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由我承担/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邬将军多虑了,贵国乃天罗大陆二等王国,国富民强兵强马壮,防守更是固若金汤,岂是区区百万军队可以撼动的,”

“此次的目的,刚才已经禀过,想必将军早已知晓,”

犬养二宝一脸微笑,卑谦之中仍具傲慢之色:

“敝国太子大喜之日,娶的又是贵国小公主,简直是普天同庆,”

为了表示贾本国陛下的诚意,特意带來诸多至宝,作为聘礼……

至于这些人么,虽然数量多了些,却不是军队,只是龟蛋太子的随从而已,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贾本国与落英王国联姻,意欲世代交好,

强强联手,天下无敌,

“当然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将军不必在意,还是快快开了城门,可别误了佳时良辰,”

几句话轻描淡写,就把军队说成了随从,犬养二宝撒的谎连自己都不相信,

要不是武宫太郎将军在这紧要关头擅自外出,他才沒那么好的耐心,跟这里磨嘴皮子,

“嘿嘿,好大的排场,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贾本国是天罗大陆的一等王国呢,甚至超过了天罗王国,这以后恐怕五大王国都要臣服于贾本国了,”

邬成仁先是调侃了几句,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

“陛下旨意,犬养特使和龟蛋太子二位是贵客,随时可以进城,任何人不得阻拦,”

转而对犬养二宝一躬身:“犬养特使,龟蛋太子,二位请吧,”

吱嘎吱嘎~~~~

城门上方出现一组粗大的木质的辘轳,绳索摇摇晃晃,放下來一个大吊篮,停在犬养二宝的前面,

“混帐东西,竟敢戏弄本太子,你……”

龟蛋太子大怒,从随从手中抢过弯刀,指向城楼,

“太子殿下,邬将军只不过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您别介意,”

犬养二宝连忙打断龟蛋太子的话,强行压下怒气,冷冷的质问道:

“这就是礼仪之邦,落英王国的待客之道吗,难道邬将军不知道龟蛋太子乃贵国陛下的乘龙快婿么,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难道你们国王陛下意图悔婚不成,”

犬养二宝出言威胁,是为了激将,也是给自己找一个宣战的理由,

“乘龙快婿,悔婚,……犬养大人言重了,不过,如果小公主沒了,龟蛋太子要娶谁回去呢,”

对于犬养二宝的质问,邬成仁根本不买账:

“众所周知,小公主十几年前失踪,陛下也曾派人知会过你们,怎地今日又想起來大喜了……跟谁大喜,哈哈哈,你们说,啊,哈哈哈……”

“如果真的想进去,就做到吊篮里,心里沒鬼就不用怕,再说了,我们落英王国美女有的是,偏偏不嫁给龟儿子,有种就來呀,”

“來吧,吊篮很大,以你们的身高,多装几个也不成问題,”

“对,至少七八个,”

“何止七八个,再加上一窝都行,”

“够了,”

犬养二宝自战车中立起,面色一寒,怫然说道:

“邬成仁,我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三分脸面,你不要得寸进尺,识相的快去禀报你们的国王陛下,或者东方相爷,否则,若是因为你的出言不逊,而引起两国战争,后果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承担得了的,”

虽然是威胁,但所有人都知道,贾本国与落英王国,这一战不可避免,

邬成仁缩了缩脑袋,伸了伸舌头,搞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哦,就凭我一句话,引发战争,你这个借口太可笑了吧,你威胁是吧,我好怕哟……告诉你,守城乃我职责所在,今天我就是不开城门,不让你们进城,又能怎么样……”

“邬成仁,不要逞口舌之能,做好你的分内事就行,”

未等邬成仁说完,身后便传來一声略显责备的话语,

“相爷大人,”

守城的军士齐齐伏倒在地,见过东方昱相爷,

要说相爷在朝中可是德高望重,睿智,随和,低调,务实,而且沒有派系,几乎所有人都尊重他,

所以军士们所行之礼比起见陛下时,规格并沒有降低多少,

“嗯,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多礼,”

东方昱施施然的从邬成仁及众军士身边走过,径直來到城楼靠外的一侧,

“相爷大人,小心,”

东方昱乃是文人,军士们怕他身处险境,出言提醒,

东方昱却摆摆手,沒有一丝惧怕,对着城外厉声喝道:

“犬养特使,让你的人立刻退出五十里,否则,就是对我落英王国的公然挑衅,我泱泱大国礼仪之邦,岂容你们贾本国在此猖狂,”

东方昱清瘦俊朗,看似文弱书生,却是言语铿锵,掷地有声,

“相爷大人容禀,我等诚意而來,而且确有婚约,怎会公然挑衅,您看……”

一见东方昱现身,犬养二宝马上换了一副嘴脸,以恭谦的态度为自己辩解,

一番解释之后,东方昱‘哦’了一声,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么说來,你们认为陛下欠龟蛋太子一个说法,是吗,”

要知道,贾本国只是落英王国的附属国,当时落英王国陛下痛失爱女,悲痛欲绝,却依然派人前去知会,

如此顾全大局,已是礼全,还需要什么交代,

再说,陛下就只有一个女儿,难不成要再认一个回來,嫁给龟蛋太子,

“犬养特使,老夫相信你们的诚意,若想觐见陛下,先将这些阵势撤去,老夫亲自带你进城,如何,否则,城楼上的十万弓箭手,可不是白吃饭的,”

在守城军士们看來,相爷大人恩威并重,欲以一言退兵,此气度绝不亚于驰骋疆场的将军,

“相爷大人,如果小公主在的话,这婚约是否有效,”

犬养二宝试探的问道,

“当然有效,但已经不可能,你们的心情老夫理解,不过事已至此,还是速速离去吧,免得伤了和气,”

东方昱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好,有相爷大人这句话,我们就不白來,”

犬养二宝如释重负,僵硬的神经终于松弛下來:

“自小公主失踪以來,我们也同样心急如焚,一直派人四处查寻,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已经找到了小公主的下落,”

为了龟蛋太子,也为了落英王国陛下,犬养二宝竭尽全力,耗去了巨大的人力财力,不惜一切手段,

几乎找遍了整个天罗大陆,历经千辛万苦,才得到小公主的消息,

虽然过程曲折艰辛,但终究不辱使命,

“……我们这次并非冒昧前來,而是将有关小公主的消息,当面禀明国王陛下,请相爷大人下令,容我们进城,”

犬养二宝的脸上,充满了喜悦之情,看不出半点虚情假意,

“真的,有这等好事,陛下日夜思念小公主,那种父女之情,让我们做臣子的都看了心疼,”

东方昱闻言,先是一愣,转而惊喜,

饶是他心境沉稳处变不惊,此刻也是眉开眼笑,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好,邬成仁,开城门,老夫要和犬养特使一起,给陛下送去这天大的喜讯,”

陛下失散十几年的唯一女儿,此刻有了消息,父女团圆有望,简直太激动人心了,

东方相爷是陛下的得力助手,深知陛下心思,他都兴奋异常了,后面的守城将士更是一片欢腾,

“这……大人,犬养特使身后可有百万大军啊,城门是万万不能打开的,”

邬成仁与众军士乍听有小公主消息,尽皆欢呼雀跃,但城门乃王城甚至王宫的重要屏障,他责任重大,不敢大意:

“大人,可否请小公主现身一见,这样卑职也好跪迎小公主回宫,”

“相爷大人,小公主暂且不宜现身,个中缘由不便明说,兹事体大,犬养还要奏请陛下定夺,”

手上握有王牌,犬养二宝成竹在胸,说话也不如先前那样卑躬屈膝了:

“但如果我们进不了城,那小公主的消息只怕难以通达上听,责任却不是我负得起的,我想诸位自己应该掂量掂量,话就不多说了,你们看着办吧,时间很宝贵,希望你们抓紧点,”

说完,犬养二宝将身子缩回战车,闭目养神,不再理会,

小公主的消息,陛下一定是越快知道越好,你们磨磨蹭蹭的,可怪不得我犬养二宝,

犬养二宝的举动,让守城将士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见不到小公主,只怕其中有诈,”邬成仁小声说道,

邬成仁的担心不无道理,两国势同水火,大战即将拉开,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怎么就突然冒出小公主的消息,

万一犬养二宝使诈,谎报消息,只为赚开城门,若是百万贾本国大军一拥而入,对王城甚至王宫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开门,”东方昱稍作思索,命令道,

“这个……卑职要报请陛下定夺,请相爷恕罪,”邬成仁还在固执的坚持,

“混账,”看着迂腐固执的邬成仁,东方昱有些恼怒,大声呵斥道:“马上打开城门,所有责任由我承担,”

“东方昱,慢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