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地动山摇/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贾本国龟蛋太子的迎亲日期,虽然还有十天时间,但王城附近却聚集着大量的不明身份人员,

从东王镇,城廓镇,一直到较远的郊外偏僻小村庄,处处人满为患,

南來的北往的,提刀的背剑的,有的行色匆匆,有的则悠哉游哉,

形形**的人群中间,至少有一半属于身材相对矮小,虽然普通修武者或者商人打扮,但身上劲装紧束,眉宇间暗透杀气,

这些人混迹于庞大的人流当中,相互之间偶尔以颜色交流,不知不觉中占据着各城镇的主要街道,以及四向通达的路口,

然后就近找位子歇脚滞留,余下的有各自前往他处,

也有一部分游走于大街小巷,与一些特定的人取得联系,并定期跟自己人碰头,商量着,

他们是贾本国早年派往落英王国的潜伏人员,常年生活在落英王国,除了身材以外,其余跟本地人沒有异样,

表面上的身份是商人,修武者,流浪艺人,有的已经在落英王国娶妻生子,有自己的产业,

但他们依旧是贾本国的人,忠诚于他们的国王陛下,暗地里搜集一些落英王国的王公大臣动态,以及联络各个附属势力,然后反馈回去,

而现在,他们则按照犬养二宝的指令,在临近王城的集镇,路口,布置适量人员,一旦两国正式宣战,可以做好接应工作,

东王镇的潜伏人员最多,整个镇上的客栈,他们占据了六成房间,樱花客栈附近更是高手如云,人满为患,

入夜,一个距离樱花客栈不到两里的小看客栈内,七八个人在汇拢各自的成果,

“西木府的人说了,他们已经准备了十万护府队,随时听候犬养大人的调遣,”

“山涧落也可以调出十二万人马,而且还有一个帅级强者带队,”

“黄泥村有七万人的队伍,整装待发……”

“犬养大人就是高明,用落英王国的人对付落英王国的人,我们就可以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哈哈哈,这群傻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嘭~~~~~

突然,大门被一脚踹开,把里面的几位吓了一跳,

“什么人,”其中一个大声喝道,

“要你们命的人,别人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但你们,却都是死在我周旭的手上,”

门外进來三个人,说话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红脸大汉,

此人正是在天之眼出口处,被逸尘等人救下的天旭佣兵团团长周旭,

“哼,沒那么……”

一个小个子冷笑一声,话说到一半,却卡在喉咙里,

“不留活口,杀,”

周旭话到剑到,不等小个子作出反应,便一剑刺入他的胸口,剩下的半句话永远沒有机会再说出口了,

与此同时,另两位天旭佣兵团的高手,出手亦是快如闪电,几乎只是眨眼之间,便解决了两个,

余下的几位贾本国人,已经反应过來,连忙抽出刀剑抵抗,

其中一人正要捏碎手中的玉牌,却被周旭一个箭步窜至跟前,撩起一剑,硬生生的将那人的手腕斩下,迸射而出的鲜血,溅了周旭一脸,

周旭顾不得擦去脸上的血迹,抬剑顺势一抹,

剑光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只见一个脑袋飞向空中,那人的脖颈处,鲜血如同喷泉般直往上蹿,顿时空中出现了一朵美艳的血色红花,

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周旭三人就将客房内的八位贾本国人全部斩杀,在收取了死者的储物戒指后,从容离开,

贾本国人员被杀的事件,近几日发生多起,基本上都是在小客栈下手,出手迅速狠辣,不做过多纠缠,杀人,取物,离去,

等到对方附近同伴发现,除了几具尚有余温的尸体,早已不见凶手踪迹,

但这样状况仅仅维持了三天时间,因为犬养二宝接到报告后,立马命令各城镇街道的潜伏人员,每晚轮流巡逻,保持高度警觉,

而且,还在每批巡逻的队伍中,安进一位帅级强者,以防敌袭,

同时,犬养二宝通知分散在落英王国各处的贾本国军队,全部于五日内赶到离王城一百里地的东王镇集结,

武宫太郎吩咐各位副将,率队分别接应,一旦汇合,立即按照原定的编制,进行任务分配,

龟蛋太子也在众多强者的保护下,前往东王镇,

贾本国军队的布置基本就绪,大战一触即发……

花木堡,议事厅,

分散出去袭击贾本国潜伏人员的各路佣兵,陆陆续续回來,

虽然只有三天时间,却战果颇丰,共击杀敌人一万八千多,自己伤亡则不足一千,

以战将三品以上高手,去暗杀一些修为低下的贾本国潜伏人员,出手快下手狠,干净利索,

由于是众多小组同时行动,很少让敌人有联络的机会,几乎是一面倒的刺杀行为,

如果不是犬养二宝加强了防守,这样的袭击还会进行下去,将会给犬养二宝带來更沉重的打击,

“这次多少有些侥幸,要不是对方太过嚣张,分成小股活动,我们不会取得如此战果,”

“不过,也因此大致掌握了敌方的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比如樱花客栈,里面强手如云,绝不是我们这些将级可以随意进出的,”

天旭佣兵团团长周旭,是这次袭击活动的主要负责人,

他策划并主导了整个袭击活动,对于双方的伤亡情况非常清楚,

在汇拢了各处情况后,向熊壮做了总结,

“……青石门的陆师兄,却从樱花客栈的强者手中逃脱,虽然身受重伤,但并不致命,”

死里逃生的陆师兄,已经被送去疗伤了,

临走前,将樱花客栈的事情经过,完完本本的说出來,

熊壮若有所思,感觉事情有些蹊跷:

“据他所说,青石门的十几位兄弟,只有他一人幸存,按照当时的情况,他原本沒有希望脱身,”

他在翻越高墙的时候,被樱花客栈二掌柜手掷弯刀追杀,彼时他人在空中根本沒办法闪躲,

可就在弯刀即将临身之际,不知何处飞來一块小石子,无巧不巧的击中刀面,堪堪避开陆师兄,

樱花客栈二掌柜的修为是战将六品,掷出的弯刀速度力道,以及准头都不会有问題,却能被一块微小的石子撞得偏离方向,

暗中帮助陆师兄的人,修为至少是战帅强者,否则绝不会有此等功力,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为何出现在樱花客栈,

如果是朋友,以当时的局势,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多救出一些青石门的兄弟,甚至击杀樱花客栈二掌柜,

但他偏偏只救陆师兄,而任由那十几位义士全被杀灭,

甚至时到今日,仍未露面,感觉于情于理都有些不通,

或者樱花客栈埋伏着实力更强者,那么他必然会被追杀,

帅级强者若是发生激战,动静不会太小,一定有人发现,

无论胜负如何,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沒有,

而据情报,当夜在陆师兄逃离之后,樱花客栈很快就恢复平静,再无战斗,

如果不是朋友,那就更沒理由放过陆师兄了,

何况天雷炸不在樱花客栈的秘密,已经被陆师兄知晓,唯有杀人灭口才是道理,

明明知道重要机密泄漏,却不斩杀陆师兄,反而关键时候助他逃脱,给己方带來麻烦,傻瓜都不会干,

除非……

难道……

熊壮感觉心头一凛,一种预感油然而生,

“端木先生,你觉得……”转过头,熊壮对自己的预感还有些意外,

“不错,草民的感觉与亲王一样,此中必有猫腻,”

端木睿微微一笑,说道:

“陆师兄为了盗取天雷炸,不惜以身犯险,虽然他当初沒有听从亲王的劝导,但这份忠义却是毫无疑义,而出手之人,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有刻意放人之嫌,”

樱花客栈高手众多,其中不乏帅级强者,面对十几位最高修为才战将四品的青石门弟子,随时都能斩杀,为何独独放走陆师兄,

更令人费解的则是,樱花客栈二掌柜干嘛要说出天雷炸已经转移……

这本來是属于绝密消息,岂能轻易泄露,

甚至二掌柜都沒有资格知道这个消息,就算知道,保密还來不及,他居然敢在众人面前,公然说出,

而且,如果沒有天雷炸,一个客栈而已,为何埋伏许多高手,

开门做生意,好像沒必要花重金聘请这么多高手护院,特别是其中还有战帅强者出现,

除非,他们有意泄露机密,让陆师兄逃走,并因此干扰我们的判断,

“所以,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天雷炸仍然藏在樱花客栈,”

熊壮和端木睿异口同声的得出结论,

此地无银三百两,

绕好大一个圈,让陆师兄惊险脱逃,带回绝密消息,却只是一个假消息,

此次将端木睿调到自己身边,果然如虎添翼,

在端木睿抽丝剥茧般的分析,以及推理之下,真相终于浮现出來,

熊壮残存的一点疑虑,终于一扫而空,

轰隆隆~~~~

就在熊侯二位离开议事厅不久,一阵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从地底响起,

整个花木堡的地面,如同地震一般震颤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