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又见王者/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

花木堡所有的树木都在摇晃,枝桠剧烈摆动,仿佛海上风暴眼中的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诸多修为稍弱的弟子,都感觉站立不稳,有的干脆被震趴在地,

即便帅级强者,也明显承受着不小的冲击,

地面犹如风暴下的海面,掀起层层波浪,有些地方已经出现裂口,泥土翻滚,

但很快又随着波浪的前移,逐渐恢复原样,

大地的震动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大家都隐约感觉,地下有活物在极速移动,

而且范围就在花木堡附近,甚至从自己的脚下地底穿过,

震动过后,除了一些树木残枝或悬于树上,或折断掉到地面,其余并沒有什么异样,

在经历了这等突兀而來的状况之后,大家不禁面面相觑……

地下,回势龙脉,

穆通的伤势早已被杏老治好,正在石屋中修练;古云,飘然,无痕,都在加紧冲击各自的瓶颈,希望修为上更进一步,

逸尘也在摸索着有关弱水,以及水之柔善的奥秘,

而巨石后面的咆哮仍然时不时的在眼前闪现,对神秘的向往,使他难以长时间保持气定神闲,

回势龙脉给逸尘带來的好处,非常巨大,

战帅中阶的修为,水之柔善,三千斤的弱水,任选一样,都让人受用无穷,

却被逸尘在不经意间得到,他自然十分惬意,

怪人的状况也有了一些改变,呼吸开始急促起來,胸口则剧烈的起伏,像是波浪汹涌,

应该是体内阴邪之气与灵气,以及本身对于异物的抗拒,产生了激烈的交战,

几十年集聚于体内的阴邪之气,终于到了决定去留的时候,

神态处于似醒非醒之间,有时发出几句谁也听不懂的梦呓之语,

这是怪人能否成功驱除阴邪之气的关键时刻,容不得一点差错,

杏老寸步不离的跟在身边,密切注视着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

只有二龙的情况不明,他在最里面的石屋修练,一直沒有出來,

杏老接到紫昙求救信号的时候,曾经去看过,浓郁的灵气将石屋门口萦绕得流光溢彩,仿佛天降祥云一般,

见此情景,杏老告诉大家这是突破的前兆,挥手示意大家不要进去,以免对二龙造成妨碍,

而这样的情形已经有一些时日了,谁也沒有去问个究竟,只是希望二龙能够尽快提升实力,

即便到了现在,也沒有人知道二龙曾经的神游,以及所得到的际遇,

回势龙脉内本來灵气就非常充足,常人在里面修练都能够得到很多益处,

何况身为龙族后裔的二龙,又获得方寸天地的认可,是一位未來的龙王,

所以,此处龙脉简直就是为二龙量身订造的,绝好的修练场所,

经过这些天的沉淀,二龙体内的能量几乎要将身体撑开,浑身暴涨欲裂,

肌肉、血脉、筋骨都仿佛要抽离身体,内脏、丹田更是再也无法容纳哪怕是一丁点的灵气,

要么爆发,要么爆裂,沒有其他选择,

终于,在一阵地动山摇的剧烈震荡之后,二龙缓缓从石屋内飞出,

回归本体的二龙,此刻全身金光灿灿,光彩夺目,却又与逸尘在菊花庄见到的飞龙霸蝶不同,

巨大的双翅已开始变薄,渐渐透明,似有退隐之意,而周身的金光反而更加强烈,体型也庞大了许多,

这是由飞龙霸蝶,转变为飞龙的一个重要标志,

更重要的是,二龙散发出的气息,远比先前强大,居然到了帅级巅峰状态,甚至都快接近圆满,隐约有了一丝王者之风,

地下龙脉的摇晃逐渐平息,意气风发的二龙,感受到整个回势龙脉似乎与自己有了一定的感应,

虽然还不能控制驾驭,但那种息息相通的关联,很明确的说明,他已经是这个地方的主宰,

二龙淡然的飞过各个石屋,像龙王巡宫一样,身体的周围升起一个金色光环,所经之处,每个石屋都为之震颤,

嗡~~~~

逸尘首先感觉到,一直难以突破的瓶颈,突然间不再形成压制,修为瞬间飞速上升,

帅级中阶的小层次竟然一下子无阻碍的通过,体内积累的灵气和能量,从胀满到空虚,又从空虚回到胀满,

身体和心灵也随之经历了一次次涤荡和洗礼,几经反复之后,逸尘发现自己的修为达到了战帅高阶,

虽然沒有冲上巅峰圆满,但应该离之不远了,

若以逸尘此时的修为,辅以苍木剑这样的皇者之器,即便仍然难与王者抗衡,不过普通初阶王者想要收拾他,却也有心无力,

只要逸尘想逃,那绝对有能力全身而退,

战帅高阶,可以将王者之器的威力,发挥出七成,而逸尘则可以将苍木剑的威力,发挥出五成,

皇者之器本身,就高高凌驾于王者之器,虽然少了两成威力,但实际上苍木剑却强过王者之器数倍,

而普通的初阶战王,对王者之器的威力,还是深深忌惮的,若是过分用强,万一被苍木剑伤到,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仅逸尘的修为突飞猛进,其他的如古云、飘然、无痕、甚至穆通,都在二龙经过自己修练的石屋时,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除了穆通还停留在战将九品,离战帅只有一步之遥,另外三位赫然都变成了帅级强者,只是还需要稍加巩固,才能真正达到帅级的实力,

如此天上掉馅饼的事,让大家欣喜异常,尽管暂时还沒有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但好处却是实实在在,如假包换的,

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正在关注着怪人的杏老,忽然身子一震,大脑里霎时澄明透亮,屡屡受阻于王者瓶颈的领悟力,于这一刻顿悟,

一个由红色光环组成的王冠,出现在杏老的头顶,光芒四射,

杏老端坐着王冠的光环之中,满面红光精神焕发,俨然王者之风,

与穆梓冲王成功的异象不同,现在并沒有隐隐雷声,一切都在平静中发生,

杏老修练一生,于帅级强者的寿元即将耗尽之际,得益于逸尘的参灵草,前段时间修为已经达到王级,

但领悟力不够,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王者,

而今天,竟然在二龙掠过身边的时候,让他瞬间顿悟,坐地成王,

虽是机遇良多,造化垂青,却也是极力钻研,水到渠成,

由此,落英王国近几十年的第二位王者,宣告诞生,

,,乃是花木堡杏老,

完成了修武者一生最大的飞跃,心里的那份激动自是无以言表,但杏老却沒有丝毫流露,如同老僧入定,面色古井无波,

并非是装腔作势,故作镇定,实则是一旦成王,心境也是更上一个台阶,恬然而镇定,再无一点患得患失,

虽然回势龙脉内的众人,或多或少都已经得到欣喜,但沒有谁欣喜若狂到失态的地步,

战帅固然令人侧目,可在战王面前,还不足以炫耀,

加上大家都要趁此机会巩固修为,所以整体气氛还是颇为平淡,

但这种平淡的气氛并沒有持续多久,就被一声突兀的叫声给打破,

“哎呦……憋死我了,”

躺在地上的怪人,精神上身体上都经历了无数次挣扎,长时间徘徊于生死边缘,几乎耗尽了生命中所有的能量,却在这一刻突然苏醒,

“咦~~~~怎么回事,谁冲王成功了,”

怪人刚一睁眼,就发现了异样,

不远处杏老头顶的王冠,红色的光环尚未褪去,石屋中却又悬起一个同样的红色王冠,与杏老的那个相互对应,并肩而立,

照理说,一人成王,只有一顶王冠,不可能出现两顶同样的王冠,

杏老的王冠,这是有点淡化,却并未消失,后出现的王冠,更是红光照人,

“我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哎呀,原來如此,”

茫然的怪人喃喃自语,自问自答,不过几息时间,却又好像瞬间明白,恍然大悟的大叫一声,复又转入平静,

“哇~~~,这么热闹,你们怎么了,”

随着声音,门口进來一胖一瘦两位中年人,正是熊侯二位长老,

二人从花木堡议事大厅出來,趁着暂时的闲暇时间,赶紧來到回势龙脉修练,给自己增加一些实力,

嗡~~~~

正在这时,二龙身上的金光射到二人,熊侯二位宛若被雷电击中,不自禁的坐在地上,

不等二人反应过來,一道道温和的电流,轻轻扫过二人的身体,

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渐次进入二人的丹田,由不得反抗,只好被动接受,

能量随着电流的扫描,逐渐融入二人的脉络,虽缓慢却源源不断,冲击着身体各处,

甚至感觉到连灵魂深处,都被涤荡的清澈至极,最后在丹田内凝聚扩张,

二人久历江湖,知道这是自己的际遇,立刻放松精神配合着,

任由这股能量,在体内驰骋,四下酝酿,

轰……

二人一阵耳鸣,觉得体内无比浑厚的灵气,都已转化成能量,四下激荡鼓动,在将体内垃圾排出的同时,修为也毫无预兆的突破,

连越几个层次,一直达到战帅高阶大圆满状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