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龙族血脉/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二龙突破,与龙脉取得某种感应,使得在此修练的所有人尽皆受益,

就连熊侯二位长老,都赶过來提升修为,实在是福佑众人,

特别是怪人,不仅沒有生命危险,驱除了藏于体内二十年之久的阴邪之气,而且紧随着杏老,成功晋升为王者,

“二龙,你小子搞什么名堂,这么大动静,你看大家都突破了好几阶,居然同时诞生了两位战王,”

除了怪人仍在昏昏沉沉以外,其余各人各自巩固了修为,一起跑到大厅内,见到金光闪烁的二龙,多少有些明白,

但并不知道具体原委,逸尘便发声问道,

“……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应该跟龙脉大阵有关吧,”

二龙生性淳朴,在逸尘面前,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神游方寸天地,并得到龙族信物的经过,大致复述了一遍,

大家听罢,不禁啧啧称奇,

不仅感叹于二龙的造化,也为各自因此得到好处,而深感欣慰,

“很多年前,我曾经遇到一位异域高人,不仅修为奇高,远超天罗大陆修武者,而且身高足有三丈出头,得仰视才能看到他的脸,”

“有一次,我去深山采药,见他被蛇咬伤,便帮他敷药去毒……他见我心善,就留我在山洞住了一宿,对我加以点拨,”

杏老听过二龙之言,突然心里一动,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一段经历,

仅仅是一夜之间,杏老的修为就从战督八品,直接升到战将九品,那还是高人怕他一下子承受太多,难以消化,才‘稍加引导而已’,

……就这样,杏老一跃成为落英王国的青年第一高手,

但说起來杏老的心善,却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误会,

以异域高人的修为,一般蛇虫鼠蚁是不能伤害得了的,何况咬他的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毒蛇,乃是龙族的一个异种,

也就是这个时候,高人提起有关龙族的传说,包括落英王国存在的龙脉,

传说中的龙脉,本身就是一个大阵,其中封印了一头九蛟王,

杏老口中的高人,从异域來到落英王国,就是为了寻找这条龙脉,并控制九蛟王,

据说这个九蛟王神通广大,有通天彻地之能,唯有龙王方可制服,

至于后來,高人是否如愿,便无人知晓了,

因为沒有人再见到过高人,而且江湖上对于龙脉的寻找也从未停过,特别是近几年,关于龙脉的各种传言甚嚣尘上,

“不错,从金龙给我的龙族记忆中,我也知道九蛟王的存在,但到底封印于何处,以及如何制服,却沒有说明,”

按照龙族记忆,二龙现在可以勉强启动龙脉大阵,但威力不大,

除非控制九蛟王,或者自己修为达到王级以上,才能将龙脉大阵完全掌控,

而龙脉大阵的最大功效,是可以唤醒龙族后裔的龙族血脉,使之修为突飞猛进,为龙族再次崛起提供实力的保障,

当然如果能够打开菊花庄的封印,那就更是令人期待了,

九蛟王应该被封印在龙脉的某处,如果能够找到,要想以修为实力强行收服,恐怕不太现实,

但凭二龙的龙族信物,或许可以谈谈条件,让九蛟王有偿的为自己效力,

轰隆隆……

哗啦啦……

地底下先是传來一声轰鸣,接着像是山体破裂,碎石滚滚,然后大地莫名的颤抖起來,

震动的剧烈程度,竟然使杏老等人难以自制,心旌激荡,

吼~~~~~

大家还沒有从整个龙脉的战栗中回过神來,又听见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声音沉闷如同暗雷滚滚,声波将龙脉的地面,冲击得裂纹四起,

仿佛压抑了太久,终于可以尽情发泄一番,还有一种解脱的愉悦,和自由的放纵,

这种感觉沒有持续多长时间,大家就突然觉得地下的龙脉在剧烈起伏,波浪般绵延不绝,

如同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地底蹦跳或者跑动,

而这种变化还在一直往前延伸,一道波浪连着一道波浪,从大家的脚下通过,

原本平坦的地面,此刻变成了起伏不定的山峦,落差之大竟如峰渊之别,

“不好,九蛟王冲开了封印……”

二龙急切间扔下句话,就急展身形,朝起伏绵延的方向掠去,

“走,我们跟去帮二龙一把,”熊壮说着,起身准备追去,

“不用,这里的动静太大,可能会引起一些觊觎龙脉的隐世强者注意,或许很快就会有人前來,我们要在此护住龙脉,”

杏老连忙阻止,九蛟王能否收服,除了二龙这位未來的龙王,其他人再多也无济于事,而一旦龙脉被毁,龙族的兴旺可就遥遥无期了,

就冲着龙脉给自己带來的突破,大家也应该拼死保护龙脉,

龙脉的传说中,王者以上才有可能凭自己的实力闯入龙脉,修为低下者,就算发现了龙脉也沒有能力独自进入,

而有心抢夺龙脉的,不仅仅是天罗大陆的强者,甚至还有其他异域的王者,他们的实力绝对强横,

以杏老的世故,自然知道守护龙脉更加重要,所以他选择了静观其变,

当他的目光触及逸尘时,稍作思忖,说道:

“逸尘兄弟,你就不用在此守候了,去看看二龙那边的情况,若有需要,赶紧通知我们,”

“另外,无痕,你和穆通带古云和飘然去花木堡暂避,但不要将此处信息透露,”

正因为守护龙脉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杏老不愿让这些前途无量的小辈涉险,便想法支走他们,

而大家并不知道杏老的真正用意,也就沒有拒绝,

逸尘更是追随二龙的方向,飞掠而去,

回势龙脉不远处,一个山洞内,

一个白衣胜雪,一个红裙如火,两位女子正在修练,

回势龙脉的剧烈震动,殃及了这个临近的并不大的山洞,

嗡~~~~

震颤不已的洞顶,不停地落下一些碎石泥土,使得原本光线就不甚明亮的小空间,此刻更加迷离昏暗,

在朦朦胧胧之中,只见端坐的红衣女郎,像是受到什么东西指引,整个人从地面缓缓升起,及至丈余,便开始盘旋,

红裙飘飘,在迷离的环境中显得分外妖娆,

渐渐地,盘旋的速度越來越快,仿佛一团火焰在空中升腾,那娇娆的身姿以及魅惑的脸庞,随着旋转已是慢慢变得模糊不清,

约莫一盏茶时间,白衣少女惊讶的发现,与自己一同修练的红衣女郎已消失不见,呈现在面前的却是一副自己从未见过的景象,

待尘埃落定之时,山洞的空中出现一条怪物,

身长三丈有余,粗细如桶,似龙似蛇,通体通红,鳞片晶莹剔透,

头顶伸出两角,身下隐约露出四爪,颚下却无半根胡须,正摇头摆尾的俯视着白衣少女,

“彩魅姐姐,是你么,”白衣少女壮起胆子,怯怯的问道,

突如其來的变故,让白衣少女惊魂未定,声音中还夹杂着一丝颤抖,

“傻丫头,不是我还能是谁呢,”

说着,从空中袅袅落下,又变成了婀娜多姿的红衣女郎,

红衣女郎,正是逸尘两次遇见,两次冲突,却又放过的彩魅,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白衣少女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彩魅,总感觉不太真实,

“哦,龙族出现了新的龙王,梨儿,快跟我走……路上再告诉你,”

彩魅拉起梨儿,从山洞里出來,直奔震动的源头,也就是回势龙脉的方向赶去,

梨儿,则是那位溪旁少女,遭阴元广调戏,一怒之下启动梨花障,后被彩魅救下,

两人比较投缘,便结伴而行,

彩魅第二次遇到逸尘,产生误会,幸有梨儿出面解释,方才沒有大打出手,

彩魅知道,要想改变自己的形象,光凭嘴说不够,况且曾经答应过亡灵王,不再勾引男人,

于是,彩魅决定,从此绝不再做伤天害理之事,潜心修炼,并帮助梨儿提升修为,

梨儿被动地跟着彩魅,行进途中,从彩魅的嘴中得知,她的先祖角龙,是龙族的一个旁支,

虽然在整个龙族强势的时候,角龙一脉基本上默默无闻,但却是地地道道的龙族血统,

在那次劫难面前,龙族遭受重创,四分五裂,日益凋零,而龙族至宝方寸天地,以及龙脉的下落均无人知晓,

从此以后,所有龙族后裔,身上的龙族血脉全部被封,只有龙族王者在此出现,方有可能激活,

龙族兴旺之时,沒有什么值得炫耀,龙族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角龙一族同样沒能摆脱厄运,

彩魅自己也不知道,整个龙族是否还有其他成员,更不清楚龙脉的去向,

只是有传言说,龙脉可能在落英王国,但沒有人知道龙脉的具体位置,

彩魅也是因此來到落英王国,希望碰碰运气,不求成为龙王,只想恢复龙族身份,以摆脱蛇妖之名,

然而,几百年过去,不仅沒有找寻到龙脉下落,反而意外遭遇一连串打击,造成性情大变,对男人憎恨无比,

曾经一度干出专门引诱男人与之欢愉,趁机提升自己修为的勾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