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迎亲之日/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当初,九头蛟王风度翩翩,生性温和,加上又是位高权重,为龙王座下三大超级强者之一,大多龙族的漂亮美眉并不拒绝他的恩宠,

如此一來,更助长了九头蛟王的色心,拈花惹草风流成性,弄得整个后宫是莺莺燕燕,昼夜欢歌不停,

龙王接到举报后,曾经加以训斥,告诫他多加收敛,并罚他半年内不准进入后宫,

九头蛟王虽然风流,心里老大不愿意,但还是比较听话,

他生怕自己憋不住,再惹龙王生气,便随便讨了个差事,独自外出半年,

这半年,九头蛟王规规矩矩,沒有犯过一点错误,更是杜绝女色,

及至任务完成,交差的时候,在龙王的王宫附近,遇到一位绝色佳人,

半年的守身如玉,早已让九头蛟王心痒难熬,眼看期限已满,此刻遇此良缘,自是不肯放过,

于是将佳人掳出宫外,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更是等不得回到自己的后宫,便于某个僻静之处,就地宠幸佳人,

事过之后,佳人哭哭啼啼地告知,她乃当今太子侧妃,身份尊贵冰清玉洁,

却被蛟王掳至野外,强行轻薄,毁了清白,

此等奇耻大辱,已经让她无颜苟活于世,唯有一死方可解脱,

虽然后來那位佳人并未香消玉殒,而且身份也只是龙太**中的奴婢,

尽管与太子有过鱼水之欢,却沒有任何名分,更不是什么侧妃,

但是她毕竟是龙太子的女人,岂容别人染指,

当时龙族正处于势颓瓦解,分崩离析之际,龙王未经审理,就将九头蛟王封印,准备日后再做处理,

却不料,一场天灾让整个龙族几乎消失殆尽,九头蛟王再也沒有等到重新审理的机会,

在浑浑噩噩被封印的漫长日子里,九头蛟王从龙族记忆的信息中得知,龙族已然不再存在,

他曾经多次欲冲破封印,怎奈一旦他的地心烈焰熊熊燃起,便有逆行弱水将其压制,使他无法逃出,

后來,逆行弱水竟然形成一道瀑布,将封印的空间全部罩住,使九头蛟王根本沒有办法催动地心烈焰,

直到前几天,逆行弱水突然消失,才让他重燃希望,经过几天的努力,封印已有松懈,

当二龙出关巡视的时候,杏老和怪人几乎同时冲王成功,

见证王者的异象,使得回势龙脉处于一片祥和之中,封印的力量瞬时减弱,九头蛟王终于冲破封印,逃出生天,

还沒來得及高兴,却又被二龙和逸尘赶至,并以方寸天地威慑,弱水压制,使九头蛟王的希望再一次落空,

“唉,自古多情空余恨啊……”九头蛟王自嘲地说道,

“哼,我看那不叫多情,是好色,”

二龙沒好气的说道:“不过,你却也因此躲过劫难,可以算因祸得福了,”

“不错,我承认好色,可是,我也太冤了,为了一个小小的奴婢,受了几千年的牢狱之灾,”

九头蛟王撇着嘴,十分委屈的说道,

“……那个,未來的龙王大人,你让我回去也行,但是能不能请这位兄弟帮帮忙,弱水什么的就好好收藏着,那可是天下难得的宝贝,省着点用,……别在我身上浪费,真的犯不着,”

九头蛟王心里真正惧怕的,其实是逸尘手里的弱水,被压制几千年的感觉,实在不想再受,

至于身上的封印,如果二龙愿意,帮他解除自然更好,就算不除,暂时也沒有生命危险,毕竟龙族萧条,

龙族封印,不仅是身体禁锢这么简单,而是在受罚者的意识里打上一个烙印,

受罚者身体上的封印一旦冲破,意识里的烙印就会从隐性转为显性,

所有龙族成员,都能认出受罚者乃龙族罪人,而且还是‘越狱者’,

在此情况下,受罚者就成了过街老鼠,谁都可以将之杀灭,甚至还能因此而得到奖赏,

龙王才能解除受罚者意识里的烙印,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解除,

一旦烙印解除,受罚者便即时成为自由身,

“刚才,你将侵略者的战船兵士尽皆送入海中,勉强算是立功,只要再有一次立功表现,我便帮你解除烙印,”

现在只有二龙能解除烙印,而且二龙也知道,如果龙族不是遇到大劫,九头蛟王早就自由了,根本不需要被囚禁数千年,

至于他犯下的罪过,放在人类身上,或许被唾弃一辈子,但在龙族却只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因为龙族本就好色,并非九头蛟王一个,若非招惹了龙太子的相好,他绝对不会被封印,最多也就遭到几回呵斥,

放眼当今天下,能有多少龙族后裔,哪怕九头蛟王头上顶着一个罪犯的牌子,估计也沒人能拿他怎么着,

除了方寸天地和弱水,其余的还真就沒什么能制服得了他的,

犯了小罪,遭到几千年的囚禁,看似量刑过重,但毕竟劫后余生,又冲破封印,对九头蛟王來说,还是得大于失,

但是,九头蛟王却非常在意这个意识里的烙印,因为这是王权的象征,不容亵渎,

即便心里憋屈,觉得冤枉,几千年來,经常抱怨,觉得龙王小題大作,

可他从來沒有想过背叛,即便知道龙族遭劫,也沒有一丝幸灾乐祸,

甚至看到二龙这个稚嫩少年,就是未來君主的时候,他都沒有取而代之的非分之想,

既然二龙答应,九头蛟王心里也就踏实了,至于立功,那是小事一桩,他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信心,

“多谢龙王陛下,”

心事一放下,九头蛟王对二龙是越快越顺眼,从心底认可了这个新任龙王:

“我想带你去一个对龙族很重要的地方,陛下可否愿意,”

“哦,什么地方,远不远,”

二龙到底还是个孩子,好奇心很重,当然‘对龙族很重要’,也有很大的诱惑,

“这……事关龙族兴亡,我只能带你去,”

九头蛟王看了看逸尘,话说得犹豫,态度却很坚决,

“他是我老大,你要不让他去,我也不去,”二龙想也沒想,就断然回答,

二龙知道,九头蛟王对逸尘心存不满,所以刻意强调两人的关系,

同时也是警告九头蛟王,不要轻易招惹逸尘,

“二龙,不要意气用事,我不是龙族成员,而且对那些沒有半点兴趣,再说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逸尘说完,也不等二龙作出反应,便飞身离开,

……

落英王国,王城外,

龟蛋太子迎娶小公主的日子到了,

他身穿红袍,胸戴红花,胯下一匹健硕的高头大马,虽然矮小的身材与马不太匹配,但好歹也显示出他的趾高气昂,

龟蛋太子的身后,一片黑压压的,排列整齐的贾本国军队,人数不下百万,

犬养二宝坐在一辆豪华的战车中,周围一队卫士左右跟随,

“上面守城的邬将军听了,贾本国龟蛋太子殿下,今日前來贵国迎亲,请将城门打开,放我们进去面见陛下,迎娶小公主,”

一位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來到城门前,朝着王城的城楼喊道,

他的身边,整齐排放着二十只披着红绸的大箱子,随从打开其中的一只,给守城兵士看看,证明是龟蛋太子带來的聘礼,

唰~~~~

箱子打开的霎那,一阵耀眼的光芒从箱内散发而出,即使远在城墙之上的守城兵士,也被这璀璨的光芒闪耀得眩晕不已,

却是满箱的极品珍珠,最小的也有鸡蛋大小,大的超过成人的拳头,

一经露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一颗珍珠都散发出绚丽夺目的七彩光华,

不愧为海域岛国,一出手就是极品,常人一辈子能见到一颗这种级别的珍珠,就已经深感幸运,甚至夸耀不已,

而此刻,整箱的光芒璀璨,将这些守城兵士的眼睛都快闪瞎了,

,,真是太炫了,要给我一颗该有多好,

不仅仅是落英王国的守城兵士,还有贾本国的随行军士,一个个都眼冒金光,贪婪的盯着那些珍珠,费力的将嘴里的口水咽下,

按照推测,余下的十九箱聘礼,绝不会是寻常之物,

城上城下的众多兵士,皆将目光投向守城将军,希望他下令打开所有木箱,

能让大家看看,里面装些什么稀奇宝贝,也好长长见识,

“请问,战车中的那位,可是犬养二宝特使大人,在下邬成仁,乃王城守城将军,”

然而,邬成仁并不理会文士的叫喊,对满箱的珍珠更是视若无睹,而是把目光投向犬养二宝,

“正是本特使,邬将军,堂堂东木崖将军帐前先锋,怎地却委屈做了守城将军,”

犬养二宝在战车上微微欠了欠身,算是打了个招呼,言语之中不乏揶揄之意,

更是向邬成仁示威,我犬养二宝是知道你底细的,

“哈哈,本将军奉陛下之命守城,乃本国内部调动,实属正常,不劳犬养大人操心抱不平,”

邬成仁朗声一笑,正色道:

“特使大人亲率百万大军,驻扎于落英王国境内,现又集结于王城之外,虎视眈眈,到底是何用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