点,摧毁防御为好,

由于目标非常大,甚至不需要计算得太精确,就能轻易击中,

噗~~~~

在经历了多次精准的轰击之后,小胡子将军已经消耗太大,大阵的威力开始减弱,他自己也受了很重的内伤,忍不住一大口鲜血直喷而出,

“将军,”兵士们一起惊叫,

“不要分心,加强防守,他们的炸药已经不多了,只要我们再退后二十丈,就沒有危险了,”

小胡子将军遇乱不慌,仍然镇定自若的判断形势,以及下达命令,

实际上的确如此,侯长老这边的炸药已经用去大半,虽然数量还有一些,但由于威力不及天雷炸,所以杀伤力相对有限,

这样下去,将会眼睁睁的看着贾本国的战船,从自己的面前溜走,

虽然这一番轰炸,取得了超过预期的效果,但只要海面上还有敌人,侯长老就不会轻易罢手,

这种单方面的攻击,往往持续不了太长时间,机会稍纵即逝,一旦让对方缓过劲來,恐怕就不容易得手了,

侯长老看着渐渐脱离攻击圈的战船,十分焦急,不甘的心情溢于言表,

便在此时,海面变故出现,

哗、哗~~~~~

突然,海面远处一个庞然大物掀起数十丈高的海浪,呼啸着汹涌而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