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收服蛟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的确,他真被利用了,不过点子是逸尘出的,

原來,逸尘已经发现海面上的贾本国战船,在侯长老的轰炸下虽然损失不少,

但一旦战船退后然后转向,寻找另外的登陆地点,侯长老他们就鞭长莫及了,

战船在海面上的战斗力并不强,比较容易攻击,但数量众多,要想一下子全部消灭,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即使再增加炸药,也未必能够如愿,时间拖得越长,战船就越有希望登陆,

不如……

正好二龙又在纠结,于是附耳上去,让他祭出方寸天地,只追赶不启动,

方向就围绕贾本国的战船,让九头蛟王那巨大身躯,及快速移动所激起的滔天巨浪,重创贾本国战船,

九头蛟王果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待他反应过來,贾本国的战船已是所剩无几,

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九头蛟王生性温和,却也不是沒有脾气,

堂堂蛟爷,九个脑袋,居然被小屁孩给玩了,这简直是太丢人现眼了,

遭此羞辱,他已怒火万丈,决定要狠狠教训二龙,

当下不再逃窜,就在余下七零八落的战船旁边稳住身形,扭头望向空中,

吼~~~~~

正中最大的一个脑袋急速胀大,而另外八个稍小的脑袋却逐渐缩小,

不过须臾之间,九头蛟王的颈脖上出现了一颗足有三丈长的红色头颅,其余八个已经不见,

这颗硕大无朋的头颅,颜色变得火红,中间一张直径丈余的大嘴,发出震天的吼声,

随着吼声,整个海面上空,空气一阵氤氲,周遭温度急速上升,

一股冲天火柱,自九头蛟王的大嘴中喷出,直接飞向二龙和逸尘,

周遭空气顿时一片炙热,烈焰蒸腾,巨大的冷热反差,使广阔无垠的海面上突兀卷起一阵飓风,

飓风呈喇叭形状,连天接地,将附近海水吸入其中,旋转着上升着形成一个巨大的喷泉,

在阳光的照耀下,五彩斑斓绚丽夺目,却无半点水珠落下,场面甚是壮观,

啊~~~

呜啊……

九头蛟王的附近,传來阵阵惨叫,

却是小胡子将军以及剩余幸存的兵士,在炽热暴戾的空气中被烤成了人干,一股股焦臭味四下弥漫,

至此,贾本国的八十万大军,沒有一个到达战场,全部葬身大海,

在犬养二宝看來,这批兵士们,只要不遭遇落英王国的正规军队,登陆不存在任何问題,

就算落英王国派出正规军,花大力气歼灭这八十万人,那么王城必将在犬养二宝的攻击下失手,

随便哪种结果,对于贾本国而言,都有好处,

可是千算万算,谁也算不到,在逸尘和二龙的算计下,九头蛟王出手了,

若是犬养二宝,或者贾本国国王发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不知道该如何捶胸顿足,徒呼奈何,

二龙和逸尘这边,同样也遭遇重大危机,因为他们才是九头蛟王的攻击方向,如果被火柱击中,只怕是要烤得皮焦肉嫩,美味可口了,

在此等近距离的情况下,以二人的速度,逃离只是奢望,

而九头蛟王吐出的乃是地心烈焰,几乎能焚万物,任凭铜墙铁壁山石泥土,均可一烧成灰,

虽然九头蛟王暂无杀意,发挥出來的只不过五成威力,但是对于二龙逸尘來说,就算勉强保住小命,可皮开肉绽怕是难以避免,

这却正是九头蛟王想要得到的,烧死二人他于心不忍,太轻了又不足以洗刷先前所受之辱,

着,,

就在这股威势无比的冲天火柱,即将吞噬二人的时候,突然一条手指粗细的水线,从逸尘的手上激射而出,

不要说与连天接地的喷泉相比,就是放在直径近丈的冲天火柱面前,这条水线实在太渺小,连涓涓细流都算不上,

充其量也只能说是高温下的一滴水珠,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数以百万斤的海水,都被冲天火柱吸入其中,沒有半点洒出,

区区一条手指粗的水线,眼看顷刻之间,就要被这滔天烈焰吞噬殆尽,

然而,就是这不入九头蛟王法眼的渺小存在,却沒有被烈焰吞噬,反而一下子压制住庞大的冲天火柱,

呲~~

当水线碰到火柱的时候,火柱急剧萎缩,仿佛星星之火遭遇倾盆大水,瞬间熄灭,

不仅如此,水线却毫无损耗,依然按照射出的方向,直至九头蛟王的脑袋,

“不好……这是弱水,”

九头蛟王悚然一惊,面如死灰,表情颓然,

整个身体已经被禁锢,憋着一个巨大的脑袋,漂浮在水面,

不错,逸尘射出的正是在龙脉地底收集的弱水,

当九头蛟王释放冲天火柱的第一时间,逸尘就联想到那块炙热无比的石壁,

那里应该就是封印九头蛟王的地方,彼时弱水甫一消失,石壁的热量马上显现,想必是他摆脱了压制,运功冲开封印,想要逃之夭夭,

地心烈焰是天下至阳至刚,几乎无坚不摧,而弱水乃是至阴至柔,仿佛不能载物,

但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乃天下至理,

于五行又是相生相克,却在此时救了二龙和逸尘,

当然这样说有失偏颇,如果不是逸尘无意中大量吸取水之柔善,也不会破坏弱水的平衡,更不会使九头蛟王冲开封印,那就不会有现在的危机,

严格说起來,这次危机还是逸尘自己惹下的,怨不得九头蛟王,

相反还应该感谢他,是他在地底咆哮挣扎引起了逸尘的注意,还因此得到了水之柔善,以及天下难得一见的宝物,,弱水,

“看你还往哪儿跑,”

危机既已消除,二龙和逸尘便不再惧怕,随即从空中落到九头蛟王的身上,二龙的手中仍然拿着方寸天地,

“你们有弱水,还有方寸天地,我想跑也跑不了,”

九头蛟王硕大的脑袋耷拉着,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可我罪不至死,仅仅是抢了龙太子的妃子,关了几千年,难道还不够吗,封印已经被我冲破,就是你们带我回去,沒有关我的地方,我随时都可以逃走,”

“是吗,”二龙冷冷一笑,说道:

“我只不过不想杀你,所以沒有启动方寸天地,你是不是认为方寸天地奈何不了你,要不要试试,”

“你真的得到了方寸天地的认可,”九头蛟王将信将疑,

“永不妄动杀念,永不侵犯别人领土,只歼來犯之敌,”二龙喃喃说道,并沒有直接回答,

“好了,我认栽了,”

当他听见二龙说出的誓言,心中已然明白,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娃娃,就是未來的龙王陛下,

龙族和各个旁支的高层,对于方寸天地以及誓言,都牢记于心,

不管是先祖的亲身经历,还是后辈从前辈那里得到的描述,都沒有太大的差别,

九头蛟王被龙王封印时,龙族已经经历过那次劫难,运势衰极,处于即将灭族的当口,

这几千年來,他虽被封印,却也知道龙族凋零,即使身为龙族后裔,体内的龙族血脉也无法激活,龙族记忆在经过多代的繁衍生息过后,早已被抹去,

如今二龙祭出方寸天地,而且熟知誓言,关键他还是龙族后裔,这些条件加在一块,就算九头蛟王头脑简单,也不会继续怀疑二龙的身份了,

九头蛟王是且喜且忧,一方面为了龙族有了新的继承人,复兴有望,而感到高兴,

另一方面又怕这个年轻人实力不够,难堪大任,而产生一丝忧虑,

“既然认了,那就跟我回去,”

二龙晃了晃方寸天地,幽幽地说道:“封印已经解除,你是不是认为我那你沒办法了,”

“不敢,绝对不敢,”

九头蛟王的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眼睛死死盯住二龙手中的小盒,又看了看逸尘刚刚收回弱水的那只手,

二龙收服九头蛟王,是职责所在,他沒什么怨言,

而逸尘先是利用他,然后又以弱水化解危机,这让九头蛟王心里很不舒服,

想出手教训逸尘,可看到二龙对逸尘的态度,九头蛟王打消了念头,

然后换了一副模样,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知道方寸天地的厉害,不要说九个头,就是一百个脑袋,也不敢造次,不过,你宅心仁厚,不会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但是我真的是冤枉,你能不能……现在就放了我,”

“放你,”二龙歪着脑袋,上上下下打量着,目光森森,看得九头蛟王直发毛:

“虽然你罪不至死,如果以后能为我们龙族立功,自然可以放你;但是你还沒有告诉我,到底犯了什么事呢,”

“惭愧,想我堂堂九头蛟王,却落得个封印地下的下场,唉……都是多情惹的祸,”

九头蛟王微微低头,赧然的嘟噜道,

龙族本就是所有生灵中最多情的种群,大多生性放荡不羁,

身为蛟王,自然不能免俗,虽然大小老婆百十位,但只要看到漂亮的异性,还是忍不住想要温存一番,

这原本也不是罪过,龙族对这方面比较开放,

但是九头蛟王,却由于自己的所谓多情,招致了祸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